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中国能救乌克兰

作战参谋019 收藏 0 392
导读:唯有中国能救乌克兰作者:王韬|来源:文摘|日期:2013-12-06 01:45:28 虽然乌克兰国内的政治反对派发起了号称有35万人规模的示威游行,但是总统亚努科维奇仍然决定如期访华。应中国国家习近平主席邀请,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3日至6日对我国进行国事访问。 乌克兰内斗难休,乱象难绝 实际上乌克兰的内部对立和混乱,已非第一次发生。其中2004年围绕总统选举发生的名为“橙色革命”的政治风潮,在各种资助下的百万抗议者奔赴首都“占领基辅”的壮观景象,让人记忆犹新。 乌克兰位于欧亚大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唯有中国能救乌克兰作者:王韬|来源:文摘|日期:2013-12-06 01:45:28

虽然乌克兰国内的政治反对派发起了号称有35万人规模的示威游行,但是总统亚努科维奇仍然决定如期访华。应中国国家习近平主席邀请,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3日至6日对我国进行国事访问。

乌克兰内斗难休,乱象难绝

实际上乌克兰的内部对立和混乱,已非第一次发生。其中2004年围绕总统选举发生的名为“橙色革命”的政治风潮,在各种资助下的百万抗议者奔赴首都“占领基辅”的壮观景象,让人记忆犹新。

乌克兰位于欧亚大陆的心脏地带,西临欧盟东接俄罗斯,其西部经济与欧盟日渐紧密,而东部工业矿业密集的俄语裔聚集区,则一向与俄罗斯的经济连为一体。这不仅使它成为了力图复兴的俄罗斯、企图抑制俄罗斯复兴的西方国家,两者之间角力的战场。也让东西乌克兰的民众持续对立:东乌克兰人要求密切与俄的合作,而西乌克兰人希望尽快融入欧洲。

由此,乌克兰的民众被分割成立场界限分明的东西两大阵营,每一阵营的民众都为了能带给自己利益的候选人上台,不惜进行一切形式的斗争。一半橙色一半蓝色的乌克兰国旗,似乎正是对东、西乌克兰人在经济和归属认同上分裂的隐喻。执政者无论采取亲西方还是亲俄罗斯的政策取向,总会有一半国民极度不满,并带来无休止的混乱。

而外国势力更是借助于这种机会,极力扶持自己在乌克兰的代理人,使乌克兰的国内形势变得更加复杂,稍有争端,就会扩大演变为大规模的政治风潮,进而将民众一次次地卷入街头政治斗争的漩涡之中。

2004年“橙色革命”的政治风潮中,美欧投入了大量资金和顾问,影响乌的政局,最终通过“橙色革命”将他们中意的尤先科和季莫申科分别扶上了总统和总理的宝座。

季莫申科已经因为上台后执政无能、卖国有术,而终于被选下去、进了监狱,但对国家和人民的损失却无可挽回。乌克兰在此期间进一步从一个中低等收入国家沉沦为低收入国家。相当于从当年的中国沿海省份山东省的水平,一路跌成如今的中国西北穷省青海省。

此次政治风潮的导火索,就是乌克兰政府决定暂停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并恢复与俄罗斯的积极对话。

从客观上来说,乌克兰此举无可厚非,因为欧盟对乌克兰实际上毫无诚意,仅仅只是把乌克兰作为一个反对俄国的桥头堡,而并没有多少真心接纳乌克兰入盟的诚意。欧盟只是不断重复“欢迎乌克兰融入欧洲的努力,为双方关系的进一步发展铺平道路”等陈词滥调,而不愿意做出乌克兰政府所希望的“明确其加入欧盟的前景”的承诺。

此外,“联系国协定”拟规定欧盟将对乌克兰公民“简化签证制度”,而不是乌克兰所希望实现的“互免签证”。却要求乌克兰做出一大堆承诺,甚至在实质上严重损害乌克兰对独联体国家特别是对俄罗斯的出口经济。整体而言,这完全是一项“得少失多”的协定,为了不损害东乌克兰民众的生计,乌克兰政府暂停签署也是理所当然。

但对西乌克兰的相当一大批民众来说,依赖于欧盟市场的自家生计就是一切,“暂停签署”对这些民众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他们每天看着加入欧盟的波兰、捷克等邻居们获得了欧盟的投资建设、农业补贴、共同市场拉动致富,而过上了远比自己好得多的生活,要说不羡慕不亲欧是不可能的。因而极易被煽动起来进行政治极端表达和示威游行。在欧美轻车熟路的推波助澜下,大规模游行抗议等政治风潮也就不可避免地爆发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欧美不仅仅是为了眼前利益,还在于为15个月后的2015年乌克兰大选提前布局、制造声势,防止乌克兰当真回归俄国怀抱。总统亚努科维奇明白,就算推迟访华,留在国内,也没有什么用处。

亚努科维奇欲振乏力、难有作为

亚努科维奇政权2010年上台后,政府努力推动城市道路交通设施的更新和建设。一些年久失修的道路得到了维修,基辅市内多年未建成的立交桥也得以完工。几座主要的城市间开始修建高速公路。但这些还远远不足以让民众满意。

对国家执政者来说,深陷困境已二十年的乌克兰经济要有所发展,要做出成绩来,就必须得到外国的帮助,自己是难以从泥潭中拔出来的。

乌克兰绝大多数基础设施都是苏联时代遗留下来的,铁路和城市地铁里跑的还是80年代的古董车皮。绝大多数道路已经因为长期缺乏维护而需要翻新重建。电力设施只有少数城市市区内得到更新,各种程度的停电时有发生。水利设施的日渐损毁,让乌克兰这个“欧洲粮仓”变得靠天吃饭,丰收、歉收年的粮食总产量相差可达三倍左右。工业门类残缺工业设施逐步落后,以至于大多数产品市场被进口商品占领。

大量外国工业产品消费品,占领了乌克兰70%的市场份额,其中从俄罗斯、中国、德国进口占大多数,中国约占四分之一。除了常见的纺织服装等轻工业消费品,中国的奇瑞汽车、中兴、华为的电讯设备、上海电气的发电设备等均已抢滩乌克兰市场。

而乌克兰由于长期缺乏投资,农业靠天吃饭,缺乏深加工能力;工业除极少量苏联时代的航天军工遗产,绝大多数企业都已落后过时,只能出口初级工矿产品维持生计;乌克兰出口乏力,贸易逆差巨大、外汇存底不足、外债沉重,外汇储备不到外债的五分之一。

乌克兰外汇储备仅200亿美元,外债约1000亿美元,其中即将到期的外债就有100亿美元以上。比1998年东南亚金融风暴时的东南亚任何一国都还要糟糕。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出现债务危机。这都是总统亚努科维奇及他的政府急待解决的棘手问题。

亚努科维奇总统谋求在尽可能维持与俄国良好关系的情况下,尽力与欧盟实现一体化。但是,乌克兰入盟路途十分遥远。首先,欧盟内部困难重重,自金融海啸和欧债危机引发的“欧洲五猪”经济困难,已使欧盟难有余力再言扩大;其次,欧盟内部对是否应继续扩大始终争执不下,难以形成统一意见,许多欧盟领导人仅仅把乌克兰看做一个反俄前线;第三,乌克兰处于欧盟和欧亚经济共同体的中间地带,俄罗斯对其影响巨大,乌克兰国内阵营分裂、摇摆不定,也使其入盟问题更为复杂。

唯有中国能救乌克兰

在许多方面,全世界只有中国能与乌克兰互利互惠:

其一、欧盟有大量农业补贴,农产品进口需求不会增加,乌克兰常年只能以极低的价格亏本出售,此次欧盟也并未对乌克兰给予优待。俄罗斯自解体以后,人均消费能力早已减少到不必进口还能大量出口农产品的程度,同样不可能增加进口。乌克兰的农产品出口,也只有中国会大量增加购进,能大量消费得掉。中国新疆农垦集团还与乌克兰进行了提高农业产量,增加对华小麦、玉米出口的投资合作。

其二、在初级工矿产品方面,欧盟和俄罗斯也都没有什么兴趣,只有继续保持高速经济增长,持续工业化和城市化的中国才会青睐。实际上中国正逐渐增加从乌克兰进口冶金用焦炭的数量。

其三、欧盟仍在为“欧洲五猪”头痛,并不愿意投资乌克兰。而俄罗斯一方面对乌克兰的首鼠两端抱有警惕,另一方面也为自身的去工业化和经济滞胀而忧愁。其实只有中国,既有资金和意愿,也有实力和能力,为乌克兰在能源、交通、工矿业、农田水利等各方面给予资金投资和技术支持。中国也愿意在乌克兰投资一般工业,如中国奇瑞汽车与乌克兰АИС汽车集团合资建设了奇瑞品牌的汽车厂,正不断扩大生产规模。

其四、中国与乌克兰在航天、军工等方面有着广阔的合作,未来也会继续下去。如本次亚努科维奇总统参观的中国西安飞机集团,其与乌克兰安东诺夫航空集团的紧密合作,为两国高科技工业共同发展创造了巨大价值。

中国具有帮助乌克兰的能力和互利互惠的意愿,不论是东乌克兰还是西乌克兰,都能从与中国的合作中得利。对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来说,中国作为一个能让乌克兰跳出欧、俄东西之争的相对中立的局外势力,与中国亲近,请求中国帮助,是仅有的能让大多数国民不反对的选择,是一个能弥合国内分歧的良好方向,同时也是唯一靠谱的乌克兰复兴的希望所在。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