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据参考消息12月10日报道[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12月9日文章]题:东海中国岛屿争端是耐心的中国玩的一个长期游戏(作者安德鲁·亨特)


由于民族主义已经主导了中日两国政府叙事的基调,两国间不断加剧的紧张关系不会很快得到解决。虽然斗争的双方都存在民族主义,但由于两国政治体系和战略倾向不同,它们对民族主义的运用方式有着很大差异。中国的权谋旨在赢得一场长期游戏。


文章指出,中国最近决定在东海一些争议岛屿上方划设防空识别区,澳大利亚媒体往往将此举解读为一种战略误判,并认为其获得成功的可能性不大。这反映了西方评论员对中国人思想方式的一种误解。尽管通常难以确认中国外交政策背后的原则,但防空识别区可能是一项长期战略的一部分。该战略的目的是加强中国未来对争议领土的主权要求。


据《澳大利亚人报》12月9日报道,中国外交部长王毅6日与到访的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会面时,直斥澳方在中国防空识别区问题上的言行损害两国互信,让毕晓普措手不及。王毅当面批评毕晓普,澳方言行损害了双方互信,影响了两国关系的健康发展,中国社会各界和中国人民对此深为不满。


美国媒体称,王毅是在允许媒体拍摄的数分钟期间对毕晓普说的这番话,是中国政府“故意扇的 一记耳光” 。《澳大利亚人报》指出,经澳大利亚驻华大使提醒,吃惊的毕晓普才开始回应: “我会与你谈这个问题……”毕晓普回应时,在场媒体被要求退场。


文章称,美国肯定会尽可能地挑战中国的防空识别区。然而,如果这个识别区能稍稍影响日本或美国的行为,这将意味着中国领土要求的权威性会逐步加强。日本和美国的地区影响力相对中国的地区影响力将会逐步削弱。这种预期不是没有道理的。中国划设防空识别区所要达成的目标可能要半个世纪或更长时间来实现。


文章认为,这一战略反映了中国人长期以来的一种倾向。中国人倾向于制订深思熟虑、考验耐心的长期战略。亨利·基辛格在他的新书中写道:“中国人强调敏锐、间接,以及耐心地积累相对优势。”防空识别区这一策略需要冒很多风险。它已经加剧了地区紧张局势,这是可以理解的。美国的反应和中国接下来作出的回应将进一步助推中国国内的民族主义火焰。这一点是错误的。


文章分析,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极端民族主义的外交政策也说明,日本民众正日益接受一种依赖修正式民族主义的政治叙事,这是不幸的。太平洋战争时期,极端民族主义彻底失去了市场,但是如今它已经作为一种势力回归日本。当澳大利亚总理托尼·阿博特认识到澳大利亚和日本共享的一些价值观时,人们不禁想知道,他是否领会了目前日本时局的本质。澳大利亚是世界上少数几个不直接涉足有关争端的国家。它本可以通过一些创造性的外交活动来缓解现有紧张局势。


文章认为,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朱莉·毕晓普介入之后,这种可能性就消失了,因为毕晓普的干预行为缺乏必要的敏锐性。中国的大胆举动的确加剧了紧张。澳大利亚有理由关切。但在2012年澳大利亚为什么没有作出类似反应呢?当时日本似乎也是单方面作出决定,对争议岛屿进行“国有化”。为什么澳大利亚没有对日本的这个决定表示不满呢?


文章称,依赖民族主义来配合各自国内政治背景意味着,目前外交还不是日本或中国一个可靠的治国工具。作为第三方的一个中等强国通过创造性外交来帮助解决问题似乎也不太可能。中国的战略将是保持耐心,不完全排除风险,并且旨在赢取一个非常漫长的游戏。


澳大利亚希望外交政策能让澳大利亚不局限于在一场较大的地缘战略游戏中扮演外交和军事的从属角色。也希望澳大利亚不要把注意力局限在中国表面看起来未理性考虑长远后果的“失策”上。


本文内容于 2013/12/12 13:42:35 被小编a6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