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西方的贵族派头令人讨厌 是傲慢之徒

1GSHGD 收藏 2 648


环球时报:西方的贵族派头令人讨厌 是傲慢之徒



环球时报:西方的贵族派头令人讨厌 是傲慢之徒



环球时报:西方的贵族派头令人讨厌 是傲慢之徒



环球时报:西方的贵族派头令人讨厌 是傲慢之徒



环球时报:西方的贵族派头令人讨厌 是傲慢之徒



环球时报:西方的贵族派头令人讨厌 是傲慢之徒



环球时报:西方的贵族派头令人讨厌 是傲慢之徒



环球时报:西方的贵族派头令人讨厌 是傲慢之徒



德国总统高克公开表示不会前往俄罗斯索契观看冬奥会,据报道,“取消”可以理解为他对俄罗斯侵犯人权和迫害反对派的批评。此外欧盟委员会副主席雷丁也表示拒绝前往索契,包括LadyGaga等一批美欧艺术家以及运动员做出同样的呼吁。

普京今年6月签署的一项法律规定,不能向未成年人“宣传”同性恋,否则将受到惩罚。这是欧美一些人士呼吁抵制索契冬奥会的主要导火索。但西方保守势力从骨子里不喜欢俄罗斯,被认为是他们要找茬向俄罗斯发难的深层原因。

世界本身是多元的,哪个国家都有外部世界看不顺眼的地方。但中国办奥运会,西方一些人叫嚣“抵制”,俄罗斯办奥运会,有了类似遭遇。英国去年办奥运会,则顺顺当当。这反映了当今世界真实的政治文化格局,西方经济虽相对衰退,但它们的综合强势犹在,希望用西方文化改造世界仍是它们的惯性心态。

按说普京签署那项法律没做错什么,同性恋在西方也遭遇不同态度,这是典型的社会议题。同性恋在西方的合法化仍在半途中,如今一些人把它一竿子打到俄罗斯,跨度相当大。

这种在国家之间将社会议题政治化的强行推动,很容易导致摩擦甚至对抗。西方那些人这样做时往往充满站在道德高地上的正义感,而在有关的非西方国家看来,他们更像是粗暴推行西方价值观的傲慢之徒,是世界文化多样性的破坏者。

将社会议题政治化,如今成为西方同非西方国家打交道的一种方式,这也是西方在这个世界上的“贵族派头”。在一个贫富不均衡但自尊人人皆有的群体里,如果有一些人坚定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可以俯视、号令他人,那么这个群体的和谐相处就有难度。当今世界就是这样。

国家之间的分歧和不同是常态,奥运会经一百多年发展、磨合,形成人类极其难得的培育共识的平台。国家间博弈斗争的舞台很多,但能尽情洋溢友好、宽容的奥运会却是唯一的。上世纪80年代奥运会被严重政治化,东西方相互抵制,回过头看大家都认为那是冷战的败笔。坚决拒绝奥运会重新政治化成为全球的主流意见。

德国总统高克等人这一次在西方大概也代表不了多数。他们代表了西方最意识形态化、同时也对当今世界变化缺少敏锐感知的一些人。

西方仍很强势是事实,但另一方面,非西方国家尤其是新兴大国政治上独立自主的意志不断巩固,面对冲突时,藐视西方力量的情绪在扩散。尤其是针对欧盟,有人讥笑它是由“小国和不知道自己是小国的国家”组成。东西方之间的原有权力态势已被打破。

由于西方的经济社会发展走在了世界的前头,它们有一些独特的经验,非西方国家总的来说还是蛮愿意听的。西方国家有关人权的一些价值观事实上也在全球形成了传播。然而西方不能因此忘乎所以,昏了头,把价值观的自然传播过程变成以实力做后盾的强制性政治文化输出。那样的话,交流的性质就陡然改变,它会打断人类社会的文化生态链,推动帝国主义式的文化霸权,它只会不断制造不同国家和文明之间的紧张。

人类有关政治文化的知识积累都还很少,对于何为先进,什么应当成为“普世”的认识远非成熟,正因为这样,保护文化多样性需要长期坚持。从人类大历史的角度看,西方最近百年的荣耀只是人类文明演进的一个瞬间,西方应当保持必要的谦逊。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