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嫖幼?破处?你们还能更无耻吗?


莫然:嫖幼?破处?你们还能更无耻吗?

云南大关禽兽主任奸淫四岁女童的事件,终于被司法精英们勇敢地画上句号,法律又一次被他们成功地强奸,相信未来这类事件将层出不穷。

“奸淫不满14岁未成年少女,构成强奸罪,判有期徒刑8年”,文字上看4岁与“不满14周岁”并不矛盾,可它们是一回事吗?奸淫摧残身心俱幼的4岁女童,是何等的惨无人道,是何等的禽兽不如,与“奸淫不满14周岁少女”有毛关系?

“奸淫不满14周岁未成年少女”,这在其他大多数时候精英们唯恐避之而不及,如今倒成了拯救同类的救命稻草。他们故意混淆4岁与14岁的年龄概念,玩弄法律文字游戏,化腐朽为神奇,把禽兽官人从最危险的边缘拉回来,硬生生把罪大恶极的凌迟死罪变成了普通的强奸罪。

中国近几十年来之种种怪现状,归根结底就是私欲膨胀的精英们在作怪。现如今,有钱人热衷嫖幼,当官的热衷破处。热衷于破处的正负处们以迷信思想作幌子,将升官发财与淫乐绑架到一起,制造潜规则的由头。为了这些有钱有势的人,即便是“奸淫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少女”,法律精英们也偏偏硬生解读出“嫖宿幼女”的一条例外,设置一道防火墙,从法律层面为达官显贵们留有冒险偷腥的余地。法律在精英们眼中不过是女人的卫生巾,需要用的时候用一下,用完便扔。

这就是我们的精英,人类有史以来最卑鄙无耻的一群人。一个民族拥有这样的精英,何愁不落败。一个国家拥有这样的精英,何愁不亡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