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关于我母亲翟春花2013年8月31日死亡事件的材料如下,我家住安徽省黄山市黄山区新明乡,家庭成员如下,父亲郑和平现年50岁,是一个老实忠实的茶农,亡母翟春花享年47岁,我是他们唯一的女儿,母亲没死之前,我爸妈平时待人诚恳,勤劳,家庭和睦,所有人我称我家是一和谐,幸福的家庭,可是因为太平湖2013年8月31日的开湖整顿,正是因为地方政府人员的工作失职,整顿时湖面管理的不到位,快艇的高快速行驶,导致让我永远的失去了母亲,让我父亲永远的失去了贤惠的妻子,让我原本幸福的家破碎了。。。。。。。。。。。。。。。。。。。。。。一,简单介绍下太平湖的状况,50年前现在的太平湖就是现在村民的所居地,水底下就是房子,庄稼,50年前陈村水电站的建立,也就是现在的陈村大坝的建立一河水将所有的房子,土地,农做物全部的淹没,这就是太平湖的来历,以置与移民到现在的所居地,俗话说的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太平湖沿岸的老百姓40多年来全是靠捕鱼为生,居不完全统计太平湖渔名就捕鱼收入每年平均收入20万左右,截止2012年黄山区人民政府将太平湖高价卖出转为私营企业,由原来的渔政站改为现在的渔业集团公司,太平湖卖出后,由上级水液管理下达高达16个亿的资金来补助给整个太平湖沿岸的百姓和渔民,而至今太平湖老百姓渔民没有看见过所谓补助的一分钱,太平湖置去年卖出后,一律不准老百姓下湖捕鱼,导致沿岸村名纷纷外出打工来维持生活,太平湖村名对太平湖的卖出严重不满意,就这一事件居不完全统计到达北京的上访户高达400多户,。。。。。。。。。。。。。。。。。。。。。二,8月31号太平湖情况介绍。。。。。。。。。2013年8月31号是太平湖渔业公司准备开湖捕鱼,全面整顿之日,新明乡派出了以胡克胜书记为首的二十多人的工作组,在周坪蹲点,并且配备一名医生,就是防止突发事件的发生,,快艇从早到事发时,据村民不完全计算有19次之多,其溅起的水浪很高,很大,很猛,那是个夏日的大晴天,河面无风无浪,快艇一条接一条的快速行驶,将河水打得像发了洪水一样结果河面的竹排,船只摇摆个不停,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母亲在河边发生意外,事发后舅舅翟亮星拨打110报警,望通过政府来解决这件事,追究相关责任人刑事责任。。。。。。。。。。。。。。。。。。。。。。三,政府的腐败。。。。。。。。。。。。。。。。。。。。。。事发当天的晚上政府人员不当不处理此事,而是躲在邻居队长家里打牌至深夜,由新明乡政府胡胜克带头打牌这就是黄山区新明乡政府的一把手的工作作风,明天嚣张到循湖时间问我妈借桌子打牌,当今中央主席习近平走基成还会走近百姓的家里,问寒问暖,称自己是百姓的,勤务员,可地方却是高高在上,视百姓的生命如草莽,甚至当作敌人看待,动不动就叫刑警对抓人,说一些毫无事实根据的话来推托自己的责任,地址政府用权利和势利压着老百姓,不许老百姓说话,并威胁我的家人说,想想你们还是个生意人,我每天买你600斤太平猴魁,要想还做生意,就闭嘴,简直和土匪强盗没有两样,这就是黄山区新明乡政府。。。。。。。。。。。。。。。。。。。。。。四,事发至今,我的家人以三人被拘留过,而地方政府和公安等执行部门至今没有就渔业公司等相关部门的责任给我一个明确的说明。。。。。。。。。。。。。。。。。。。。。。五,就,渔业公司的快艇高快速航行,横冲直撞,对沿岸百姓的人身安全造成一定危害,百姓多次联名上书,要求政府出面解决此事,政府一直没有处理,。。。。。。。。。。。。。。。。。。。。。六,政府及渔业公司就快艇高快速行驶根本不考虑村民的安全问提。。。。。。。。。。。。。。。。。。。。。。七,刑警队接到报警后不调查当天驾驶快艇人员的从业资质。以此来包噼渔业公司的人员,这就是政府的所做所为。。。。。。。。。。。。。。,,,,,,,。八,政府人员至今所做的回答,事发当天他们打牌是他们的自由,我们管不住,说他们吃的是国家的饭,有本事去告他。如今中央在开18大,习近平提出打击官员腐败,中央第七巡视组就在合肥,而黄山区政府嚣张的说巡视组管的是厅级以上的干部,不管他们,。。。。。。。。。。。。。。。。,,,,。

本文内容于 2013/12/12 22:41:47 被小编a27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