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日本“毒气岛” 所产毒气能够毁灭全日本

游击散仙 收藏 1 397
导读:风景美丽的大久野岛曾经是一个在日本地图上“消失”的岛,当地人称之为“毒气岛”。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日本在这里秘密研究生产毒气.日本在二战期间生产了一万多吨毒气,近九成是出自这里。在中国进行毒气战使用的毒气都是从大久野岛通过海船运到大连,再由大连分配到中国各地战场的。   大久野岛本来是一个散布着农田和民居的和平小岛.与日本军方的联系始于19世纪末。甲午战争后,日军“为保卫广岛和吴港”,在大久野岛上修建了16处炮台。1927年,日军开始在岛上建立毒气加工厂,1929年投产。知情人说,为了掩盖制造毒

风景美丽的大久野岛曾经是一个在日本地图上“消失”的岛,当地人称之为“毒气岛”。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日本在这里秘密研究生产毒气.日本在二战期间生产了一万多吨毒气,近九成是出自这里。在中国进行毒气战使用的毒气都是从大久野岛通过海船运到大连,再由大连分配到中国各地战场的。

大久野岛本来是一个散布着农田和民居的和平小岛.与日本军方的联系始于19世纪末。甲午战争后,日军“为保卫广岛和吴港”,在大久野岛上修建了16处炮台。1927年,日军开始在岛上建立毒气加工厂,1929年投产。知情人说,为了掩盖制造毒气的罪恶行径,当时采取了极严格的保密措施,岛上实行24小时警戒,“车子经过都要掩上窗户”,大久野岛从此成了“从日本地图上消失”的地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25年的日内瓦议定书禁止在战争使用化学武器,但容许生产及存有。1929年,日本军部决定在大久野岛建立“东京第二陆军造兵厂忠海制造所”,制造被称为“毒气”的高危险性化学武器,。主要两个生产地方是位于岛西北面的长浦工场地带及三轩屋工场地带,建有发电设施、材料及制造仓库。该岛实为世界规模第一的化武生产基地。

由于毒气工场涉及军事机密,当时日本的地图上大久野岛一直是空白。当时生产的毒气分为四类:芥子毒气、路易斯毒气、胡椒气体及催泪气体。侵华战争开始后,工厂规模迅速扩大,最多时达5000人,基本上从附近地区的居民中招募,装备日本军队的所有化学毒剂都可以在这里生产。

到1945年,在这里制造的化学毒剂占当时日本所有化学毒剂生产量的近90%。这一工厂对外极端保密,即使在日本也极少为人所知。战争期间,连日本的地图也将这一海岛隐去,所以大久野岛后来被称为是“地图上看不到的岛屿”。

直到1945年战败,大久野岛16年内都是日本的毒气生产基地,1937年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最高峰时有7000人在岛上工作,最高年产1200吨。有统计说,大久野岛的毒剂生产总量为6616吨,其中一半被运到国外投入战争,包括芥子气在内的致死性毒剂大量运往中国。

二战结束后大久野岛及周边地区遗留约3240吨毒剂和16000发毒气弹,这“相当于全世界的人都能致死的量”。战后在美军指挥下用一年时间做了清理,或投弃海洋,或进行燃烧或就地掩埋。

据曾参与过销毁毒剂的美军士兵笔记所写,当时投入海洋的毒液1845吨、毒液罐7447个、催泪剂和喷嚏剂1万多罐,60千克的毒气弹13272 个。另外,烧掉和就地掩埋的毒气弹达65万多个。

如今如今已经没有固定居民,被辟为公众休闲游览地。或许由于地处偏僻,游人并不多。但就是在这个如今一派平静祥和的岛屿上,依然遗留着不少令人触目惊心的当年痕迹。

在小岛西北端,依山而建的巨大的化学毒剂储藏设施--长浦毒气库,可容六个百吨规模的大型毒剂罐。如今虽已残败不堪,却依然可以清晰看出当年美军销毁此处化武时火焰喷射器留下的焦黑痕迹。遗址前一块醒目的白色木牌,赫然写着“危险,禁止入内”的字样。

整个岛屿被堵塞的防空洞系统都不能随意打开,里面至今还存放着多少毒剂谁也说不清。不过,不远处的“毒气资料馆”较系统介绍了“毒气岛”的历史。该馆是80年代由毒气受害者出资修建的,每年有4万多人前来参观,成为一处“学习历史的和平场所”。

模仿当年库房样式建起的“毒气资料馆”内,陈列着大量当年留存的历史证物,如造型复杂的化武制剂冷却过滤装置、陶铅合制的各款化武容器、作业员工用的防毒护具、化武制剂储存罐“红桶”等。

录像室内播放的专题资料显示:到二战后期,这里化武制剂产量猛增,仅芥子气的年产量就达到四百多吨。主要被用于对华侵略战争,至少使用了两千多次,造成数万人伤亡。而侵华日军战后在中国境内遗弃的数以百万计的大量化武,至今仍在不断造成危害。

有统计说,二战期间,日本总共发动过2000多次毒气战,直接造成10万多人死亡。有研究者估算,“毒气岛”开业十多年间累计制造的各类化武制剂,其总杀伤力足够涵盖当时的整个世界人口。

96年,日本环境厅对“毒气岛”做查时发现,当地土壤中含有大量砷化物,污染浓度最大达正常值的470倍。政府被迫将受污染的土壤挖出,送到秋田清理,岛上最严重的地方曾经深挖6米处理。大久野岛的地下水至今不能饮用,完全靠从岛外输送。在修建海水浴场和防波堤时,发生过多起芥子气和氢氰酸中毒事件,证明岛上及近海地区仍然残留着糜烂性毒气。

如今已年近八旬的藤本老人14岁起进入毒气厂工作过3年多。藤本说,战争期间自己虽然没有去中国,但也是加害者,感到惭愧。他说当年参与制造毒剂的人差不多都有后遗症,最多的是支气管炎,患癌症、胃病、肺病的人比正常人群要高4倍。

04年8月,藤本访问了中国,现身说法揭露日军暴行。他们见到了当年毒气战幸存者李庆祥,藤本紧握着他的手谢罪:“我制造了毒气,我有罪!”而在那场毒气战中失去弟弟妹妹的李庆祥却平静地答道:“侵略是铁的事实,但日本人民也是受欺骗走上战场的,让我们一起尊重史实、争取和平吧!”

战争终结后,大久野岛长时间都是个无人岛。在研究设施内实验用的兔子在温暖及没有天敌的良好条件下繁殖,成为岛上唯一的居住者。其后国民休暇村及大久野岛毒气资料馆的启用,令岛上的兔子成为了特色之一。

岛上居住了约300多只兔子,因为大久野岛亦被称为兔岛,每年约有10万名游客到访这个“兔子的乐园”。为保护岛上兔子,禁止带同犬只到访该岛。大久野岛可以说是兔子天堂,到处可见野生兔子,每年吸引大批游客,带着红萝卜及蔬菜喂饲兔子,度过快乐时光。


本文内容于 2013/12/8 8:33:36 被小编a33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