男子在派出所遭人围困 向警察求助无果跳楼

中国ufo001 收藏 4 321
导读:一周口男子称,今年10月,有一伙不明身份的人在派出所门口堵他,其间还遭恐吓,他向民警求救无果后,从4楼跳下,摔成重伤。当事派出所一名张姓队长称,跳楼一事正在调查,郑州市公安局纪委和督察也已介入调查,“如果是我们民警的责任,该处分的处分。” 昨天中午,36岁的周口男子刘红伟躺在河南省煤炭总医院的病床上,过去的一个多月,他在这里接受了三次手术。在他看来,他所承受的痛苦源于10月19日晚在郑州市东风路派出所案件侦办大队的一次遭遇。 刘红伟说,今年10月18日,他在火车站附近找零活时,答应帮


一周口男子称,今年10月,有一伙不明身份的人在派出所门口堵他,其间还遭恐吓,他向民警求救无果后,从4楼跳下,摔成重伤。当事派出所一名张姓队长称,跳楼一事正在调查,郑州市公安局纪委和督察也已介入调查,“如果是我们民警的责任,该处分的处分。”

讲述

找零活遇到麻烦 报警后被带到派出所

昨天中午,36岁的周口男子刘红伟躺在河南省煤炭总医院的病床上,过去的一个多月,他在这里接受了三次手术。在他看来,他所承受的痛苦源于10月19日晚在郑州市东风路派出所案件侦办大队的一次遭遇。

刘红伟说,今年10月18日,他在火车站附近找零活时,答应帮一名陌生男子送一份材料和一张银行卡,男子当时给他100元,作为报酬。刘红伟没想到,帮人送个东西这样看似简单的事,却让他遇到了大麻烦。

据他回忆,接收物件的是一名姓赵的女子,但赵姓女子称,送去的银行卡里少了4万元钱,“她找了20多个不明身份的人把我困住了,让我拿钱,没办法,我报了警。”随后,东风路派出所民警将他和赵姓女子带至东风路派出所案件侦办大队。

遭遇

被不明身份人围堵 求助无果后跳楼

刘红伟称,民警在询问完后表示他可以离开。但他发现,那些不明身份的人一直在派出所门口守着,他吓得不敢出门。由于这伙人一直没有离去,刘红伟在派出所楼内待到了第二天。

刘红伟回忆,10月19日傍晚6点多,那伙人进入派出所一楼大厅,将他架起来往门口拖。“我大喊救命,但没人管。我挣脱后往值班室跑去。”刘红伟说,当时他看到一楼值班室有两个穿制服的警察,便向他们求救。

“我说,‘警察你看咋办,他们这么多人抓我,你能不能保证我安全。’正说着,那伙人也进了值班室。值班室的一个民警说,‘你们都出去。’”刘红伟说,这伙人被迫回到了大厅,很快,他们再次将他架起来往门口拖。刘红伟挣脱后跑上了2楼。

按照刘红伟的说法,他再次向民警求救,但一名民警说:“谁负责的就去找谁。”很快,刘红伟看到那伙人也上了楼,“我拼命往楼上跑,跑到4楼一个简易房内,看到一个窗户,我就跳了下去。”

“我疼得没法儿动弹,打了110后,我就晕了。”刘红伟说,当天晚上他被送往河南省煤炭总医院治疗。医生称,刘红伟的伤情严重,需要手术。

说法

市公安局纪委和督察

已介入调查

刘红伟住院后,对于他为何在派出所内求救没人管、为何从4楼跳下这一系列疑问,成为刘红伟家人努力寻求说法的焦点问题。在刘红伟家人提供的一份视频中,有一段11月7日下午刘红伟家人与案侦大队一名张姓队长的对话。


张队长说:“这个事出了,我们也不愿意看到。当时他打了110,当天晚上市局的督察和纪委的人都来了,拷贝走了现场录像,也介入了调查。等调查结果出来,是我们民警的责任,该处分的处分。”

张队长表示,刘红伟住院后,警方一方面积极破案,一方面积极给刘红伟治疗,“如果我认为我没有一点责任,我就不会这么做这种工作(提供治疗)。我也欢迎媒体监督,让事情有客观的结果。”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了东风路派出所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会就该事件给出一个答复。目前,刘红伟依然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疗,医疗费已有7万多元。虽然派出所承担了治疗费用,但这依然不能让刘红伟的家人释然,他们希望真相尽快水落石出。 本文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