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流浪女携婴露宿街边 不知婴儿生父是谁?(组图)

sya25962725本人 收藏 0 469
导读:从昨日起,佛山开始降温。在禅城区镇安村一村居的门廊处,女子和一个多月大的女婴依偎在一起,静静躺在市民送来的被褥中。但奇怪的是,面对佛山警方、救助站伸出的援助之手,女子坚定回应“不去”!图为:禅城镇安村中三旧区六街东一巷6号前,一名老婆婆帮忙照顾小孩。 昨日下午,记者看到,母女二人躺在被褥中,凤凤不时啼哭、小脸通红,而母亲肥肥则不停抚摸女儿的小脸,一次次将被角拢紧。依靠热心市民给的现金,肥肥刚刚吃过午饭,又喝了点酒,脸上红红的。 其实,居民们对肥肥并不陌生。她已在镇安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佛山流浪女携婴露宿街边 不知婴儿生父是谁?(组图)

从昨日起,佛山开始降温。在禅城区镇安村一村居的门廊处,女子和一个多月大的女婴依偎在一起,静静躺在市民送来的被褥中。但奇怪的是,面对佛山警方、救助站伸出的援助之手,女子坚定回应“不去”!图为:禅城镇安村中三旧区六街东一巷6号前,一名老婆婆帮忙照顾小孩。


佛山流浪女携婴露宿街边 不知婴儿生父是谁?(组图)

昨日下午,记者看到,母女二人躺在被褥中,凤凤不时啼哭、小脸通红,而母亲肥肥则不停抚摸女儿的小脸,一次次将被角拢紧。依靠热心市民给的现金,肥肥刚刚吃过午饭,又喝了点酒,脸上红红的。


佛山流浪女携婴露宿街边 不知婴儿生父是谁?(组图)

其实,居民们对肥肥并不陌生。她已在镇安村流浪超过半年。村里的很多打工者们,看着肥肥挺着大肚子每日流浪街头,在路边商铺门口过夜。一居民回忆,十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呆在网吧内的肥肥突然临盆。热心市民帮忙拨打了120,救护车将她拉回医院。网吧的管理员证实确有此事,称因为肥肥可怜,所以允许她呆在网吧内过夜。图为:一名老婆婆欲拿一个小碗给肥肥,被肥肥拒绝了。


佛山流浪女携婴露宿街边 不知婴儿生父是谁?(组图)


村民杨先生的三层小楼,门前有一段水泥墙三面围蔽的门廊。五天前,流浪女子肥肥(化名)和女儿凤凤露宿于此,除了几件衣物,母女别无他物。附近居民纷纷伸出援助之手。有的或拿来被褥食品等,有的给一些现金。更有好心人寻来一大块木板,放置在门廊上方,为母女遮风避雨。图为:禅城镇安村中三旧区六街东一巷6号前,附近一名小男孩好奇的看着肥肥给孩子喂奶。

佛山流浪女携婴露宿街边 不知婴儿生父是谁?(组图)


市民再次见到肥肥时,其怀中已多了一个女婴,“粉嘟嘟的,被用外衣抱在怀里,看着又可爱又可怜”,奶茶店老板称。肥肥说,她生产后在医院呆了一天便出了院,医院没有收钱。图为:肥肥母女住在此,每天都会引来好奇的路人围观。

佛山流浪女携婴露宿街边 不知婴儿生父是谁?(组图)


据了解,肥肥生产后,曾有多人提出收养女婴,但均被肥肥拒绝。房东杨先生虽然惧怕肥肥突然出现意外,会给自己带来不便,但始终未驱赶肥肥母女离开;其他市民同时提供了一些生活必需品

佛山流浪女携婴露宿街边 不知婴儿生父是谁?(组图)


昨日下午,肥肥告诉记者,她姓朱,28岁,云南人,家里还有三个兄弟妹,但母亲并不疼爱自己。20岁左右,她前往河南打工,与一河南男子结婚,育有一子,但丈夫全家对自己很排斥,后被迫来到佛山。“我做过很多工作”,肥肥称,但其并不知晓凤凤的生父是谁。图为:一名女子上前帮助肥肥(化名)给女儿喂奶。

佛山流浪女携婴露宿街边 不知婴儿生父是谁?(组图)


不久,禅城警方、市救助站员工、镇安村保安陆续赶到现场,劝说肥肥“马上要大降温,为孩子计,最好先去救助站或福利院待一段时间”,但肥肥坚持拒绝离开,“我就呆在这儿,哪也不去。我要一个人把孩子养大”。图为:禅城镇安村中三旧区六街东一巷6号前,肥肥(化名)带女儿凤凤开始露宿于此,除了几件衣物,肥肥母女再无他物。

佛山流浪女携婴露宿街边 不知婴儿生父是谁?(组图)

而现场,有人不时送来食品,还有热心人愿意为肥肥提供出租屋居住,或愿意帮肥肥寻找镇安村附近的工作,肥肥一会儿表示同意,一会儿却坚持拒绝。“我们会根据自身能力,给她提供些帮助,但这样长久下去,对孩子也不好啊”,曾帮助过肥肥的众多附近外来工称。图为:围观肥肥母女的路人


佛山流浪女携婴露宿街边 不知婴儿生父是谁?(组图)


一个多月大的凤凤是否会得到及时治疗,肥肥母女接下来的命运如何,媒体将继续跟踪关注。图为:肥肥的女儿吃完奶后不断吐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