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人物年龄造假现象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人物年龄造假现象


拟列入《商江赞美〈金瓶梅〉》目录 (尚未出版发行)


[讨论稿,待修改充实]


1998年03期《明清小说研究》发表吴秀华的文章[谈《金瓶梅》中的媒婆形像]:[摘要]:《金瓶梅》是一部世情小说,它反映了光怪陆离的社会生活,描写了形形色色的人群阶层。其中,媒婆作为复杂世相的一个组成部分,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主要描写了四位媒婆:王婆、薛嫂、文嫂、冯妈妈。在这几位媒婆中,以王婆形象最为突出。

2008年01期《明清小说研究》发表辛银美的文章[古代的媒妁与《金瓶梅》中的媒妁形象]:[摘要]:在中国古代社会,媒妁之言是婚姻成立的要件。在《金瓶梅》中,就活跃着一群媒妁,她们的穿针引线促进了小说情节的发展。本文试图从梳理媒妁的历史发展入手,在历时性中考察明朝媒妁的特点。在此基础上,结合作品中典型的媒妁形象,分析她们的性格特征。最后,尽量通过作品中提供的线索揭示媒妁盛行的根本原因。

2011年04期《郧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发表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公共课教学部李军锋的文章 [民俗学视野下的《金瓶梅》媒妁现象探析]:[摘要]:明代“四大奇书”之一的《金瓶梅》中出现了大量的媒妁群像,她们对小说情节的发展起着穿针引线的作用。这些媒妁群像是在中国传统民俗的发展流程中演变而来的,大致可分为官媒和私媒两类。她们不但具有传统民俗中媒人自身的特点,同时也沾染了明代商品社会特殊的烙印。试从中国传统民俗媒妁现象的历史流变中,来探讨《金瓶梅》中出现的各类媒妁形像以及所产生的深层原因。

2011年第11期《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发表李军锋的文章[民俗学视野下的《金瓶梅》媒妁现象探析]:《金瓶梅》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由文人独立创作的长篇世情小说,它也是中国文学史上谜案最多的小说之一。《金瓶梅》在反映黑暗社会现实的小说中,具有很大的历史价值。在《金瓶梅》所塑造的众多人物中,出现了许多的媒人,这一群体成为小说中最为瞩目的人物现象。本文拟将在民俗学的视角下探讨小说中出现的各类媒人形象以及产生的深层原因,从而使我们对明代中后期的民俗社会有一个全新的认识和理解。


一、王婆编造自己的年龄


《金瓶梅》第二回《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西门庆道:“干娘,如何叫做杂趁?”王婆笑道:“老身自从三十六岁没了老公,丢下这个小厮,没得过日子。迎头儿跟着人说媒,次后揽人家些衣服卖,又与人家抱腰收小的,闲常也会作牵头,做马百六,也会针灸看病。”

《金瓶梅》第三回《定挨光王婆受贿 设圈套浪子私挑》:王婆道:“便是因老身十病九痛,怕一时有些山高水低,我儿子又不在家。”妇人道:“大哥怎的一向不见?”王婆道:“那厮跟了个客人在外边,不见个音信回来,老身日逐耽心不下。”妇人道:“大哥今年多少年纪?”王婆道:“那厮十七岁了。”妇人量了长短,裁得完备,缝将起来。婆子看了,口里不住喝采道:“好手段,老身也活了六七十岁,眼里真个不曾见这般好针指!”

王婆三十六岁没了老公,儿子十七岁。王婆的年龄是多少?“六七十岁”了吗?


二、薛嫂瞒报孟玉楼的年龄


《金瓶梅》第七回《薛媒婆说娶孟三儿 杨姑娘气骂张四舅》:薛嫂道:“这位娘子,说起来你老人家也知道,就是南门外贩布杨家的正头娘子。瞒大官人说,他娘家姓孟,排行三姐,就住在臭水巷。又会弹一手好月琴,大官人若见了,管情一箭就上垛。”西门庆道:“小人虚度二十八岁,不幸先妻没了一年有余。不敢请问,娘子青春多少?”妇人道:“奴家是三十岁。”西门庆道:“原来长我二岁。”薛嫂在旁插口道:“妻大两,黄金日日长。妻大三,黄金积如山。”


三、冯妈妈没有谎报王六儿的年龄


《金瓶梅》第三十三回《陈敬济失钥罚唱 韩道国纵妇争锋》:且说西门庆新搭的开绒线铺伙计,也不是守本分的人,姓韩名道国,字希尧,乃是破落户韩光头的儿子。他浑家乃是宰牲口王屠妹子,排行六儿,生的长跳身材,瓜子面皮,紫膛色,约二十八九年纪。

《金瓶梅》第三十七回《冯妈妈说嫁韩爱姐 西门庆包占王六儿》:那婆子掩口冷冷笑道:“你老人家坐家的女儿偷皮匠──逢着的就上。一锹撅了个银娃娃,还要寻他的娘母儿哩!夜晚些,等老身慢慢皮着脸对他说。爹,你还不知这妇人,他是咱后街宰牲口王屠的妹子,排行叫六姐,属蛇的,二十九岁了,虽是打扮的乔样,到没见他输身。你老人家明日来,等我问他,讨个话儿回你。”西门庆道:“是了。”说毕,骑马来家。


四、文嫂谎说林太太的年龄


《金瓶梅》第六十八回《应伯爵戏衔玉臂 玳安儿密访蜂媒》:郑爱月道:“王三官娘林太太,今年不上四十岁,生的好不乔样!描眉画眼,打扮的狐狸也似。他儿子镇日在院里,他专在家,只寻外遇。假托在姑姑庵里打斋,但去,就在说媒的文嫂儿家落脚。文嫂儿单管与他做牵头,只说好风月。我说与爹,到明日遇他遇儿也不难。”

《金瓶梅》第六十九回《招宣府初调林太太 丽春院惊走王三官》:文嫂道:“若说起我这太太来,今年属猪,三十五岁,端的上等妇人,百伶百俐,只好象三十岁的。”文嫂儿在旁插口说道:“老爹且不消递太太酒。这十一月十五日是太太生日,那日送礼来与太太祝寿就是了。”


五、虔婆瞒报李娇儿的年龄


《金瓶梅》第八十回《潘金莲售色赴东床 李娇儿盗财归丽院》:原来张二官小西门庆一岁,属兔的,三十二岁了。李娇儿三十四岁,虔婆瞒了六岁,只说二十八岁,教伯爵瞒着。使了三百两银子,娶到家中,做了二房娘子。


六、能写快算灵先生改了孟玉楼的年龄


《金瓶梅》第九十一回《孟玉楼爱嫁李衙内 李衙内怒打玉簪儿》:(能写快算灵先生)开言说道:“这位女命今年三十七岁了”薛嫂问道:“先生,如何是‘会看马首升腾日,脱却寅皮任意移’?这两句俺每不懂,起动先生讲说讲说。”先生道:“马首者,这位娘子如今嫁个属马的夫主,才是贵星,享受荣华。寅皮是克过的夫主,是属虎的,虽是宠爱,只是偏房。往后一路功名,直到六十八岁,有一子,寿终,夫妻偕老。”两个媒人说道:“如今嫁的倒果是个属马的,只怕大了好几岁,配不来。求先生改少两岁才好。”先生道:“既要改,就改做丁卯三十四岁罢。”薛嫂道:“三十四岁,与属马的也合的着么?”先生道:“丁火庚金,火逢金炼,定成大器,正合得着。”当下改做三十四岁。李衙内看了,上写着“三十四岁,十一月廿七日子时生”,说道:“就大三两岁,也罢。”薛嫂儿插口道:“老爹见的是,自古道,妻大两,黄金长;妻大三,黄金山。”

七、雪娥道:到底还是媒人嘴,一尺水十丈波


《金瓶梅》第八十八回《陈敬济感旧祭金莲 庞大姐埋尸托张胜》:坐了一回,薛嫂起身。月娘道:“你如今到那里去?守备府中不去也罢。”薛嫂道:“不去,就惹他怪死了。他使小伴当叫了我好几遍了。”月娘道:“他叫你做甚么?”薛嫂道:“奶奶,你不知。他如今有了四五个月身孕了,老爷好不喜欢,叫了我去,已定赏我。”提着花箱,作辞去了。雪娥便说:“老淫妇说的没个行款也!他卖与守备多少时,就有了半肚孩子,那守备身边少说也有几房头,莫就兴起他来,这等大道?”月娘道:“他还有正景大奶奶,房里还有一个生小姐的娘子儿哩。”雪娥道:“可又来!到底还是媒人嘴,一尺水十丈波的。”


年龄造假是否一定怪罪媒婆?媒婆的造假可不仅限于年龄。普通百姓会做的事官员也会做。造假一旦成为社会风气则积重难返。

干部炮制“弹簧年龄”比媒婆的年龄造假更甚。

炮制“弹簧年龄”的干部或许读过小说《金瓶梅》。没读过小说《金瓶梅》的人也都会改年龄。这就不能怪小说《金瓶梅》了。

现代人比古人聪明是肯定的。不过,有人“聪明反被聪明误”,属于“拍案惊奇”。

2012年07月15日,新华网 (“新华视点”记者 姜刚 赵阳)《“弹簧年龄”不应一路“绿灯”》:年龄时而加几岁、时而减几岁,像弹簧一样伸缩自如……这些干部为什么要炮制“弹簧年龄”?层层把关下,为何能一路“绿灯”?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对此进行了追踪。“要大改大、要小改小,这简直把年龄当儿戏了!”一些群众说:档案记载是很严肃的事,这些干部有什么能耐,可以随意改变年龄?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干部的个人档案是其工作、经历等的历史记录,它的真实性不容亵渎。

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已出台多部法律法规对年龄造假等行为进行规范。

2012年04月01日,《太原晚报》《山西行干部任前档案审核制 审核三龄两历一身份》:记者从31日召开的山西省委组织部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针对一些干部档案造假、身份虚假、年龄不实、套吃空饷等问题,山西省委组织部于3月16日正式出台以干部“三龄两历一身份”为重点、对拟提拔或调整干部实行干部任前档案审核制度。据悉,“三龄”是指年龄、工龄、党龄;“二历”指学历、工作经历;“一身份”指干部身份。山西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新闻发言人朱先奇介绍,该制度明确提出对干部本人档案涂改造假的,追究干部本人责任;对审核不严或违反规定认定“三龄两历一身份”的,追究主管负责人及相关人员责任;对因不认真审核造成采集信息不准确或故意隐瞒事实造成用人失察失误的,追究考察组成员和有关干部处室的相关人员责任。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