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小说《金瓶梅》的作者“不尊重女性”


浅谈小说《金瓶梅》的作者“不尊重女性”


摘自《商江赞美金瓶梅》第AS页—第SD页 (尚未出版发行)


[讨论稿,待修改完善]


提要:男女平等,是指男女*在婚姻家庭关系中,享有同等的权利,负担同等的义务。男权主义,是指一个主要以男性经验为来源与动机的社会理论与政治运动。在对社会关系进行批判之外,许多男性主义的支持者也着重于性别不平等的分析以及推动男性的权利、利益与议题。

关键词:小说《金瓶梅》; 作者; 不尊重女性;


2009年06月11日,《人民政协报》[毛泽东评《金瓶梅》:不可不看 但污辱妇女不好]:成书于明代隆庆至万历年间的《金瓶梅》,是中国第一部长篇社会世情小说。它借小说《水浒传》中描写西门庆与潘金莲的故事,把故事引申开来,写的完全是市井平民生活,详细刻画了官僚、恶霸、富商三位一体的封建恶势力代表西门庆由发迹到暴亡的罪恶生活历程,明写宋代,实为作者所处的明朝“当代史”,深刻揭露了明代后期黑暗腐朽的政治和社会现实。

毛泽东酷爱读书喜发议论,他曾先后五次评价过《金瓶梅》。第四次是在1961年。毛泽东1961年12月20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各大区第一书记会议上说:“中国小说写社会历史的只有三部:《红楼梦》、《聊斋志异》、《金瓶梅》。你们看过《金瓶梅》没有?我推荐你们看一看,这本书写了明朝的真正的历史。暴露了封建统治,暴露了统治和被压迫的矛盾,也有一部分很仔细。《金瓶梅》是《红楼梦》的祖宗,没有《金瓶梅》就写不出《红楼梦》。《红楼梦》写的是很仔细很精细的历史。但是,《金瓶梅》的作者不尊重女性。”


下面,从六个方面浅谈小说《金瓶梅》的作者不尊重女性,受篇幅所限,每个题目下仅举两例,或许不够恰当。


第一、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妇女失去童年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女孩早婚。

《金瓶梅》第一回《西门庆热结十弟兄 武二郎冷遇亲哥嫂》:话说大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间,山东省东平府清河县中,有一个风流子弟,生得状貌魁梧,性情潇洒,饶有几贯家资,年纪二十六七。这人复姓西门,单讳一个庆字。这西门大官人先头浑家陈氏早逝,身边只生得一个女儿,叫做西门大姐,就许与东京八十万禁军杨提督的亲家陈洪的儿子陈敬济为室,尚未过门。

《金瓶梅》第八回《盼情郎佳人占鬼卦 烧夫灵和尚听淫声》:又遇陈宅使文嫂儿来通信,六月十二日就要娶大姐过门。西门庆促忙促急攒造不出床来,就把孟玉楼陪来的一张南京描金彩漆拔步床陪了大姐。

《金瓶梅》第三十七回《冯妈妈说嫁韩爱姐 西门庆包占王六儿》:过两日,西门庆正在前厅坐的,忽见冯妈妈来回话,拿了帖儿与西门庆瞧,上写着“韩氏,女命,年十五岁,五月初五日子时生”。西门庆问县里讨了四名快手,又拨了两名排军,执袋弓箭随身。来保、韩道国雇了四乘头口,紧紧保定车辆暖轿,送上东京去了,不题。


第二、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妇女失去贞洁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女孩被收用。

《金瓶梅》第一回《西门庆热结十弟兄 武二郎冷遇亲哥嫂》:这潘金莲却是南门外潘裁的女儿,排行六姐。因他自幼生得有些姿色,缠得一双好小脚儿,所以就叫金莲。他父亲死了,做娘的度日不过,从九岁卖在王招宣府里,习学弹唱,闲常又教他读书写字。到十五岁的时节,王招宣死了,潘妈妈争将出来,三十两银子转卖于张大户家,长成一十八岁,出落的脸衬桃花,眉弯新月。张大户每要收他,只碍主家婆厉害,不得到手。一日主家婆邻家赴席不在,大户暗把金莲唤至房中,遂收用了。

《金瓶梅》第十回《义士充配孟州道 妻妾玩赏芙蓉亭》:因说起:“隔壁花二哥房里到有两个好丫头,今日送花来的是小丫头。还有一个也有春梅年纪,也是花二哥收用过了。但见他娘在门首站立,他跟出来,却是生得好模样儿。谁知这花二哥年纪小小的,房里恁般用人!”妇人听了,瞅了他一眼,说道:“怪行货子,我不好骂你,你心里要收这个丫头,收他便了,如何远打周折,指山说磨,拿人家来比奴。奴不是那样人,他又不是我的丫头!既然如此,明日我往后边坐一回,腾个空儿,你自在房中叫他来,收他便了。”到次日,果然妇人往孟玉楼房中坐了。西门庆叫春梅到房中,收用了这妮子。


第三、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妇女失去配偶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妇女丧偶。

《金瓶梅》第二回《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西门庆道:“干娘,如何叫做杂趁?”王婆笑道:“老身自从三十六岁没了老公,丢下这个小厮,没得过日子。迎头儿跟着人说媒,次后揽人家些衣服卖,又与人家抱腰收小的,闲常也会作牵头,做马百六,也会针灸看病。”

《金瓶梅》第七回《薛媒婆说娶孟三儿 杨姑娘气骂张四舅》:薛嫂道:“相看到不打紧。我且和你老人家计议:如今他家一家子,只是姑娘大。虽是他娘舅张四,山核桃──差着一槅哩。这婆子原嫁与北边半边街徐公公房子里住的孙歪头。歪头死了,这婆子守寡了三四十年,男花女花都无,只靠侄男侄女养活。大官人只倒在他身上求他。这婆子爱的是钱财,明知侄儿媳妇有东西,随问什么人家他也不管,只指望要几两银子。大官人家里有的是那嚣段子,拿一段,买上一担礼物,明日亲去见他,再许他几两银子,一拳打倒他。随问旁边有人说话,这婆子一力张主,谁敢怎的!”


第四、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妇女失去理智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妇女失态。

《金瓶梅》第十九回《草里蛇逻打蒋竹山 李瓶儿情感西门庆》:看看说的西门庆怒气消下些来了。又问道:“淫妇你过来,我问你,我比蒋太医那厮谁强?”妇人道:“他拿甚么来比你!你是个天,他是块砖;你在三十三天之上,他在九十九地之下。休说你这等为人上之人,只你每日吃用稀奇之物,他在世几百年还没曾看见哩!他拿甚么来比你!莫要说他,就是花子虚在日,若是比得上你时,奴也不恁般贪你了。你就是医奴的药一般,一经你手,教奴没日没夜只是想你。”

《金瓶梅》第六十八回《应伯爵戏衔玉臂 玳安儿密访蜂媒》:郑爱月道:“王三官娘林太太,今年不上四十岁,生的好不乔样!描眉画眼,打扮的狐狸也似。他儿子镇日在院里,他专在家,只寻外遇。假托在姑姑庵里打斋,但去,就在说媒的文嫂儿家落脚。文嫂儿单管与他做牵头,只说好风月。我说与爹,到明日遇他遇儿也不难。西门庆道:“我猜不着,端的是谁?”爱月儿道:“教爹得知了罢:原是梳笼我的一个南人。他一年来此做买卖两遭,正经他在里边歇不的一两夜,倒只在外边常和人家偷猫递狗,干此勾当。”


第五、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妇女失去尊严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妇女卖身。

《金瓶梅》第二十回《傻帮闲趋奉闹华筵 痴子弟争锋毁花院》:光阴似箭,不觉又是十一月下旬。西门庆在常峙节家会茶散的早,未掌灯就起身,同应伯爵、谢希大、祝实念三个并马而行。刚出了门,只见天上彤云密布,又早纷纷扬扬飘下一天雪花来。应伯爵便道:“哥,咱这时候就家去,家里也不收。我每许久不曾进里边看看桂姐,今日趁着落雪,只当孟浩然踏雪寻梅,望他望去。”祝实念道:“应二哥说的是。你每月风雨不阻,出二十银子包钱包着他,你不去,落的他自在。”西门庆吃三人你一言我一句,说的把马迳往东街勾栏来了。

《金瓶梅》第六十八回《应伯爵戏衔玉臂 玳安儿密访蜂媒》:西门庆听了,见粉头所事,合着他的板眼,亦发欢喜,说:“我儿,你既贴恋我心,我每月送三十两银子与你妈盘缠,也不消接人了。我遇闲就来。”爱月儿道:“爹,你若有我心时,甚么三十两二十两,随着掠几两银子与妈,我自恁懒待留人,只是伺候爹罢了。”西门庆道:“甚么话!我决然送三十两银子来。”说毕,两个上床交欢。


第六、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妇女失去生命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妇女亡魂。

《金瓶梅》第八十七回《王婆子贪财忘祸 武都头杀嫂祭兄》:那妇人(潘金莲)见势头不好,才待大叫。被武松向炉内挝了一把香灰,塞在他口,就叫不出来了。然后劈脑揪番在地。那妇人挣扎,把鬏髻簪环都滚落了。武松恐怕他挣扎,先用油靴只顾踢他肋肢,后用两只手去摊开他胸脯,说时迟,那时快,把刀子去妇人白馥馥心窝内只一剜,剜了个血窟窿,那鲜血就冒出来。那妇人就星眸半闪,两只脚只顾登踏。武松口噙着刀子,双手去斡开他胸脯,扎乞的一声,把心肝五脏生扯下来,血沥沥供养在灵前。后方一刀割下头来,血流满地。迎儿小女在旁看见,唬的只掩了脸。武松这汉子端的好狠也。可怜这妇人,正是三寸气在千般用,一日无常万事休。亡年三十二岁。

《金瓶梅》第一百回《韩爱姐路遇二捣鬼 普静师幻度孝哥儿》:这春梅在内颐养之余,淫情愈盛。常留周义在香阁中,镇日不出。朝来暮往,淫欲无度,生出骨蒸痨病症。逐日吃药,减了饮食,消了精神,体瘦如柴,而贪淫不已。一日,过了他生辰,到六月伏暑天气,早辰晏起,不料他搂着周义在床上,一泄之后,鼻口皆出凉气,淫津流下一洼口,就鸣呼哀哉,死在周义身上。亡年二十九岁。


读完以上文字,掩卷思考。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妇女丧失了最宝贵的东西。由此得出结论,小说《金瓶梅》的作者不尊重女性。小说反映的是社会现实生活。可以说,小说《金瓶梅》所反映的那个年代不尊重女性。造成女性悲剧的不是小说作者,而是封建社会制度。

1993年第01期《明清小说研究》发表陈建生的文章[女性的悲惨世界——再论《金瓶梅》人物性格系统]:一部《金瓶梅词话》,正是通过西门庆家庭的兴衰史,揭示封建社会的黑暗腐朽和不可逆转的覆亡。它的最大成功之处,就在于以史诗般的笔触,把金瓶梅世界中众多人物的命运与这个家庭的兴衰联系在一起,而家庭的兴衰又是置于北宋王朝在外族入侵下面临全面崩溃的历史背景之下。在家庭衰败和整个社会崩溃的过程中,《金瓶梅》的主要人物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尤其是处于社会下层的女性,更是在饱经摧残之后,最终成为封建家庭和封建礼教的牺牲品。孤立地去看待《金瓶梅》中众多的女性形象,读者会产生或同情、或鄙视、或惋惜、或痛恨等等不同的审美心理。可是,如果把《金瓶梅》中的女性形象看作具有某种内在联系的性格系统,就会得到更多的美学享受,从中看出更加丰富的社会内容。

1993年04期《贵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发表贵州大学中文系林树明的文章[试析《金瓶梅词话》的男权价值倚重]:[摘要]:随着国内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兴起,一些论者对《金瓶梅》的性别价值倾向作了充分的肯定。本文剖析了《金瓶梅词话》的男性中心主义叙事立场,特别对作品中的*性态作了重点评述,从而认为,从性别价值视角看、该作品没有*相互尊重、理解的情感可言,更遑论叙事者对女性价值的揄扬,是一部男权价值倾向十分显豁的古典小说,只有剔除其糟粕,才能成为于今日的文化建设事业有利的文学遗产。

1998年01期 《徐州师范大学学报》发表徐州师范大学校史办孔繁华的文章 [《金瓶梅》与古代妇女命运的观照]:[摘要]:《金瓶梅》这部世情小说,像一面镜子照出了中国古代妇女的命运。本文从贤妻良母、妻正妾偏、再嫁不贞、红颜薄命、守节等封建伦理对妇女的桎梏入手,对《金瓶梅》这部世情小说重新重进了读解。

2001年04期《长春师范学院学报》发表东北师范大学中文系刘孝严的文章[《金瓶梅》中世俗女性的时代特征]:[摘要]:《金瓶梅》中的世俗女性的思想性格和命运遭际反映了明代中后期现实新旧交杂的时代特点。她们虽属于封建时代的芸芸众生,都表现了早期市民个性解放的要求。她们虽然缺乏理想道德之美,但却具有不可忽视的认识价值和美学价值。

2001年04期《西北第二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发表西北第二民族学院中文系王引萍的文章 [试析《金瓶梅》中女性形象的塑造]:[摘要]:本文从形象的整体、形象之间的相互关系出发,分析论证了古典小说《金瓶梅》女性形象塑造的倾向及原因。笔者认为,《金瓶梅》在女性的描写对象上,倾向于塑造市井女性;受制于作者笑笑生作为男人的性别意识和作家表现审美理想的需要,迎合市民阶层的审美趣味等,《金瓶梅》中的女性形象有着“类型化”的特点。

2004年04期《江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发表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曾军的文章[妻妾成群中的人性抉择——试论《金瓶梅》对男性精神世界变异的反思及其意义]:[摘要]:《金瓶梅》的作者借一个大家庭,来表现自己对衰世中人尤其是男性的精神状况的反思。书中描写的男权世界里的这些女性,只是作为男性精神世界的不同组成部分的一种象征,并不具有独立存在的意义。她们分别代表着人心的“理、欲、情、意、气”,其冲突实质上是人的内心各种欲望的斗争。其斗争的结果也反映了在这样一个特定的时代里人的精神命运的走向。

2006年第21期《乐山师范学院学报》发表西华师范大学文学院祝东、畅运合的文章[男权统治下文本的说教性和权威性——对《金瓶梅》的男权意识批判之一]:摘要:《金瓶梅》一书是为了挽救和维护明代日益堕落的父权统治而产生的,其文本充满了说教性和欺骗性,体现了父权统治的威严。有鉴于此,笔者试图从女性主义的角度对这部为传统文学批评研究得烂熟的作品重新审视,揭示深藏其文本之下的男权意识。

2008年09期《语文学刊》发表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李钢 、内蒙古工业大学管理学院陶玲的文章 [对《金瓶梅》女性形象折射出的女权意识的分析]:[摘要]:《金瓶梅》里的女性敢于在男权社会为了物质官能享受而离经叛道。她们的“恶”和“欲”是女权意识的前卫体现,是对男权社会的挑战。本文从社会风气人文思潮的角度来解构书里的女性所负载的女权意识。

2010年第24期《魅力中国》发表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孙洁、孙天才的文章[浅析《金瓶梅》中男权社会的畸形状态]:摘要:《金瓶梅》描述明代中叶封建体制逐步瓦解和资本主义开始萌芽的时期,社会中新文化与旧体制相融合时发生的矛盾与冲突。这种新旧交替产生的裂变使得整个社会的男女关系处于畸形状态。传统封建礼教失去约束力,妇女在罪恶的男权社会中遭受着更为悲惨的命运。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教育学者。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有的论坛把“金瓶梅”三个字换成了三个*。整个文章多出被“打了马赛克”,“云山雾罩”,像街头小广告“秃疮“似的。文章是被篡改了还是被阉割了?文章是被践踏了还是被蹂躏了?面目全非,百孔千疮,遍体鳞伤,莫名其妙。更有甚者,个别论坛对待“金瓶梅”三个字,如临大敌,像躲瘟疫似的。说是“有敏感词”,怀疑裹挟“不良信息”,要“审核”。草木皆兵。有这个必要吗?

借接受“审核”的机会,我多说几句。

我纳闷,“金瓶梅”三个字都是中国字典上的合法用字,“金瓶梅”三个字组成一个书名。小说《金瓶梅》是合法出版物,是小说《红楼梦》的祖宗。“金瓶梅”三个字何罪之有?你屏蔽拦截“金瓶梅”三个字依据的是啥?图的是个啥?谁让你这么干的?起的是啥作用?徒劳无益。造成多么恶劣的社会影响?历史上的笑柄,荒谬绝伦,匪夷所思。

个别人授意(指使)设计软件屏蔽拦截“金瓶梅”三个字,是弱智痴呆或是鲁莽蛮干?是愚昧野蛮还是偏执癫狂?

可以明确指出,小说《金瓶梅》不属于“淫秽”书刊,不必敌视或仇视,也不要轻视或蔑视。

希望全国所有论坛博客不再用软件屏蔽拦截“金瓶梅”三个字,恢复常人应有的理智。

应当尽快使“金瓶梅”三个字在全国各地网络媒体上畅通无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