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杯]老兵永离去,战友情永恒

苍井不为空 收藏 3 872
导读:我记得那时候我还很小,6岁左右,那天中午母亲从外头进屋,眼睛是红肿的,把自己锁在房间,我听见有轻微的哭泣,我吓着了,接着父亲也回家了,一脸的肃穆,过了一会,父母在家里拿了点钱,一起出去了。晚饭的时候,母亲对我们说道,你们邓叔叔在前线牺牲了。6岁的我不明白什么是牺牲,只知道邓叔叔每次回家都要来我家和父母谈笑很久,还给我们这些小孩子带来好多吃的。以后的岁月里,母亲经常会提起,多好的一个人,副营长了,要是不牺牲,该有多么大的出息,每次提起,母亲都会默默的流下泪水。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是那时候的时代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我记得那时候我还很小,6岁左右,那天中午母亲从外头进屋,眼睛是红肿的,把自己锁在房间,我听见有轻微的哭泣,我吓着了,接着父亲也回家了,一脸的肃穆,过了一会,父母在家里拿了点钱,一起出去了。晚饭的时候,母亲对我们说道,你们邓叔叔在前线牺牲了。6岁的我不明白什么是牺牲,只知道邓叔叔每次回家都要来我家和父母谈笑很久,还给我们这些小孩子带来好多吃的。以后的岁月里,母亲经常会提起,多好的一个人,副营长了,要是不牺牲,该有多么大的出息,每次提起,母亲都会默默的流下泪水。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是那时候的时代最强音,我在网上找了下,发现邓叔叔当年的战友写的回忆录,详细记录了一个共和国战士牺牲的过程,我转述过来,以此纪念为了共和国牺牲的所有最可爱的人!

战友牺牲纪实

一、向战区开进

我所在的部队经过连续多年的军事训练,终于接受了真正的战争考验,在一场不应该发生的中越战争中失去了我的战友――邓正晓烈士。那是1985年的5月21日的一次战斗中,我营的副营长邓正晓同志遭越军的炮击,牺牲在云南老山前线那拉口子――156阵地。

难忘的、惨烈的故事得从接到1985年1月20日中央军委作战命令说起。1985年1月21日上午7点30分,时任一营教导员的我和营长接到会议通知,上午8点钟于团部二楼会议室参加团党委会议。我一走进会议室,就感觉到紧张的气氛,大家简单打个招呼,不像以前那样见了面说说客气话或开两句玩笑之类的,从与会人员的脸上扫描一下,看到的都是一脸的严肃表情。参加会议的领导都到齐了,会场鸦雀无声,空气好像立刻凝固似的,直觉告诉我肯定会有重大事件要宣布。会议8时准时开始,王团长用不急不慢的、坚定的语气宣布了中央军委的作战命令。命令是这么说的:“为对越南保持军事压力,决定由济南军区67军组成一个精干指挥所,率199师等单位到云南轮战,由铁路输送到达文山地区集结,准备接替1军老山防务。为摸索空运经验,空运一个加强步兵营。部队到达后,由昆明军区前指指挥。后勤保障由昆明军区保障,所需武器资装备由济南军区解决,实在解决不了要上报。具体问题由昆明军区和空军协商解决。1985年2月10日前完成行动准备,1985年2月底3月份初出发,1985年3月20日前集结完毕”。随后团领导传达了各级指挥员对这次参战的指示精神。要求我们迅速招回外出的干部和战士,认真搞好思想教育,提高对轮战的认识,配备好组织和建制,更换武器和装备,掀起临战训练的热潮。

接到命令后,起动了战时的工作程序。政治动员,激发参战热情;进入临战状态,搞好人员的、装备的补充和调整;部队立即进入了紧张的临战训练。

临近1985年春节,师团领导为了照顾营以上领导的情绪,凡没有带家属的副营职及以上的领导,可利用春节前后,安排回家一个星期与其家人见面,副营长邓正晓同志也回家了一次,这是他最后一次与自己的亲人告别。

我得作简单交待,我营4位领导的情况,营长是四川南充人,1969年入伍,我和邓副营长是无锡人,1971年入伍,副教导是江阴人,1973年入伍。我们3个也算是同乡。即将离开营房,踏上征程时曾经共同商量,想在营房后方留的什么,比如写好遗书什么的,最后还是没有写,想着完成作战任务后有信心回到营房来。谁会料到我们4个营里干部回来了3个,副营长邓正晓同志长眠于老山脚下。

1985年的3月11日中午11点30分,满载着我营5个连队加1个营部所有人员、所有的武器装备和给养,与我们营同行的还有我团的八二炮连、重炮连等,组成一列军列,徐徐离开了部队驻地――山东省青州市火车站,奔赴云南前线。望着慢慢离去的熟悉的城市,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是畏战、害怕情绪,我不知道别人,我是有一点,毕竟是第一次参加实战,尤其是在和平年代参战,生死未卜;又想到我们一个营干部战士共500人,今天都是活鲜鲜的一名战士,一年半之后能回到营房是多少呢,如果回不来,怎么去面对他们的父母、妻子和儿女?我也一直想着这个问题,总感到肩膀上有千斤重的份量。

满载着去战斗的军人和装备的列车,沿胶济铁路向北行驶,到达徐州车站时向左90度转弯,沿陇海线向西前进。我们营部全体人员乘座的是一节50吨的闷罐车,4个营里干部和医生、管理员、通讯排长等干部靠一头“住下”,其余战士靠另一头“住下”。说住下就是把自己的被褥往车底下铺上便是自己的“床”。我们的工作是,列车停靠军供站时,立即指挥部队有序下车,列队进入饭堂就餐,按时指挥部队上车。一路上,每天平均能在沿途军供站吃上1至2餐热饭,其余都是在火车上吃自己准备的干粮。空余时间,我们通过无线通话,了解部队情况。列车在前进中时,基本没有事可做,主要任务是把部队一个不少地带到战区。大家面对着面地坐在车厢里,无心欣赏车外的自然景观,一路上干部战士的情绪有着与以往不同的变化。车箱里的气氛很沉闷,不愿意多说话,大家都想着不同的心事。临走之前,我作为一名政工干部,就知道,此行是执行一项特殊的、充满变数的、残酷的任务,所以要求部队准备娱乐工具,买得最多的是扑克牌。为了调节气氛,我建议大家打扑克、说笑话、讲故事,尽管想了很多的办法,但还改变不了沉闷的气氛和忧郁的情绪。

火车在陇海线上不紧不慢地前进着,至洛阳站后向南到襄樊,由襄樊向西至广元后南下,经成昆线至昆明南――牛街车站(一个小车站)下车了,在闷罐车整整待了七天六夜,是很难熬的七天六夜,白天的沉闷,晚上车轮与铁轨的磨擦声,火车颠簸的噪音,使人难于入睡。一下车就看到大家精神不振,疲惫不堪的状态,我们作了简短的动员,讲述了摩托化行军所注意的事项,按预先计划分派了车辆,组织部队有秩序地登上了昆明军区给我们准备好的汽车,向战区驶去。经过三个白天的行驶,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云南省文山州砚山县盘龙镇。我们营部驻扎在稼衣农场,是以前上山下乡知青住的房子。一连驻扎在河对门村,二连驻扎在一字桥新寨,三连驻扎在白泥井村,一炮连驻扎在盘龙镇东侧一个村庄(军用地图上没有标村名),一机连驻扎在营部南侧一个小村庄(军用地图上也没有标村名)。我们要在这里进行为期2个月的苦练,为上阵地作最后的准备。

二 战区训练

从3月11日出发后的10多天时间内,我们从北方来到南方,气候发生了变化。进入云南境内,3月份的下旬,已经进入农忙时节,越向南开进感觉到越是热。我们的摩托化开进是白天行驶,晚上宿营。在白天我们看到广阔的田野里,有的在插秧,有的已经收割稻子了,气候差别如此之大,我们的干部战士们难于适应。从营房来到战区,心理变化也是相当的大,进入了一种战时的心理状态,怯战情绪,急躁情绪,无所为的情绪与求战的情绪、早点上阵地和早点下阵地的情绪、是死是活听天由命的情绪,结过婚与没有结过婚的,有孩子与没有孩子的情绪交织在一起,也很难分得清谁是什么样的情绪,是一种走进战争的特有的情绪。我们只能以深入的思想教育和繁忙的临战训练来统一思想和分散注意力。

在云南文山战区临战训练的任务就抓三项工作:一是了解战场情况。上级不断组织干部战士听取战场上下来人员的报告,听取战斗情况,听取战场管理情况,听取战场环境、生活情况,以提高战场生存能力,减少不必要的牺牲。二是加大思想工作,不断地进行为国为军而战的教育,不断地进行越军侵略行为,鼓舞斗志,不断地进行战时思想工作的教育,以提高思想觉悟,激发战斗热情。三是进行各种不同的与战场相匹配的战术训练,有白天训练,有夜间训练,有班战术训练,有排到连的战术训练,有防御训练,有进攻训练等等。

临战训练由费营长和邓副营长负责组织实施,思想政治工作由我和孙副教导员负责。当时记得,临战训练抓得非常的紧,连正常的星期天也用于训练,我们干部既是组织者又是参与者,同样也是很累很累,“平常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这句话成了干部战士的口头禅,也是搞好临战训练的最好的动员令。这是因为流血牺牲的战斗就在眼前,艰苦卓绝的战斗生活就在明天。那时候,也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了,反正紧紧张张的训练,把我们累得也不去考虑别的事情了。

好不容易熬来了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这是难得的机会,再过些日子我们就要上阵地了,大家心里都明白,那时候各自为战,见面的机会就不多了,在我的提议下,我们参战的又是一块当兵的无锡藉战友到我营部来玩一次,大家欣然同意了。那天早饭后,战友们陆陆续续来到了我们营部驻地,按预先计划行事,要去前面的一座山上去玩。大家又说又笑,一路来到长满亚热带树草的山上,我们钻山洞,爬山顶,打手枪,拍照合影,7个老战友玩得忘记了一切。接到作战命令后,我们无锡藉7个一起入伍的战友,最小的官也已经是正连级干部,而且都是部队基层带兵的领导,紧张的工作,已经有几个月没有在一起玩得这样开心了。上午的时间一晃就过去,吃中午饭的时候我领着大家到了营部,让炊事班的同志端上一锅热面条,这也是最好的午餐了,当时部队的条件就只能这样,已经算是上乘的招待了。饭后,打开营部仅有的一台收录机,播放着董文华唱的《十五的月亮》,有几个战友开始低声跟着唱了起来,有的拿着筷子敲打着吃饭的碗和饭盆子,唱着唱着,大家进入了“角色”。是啊,就象歌词中唱道的“十五的月亮照在家乡照在边关,宁静的夜晚你也思念我也思念。我守在婴儿摇篮边,你巡逻在祖国的边防线。我在家乡耕耘着农田,你在边疆站岗值班。啊丰收果里有你的甘甜,……”。听着收录机里的歌声,低声吟着这首歌曲,心里想着妻子儿女,想着父母兄妹,想着家乡父老乡亲,想着想着,思念的泪水不知不觉地、慢慢地慢慢地从眼角自然而然地流了出来,有的战友忍耐不住开始哽咽了,收音机里飞出的歌曲和我们已经变了调的歌声交织在一起,我相信,这是从来没有听到过的歌声,也是从来没有听到过的最伤感的声音,这是从我们心中流出的声音!这种场面谁都会流出眼泪,是思念?是参战的自豪?是悲哀?是什么?

1985年,改革开放刚刚拉开序幕,祖国的大后方是热流滚滚的改革浪潮,呈现出一片莺歌燕舞的新气象,全国人民沉醉在改革、开放、欢乐、安祥、幸福的生活中。可就在祖国南疆十几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上演译着一场生与死、火与血的战争!反差之大,平常人难于接受。可我们是军人,军人就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千古以来就这么一条铁律:“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祖国需要我们去流血,我们就得赴汤蹈火,祖国需要我们去牺牲,我们就得挺身而出!部队来到南疆后,我们常常用“打出国威!打出军威!”八个大字教育干部战士,但是我们除了是军人之外,也是一个平常的人啊!7个铁骨铮铮的硬汉子在《十五的月亮》歌声的感染下,释放自己的情感也是难免的了。

一个多小时的情景,使我们终身难忘!军人要坚强,要有勇气,要有必胜的信心!毕竟15年的军旅生涯,磨练出了我们坚强的意志!我们很快从思念中走出来,擦干眼泪,振作精神,握手分别。我记得还说过,等到部队返回营房后,我们再相会!可惜7个战友中,一营邓副营长牺牲了,二营黄教导员受了重伤,原班人马再也不能相聚了!

三 初上阵地

进入5月初,云南进入了真正的夏季。“天有不测风云”这句老话在南疆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天气变化实在太快了,一会儿是炎热的太阳,一会儿暴风骤雨。我们在战区的训练已告结束,部队已经作好了上阵地的准备。

595团在老山前线主要防御方向上的兵力部署是:二营在那拉口子的主要防御方向上,营指挥所位于262阵地;我营(一营)在次要防御方向上,营指挥所位于128阵地;三营作为团的预备队配置在于田方向。

我营当时的兵力部署情况,一连和三连为团的反突击预备队,配置在防御阵地的后侧,随时听从指挥实施反突击任务;二连配置在主要防御方向的两侧,保障主要防御方向(二营)两翼的安全,连指挥所和三排配置在主要防御方向的右翼129阵地,确保右侧与兄弟部队(596团)结合部的安全;一排配置在主要防御方向的左翼156阵地上,确保左侧结合部的安全;三排为我营指的警戒排,负责128阵地的防御任务。一机连为我团的军工连队,负责向防御阵地内运送弹药、防御器械、抢救伤员和运送烈士的遗体等任务;一炮连为团的火力连队,配置在187阵地。一切部署完毕,等待一声令下,按计划奔赴前沿阵地。

1985年5月14日夜晚,营指挥所第一批上阵地,我和营长同时出发上前沿阵地。营长是去128阵地接替1军防御,我呢是去熟悉道路,下来后再带部队上去。夜幕降临,坐上军用卡车,直接从砚山县稼依农场营部出发了,一路上心情很紧张也很复杂,啊!真刀真枪的日子终于到来了,通过一系列的情况介绍,虽然已经知道一些战场上的情况,但毕竟是听说,现在要身临其境了,心情难免有些紧张。车子到达炮击地区,全部是闭灯行驶,沿着早已划好的能看得见的石灰线慢慢地向前运动。越是向前一步,心情就越紧张。车子到达不能再前进的位置上,要求部队全部下车,开始徒步前进。在通向128阵地的羊肠小道上左拐右拐,行路难,行山路难,在战斗背景下行山路更难!天又那么的黑,路又那么的难走,对面是敌人的防御阵地,一切处于真正的战斗状态,不要说是战士的惧怕心理,就是我们这些老兵也同样的惧怕,也没有经历过真刀真枪的战斗啊。带路的向导一会说,请注意脚下,山路小道左右两边的草丛中不要踩,注意有地雷!一会儿指着不远处黑黑的山头说,那是越军的火力点!随着带路人的情况介绍,我们的心一阵又一阵的紧缩着,向后传:“不准说话,注意脚下!”我们只能在漆黑的夜幕中猫着腰瞪大眼睛目视前方小心翼翼地一步步接近目标。经过几个小时的有生以来第一次的艰苦卓绝的心惊肉跳的夜行军,天亮之前时终于到达128营指挥所。一夜的紧张和劳累,随便找个地方要紧休息。待等天黑我和我的通信员再次返回原地,组织连队和带着营部所有人马正式接管阵地。

按照团下达的上阵地的计划,我营一机连是团军工队,几天前已经上去了。第二批是18晚5点出发,由邓副营长带着二连和一炮连上去,第三批是19日晚,由我带着一连和三连加营部人员上去,孙副教导员带着全营的后勤人员上去。一切都按部署,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当我从阵地返回原驻地后的第二天,也就是5月17日,组织各连队领导开了个会,介绍了我第一次上阵地的亲身体会和要注意的哪些事项,让他们再一次检查工作,作好充分准备。5月18日晚饭后,邓副营长带着部队要出发了,我们心里都明白,上去后见面就比较困难了,出发之前邓副营长与我作了一次似生死离别的交谈,谈话的内容就是,我们互相鼓励,增强必胜信心,要在带领部队保证完成战斗任务的情况下,减少不必要的伤亡,多保重自己,待凯旋而归时一醉方休庆功酒!可是战争是残酷的,是不可预见性的,打仗就要流血牺牲,那次面对面的交谈成了我们之间的最后诀别!

四 牺牲于156阵地

1 9日凌晨,邓副营长带着二连连指挥所和三排按规定时间内到达129阵地。我带着营部、一连、三连于19日晚出发,于20日凌晨分别到了各自防御的阵地。我们的到来,原1军的部队已经全部撤离了防御阵地。由于当时部队正处于交接过程,阵地管理比较乱,有的阵地缺少食品,刚刚上去的后勤保障还处于摸索阶段,保障供给成了问题。尽管在后方作了周密细致的大量的准备工作,从平时到战时,还是适应不过来,平时与战时的实际相差甚远。初到阵地,第一次接触战斗,阵地环境、敌情、战斗规律一概不清楚,需要我们尽快地进入战斗状态。我是在20日凌晨3点到达128阵地的,刚睡下2个小时,邓副营长从129阵地打电话给我说,祝贺我已经顺利到达营指挥所,不过129阵地没有什么吃的,能不能让他的通信员小孙来128阵地拿的罐头食品给他(从129到128,要经过一段非常难走的路,几乎无路可走,并在密林中穿越,阴森森的,时间大约需要2个小时左右,这是“6·11”战斗后,我营三连去了129阵地,三连战斗减员严重,士气不足,我与通信员庄正军2人,为去三连作战斗动员时走过),我回答说,我刚到阵地,也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我让营部的同志给你准备一些,你让小孙来好了,由于劳累也没有多问129阵地的情况,只知道邓副营长说了一句129阵地除了没有吃的,其他还可以,我听说后就放心了。谁会想到?这是与他最后的一次电话交谈!

5月20日一天无事。5月21日,我当面之敌,对我防御正面发动了第一次规模一个连的进攻,这是67军与1军换防后越军对我们立足未稳新的防御部队试探性的进攻。

我们团正式接防的时间是1985年5月20日24时准,5月21日我团于208指挥所召集营长们开会,进一步部署防御任务。阵地上营指挥员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下午4点多钟,营指挥所的有线电话急促地响起来,我抓起电话就听到二连长王朝栋同志哆哆嗦嗦的紧张的语言向我报告:“我156阵地遇敌炮火轰炸,已有几名战士倒在血泊中,好多战士负伤正在流血,邓副营长也中了弹片!”我着急地说:“马上向团指挥报告,请求抢救!”,王连长当时就说“已经报告团指挥所薛参谋长了!”我说:“那现在就地展开自救、互救!”在与王连长电话对话过程中,耳机里听到叫喊声,一片混乱声,也有哭喊声,可以肯定当时情形很糟糕。放下电话后,当时我的心情相当紧张,大脑里一片混乱。当兵虽然说已经十多年了,但真枪真炮的实战毕竟还是第一次,也没有什么战斗经验,想到朝夕相处的战友突然之间离开了,不能接受!但从接到报告电话2个小时后的事实告诉我,邓副营长和另外3个战士遭遇越军炮火袭击已经牺牲于156阵地了!

邓副营长的牺牲经过还得从21日129阵地出发说起。

他是跟随二连连指挥所19日凌晨1点多钟到达129阵地的。19日下午,二连副连长何彦同志从156阵地到129连指挥所来报告说:“阵地上有个战士不听话,不服从命令听指挥,准备给他一个处分”,连长王朝东听到报告后说:“不要急,待他去156阵地了解一下详细情况再作决定”。当时准备20日就要去的,结果20日下雨,没有去成。

21日上午10点钟王连长带着通信员准备出发时,邓副营长对王连长说:“我与你们一块去”,王连长说:“既然副营长也去,那好,我们一块去吧”。当时跟随二连的军医秦岳明在与二连副指导员刘士林下象棋,听见副营长要去156阵地时,立即站起来说:“我也去”,邓副营长转过身去对秦军医说:“你就不要去了,好好在这儿待着吧”。不一会儿,大家整装完毕,,邓副营长、王连长、何副连长、孙大圣(副营长的通信员)、胡玉祥(副连长的通信员)共5人出发了。

五月的下旬,南疆的天气已经进入夏季,烈日当头,气温达35度以上。129阵地位于我团防御的右侧,而156阵地位于我团防御的左侧,从129阵地到156阵地必须向阵地后经过里头寨到船头(一个中越国境线上的地名),再由船头向前经过187炮阵地,再到156阵地,他们一行5人是绕了一个大圈兜了个大弯。

白天的战场上基本见不到一个人影,因为两军的前沿阵地粘连在一起,双方防御最近的直线距离只有20多米,在猫儿洞内(最前沿的其实都是自然石洞)说话都能听到,就是听不懂而已。有人说不相信这么近,那怎么防啊?不用说枪打了,就能拚刺刀了!不要不信,我说的是直线距离,此话怎讲?举个例子吧,在166阵地上,从山半腰开始到山头表面是我军占领的,可在同一座山上,从山半腰到山底下是越军占领的,你说双方在一个山上,直线距离有多远呢?况且那山陡得很那!我们的战士听到下面叽叽喳喳的声音,那时必定向下掷2颗手榴弹给“吃吃”,越军就不啃声了。

老山防御作战平时的特点是,白天静悄悄,一到晚上就热闹。不是吗,接近黄昏时,乘夜色我军各后勤保障分队开始行动了,有连队炊事班送餐的,有军工连队送弹药、送装备、送防御工事用的工字钢、波纹钢,有的是接运伤员和运送烈士遗体……一切都在夜幕的掩护下完成保障任务,越军例外,他们也是利用这段时间内进行保障的,所以这个时间段内是比较安全的。

经过半个小时的行走,他们一行到达里头寨。里头寨是靠中越边境中国一方的一个小村庄。靠近这个村庄我方一侧的山坡上,在和平时代为了边境安全,我军修建了能防原子弹的混凝土防空工事,进入洞门就要经过几重30公分厚的混凝土大门,在这里结集着2个营6个连队的炊事班,我们营副教导员和3个步兵战斗连队的炊事班也在这里,平时他们负责每天送一餐到阵地的任务。

大约于11点左右到达船头。船头是一个地名,它的位置处于中越边境线上,是通向各个前沿阵地的必经之路,在船头还有地下隐蔽工事。这是我团后勤保障基地,这里有大量的战斗保障物资,团直接指挥的包括我营一机连的军工连队也在这里驻守,船头没有村民住在这里,但有一个设施很简单的小卖部,还有人在这里敢做做卖买香烟、啤酒之类的小生意。越军也知道,这里是我们部队重要的后勤保障站。

他们刚刚到达船头不到1分钟就听到附近炮弹的爆炸声,这是越军发动进攻时的炮火准备。部队刚刚到阵地没有几天,还没有遇到炮火的袭击,好多战士都暴露在地面,惊吓得四处乱跑,看到这种情形,作战参谋出身的邓副营长急忙指挥一机连的战士们进入防空洞,这时离邓副营长不到30米处爆炸了一发炮弹。差一点炸到了他。他还说:“今天的炮击真厉害!”后来证实,这是越军试探性炮击。

在洞内躲了30分钟左右,炮击稍停5人立马向156阵地跑步而去。在向156阵地出发前,他的通信员小孙已经建议说“咱们不去156了,去里头寨副教导员那儿去吧,那里既有吃的,又安全,我们去了再说”。强烈的责任感,没有听取通信员小孙的建议,而是继续前进!

当日中午12点左右终于到达了156阵地,简单吃过饭,邓与王连长、何副连长、守卫在156阵地的一排长张正奇同志也陪同去前沿阵地检查布置防务。156阵地不是很大的山头,其左侧是奔流不息的盘龙江,右侧是我团二营防御的431阵地,二连一个排的兵力驻扎阵地上,面向越军的正面和两侧布置着6个防御点。

副营长带领二连的领导逐个猫耳洞进行检查,检查完毕返回到156阵地排指挥所后,王连长提出要不要返回129阵地连指挥所,邓副营长说:“天太热了,待4点钟后出发吧”,一排长张正奇接着说“现在不要走了,吃了晚饭再走吧,天怎么热,路又那么远”,经一排长这么一说,大家就默认了。此时大约时间是下午3点30分左右。

二连的卫生员王庆卫同志在洞的门口一侧开始用煤油炉子“炒菜做饭”。面对越军正面的猫耳洞内是不能做饭的,平时只能吃到由连队炊事班乘夜色送上的一餐方便饭,还有两餐吃的主食是压缩饼干和菜罐头和水果罐头,这些食品也是由连队炊事班送上去的。而背对越军一方的,比较大一些的洞,大都是每个阵地的指挥所,这里才能配备到烧饭用的煤油炉子,平时可以做饭,米和菜也是炊事班从后方采购好后背上来的。当然在那种战斗状态下,能吃上新鲜的蔬菜是不可能的,说“炒菜做饭”,其实是煮大米稀饭和准备咸菜或开开罐头什么的,战斗条件下的生活是极其艰苦,平常人是不可想象的。比如,人体最需要的是水,阵地上的水是极其宝贵的,水是冒着生命危险从山涧里背回来的,不用说洗澡了,就是喝水也是有“计划的”。

战斗的一般规律是,发动进攻时炮火准备20至30分钟,还有10分钟的直瞄炮破坏性射击。炮火准备一般都打对方各级指挥所、炮阵地、交通运输要道、后勤保障地点等。炮火准备时进攻的战斗员前移至攻击出发阵地,待炮火延伸,地面战斗部队就发起攻击。

下午4点钟敌方炮击开始了。炮弹落在156东侧、船头、里头寨、187炮阵地方向。此时,包括邓副长在内的七八个干部战士都在洞门外,有的站着,有的坐着,还在聊着。大家准备进洞防炮时,一发100迫击炮弹在空中响了,邓副营长、王庆卫、胡玉祥3人当即倒地,其余人员全部受伤,通信员孙大圣同志在负伤的情况下立即给邓副营长实施包扎,随接抬至洞内,当时一片混乱。连长王朝东立即用电话报告了团指挥所,要求急派担架和医生前往救护,这时炮火越打越紧,团派出的2名军医和担架上不来。约6点前第一副担架把邓副营长抬下,那时已经牺牲了。

战斗之后证实,我团于1985年5月20日24点正式接防,21日越军一个连的兵力在我防御正面实施试探性的进攻,战后称这次战斗为“5·21”战斗,这是我团接防后遇到的第一次战斗。邓副营长就牺牲在这次战斗中。

牺牲的战友永垂不朽!

这篇记实是我从天鸣的博客转发过来的,在此我向牺牲的,活着的老兵们,敬礼!!

----------------------------------------------------------------------------------------------

★英雄杯★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型有奖征文活动http://bbs.tiexue.net/post_6998232_1.html

祖国南疆的那场战役,残酷的战斗、战友的情谊、自豪感、荣誉感,还有那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值得我们回忆的太多太多..

本次铁血网针对全网发起“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型有奖征文活动”,网友们在分享对越往事的同时更有机会获取万元大奖!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等奖一名

送北斗指挥官系列TA-202: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26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五名

送云光15X70MS望远镜: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40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等奖十名

送数码迷彩色COMBAT200: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5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等奖二十名

送龙牙纯钛将军镜: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698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四等奖三十名

送龙牙纯钛腰带: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238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精彩回复奖五十名

送COMBAT2000钱袋: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85


本文内容于 2013/12/12 11:03:51 被zhuminjie001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