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的纳粹党因广泛使用象征主义的标志而著称。大量的横幅,纳粹鹰徽,和列队立正的士兵给人们留下恐怖的印象。这种场面也经常出现在小说作品中,用来刻画残酷的极权主义国家。虽然我们都对希特勒当时强大的宣传和形象灌输机器有所了解,但下文来自《LIFE》杂志的彩色摄影作品辑将给你身临其境的震撼——犹如击打在腹部的一记重拳。

《LIFE》近期搜集整理了他们的图片档案,并制作了一系列经典而罕见的老照片回顾特辑,尤其他们对战地记者拉里•巴罗斯(Larry Burrows)的致敬系列,特别有冲击力。而希特勒私人摄影师之一,雨果•耶格(Hugo Jaeger)的摄影集则更加厉害。

令人不寒而栗的纳粹党纽伦堡党代会彩色照片

满街的纳粹万字旗让人看着发毛,而在彩色照片的场景中,这些飘扬的红色旗帜显得更加鲜明,好像红色的浪潮,席卷城镇的每一个角落。

这显然是希特勒和他的政治宣传机器最想要的效果。势不可挡纳粹党军队洗劫市镇村庄,除了加入,你别无选择。

令人不寒而栗的纳粹党纽伦堡党代会彩色照片


希特勒政权的巩固一部分依靠他推崇的纯邪教崇拜式美学。面对所到之处必将一切都染成红色的高效宣传机器,个人是很难发表反对意见的。而当希特勒的力量增强,这种泯灭人性的政治宣传也愈演愈烈。

令人不寒而栗的纳粹党纽伦堡党代会彩色照片

然而,再强大的意象,也不足以永久维系一个政治运动。纳粹党依靠恐吓取得进一步成功:“看吧,所有人都站在我们这一边,加入,或者被遗弃(被杀)。”但这并没有完全奏效。来自国内和国际的不同意见持续存在。希特勒构想的“德意志千年帝国”是包罗万象,所向披靡的。他在执政时期实施了无数无法言说的残酷暴行,而反法西斯同盟让他的暴政统治在第十年画上句号。

令人不寒而栗的纳粹党纽伦堡党代会彩色照片



令人不寒而栗的纳粹党纽伦堡党代会彩色照片


这种简单化的论述几乎出现在20世纪的所有历史书中,但当时为配合这种简单而使用的黑白照片,则无法像彩色照片那样很好地再现当时的场景。抛开表现主题不谈,耶格的摄影作品从技术上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35毫米的柯达彩色胶片在1936年首次发布,从那以后,彩色胶卷开始在专业摄影师手中逐渐扩散。

令人不寒而栗的纳粹党纽伦堡党代会彩色照片

那是技术发展带来强大变革的惊人实例,在艺术领域亦是如此;具有商业价值的彩色胶片技术出现短短几年,已经被摄影师们广泛使用,创造比黑白摄影更能调动情绪的影像——时至今日依旧如此。所以,耶格把他使用新媒介的高超技术恰如其分地用在这部作品集上,只是非常不幸地被用来记录史上最声名狼藉的恶棍。但这也正是这些照片的迷人之处,特别是从创新的角度来看。我怀疑,当时刚刚掌握彩色胶片显影的冲印师是否已经想到,这项技术会这么快地应用到政治宣传当中。

但是,和这些惊人的彩色照片同样具有重要意义的,是我们必须记住,希特勒的政治宣传机器虽然强大,但还不够。Life.com的编辑本•哥丝高芙(Ben Cosgrove)在这部摄影特辑的介绍短文(绝对值得一读)中写道:“想要将一场运动进化成持久的政治,社会和军事力量——即使他的气势能压倒一切,能力看似出类拔萃——只依靠具有象征意义的符号是远远不够的。”

令人不寒而栗的纳粹党纽伦堡党代会彩色照片

事实的确如此。纳粹党严酷的象征主义被讽刺性地再现于《1984》和《死亡飞车2000》这样的电影当中,不仅具有政治意义,也具有历史意义。用代表“党”的横幅旗帜填满公共空间的每一个角落,这种做法所包含的概念,不管是什么,都已经成为过去,而且面对这种概念,人们也只会自动联想到极权主义政府。

因为自由的思维需要自由的美学。独裁者将他自己的意象铺满整个世界,强加给他的人民,企图禁锢大众的头脑,这样的做法注定是要遭到反对的。看着电脑屏幕上这些已经有80年历史的老照片扫瞄图片,面对这个早已死去的恶魔,如果你感到心跳加速,那么说明你已懂得这一切。

令人不寒而栗的纳粹党纽伦堡党代会彩色照片


[本文图片来源:雨果·耶格/《LIFE》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