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的命运

逐客令588 收藏 2 360
导读:我是一名刺客,杀人是我使命,被杀是我的命运。 在我们这个时代,这是实现自我价值的最快途径。我本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农夫,这场刺杀将令我声名大噪。因为,因为我杀的人是一位国君。 在这个遍布杀手的时代,有多少人眼红我的这次机会。我并不是所有杀手中最好的一位,但我却是最冷静的一个,并且我有一个最擅长谋划的经纪人。他叫伍子胥,就是他把我推荐给公子光,这无论对于我还是他都是人生的一大转折。 与伍子胥的相遇很普通。那日我与往常一样背着剑,走在吴国的大街上。伍子胥从另一头走来,他的眼睛四处张望,好象在寻找什

我是一名刺客,杀人是我使命,被杀是我的命运。

在我们这个时代,这是实现自我价值的最快途径。我本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农夫,这场刺杀将令我声名大噪。因为,因为我杀的人是一位国君。

在这个遍布杀手的时代,有多少人眼红我的这次机会。我并不是所有杀手中最好的一位,但我却是最冷静的一个,并且我有一个最擅长谋划的经纪人。他叫伍子胥,就是他把我推荐给公子光,这无论对于我还是他都是人生的一大转折。

与伍子胥的相遇很普通。那日我与往常一样背着剑,走在吴国的大街上。伍子胥从另一头走来,他的眼睛四处张望,好象在寻找什么。当我走过他身边时,他停住脚步,用鼻子使劲地嗅着,大概我周身的气流与别人不同吧。他说:“壮士,站住!”我就停下了脚步。后来他请我去一五星级酒店喝酒,问了我的家庭状况与个人简历,我就老老实实地回答了。我这人别的没怎样,就人挺真诚。伍子胥挺满意我,夸赞了我几句。他对我说:“想成名吗?”我当然想,我从家乡出来就为了成为一个有名的剑客或者刺客。我们谈了很多,伍子胥告诉我要去做件大事,如果成功,我将名声大噪,我将得到很多很多钱,我的子孙将当上大官。所有的代价就是我的生命,我答应了。我觉得值得,人活着为了什么呢,难道不是为了荣誉吗?我活着就是为了成为一个有名的剑客或者刺客。

伍子胥很有钱,天知道他那些钱是哪来的。他对我说他是某国的王公之后。我对此半信半疑。他还真有很多贵族的派头,他常年住在五星级酒店,穿名牌衣衫,出入都坐豪华的车子,不过他好象老郁郁不乐似的。他温文尔雅,但双眼充满血丝,对什么都不屑一顾的样子。

他说他从前可不这样,特天真,经过一场大变故就愤世嫉俗了。我常陪着他喝酒,他酒喝多了就陈述他的往事,他的家被仇家给灭了,他的父兄都被砍了头,他是一条漏网之鱼,他逃出来申请政治避难,他流亡过不少国家,那些国家领导人害怕他的仇家都不敢留他,最后他到了吴国。我说不如我去把你仇家给杀了替你报仇好了。他就大声地哭嚷,闹得路人皆知。他的仇家是楚平王,非得把楚国给灭了才泄他心头之恨。他又哭又笑,简直让我认不出他。

第二天酒醒之后他又变成那个温文尔雅的伍子胥。他开始筹划我的训练。他给我买了很多凸显我剑客气质的衣衫,指定我每天去海边练剑,海风把我原本土黄色的皮肤晒成了古铜色,让我的脸显得有点沧桑。他不遗余力地塑造我的形象,我说干嘛,我是剑客你怎么把我搞得象个作戏的。他说这你就不知道了,给人第一印象最重要,不管是做哪一行的,剑客也一样。公子光可是个很挑剔的人。伍子胥还给我安排了几场赛事,我轻松地把对手给击败了,我在吴都也算有了些名气。他心思细密,步骤有序。

而我是一个比较愚钝的人,因此我更显得能够专心于练剑,我对尘世的心计所了解得并不多,所以伍子胥作为我的引领人是必须的,没有他的存在就不会有我的名字在史册上留下。作为一介村夫的我,几千年后还能被后人知道,这是多么光荣的事。

那天,伍子胥向公子光介绍我时,我的履历年龄都已被篡改,我的才能被无限止地夸大。公子光对我很满意。不知是出于对我本身的尊重还是伍子胥做秀的成绩。我受到了公子光的热情招待。伍子胥的目的一旦达到,他暂避一处。

其实,每个人都有目的。于是一环扣着一环,把我们这些原本不相干的人象树藤一样缠绕在了一起。公子光想经我的手杀了吴王僚成为吴国的新君,伍子胥要借公子光的力量灭楚复仇,而我要杀了吴王僚来成名。我们因欲望相互勾结,彼此间的忠诚是我们的合约。

伍子胥暂时退出舞台,这幕戏是我与公子光的戏,我死了之后,公子光也就成为吴王阖闾,伍子胥又将被推到历史的前沿,我们都得偿所愿。

我象一把匕首一样锋利冷酷。这是一场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暗杀。不过无论成功与失败,我的结局都将是身体的死亡,我几乎已闻到血腥的味道。

每一天,我都接近结局越来越近,但又遥遥无期,我就象弓一样绷得紧紧的,计划的高潮处就是我的终结时,我希望这一天快快来到。

不过,没有必胜的把握光是不会下命令贸然出手的。我们等待一个必胜的机会。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个机会终于来了。

吴王僚十二年春,楚国国君突然死掉,吴国趁机发动主力攻打楚国,不料被楚军围困住回不来,国内军力空虚。公子光说:“这是一个大好机会,不能轻易失去啊!”

四月,光安排了重大的盛宴邀请吴王僚参加。事前光拥抱着我说:“我的身体就是你的身体,一切都托付给你了。”我简短地说:“请放心。”

僚来时有所戒备,他带了他的卫队,那些兵从王宫一直陈列到光的家,连门户,台阶,座席上也布满了他的亲信,更有持刀带剑的卫士在旁护卫他,这次任务相当艰巨。

我躲在地下室,地下室同时埋伏了光手下的众多兵士。我仔细听着厅堂里的声息,我的心一点也不慌张,同样的场景我已经临摹过多次,我心静如水。

这时光假装脚痛向僚请求告退,他来到地下室,给我一盘烤鱼,我把一把最锋利的匕首藏在鱼肚里,端出去呈现给僚。僚闻到鱼香俯身下来,我迅猛地拔出匕首直接刺进他的心脏分毫不差。他根本来不及闪避,直挺挺地面向我仆倒。与此同时,众多的剑刺到了我的身上,我的身体登时千疮百孔,血飞溅起来,与王僚的血碰撞在一起,此时,我想起光的话,他说:“我的身体是你的身体。”但我更觉得我的身体更象是僚的身体。

我原本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村夫,如今我成了有名的刺客,我的名字叫专诸,你记得住吗?翻到吴史就能找到我,个人的命运跟历史休戚相关。

我从遥远的山村来,我的故乡还有我的老婆和儿子。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成为了一名剑客,于是我就想做一名剑客该做的事。我要在天下闯出个名堂。我的精采处也就是我的终结时,我在历史上就那么淡淡的一笔,淡淡的红色。

那漫溅的血象桃花一样飘落。

九年后,吴国攻入了楚国的都城郢,伍子胥从坟墓中将楚平王的尸体挖出鞭打。

十九年后,吴王阖闾(光)的手指被越军所伤,毒发而死。

三十年后,伍子胥与阖闾的儿子夫差意见不合,被赐自杀而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