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忘不了 我的伤残战友

紫泉孤客 收藏 0 174
导读:[face=仿宋][size=16] 自从1982年调离野战部队以后,每次回到家乡独山,我都要去看望我的战友蒙泽顺,这几乎成了我的一种习惯,到了家乡不去看望他似乎觉得缺了点什么。在1981年的扣林山战斗中他因战致残,在部队办理退休手续后回家乡安置。他是不幸的,又是幸运的。   1981年初,陆军42师率步兵125团、126团,师炮团,还有高炮65师配属的一个高炮营,奉命向麻栗坡开进,实施“骑线拔点战斗”。 经过三个多月的集结、侦察、训练和战斗准备之后,1981年5月7日清晨,以126

自从1982年调离野战部队以后,每次回到家乡独山,我都要去看望我的战友蒙泽顺,这几乎成了我的一种习惯,到了家乡不去看望他似乎觉得缺了点什么。在1981年的扣林山战斗中他因战致残,在部队办理退休手续后回家乡安置。他是不幸的,又是幸运的。

1981年初,陆军42师率步兵125团、126团,师炮团,还有高炮65师配属的一个高炮营,奉命向麻栗坡开进,实施“骑线拔点战斗”。

经过三个多月的集结、侦察、训练和战斗准备之后,1981年5月7日清晨,以126团作为主攻团,125团作为预备队,对盘距在我云南省麻栗坡县勐洞乡扣林山地区的越军发起攻击,拉开了中越边境“骑线拔点”战斗的序幕。经过1个多小时的激战,收复扣林山主峰阵地,连续数日反复击退越军的多次反扑。

5月22日,我所在的步兵125团参加了清剿扣林山主峰周边越军的战斗。一营三连担负穿插任务。(当时我在125团后勤处任军械股长,蒙泽顺在三连当连长。我与蒙泽顺是1968年入伍的同乡,我们一同参加了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早晨7点,战斗打响,我们后方指挥所的电台开启,各营、连直接与前、后方指挥所语音通讯,报告战斗进展情况。突然,一个沉闷的声音报告的消息,让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在穿插途中三连连部遭敌炮袭,六人负伤,连长蒙泽顺负重伤,其于5人轻伤”。战斗一打响,伤亡随时可能发生,可没想到负伤的是我的老乡蒙泽顺。伤情如何?不会牺牲吧?战斗正在激烈进行,我作为后方指挥所的成员,不可能前去看望他,但这个消息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总希望他能坚持下来,不至于“光荣”。这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另一位战友——在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牺牲的战友莫顺能,他牺牲后,他的妻子艰难地抚养着一儿一女,县民政门按规定给了他家庭一定的补助,每年春节战友们都要去看望她们,给予资助与关心,但毕竟只是杯水车薪……我真不希望这样的不幸在蒙泽顺的身上重演,因为他还有两个年幼的儿子。

军人也有多愁善感的时侯,军人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有高堂父母、妻子儿女,军人也有山一样崇高的情,海一样深沉的爱。但我们也深深知道,一旦选择了军人这个职业,就选择了奉献与牺牲。当面对报效祖国与孝敬父母,遂行使命与儿女情长的抉择时,军人会义无反顾地选择对国家的忠诚,会视死如归地为人民的利益、祖国的尊严去赴汤蹈火、顽强拼搏。但也会在战斗打响之前相互嘱托:如遇不测,请告诉自己的父母双亲、妻子儿女不要悲伤,请生存者尽其所能地代为照顾好他(她)们。

当听到战友身负重伤时,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要鼓励他坚定生存的信念。当时我们股配属了六名已确定转业但尚未离队的营、连职干部,正好有一位老股长带领弹药运输队前送弹药,于是我请他在前送弹药返回时顺道去看一看蒙泽顺是否还在救护所抢救,如果遇到他,一定要转达我的问候,叫他配合医生的抢救方案好好治疗,为了孩子,为了家庭,要坚强地活下去,那怕是一辈子站不起来,也要坚强地活下去。老股长回来告诉我,话已经转达到了,但蒙连长的右边腰部被弹片打烂,流血过多,伤势太重,能不能救活就不知道了。但他也传达了一个信息:野战医院接到前方救护所发生重伤员的通报后,已安排担负抢救重伤员任务的直升机在位于南温河附近的临时停机坪等侯。这个消息让我的心得到了稍许的安慰。

8个月后,蒙泽顺伤愈归队,三连的干部战士兴高采烈,为他举行了欢迎会,也令我们一帮老乡十分欣慰,纷纷前往看望,见到我,他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老杨,谢谢你的鼓励,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在我负伤时,你叫彭股长转达的那一番话,当时我一直告诫自己,要坚持住,不能死。”也许我对他的那一番问候与叮嘱增强了他内心的求生欲望,或许他命大就不该亡,他终究跨过了他生命旅途中那一道高高的坎,他活下来了。在那次战斗中与他伤情差不多的5位重伤员,只有他活下来了。据当时抢救他的一营部卫生所军医罗万馨说,他被越军炮弹片击中后,右边腰部血肉模糊,血流不止,塞了四个急救包才免强止住了血。战士们冒着越军密集的炮火把他抬到师救护所,直升机将他送到后方医院后,医生们立即为他做手术,清洗腹腔,摘除炸坏的肾脏,修补肺部、肝脏,手术进行了十多个小时。为此,他付出了三条肋骨、一个肾脏、右肺的一部分、肝脏的一部分,他常常自我解嘲:“我为扣林山战斗付出了一个‘什锦拼盘’”。他能坚强地活下来,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扣林山战斗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老蒙你还好吗?

今年春节,我回家乡时又去看望他,他的两个儿子很争气,大儿子已参加工作结婚生子,二儿子大学毕业当了老师。他身体不错,气色很好,老战友见面少不了要喝几杯,席间,他又提起当年战场上我请人代为转达的问候与叮嘱。我说,今后你别再提了,他坚持说,这一辈子是忘不了啦。

“烈火识真金、患难见真情”,当你的朋友、你的亲人最需要关爱与帮助,最需要理解与支持的时候,你的一声问候、一声叮嘱会让人永远难忘。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在人生旅途中一个个关键的瞬间定格、保持、加深与发展。军人生活在纪律严明、高度统一、艰苦紧张的环境中,常常面临着血与火的洗礼、生与死的考验,或艰难与困苦的磨练,相互之间往往会自然而然地萌生出一种没有亲缘关系却胜似亲人的牵挂与思念。

也许正如蒙泽顺所说:这一辈子是忘不了啦!

2013年5月7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