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战机投下近百吨炸弹--“欧洲门户”遭大规模空袭

陈继承 收藏 1 4897


1940年5月14日,纳粹德军战机向鹿特丹市区投下近百吨炸弹—— 毁城劫难:“欧洲门户”遭大规模空袭

荷兰第二大城市鹿特丹位于欧洲莱茵河与马斯河汇合处,是连接欧、美、亚、非、澳五大洲的重要港口,素有“欧洲门户”之称。1940年5月,这座伴水而生的城市却不幸遭到烈焰的洗劫,德军先是空投伞兵,继而出动大批轰炸机投下近百吨炸弹,将这座城市的精华区域化为灰烬。


依托河流荷军设防

德军1939年入侵波兰后,中立国荷兰是欧洲首批进行战争动员的国家之一。荷兰军队把力量分成三部分:一是在国境上的筑垒地带,二是在边境后的主防线,三是驻守“荷兰要塞”(鹿特丹、阿姆斯特丹、乌德勒支和首都海牙等地区)。这里所谓的“要塞”并非是指坚固工事群,而是指水网密布的独特地理条件。

由于鹿特丹有着天然屏障,驻防的荷军仅7000余人。虽然力量有限,但城防司令夏鲁上校仍有信心一战。他的手里握有两张“底牌”:其一是近千名海军陆战队士兵;其二是把城区分为两半的新马斯河——只要守住桥梁,就能挡住敌人。

夏鲁上校把司令部设在鹿特丹城北,麾下主要兵力也集结在这一带。在新马斯河河岸,荷兰海军陆战队构建了防御阵地,并集中了主要火力——7个装备重机枪或20毫米“厄利空”速射炮的轻型高炮排,外加1个重型高炮连。更北边一点的1个炮兵营(12门105毫米榴弹炮)为这些部队提供火力支援。


德军“大鸟”空降河面

面对依托河流固守的荷军,德军选择以“空降战”绕过河岸防线。德军第7伞兵师师长斯图登特负责指挥针对鹿特丹的空降作战,他能调动的兵力包括第7伞兵师的4个伞兵营和第22机降师的一部。

斯图登特的计划是同时向城区和机场派出伞降和机降部队,由伞降部队夺取大桥,待占领机场的机降部队到达后,合力肃清城区。

5月10日晨,12架带着大号浮筒的飞机出现在鹿特丹市民的视野里,只见它们逐渐降低高度,向新马斯河的水面落下。这是德军的He59水上飞机,当这些“大鸟”在水面停稳后,90名德军突击队员分乘橡皮艇冲向岸边。他们的任务是夺取威廉姆斯桥,该桥北端位于新马斯河北岸,南端处在河心岛诺德列岛上。

就在90名德军突击队员冲上诺德列岛和威廉姆斯桥的南端时,另有36名德国伞兵飘落到了不远处的费耶诺德足球场。他们一落地,便赶往大桥南端,增援突击队。德军的行动极为突然,控制大桥南端的行动异常顺利。只有几名荷兰警察进行了抵抗,但很快就被德军俘虏。


“保险大楼”争夺战

德军的攻势继续展开,在第16机降团第3营营长迪特里希·冯·科尔蒂茨中校的带领下,一支机降部队以轻微损失控制了城南的瓦尔港机场。等部下完成集结,科尔蒂茨立即带着他们开赴鹿特丹城区。他的任务很明确:增援威廉姆斯桥。

随着入侵者的到来,新马斯河南岸的部分地区开始骚动,可惜这片区域的荷军只有90名步兵、一些居民组成的义勇军,以及刚从机场败退过来的散兵游勇。这批决心保卫家园的“乌合之众”躲进了主要道路两旁的房屋,准备伏击德军。

当科尔蒂茨带领的德军经过时,埋伏的抵抗者立即用各色武器开火,遭到夹击的德军起初颇为狼狈。不过,当科尔蒂茨将37毫米反坦克炮拉上来后,抵抗被压制。

9时左右,科尔蒂茨赶到了威廉姆斯桥南端。他发现,先期到达的德国伞兵只是控制了桥南端和江心岛,并在桥北端占据了一座建筑(荷兰生命保险公司大楼),却没能完全控制桥梁。荷军正在攻打这座建筑。

由于这座“保险大楼”是可以俯瞰周边的制高点,夏鲁派出了部分荷兰海军陆战队展开攻击。虽然荷军占有人数优势,但缺乏有效攻坚手段,难以取得切实进展。


荷军海空联合反击

此时,荷军1艘炮艇和1艘鱼雷艇驶入市区河道,开始炮击被德军占据的江心岛。德军利用37毫米反坦克炮、80毫米迫击炮和步兵炮、重机枪猛烈反击,反而压制了荷兰炮艇。荷兰鱼雷艇也很快被德军炮火击伤,不得不退出战斗。

这天夜里,夏鲁上校开始把更多的部队派往河岸方向,但由于不同街区的市民不断报告“发现德国伞兵”,他不得不分兵到城市的不同地区,无法对保险大楼实施总攻。

天亮后,荷兰空军赶来参战。10时30分,2架“福克”T-V中型轰炸机开始对威廉姆斯桥投弹,但未命中。下午又有3架战斗机和2架轰炸机企图炸毁大桥,却遭到德国空军战斗机的拦截。

荷兰飞行员不顾敌人势大,勇敢迎战,可惜投下的炸弹都没能炸中大桥。最终,3架荷兰飞机被击落,德军损失5架Bf110。弱小的荷兰空军已经难以为继,这也是他们在鹿特丹的最后一次露面。


未落实的最后通牒

德军将领斯图登特此时焦急了起来,他麾下的500多名伞兵始终无法控制鹿特丹城区,只能等待德军地面部队推进到这里。另一方面,荷兰人也知道德军大部队很快就会赶到,在13日又加大了攻击力度。

荷兰海军陆战队德拉贝上校接受的命令是:一定要拿下保险大楼!他挑选了200余名精锐士兵,配备6门迫击炮,而且得到了2辆M39装甲车和105毫米火炮的支援。

荷军的攻击行动在清晨展开,但一开始就遭到桥南德军的火力压制,2辆装甲车很快被击毁1辆,另一辆不得不退回出发位置。

德拉贝的手下浴血奋战,楼内德军也大量伤亡。正当楼内德军减少到20余人,且弹药也即将耗尽时,荷军却因伤亡超乎预计而后撤。

下午,第一辆德军坦克出现了!这是德军第39装甲军麾下的第9装甲师前锋。不过,德军坦克部队的指挥官施密特将军选择“谨慎行事”。他决定先要求抵抗者投降,如果对方拒绝,他就在14日发起全面进攻,而进攻的前提是先由空军对荷军阵地实施精确打击。他估算需要25架“斯图卡”轰炸机,便将这一请求提交上级,很快得到批准。

14日清晨,施密特的3名代表走过威廉姆斯桥,将一份用荷兰语写成的最后通牒交给夏鲁上校:“如果不停止抵抗,德军将摧毁全城。”夏鲁报告了荷军总司令部,稍后得到指示——鉴于荷军损失惨重,女王和政府要员已在前一天撤往英国,陆军总司令部可以接受在鹿特丹停火,但德军必须提交正式文件,上面要标明指挥官的姓名和军衔。

中午,夏鲁派副官贝克上尉,向德国人传递了这一信息。于是施密特和翻译起草了一份正式文件,规定的最后答复时间是16时20分。


“烈火焚城”的悲剧

可是,就在科尔蒂茨陪同贝克踏上桥面时,空中传来发动机的轰鸣——德军轰炸机群来了!那不是25架“斯图卡”,而是81架He111轰炸机!原来,希特勒要求“迅速粉碎抵抗”,戈林修改了空袭方案。

13时20分,首批54架He111率先抵达。施密特看着友军飞机大惊失色,立即尝试通过无线电要求中止轰炸,却没有成功。江心岛上的德军也惊恐万状,打出信号弹,示意不要投弹。但前3架He111依旧投下了炸弹,随后的几架He111看到了信号弹,转向飞离。

当德军轰炸机主力到场时,前期投弹导致的烟雾遮蔽了地面的一切,包括地面德军发射的信号弹。于是,德军轰炸机陆续开始投弹……它们投下了1150枚50千克炸弹和158枚250千克炸弹,城区内25000幢建筑在烈火浓烟中化为乌有,近千人身亡,8万多人无家可归。

18时,德军开始向燃烧的鹿特丹市中心推进。在此情况下,荷军继续抵抗已毫无意义。在当晚举行的投降谈判中,夏鲁上校派副官贝克上尉出席,他本人则拒绝和“背信弃义”的德国人再做任何交谈。


德国将军被打中了

在象征性的停火谈判阶段,侵略者遭受了意外的打击:当时一批荷兰士兵按要求在城市广场集合,一支路过的德军“感到莫名惶恐”,突然向荷军开枪。正在附近楼里主持谈判的斯图登特到窗边查看,却被流弹打中头部。最终,一名荷兰外科医生救了他的命。德国人声称将军受伤是“荷兰士兵的暴行”,但可以肯定的是,那是一颗德国子弹。14日晚,荷军司令部宣布停止抵抗,结束了这场以弱敌强的战斗。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