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夜色降临,北京笼罩在明亮的灯光下,他们会钻进丽都地区的热力井井底,距地3米之下,流着脏水的蒸气管道,是他们的“家”。(2013年12月06日 新京报)


朝阳区丽都花园路一侧数百平米的绿化带上,共有17个井盖。人们看到的是,井盖周围是高级酒店区和均价4万元以上的高档住宅区。人决看不到的是,井下还生活着一群“穴居人”。穴居者大多不敢高声说话,他们怕城管、怕警察,甚至害怕路人惊奇的目光,因为那些可能导致他们被驱逐出这个“家”。不想被发现,而又渴望得到切实的帮助,在和管理部门的游击战里,他们只能盼着冬天赶快过去。


已在井下住了整10年的王秀青,“家”就是珀丽酒店的蒸气井,每天下午四五点钟,看看井旁没有人时,王秀青都会双臂一抖,挪开二三十斤重的井盖,双手撑住井沿,蜷着身体避开井内横竖交错的管道,伸脚探触井壁上镶嵌的7截钢筋,十几秒后,到达3米多深的井底——他的“家”。


“家”的陈设完全依照地下管道原有的地形改造:四五条直径10多厘米的管道横竖联通,构成一个铁架床的模样,堆满破旧的衣物。刨除被管道占据的空间,王秀青的活动空间实际上只有一平米多,沙灰地面上为了防潮,他铺上了层硬纸板,一床布满污渍的被子,被他既当褥子又当被。为了不被憋闷致死,夜里他会一直打开脚边的井盖。头顶上方的井壁上有下井扶手,他也搁了几件衣服,是为了防止有人恶作剧,突然拉开井盖扔下块石头或小解。王秀青自己解手和洗漱,都去附近的丽都公园。


10年前,丽都饭店这里还有着大片平房,虽然月租金不到100元,但王还是琢磨怎样省下这笔钱。“狠狠心,就住到井里了。”支撑王秀青过井下生活的动力,是供家里三个儿女念书。


再说,王秀青并不孤独,因为井下有很多“邻居”:薛老太太和她60多岁的女伴、同样年过花甲的老祝头……他们都占据着不同的井口,相距不到50米。他们虽然年龄不同,来自不同地方,有着不同的生活所迫,但却有劳作、拾荒、打零工,拒绝救助站的共同点。10年来,他们保守着自己的秘密,不让公众过多关注,他们担心失去这只有一两平方米的“家”。在这个“家”里,凭借着地上地下约15℃的温差,他们熬过了很多个冬天。


很多个凌晨三四点,是王秀青开始工作的时间。他从周围提来清水,给来此交接班的出租车擦车,7块钱一辆,每天能擦10多辆,每月不到3000元的收入,勉强维持孩子们上学。


很多出租车司机都都找他擦车,一个的哥听说王秀青急着给孩子上户口,借给他5000块,他们约定了还钱的方式,王秀青每次给这名司机擦一次车就记一次帐,擦车的钱顶借款。因为没户口没法上高中,他刚给三个儿女上了户口。上户**的6万元罚款是他借来的,借款来自于他在丽都饭店擦车10年的“朋友”。


相比这些井外人,王秀青和他井下的邻居们最害怕警察或管道的管理人员:“随时都会把我们撵出去”,“那样我们就没家了”。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