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什么样的人才可以称为“兄弟”?上过山,下过乡,扛过枪!!

当我看到部队打人的帖子后,很新鲜吗??我到是觉得怎么多年过去了没换招儿啊?我96年入伍的,新兵那会儿,那帖子提到的那些咱都玩儿过,还有些咱玩儿过的也都没见他提过!!个人觉得首先对当兵得有足够的认识和准备才能去,我那会说实在没多崇高的理想和抱负,当兵的动机很简单:自己过的太顺利了,在家也是独子,不想自己的生活被别人安排好了自己去走过场,所以要给自己找苦吃,于是就想到去部队。但在心理上是做过充足的准备的,就一条:只要在训练中不要哥的命,啥都是毛毛雨。在后来的训练过程中证明,这是最好的心理准备。在训练到抗不住的时候,在被班长“莫须有”惩罚的时候,我就会说给自己说:哥不活的好好的么?给大家讲个故事吧:

一次班长听错我说的一句话,误解了意思,(其实说误解是我一直在宽慰我自己,因为两地邻省,语言差别不是很大),既然是误解了嘛~~惩罚是必须的撒,班长手里拿个喝水的玻璃杯子,一下丢地上砸成玻璃碎渣,班长命令我分两堆扫到自己的床面前,并让我先做100个俯卧撑(拳头的),因为没熄灯,班长拉开我的被子盖在我身上让全班的兄弟打我,第一次班长下命令了,没人动手,班长就说啦:“不打他,就打你们”兄弟们无奈表示了几下,接着班长说到:“双脚放床沿上,双手曾拳头俯卧撑式,支撑于两堆碎玻璃上,时间30分钟”。接着看到的是:血顺着地势低洼走势越流越远!!全班的兄弟都哭了!!就在此时熄灯号也响了。我??还没到30分钟呢,而班长似乎心情特好,其他兄弟都不用做辅助训练安心睡觉!(这可是奢望啊,从来都是做辅助训练要到12点才可以睡的。)从大家的抽泣声中我知道其他兄弟都没睡,因为我还用拳头撑在碎玻璃堆上,终于听到班长喊起立了,又一道命令来了:XXX你一个人紧急集合!然后我麻溜的打好背包,装好用具,很忐忑的打了报告,为啥忐忑?因为背包没打紧,松的背包是不合格的,为啥打不紧?到不是手疼,手已经麻木了,还不疼!!是因为手上都是血,背包绳捏不住啊!不安的面向班长的床(班长已经睡了),只听见班长说:解散!松了口气,刚把被子打开,又听到班长说:XXX紧急集合!!心想:厉害啊你没检查就知道先(背包)没打好,说啥呢麻溜的打背包呗,这次打紧了 因为手上的血慢慢干了!!于是很放心的很有信心的打了报告!!在一声:解散,之后迅速的打开了被子,本以为可以睡觉了,紧接着又听到4个字:紧急集合!这下全班都动了。班长说到:其他人睡觉,XXX继续!当下蒙了没反应过来,楞住了没动作,于是又听到:XXX紧急集合!唉~~说啥呀?麻溜的打背包呗!!!就这样反复的折腾到凌晨2点钟,在班长的鼾声中我打完背包,在班长床前站了1个小时,班长依旧没醒估计是睡着了,其他兄弟也睡着了,唯一就班付一个没睡,(贵州贵阳的叫周子雄),他轻轻的喊我说:你站过来。睁着眼的就我跟他了,我走过去他把一半捂热的被子把我的双手包了起来,然后抱在怀里轻轻的抽泣,由于平时高强度体能训练,他也在抽泣声中睡着了。我轻轻的抽出双手,整个手背感觉绷的紧紧的,我知道是血凝固结的痂。我站着慢慢回味着整个过程,像一场噩梦一般。我想着这么难忘的遭遇怎么也得留下点什么吧!!于是我重新扣开结痂的伤口,让滚烫的血液重新沾满双掌(此值冬季双手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因为手是冰冷冰冷的。)于是将一双鲜红的血掌清晰的印在我床头的墙上。我把双手装进裤兜,麻木而平静的等待黎明的曙光升起,当起床号吹响的时候,班长很平静的对我说:解散,整理内务!而此时我的双手却已经从裤兜里拿不出来了,因为手背的伤口连着裤兜已经粘在一起,班付跑到厨房打了点热水帮我把手从裤兜里泡开,并承包了我的内务,此时我的手已经是大大的迷彩馒头状,我看着班付,说了声:谢谢!继续投入到当天的训练中去了!而那双血手印一直在那墙上挂了一个多星期,期间班长曾让我檫去,我没理会,在一次训练中班付悄悄回来檫了,但还是有2个印似乎在无力的控诉或者提醒着我什么。

新兵训练说白了是一个由“ 懵懂无知,自由散漫,团队意识和责任心淡薄”的状态向一个“兵样”的基本羽化过程。这个蜕变的过程是痛苦的,必须是由血汗泪水的交织所换来的。首先我不是赞成这种(打骂体罚的带兵方法),这也是我军三令五声所禁止的。当然不是所有人都适用于文治,个别同志也需要武力征服,不过话说这些需要用武力征服的同志,如果思想政治合格的话将来也可能是带兵的料! 那些思维敏捷,想法独特,大胆且具创造力的兄弟往往会被冠以(刺儿头),

过去的“烟熏,烟泡茶,站板凳脚,碗接汗水,顶装水的口杯,通宵的紧急集合,单杠吊腊肉,双杠撑菜鸟;排粪沟里摸石头,军姿3张纸3根针,眼泪要往外奔。”(本人不才~~就玩过这几项!!呵呵~~~相信大家也不陌生,没玩过也请大家补全哈)!当过兵的都知道这不是训练科目,是哥们儿犯错后惩罚项目!!挨打??除了被本班弟兄无奈的“表示”了一次外,以后没有挨过!可不是咱没用班长罚咱们,相反咱军事一点不含糊,除5公里在班里跑不过一个云南的兄弟(李中华)外,其他咱在班里是NO:1;新兵连队列示范班咱是排头兵,没吹牛哈!下连队后营长在每个连队选两个军事最好的兵,成立《应急小分队》不是应付领导检查的,98年以前的老兵应该都知道是干什么的。很“不幸”咱也入选了。我讲上面的小故事并非是抱怨什么,我只想说在超常的忍耐力下,潜力就会超常发挥出来。我入伍时净身高1.72,净体重99市斤,严格说不够重,偷偷喝了几瓶水,再去试才通过。按身体条件来说,如果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和班长“特殊”照顾,我的军事素质也不可能会提高。

以此浅薄经历,心血来潮与大家饭后分享下!

退伍十多年唯有一人自今挂念中,在此将他介绍下若本人能看到当然最好,也请众兄弟老兵些有线索的加我好友,鞠躬谢过先!! 李忠诚,(络腮胡)四川省都江堰籍,96年12月入伍,99年12月退伍,56030部队142分队(曾经的番号)曾经驻地:重庆市沙坪坝区杨公桥。512地震后情况不详了。其他兄弟都找到了等你归建。QQ:296110035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