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英雄杯]两个苗族支书阵前的骂战

王老兵 收藏 34 11683
导读:老兵我凑热闹来了。一篇文贴由几个故事组成,夹叙夹议,是老兵一贯风格,所以,时隔很久了,今天又来铁血说故事,以正视听。 中越边境,红河两岸多数是少数民族村寨。除却国家、政治的因素,仅从文化上讲,两边的边民同属一个民族的,粗略估计一下,不少于80%。中越交恶之前,通婚联姻的数不胜数。更何况中越还有一段“同志加兄弟”的蜜月期呢? 这里要说的是边境上是两个苗族村寨的故事。 不消说,一条红河支流经过漫长的地质演变,中越两国以河为界,两个村寨南北对峙着,且分别住着一对原先是亲家,开战后成冤家的老活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老兵我持一贯“夹叙夹议”之风格凑热闹来了。今天又来铁血说故事,为的是以正视听。

中越边境,红河两岸,散布着许多少数民族村寨。除却国家、政治的因素,仅从文化上讲,国界两边的边民属同一民族的,粗略估计一下,不少于80%。中越交恶之前,通婚联姻的家庭数不胜数。更何况中越还有一段“同志加兄弟”的蜜月期呢?

这里要说的是两个苗族村寨的故事。

蜿蜒曲折的一条条红河支流,宛若人类的历史脉络,剪不断理还乱。中越两国交恶前,约定俗成,大多以山脊、小河为界。在某一条小河的南北两岸,有两个国属不同的苗族村寨对峙着。隔河住着一对战前是儿女亲家,战后是对头冤家的老活宝。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的官衔——支书。

为了便于叙述,姑且把中国的支书叫做甲支书,把越南的支书叫乙支书。

甲支书女儿嫁给乙支书儿子,所以他们成了“同志加兄弟加亲家”。两家人交恶前来往非常密切,人之常情,无可非议。上世纪六十年代,两人因对美国鬼子同仇敌忾的原因,曾经以民兵的身份并肩战斗在越北的丛林里。

多一句题外话。中越两国的民兵,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武装组织。每一次战争,都有他们的丰功伟绩。说法一点不过。谁不服,可以来辩,老兵我有理有据。

闲话休提,言归正传。

各为其主,千古真理。话说中越两国政治空气逐渐紧张,特别是边境上小摩擦不断后,并没有影响俩支书俩亲家走亲串戚式的小聚。但在酒后的谈话讨论,随着政治空气的升温,逐级激烈起来。甲支书的面红耳赤义愤填膺,那是在教育乙支书不要忘恩负义、恩将仇报;乙支书据理力争死不悔改,并不屑于甲支书的苦口婆心、谆谆教诲。甲支书怀揣大义,力图说服乙支书悬崖勒马,但乙支书拥护和围绕在“黎笋集团”周围的决心坚不可摧。盛怒之下的甲支书,跺脚咬牙,负气把自己的女儿、乙支书的儿媳叫回中国——河的对面村寨。儿随母走,乙支书可不干了,大声叫嚷亲眷抢回孙子。理由是,他的孙子,甲支书无权带回。

就这样,一对夫妻,一个家庭自此撤散。

后来,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可故事没有结束。

带回女儿的甲支书,带领民兵在河北岸修工事,埋地雷;留下孙子的乙支书,在河南岸带领民兵修工事、埋地雷;意欲未尽,在互相打量成果的两人,时不时站在工事里,伸长脖子喊讽刺话;后来不知是谁带头,就演变成谩骂、诅咒;再后来,又不知是谁带头向天鸣枪,紧接着那边也不甘示弱,比响响;又再到后来,甲支书觉得这种骂站不足以威慑敌胆,于是架上高音喇叭,裤腿挽挽跳着骂:

“某某老杂种,老子叫你断子绝孙”。

乙支书也架上高音喇叭,也给予顽强回击:“某某老王八,老子孙子也是你外孙,老子也叫你断子绝孙”。

怒不可遏的甲支书,青筋毕爆:“老杂种,你绝孙一个给我看”。

......

甲支书和乙支书的骂战,一直持续到临近开战,期间还有其他人参与进来。突然一天,甲支书骂战继续,可对方却静悄悄的没有回应了。占了上风的甲支书也不管,例行公事式的继续骂。接下来,峰峦嵯峨,青山叠翠的河谷里,只有甲支书的高音喇叭悠悠扬扬地来回闯荡着。

后来,河南岸的村寨,在一阵炮火急袭下,燃起了熊熊大火。甲支书带领民兵站在工事里,骂骂咧咧,念念有词:“老杂种,我叫你断子绝孙!”

炮火延伸,甲支书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喝五吆六;编入保障分队的甲支书,带领一群民兵冲过河对岸,打扫战场。他首先去到的是乙支书家。残垣断壁,断砖烂瓦,人去楼空。垮塌半边的牛圈里有三头水牛,这是甲支书一直惦记牵挂着的,据说小牛犊还是甲支书家大牯牛配的种。三头水牛,炮炸死一头,炮口余生的两头在躺着反刍;甲支书招呼几个民兵把河对岸的水牛家禽归拢,赶回河北岸。一共三十几头牛,十多只鸡鸭。甲支书强调说:“归集体所有,叫妇女们喂养好,等我回去定夺!”交代完毕,又领着民兵追赶部队去了。

故事似乎可以结束了,可高音喇叭的骂战随着越南当局的不甘心,隔河两岸又热闹起来。据说甲支书带领一干民兵,奋勇出击,骂了五六年;乙支书带领一干民兵,毫不示弱,也回击了五六年;内容荤荤素素,杂七杂八。但乙支书每次都忘不了加上一句“老土匪,把我的牛还给我”;甲支书每每都会噎上一句“那是归还他女儿的嫁妆”。

骂战持续到甲支书家后来分到的乙支书家的两头水牛老死或病死的某一天,骂战由乙支书主动开了先例,他带着哭音喊道:“某某老杂种,你不得好死,老子的孙子着地雷炸断了腿”。

出乎意外的甲支书,有点结结巴巴,回应道:“唵?......什么名堂?......唵?......关老子球事,是你孙子,又不是我孙子......唵?......老杂种,你等等,叫他过来我瞧瞧嘛?唵。......?”对方呜咽着没有答复,甲支书身后却传来女儿的哭泣声。焦急等待消息的甲支书回头骂道:“嚎你娘的丧啊!......是他孙子,又不是我孙子......!”

若干年后,老兵我去到边境,在这个苗族村寨里遇见了甲支书的,据说是九几年在中国文山装了义肢的外孙。这个有中国外公、越南爷爷的苗族小伙,自豪的对老兵说:我是中国人!又无不遗憾的补充道:“爷爷,外公都去世了......!”

----------------------------------------------------------------------------------------------

[英雄杯]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型有奖征文活动

在持续了十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无数将士为国捐躯,他们的事迹至今无人诉说。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所有所见、所闻、所想,都可写成参赛帖文,与战友们共享你们的故事。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等奖一名

送北斗指挥官系列TA-202: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26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五名

送云光15X70MS望远镜: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4000


本文内容于 2013/12/16 11:03:00 被王老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