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心动魄——1974西沙海战

复我疆土 收藏 2 60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74 ,是一个遥远的年代,对于当年的那场惊心动魄的海战多数民众所知甚少.

1973年8月底,南越军队已侵占了中国南沙、西沙群岛的6个岛屿,并于9月宣布,将南沙群岛中的南威、太平等10余个岛屿划归其福绥省管辖。1973年11月,南越军队在西沙海域野蛮地撞毁了中国南海渔业公司的捕鱼船,把中国渔民抓到南越岘港进行严刑逼供,强迫渔民承认西沙群岛是南越领土.1974年1月11日,南越当局居然公布地图,把我西沙群岛全部划归它的版图,还反诬中国侵占了他们的宣德群岛。中国外交部立即发表声明,再次重申南沙、西沙、中沙、东沙群岛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这些岛屿拥有主权。南越西贡当局置中国政府的警告于不顾,于1月15日至18日悍然派“李常杰”号、“陈平重”号、“陈庆瑜”号和护航舰“怒涛”号相继侵入西沙永乐群岛海域,向在这里从事生产的中国南海渔业公司的渔轮402号、407号疯狂进行挑衅,向飘扬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的甘泉岛开炮,打死打伤中国渔民和民兵多人,并相继占领了金银岛、甘泉岛.

1月18日深夜,风高浪急。决心与中国海军一较高低的南越海军,增派护航舰“怒涛”号赶到永乐群岛海域,与先期入侵的“陈庆瑜”、“李常杰”、“陈平重”3艘驱逐舰会合。1月19日清晨,与中国海军对峙了整天的南越海军,决心以军舰的优势,一举吃掉在装备上处于劣势的中国海军巡逻舰艇,进而强占永乐群岛。“李常杰”与“怒涛”号率先拉开了海战态势。两舰从广金岛以北海面接近中国海军编队;而“陈庆瑜”号和“陈平重”号两舰则从羚羊礁以南外海向琛航、广金两岛靠近……

从装备上看,南越海军的这3艘驱逐舰和1艘护航舰,大的为1770吨,小的也有650吨,总吨位为6000多吨,舰上共装有127毫米以下口径火炮50门。而中国海军舰艇编队的4艘舰艇,最大的才570吨,比对方最小的还少80吨,而小的只有300吨,总吨位加起来只不过1760吨,还不足对方最大的一艘舰只的吨位。此外,我方4艘舰艇仅装备有85毫米口径火炮16门,其中大部分还是双管小口径火炮,装备实力悬殊极大。

海上上演短兵相接

整场海战基本上是2对2的较量。在广金岛东南方的271编队与“陈庆瑜”号、“陈平重”号是双方的主力,所以不约而同地采用了“擒贼先擒王”的战法,可是双方都出现判断错误。据越方近年来公布的档案,由于18日何文锷的到达,越军将旗舰由“陈庆瑜”号改为“陈平重”号,我方不知,所有火力都集中在“陈庆瑜”号上;而越方则认为我方殿后的274为指挥舰,因此第一排炮火正是朝着其指挥台扫了过来,政委冯松柏不幸中弹牺牲。 我方的两舰,充分利用目标小、航速快的特点,敢于打接近战。我方的小型速射炮不停地向敌舰倾泻弹雨,没有装甲的“陈庆瑜”号很快就烈火熊熊,双方射击距离从1000米打到300米。此时,274号的电舵突然发生故障,眼看着失去控制的小艇径直往“陈庆瑜”号和“陈平重”号交叉火网中冲。在千钧一发之机,艇长李福祥镇定地下令转用人力舵,并从指挥台跃到甲板上,站在机舱口大声命令主机班全速倒车,用口令和手势顽强指挥作战。同时,主炮班长王俊民指挥火炮向迎面扑来的敌“陈庆瑜”号猛烈开火,敌舰支持不住,扭头就逃。274艇又转过炮口,向赶来支援的“陈平重”号连续轰击。装填手李如意一口气接连装填了180多发炮弹,打哑了“陈平重”号的后主炮。 战斗转向礁湖内侧,厮杀更为壮烈,在布满珊瑚礁的狭窄范围内作战,没有机动作战的余地,狭路相逢勇者胜,于是396、389两舰集中火力攻击“李常杰”号。在此,南越军在编制上吃了亏,“怒涛”号原是一艘扫雷舰,最高航速只有14节,难与“李常杰”号保持协同。所以,双方一交火,“怒涛”号只能暂时先对广金岛炮击,徒然看着“李常杰”号被我军集中攻击而无法进行支援。 396、389两舰一边逼近,一边将炮弹如暴雨般倾泻在“李常杰”号上。l发127毫米炮弹从水面下击中了“李常杰”号,直贯轮机舱,但是没有爆炸。 此时,“怒涛”号赶了上来,并从背后向我编队射击。局势瞬间变化,遭到敌方两面夹攻的389号多处中弹起火。尽管中弹累累,389号还是紧逼敌舰,战士们情急之下抄起火箭筒,端起冲锋枪,甩起手榴弹就是一阵猛打---来了场海战史上罕见的“海上拼刺刀”,好一场惊心动魄的接舷战!“怒涛”号的舰长魏少校就在这海上白刃战中丧了命。 这时,“李常杰”号返回礁湖,准备营救“怒涛”号。389号炮弹打光了,肖德万舰长下令装填深水炸弹,决心与敌舰同归于尽。而“怒涛”号上接替指挥的阮上尉想拼足力气撞击389号的尾部。就在这危急时刻,396号转舵迎上前去,奋力敌住“李常杰”号,掩护389号脱离险境。“李常杰”号刚有所恢复,不料再遭痛击,只得朝西北方撤离。

敌舰沉没我方完胜

11时49分,我方生力军猎潜艇第74大队投入战场。南越舰队以为是大部队(在“陈庆瑜”号舰长武中校的回忆里,竟认为中国出动42艘军舰和2艘潜艇),在12时掉头撤离。“怒涛”号本身航速慢,加上受创,无法跟上逃离的同伴。12时12分,刚刚到达的第74大队接到了攻击命令,281艇便全速上前,向“怒涛”号猛烈射击,于14时52分在羚羊礁以南将其击沉。在我军付出18人阵亡、67人负伤的代价后,西沙海战以我方胜利而告终。海战结束后,我军乘胜登陆作战,从南越军队手中夺回被占三岛。在收复甘泉岛、珊瑚岛及金银岛三岛登陆作战中,中国部队和民兵俘虏南越军队范文鸿少校等官兵48人,美国驻南越岘港领事馆联络官科什也当了中国军民的阶下囚。此役给南越军队以沉重打击,捍卫了中国南海主权,取得了海上自卫反击作战的经验。 这场胜利使我方认识到在这广袤的“蓝水”南海里还有着不容侵犯的主权和利益;正由于这场海战,建立我海军在远离大陆作战的信心,逐步调整部署,战后榆林基地马上得到2艘护卫舰的增援。可以说,从那时起,南海才映入我海军战略发展的视野里来。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西沙海战正是我国海军迈向“蓝海”的第一步。

谁打响的第一枪

西沙海战之后,中国和南越两方面,自然是互相指责对方首先入侵,对方打的第一枪,这个争论的声音,可以说到今天都还没有平息,但是似乎是可以停息了,因为我们看到了一个证据,那就是当年南越海军的指挥官何文锷,他写的回忆录,1999年在美国,这个何文锷的回忆录出版。在这本书里他是写得分明,他写道就是在1月19号那天早上,他从南越的4号舰、5号舰派出40多个人,分别登陆琛航岛和广金岛,其中在登陆广金岛的人员当中,有一个叫黎文东的中尉,先向中方开了第一枪。当然向中国开第一枪的人,没好果子吃,说他马上就被中国的守岛民兵给击毙了。然后还有一个叫杜繁荣的中尉,他又开一枪,结果杜繁荣中尉也被我民兵击毙,这是何文锷指挥官,自己在这多年之后的回忆录里写明的。

毛泽东决策的最后一战

毛泽东一生曾指导指挥过许多战争。他所缔造和统帅的军队,用落后的武器装备战胜了国内外强大敌人,成为一支战无不胜、无坚不摧的人民武装。1974 年,毛泽东已81岁高龄。此时尽管他身体欠佳,但其头脑却依然清醒、睿智,并顽强关注着国家、民族利益及领土主权的完整。这一年,在毛泽东的决策、指导下,我军在西沙海域发起了一场规模不大但意义非凡的海上自卫反击战。这一战,不仅是中国海军舰艇部队第一次对外作战,也是毛泽东一生中决策的最后一仗。


本文内容于 2013/12/8 20:33:46 被zhuminjie001编辑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