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九一八”后鲜为人知的内幕

cr361 收藏 120 5891

说明:现在很多所谓“揭真相、内幕”的文章,总是偷偷地掺杂个人观点,将个人主观看法渗透其中,有忽悠之感。在下此文不然,凡事实部分均全部引用原内容,凡自己的评论都特别说明。以下为几点内幕及个人浅见:

一、内幕:日本既决定“武装占领东三省”,即从二十年六月起,制造“万宝山事件”、“朝鲜排华事件”、“中村事件”,来激动日本军民“用强硬手段,解决满洲中日现存之困难”。但是表面上,仍透过外交形式,由日本驻沈阳总领事林久治郎与我方之荣臻厅长、臧式毅主席,进行交涉。几月来,一方在必有所得,一方则虚与委蛇,……到了“九一八”日军攻击北大营时,荣、臧才在惊疑中向林总领事交涉“立刻制止日军行动”。林答:“全不知情,正向军部探询。”随后臧主席又找林久治郎询问日军真意所在。林支吾其辞地说:“军方行动,无权过问,外交官只能向东京请示。”延至十九日上午二时,日军攻势益急。荣、臧再约林总领事询问究竟,林已避不见面。(转自《“九一八”不抵抗内情:张司令亲自下达新指示》)

——————————————————

评论:“九一八”日本政府没有宣战,荣臻、臧式毅执行的是当时的国民政府长期以来(至少从“济南惨案”开始)如此、“九一八”后仍然坚持的“以公理对强权”国策,具体做法上既无军事上的对策、也无经济上的反击,而是完全依赖外交

二、内幕:十九日凌晨一时四十分,日军步兵二百余,并有跟进的部队,逐次向本团接近,炮兵也开始射击本团营房。此刻适奉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公署军事厅长荣臻电话,询问情况,并严令“不准抵抗”。我答称:“敌人侵吾国土,攻吾兵营,斯可忍,则国格、人格,全无法维持。而且现在官兵愤慨,都愿与北大营共存亡。敌人正在炮击本团营房,本团官兵势不能持枪待毙。”荣厅长当即指示:“将枪弹缴库。”我答:“在敌人炮攻之下,实在无法遵命,我也不忍这样执行命令。”荣厅长又问:“你为什么不撤出?”我答:“只奉到‘不抵抗,等候交涉’的指示,并无撤出的命令。”荣厅长又指示说:“那么你就撤出营房,否则你要负一切责任。”电话也告中断。正在准备撤退的时候,敌人步兵四百余人,已向本团第二营开始攻击,我即下令还击,毙伤敌人四十余名。(转自《“九一八”不抵抗内情:张司令亲自下达新指示》)

——————————————————

评论:1.东北军违令抵抗,消灭鬼子40余人。2.当时进攻沈阳的日军有大约6000人,其中向王铁汉团第二营进攻的日军步兵达四百余人。

三、内幕:次日,日本关东军司令本庄繁公布“日军死伤一百二十余名”……。(转自《“九一八”不抵抗内情:张司令亲自下达新指示》)

——————————————————

评论日本人为什么夸大伤亡?耐人寻味。个人认为原因在于:日本激进派心虚,害怕日本温和派为了其国家利益(日本当时是列强中对华最大贸易国、最大投资国、最大债权国)不同意扩大事态,害怕国际社会压制,因而在“万宝山事件”、“朝鲜排华事件”、“中村事件”等事件的基础上,制造中日冲突加剧、日侨在东北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假象,进而争得日本国内民众、西方列强的同情(事实上,日本的这个借口得到了英美的认可,英美政府公开表示日军的行为是为了保护日侨、“我们的同情心完全在日本一边”;此前此后也得到了日本部分老百姓的认可,使得日本温和派尽管不希望扩大事态、但事实上压制不住军方增兵支援东北战场)。

四、内幕:事变发生后,9月19日下午,南京政府接到张学良从北平发来的报告事变经过的电报……立即通知相关人员,于当晚8时举行临时中央常会,决定了若干应急事项:“会议中众意对外仍采诉之国际联盟,请其主持公道,对内则亟谋全国国民及本党同志牺牲成见,一致联合,又电催介石迅即返京妥商一切。又王外交部长已送出抗议,阅其内容,起首即有据报日军侵入沈阳与华军冲突等语,尤为贻人口实。因决定根据确实报告及汉卿来电,再发第二次抗议……”(转自《国民政府与九一八事变的应对》)

—————————————————

评论:国民党中央得知日军进攻,不仅没有决定抵抗,而且我方第一次抗议中有“据报日军侵入沈阳与华军冲突”等语,就害怕的不得了,耐人寻味!何以害怕?何以要更改内容、发第二次抗议?为什么?要知道东北军不是的的确确抵抗了吗?为什么要否认?个人认为,就是为了向国际社会拍胸脯“是他打我的,我没有还手”,这与当时的国民政府一贯坚持的“以公理对强权”国策,具体做法上既无军事上的对策、也无经济上的反击,而是完全依赖外交做法是完全吻合的。

五、内幕:从台湾现已公布的有关材料来看,军事上是否抵抗,蒋介石对不同的地区从一开始就有明显区别。如9月21日,驻烟台的刘珍年师长报告日海军有登岸消息,“究应取如何态度,乞示方针”,蒋的回答是:“日军侵略已提出国际联盟,此时我国应上下一致,严守纪律,确定步骤,勿为日人籍口。故先劝告民众守秩序,遵公法,勿作轨外行动,以待国际之公理与国内之团结,须为有计划之举动。如果其海军登岸,则我方划出一地严阵固守。以待中央之命令,此时须忍耐坚定静镇谨守之。中正。”……但对22日熊式辉自龙华请示,“政府要求镇静,但淞沪地位特殊,如日本袭击,应如何处置”,蒋答:“应正当防范,如日军越轨行动,我军应以武装自卫,可也。中正。”(转自《国民政府与九一八事变的应对》)

——————————————————

评论:有人以此认为蒋介石持的非“不抵抗”、而是“准备抵抗”,其实不然,从其对烟台等地要求“劝告民众守秩序,遵公法,勿作轨外行动以待国际之公理与国内之团结,须为有计划之举动”看,所谓“准备抵抗”不知“准备”到何时了,当时是害怕“轨外行动”影响“国际之公理”干预和国内“团结”的。抵抗,“”“有计划”即必须按照政府统一安排、而非一见日军进攻就本着“守土有责”原则而私自抵抗的。同时,对上海的指示,说明两点:1.他非常害怕日本人借机扩大事态(为了“不扩大事态”怎么办?当然在经济上、军事上都不敢反击,而一味向列强“扮无辜”)。2.蒋介石集团所代表的利益核心在江浙沪地区,如果日本人触犯了他们的这一底线,是必须抵抗的。也就是说,虽然“攘外必先安内”,蒋介石万万不愿意在内未安的情况下“攘外”,但是如果日本人不让他们当英美的“杨白劳”,蒋介石是坚决不干的

六、内幕:10月24日,国联再次通过决议(日本一票反对),限日军于11月16日之前完成撤兵。南京政府视此为外交上的一大胜利,催促日军撤兵再度成为外委会关注的中心。……其后,南京政府成立了“接收东北各地事宜委员会”,派定顾维钧、张作相、张群、吴铁城、罗文干、汤尔和、刘哲为接收委员,顾维钧为委员长……。(转自《国民政府与九一八事变的应对》)

——————————————————

评论:这时,张学良也许认为他听蒋介石的话是对的,可以保住东北(靠东北军自己是保不住东北的)。但是他(蒋介石则未必)认识不到,仅仅靠外交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外交,必须有军事、经济等手段配合,触及英美、日本资本家利益,才会发挥作用(最直接的办法,是冻结对日经济关系,并宣布由于国人抗日排外热情难以压制,全国进入战时状态,外国人在华生命安全需要得到中国军队保护,这样英美、日本资本家能不着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