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怀念英勇的战友、可敬的同学[英雄杯]

052D驱逐舰 收藏 36 10749
导读:[英雄杯] ——深切怀念自卫还击作战中牺牲的英烈肖忠全 我和英雄肖忠全不仅是战友,而且是1978底从军区步兵学校军事步兵排长队毕业的同学。 肖忠全是重庆市人,考入军区步兵学校时他年纪已超龄两岁多。但由于他班用机枪打得好,在1977年军区举办的军事比武竞赛大会中荣获轻机枪射击比武第二名,荣立了三等功,非常令人羡慕,因此被部队保送推荐到军校学习深造。 我和他虽然在一个中队学习,他在一区队,我在二区队,平时的接触不是很多,上课和野外训练时却能经常在一起。他人有1米80的个子,在西南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英雄杯]

英勇的战友、可敬的同学

——深切怀念自卫还击作战中牺牲的英烈肖忠全

我和英雄肖忠全不仅是战友,而且是1978底从军区步兵学校军事步兵排长队毕业的同学。

肖忠全是重庆市人,考入军区步兵学校时他年纪已超龄两岁多。但由于他班用机枪打得好,在1977年军区举办的军事比武竞赛大会中荣获轻机枪射击比武第二名,荣立了三等功,非常令人羡慕,因此被部队保送推荐到军校学习深造。

我和他虽然在一个中队学习,他在一区队,我在二区队,平时的接触不是很多,上课和野外训练时却能经常在一起。他人有1米80的个子,在西南地区算是高个子了。他长得一幅瘦长的脸,宽宽的肩膀,黑黑的浓眉,眼睛不大不小,人长得很均称,穿着军装精神十足,算是个俊男,走在街上他的回头率的确较高,特别吸引当时的年青女性。这个重庆山城啊,看来既出美女,又生俊男(但有人说,重庆也盛产扒手与小偷)。

在军校上课时肖忠全很爱发言,提问题,常受人瞩目。

教员上课时爱发问:“在敌火下冲击,怎样才能保存自己,消灭敌人?”

他主动地回答:“必须注意正确地利用地形地物,掩蔽地接近才能消灭敌人。”“忠全同学的回答非常正确,前提是必须注意有效地保存自己,才谈得上消灭敌人 。希望大家向他学习,积极发言。”战术教员不仅肯定了他,还同时给他表扬。所以,大家对他的印象深刻。

我们那时的学制是一年半,毕业后只发给中专文凭。但因为中越边境形势日复一日的紧张,学校接到军区的命令,我们于是提前毕业返回了部队。

越南在我国长期无私的援助下,最终战胜了美国侵略者,于1975年统一了全国。但它却忘恩负义地投靠了主子前苏联,公然开始了疯狂的反华排华活动。1978年派军队打进了我国的盟友国——柬埔寨,欲建立与中国相对抗的印度之那联邦。年底,不断在中越边境制造紧张事端,打死打伤我边民和战士多人。还自称是世界第三军事强国,扬言要派军队打到昆明过年。由此事件的影响,为了教训狂妄的越南人,我们提前毕业,按军委的要求准备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

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从2月17日开始,到3月16日止,打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就结束了。我正准备写作战总结时,却接到了不幸的消息。我的同学、我的战友——肖忠全同志在作战中英勇地牺牲了。

为了祖国,为了正义,为了荣誉,他毫不犹豫地献出了自己年青的生命。我为他的牺牲难过得流下热泪,眼泪止亦止不住,两天都难以下咽食物。那时,我心中充满了对越南的仇恨。

我与肖忠全在部队时不认识,在军校时却相处得非常热诚亲密,经常在一起探讨作战问题,经常争论。为了一个军事学术问题常常搞得面红耳赤。比如,现代战争我国是实行“诱敌深入好,还是御敌于国门之外?”“是实行运动战,还是打歼灭战好?”“是实行机动防御,还是重点守备好”等等。

在生活中,大家常常爱开玩笑。有时午饭吃包子,我和他打赌,看谁能吃下20个以上的包子?那时年青能吃,消化力强,训练强度大,每人一天伙食费才4毛7分钱的标准,油水很少。所以,吃主食吃得多,放在现在,年青人是不会理解的。比赛的结果是我输了,他嬴了。他一次吃下了22个大包子,我吃了16个就再也撑不下去了,结果一整天我肚子都十分难受,他却什么反应也没有。为此,大家给他取了个绰号——“包子王”。

在部队时,我因为是首长的警卫员,所以军事技能和军事素质不强,在军校跑400米障碍,我跳下1·5米的障碍深坑就再爬不上来了,急得团团转。每次都是他跳下来帮我又推又抬的弄上去,搞得我狼狈不堪。为此,我内心特别感谢他。

在步兵学校学习军事地形学科目时,参加步校组织的夜间野外按方位角行进,我和他走在一组。夜间走到一处溪流小桥时,因为天下小雨路滑,天黑看不清,又不准打手电,我不小心摔到了桥下,他毫不犹豫地跳到水中把我捞上来,我军装湿透了,冷得瑟瑟发抖,还是他脱下毛背心给我穿上,我才坚持完成了行进作业。回到学校,我向领导进行了汇报,他获得了大队首长的表扬。

在步兵学校,闲暇时他常跟我们吹牛聊天,说他入伍前就结了婚,找了一个十分漂亮的媳妇,是他高中时的同学。他不时拿出媳妇的照片给大家看,让大家欣赏评论。大家一看,他妻子果然长得一幅好像貌,圆圆的脸,头上梳着两条长长的辫子,一对大而有神的眼睛,鼻子又直又圆,嘴唇闭着也象在笑。大家说,你手段高啊,使什么高招把她弄到手的?他调侃地说,这个问题是秘密,暂时不能公布。后来,我找到机会,他才私下对我说了他结交他爱人的秘密。

原来,他们双方父母都在同一个兵工单位,又住在同一个筒子楼,做饭在一条过道上,连解手也是同一个侧所。因女方父亲在文革武斗中被打死了,母亲身体又不好,肖忠全的父母非常同情这母女俩的处境。于是,经常叫肖忠全过去帮忙搭手。肖忠全经常给母女俩拉煤球、搬煤球,背买粮食,把搭配的杂粮拿到磨房打成面做面饼吃。他们俩上学也在同一个学校,上学来去也同在一起,肖忠全俨然成为她媳妇的保护人。经常的交往使两家感情积累日深,他与他媳妇象是一对亲兄妹。所以,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一家人,可谓“青梅竹马”,不成一家都不行。

高中毕业后,他和他媳妇下到贵州省东北部的一处偏僻山村当了知青,知青当了两年多,他把他未婚媳妇的肚子悄悄地搞大了。在那个年月,如果未婚先妊,被别人看出来,那就成为大逆不道的事情,就可能被批斗,甚至被戴上作风不正坏分子的帽子,一辈子都别想出头。为此,他与她急忙回到重庆找父母商量,父母找了很多关系,私下开出了结婚证,匆忙地结了婚。随后给媳妇堕胎做了人流,休息了20多天才又返回知青点,都不敢跟任何人说起这事。为了给身体虚弱的妻子补补身子,他约知青点的知青一起偷了农民家的鸡和狗给妻子炖汤吃,为此,他媳妇没少数落他,甚至堵气不吃。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政治上讲究出生要“根正苗红”,好在他俩都出生工人阶级家庭,是纯正的无产阶级。所以,只要知青点的人不说,别人无法去根究他俩的“出轨行为”。就这样,他参了军,他爱人被选送当了工农兵大学生。

从军校提前毕业回到部队,我被分配到团司令部当了作训参谋,肖忠全被分配到步兵三连当了排长。

为了对越作战,部队随即拉到滇南边境地区展开临战训练。部队训练非常辛苦,每天从早上8点训练到下午的6点,中午吃饭都在山上。训练的主要内容是:山地射击,包括半自动步枪、班用轻机枪、火箭筒的射击与枪械保养;投弹;破障作业;土工作业;识别和排除地雷;排连攻防战斗演练等等。

那时,部队还没有现在的专用训练服,平时和作战都是身上穿的一套。大家本着“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思想实打实的练,结果半个多月下来,不少官兵的衣服在热带山岳丛林地的摸爬滚打中,大多破烂不堪了。虽然部队又及时补发了一套军装,但不少人都不舍得穿。

不久,我随团长到训练场指导部队训练,看到肖忠全的衣服不少地方都破了,一些破的地方还用胶布临时粘住。就这样,仍坚持训练。我就特意把带在身上的一套新军装送给肖忠全。起初他怎么也不要,说穿着新军装训练放不开手脚。我说这不是平时了,如果再训练十来天,你就没得衣服换了,他这才接下。

并说:“老同学,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接着说:“你看,我们一个个都被滇南的太阳晒成黑非洲了,脸上的皮也被晒掉了两层,手一摸感觉特别的痛,洗脸都要轻轻的。你要是给我点防晒霜就好了。”

“我跟你一样在祖国的边境,没有你说的那玩艺。我可以到团卫生队要点凡士林膏下次带给你。好在你爱人看不到你现在的样子,不怕的。”我说。

“听说过不了几天,就要出国作战了,我可能也等不到你说的那东西啦。”他又说。

未了,他交给我一个小布包,说:老同学,你和我是半个四川老乡(那时,重庆也属四川省。我母亲是成都人),万一我光荣了,请你把这个东西转交给你嫂子。

“是什么啊?”我问?

“三百块钱和一个银手镯。你忘了?这个手镯还是我俩在步校学习时,你陪我去昆明民族贸易商店买的。本来是想探家时送给你嫂子的。看来,时间不给我机会了。”

“哦,这个我不能接。忠全,我接了不吉利的,我不接。况且,我也要上前线,谁也说不清谁活着。”

“你个龟儿子蠢猪,你的司令部在战场的二线,难道你还会死在我前头?”

我说:“不吉利的话谁都不要说,我相信我们会胜利相会的。”

他说:“无论怎样,我这个东西还是先放在你那里妥当。如果你不肯收下,我从此就不认你这个老同学了。”

我说:“好吧,我收下,不过请相信我们会胜利再见的。这段特殊时期,你千万不要给嫂子说我们上了前线,那样,她肯定会担心的。不象我一个光棍汉,不用人挂牵(其实,我的父母同样是会牵挂的)。

肖忠全说:“她是个聪明人,到时间收不到书信,肯定会猜我上了前线。如果我真的回不来,你兄弟劝她重新再嫁个好人家,继续生活下去。布包里有她的联系地址。好啦,不要囖嗦了,这事我就拜托你啦。”

接着,我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谁也不想松开。

分手后,我们从此天隔一方,阴阳两别,再也没得见面。

1979年2月24日,我在境外团司令部的一块巨大的岩石下抄送电报,突然接到1营进攻受阻,要求炮火支援的请求。团长立刻命令团炮群的100毫米迫击炮、120毫米迫击炮以及师加强的85加农炮向敌实施猛烈的急促射击。敌人火力被我压制,我步兵展开勇猛冲击,但敌人的火力点又猛烈地射击开来。正面攻击的1连伤亡较大,二连穿插迂回未到位。1营营长命令预备队三连投入战斗,扩大占领成果。40多分钟后,1连和3连最终突破了越军的防御,消灭了守敌,夺占了师进攻正面的467高地。

在这次战斗中,我得知由于肖忠全作战勇猛果敢,主动接替牺牲的副连长带领突击队冲上山顶,胜利完成了突击任务,还俘虏越军两人。团部决定给他报请二等功,同时报师部提拔他为三连副连长。那时,我真为他感到高兴和自豪。

随着战斗进程的发展,部队已经深入到越南纵深40公里远的地方,相继攻占了郎多、铺楼、郭参、沙巴等地。沿途见到公路旁和水沟里到处是越军臭味难闻的尸体,破烂的车辆、装备和物资散落一地。

越军此时处于战无斗志,溃不成军的境地,王牌军316A师已跑得无影无踪。而我军却越打越自信,越打越胸有成竹,一扫刚出国作战时人地两生的迥境,预感到拿下越南河内已是指日可待了。

3月5日20时,团里接到上级命令,要我们3团和2团交替掩护,随1团路线遂步撤离敌境,胜利结束还击作战任务。

3月12日,我随部队顺利撤回国内,却接到了肖忠全光荣牺牲的消息。难道他谙定自己要牺牲的意境灵验了?我不顾一切,向团参谋长要了一辆吉普车,立刻赶到边境某烈士收容站去,想最后看望一下老同学、老战友。我要与他作个辞别呵。忠全老同学,你不能走啊,我们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完呢,你怎么就走了呢?怎么舍得丢下你年迈的父母,年青漂亮的妻子,我说了我们一定要胜利相见的。

他牺牲的具体情况是,在撤离阵地的最后一个夜晚,肖忠全担负的是收容和殿后的任务。他不愿丢下任何一个负伤的人员,他搀扶着一个受伤的战士艰难地往回返。部队走到一个山坳时,被越军小股伏击部队偷袭,一颗罪恶的高射机枪子弹击穿了他的左肩,致整个肩胛骨都被子弹打烂了,肖忠全倒了下去。至此,因殿后保障困难,他已两天没有进食了。

但我还是来晚了一步,烈士善后处理人员对我说,请你放心,肖副连长的遗体我们整理得很好,不但把他洗得很干净,受伤的地方用沙布包好了,出血的地方已用棉球堵上了,还给他换了一身新军装,他的神情很安祥,已下葬安埋在划定的烈士陵园内了。

难道这新军装是我给他的那一套吗?我已没有必要再去查验这个事情了。他接受了我给的军装,就是给我的一点安慰呀。只是拿到的凡士林他再也不需要了。

天阴浓云,冷风吹打着我的脸颊,我站在肖忠全的临时墓碑前,手拿军帽,低着头任凭泪水流淌,无限的悲伤呼唤着战友醒来——醒来啊、亲爱的战友!你怎么能这样年青的离去。

后听政治处的人讲,这次参战牺牲人员的抚恤金,牺牲一个战士给抚恤金800元;牺牲一个连排干部是1500元。我深深地叹了口气,唉——,这个价还值不到一头水牛的钱啊。要放现在,这是绝不会为人接受的。但这个怨不得人,我们国家当时穷啊,拿不出更多的钱来抚恤这些英烈的家庭与亡灵。

但是,他们的对祖国的忠诚和热爱是不能用钱去衡量的,为了国家的利益,为了正义的事业,我们就要勇于作出牺牲。钱与信仰、钱与真理、钱与追求是永远也不能划等号的。我们中华民族为了国家安危所表现出的大无谓牺牲精神和革命英雄主义气慨是令人惊叹不也的。就凭这一点,我们可以战胜一切强大的敌人。

烈士的鲜血必然会唤醒更多的志士仁人,为中华民族的强国之梦奋斗不息。

别了,我的战友,我的同学。

你像一座丰碑将永远地屹立在我们的心中,永远……

癸已年冬落笔于春城

----------------------------------------------------------------------------------------------

[英雄杯]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型有奖征文活动

在持续了十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无数将士为国捐躯,他们的事迹至今无人诉说。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所有所见、所闻、所想,都可写成参赛帖文,与战友们共享你们的故事。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等奖一名

送北斗指挥官系列TA-202: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26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五名

送云光15X70MS望远镜: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4000


本文内容于 2013/12/13 15:14:44 被小编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好贴,为了祖国的利益人民的幸福平安,当祖国需要的时候我们的战友放弃一切一无反顾的奔赴枪林弹雨的前线,用年轻的生命和热血写下了人间最壮丽的诗篇,正像当年我们人人最爱唱的祝酒歌那样,光荣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回想起来我们那代人无愧于祖国无愧于社会,此贴好就好在将我军的优良传统传给年轻人,让他们了解祖国的安危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让他们传承下去,完成烈士没有实现的遗愿,向对越反击战的战友们致敬,向战斗中为祖国牺牲的烈士们默哀。

35楼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请楼主战友介绍下“嫂子”的情况。
肖战友的妻子叫吴菽琴,她曾与肖的父母前往烈士陵园祭奠肖忠全。一天大清晨,大家发现吴不见了,到处找不见人,最后在肖的墓前找到,只见她侧卧于墓碑前,头的上额角上冒出殷红的鲜血,墓碑上还留有血迹。大家赶紧把她弄回卫生所抢救,还好,问题不是太大,她因悲伤过度用力有限,所以她活了下来。我们陪同的都受到了严厉的批评。我内心真想娶她做妻子,可后来她说这样不好,没同意。后来因肖忠全的父母做了很长时间的工作,她才重新成婚建立了新的家庭。


2楼新天

好贴,我们要向为了那场必须打的战争而抛头颅洒热血的解放军指战员们敬礼!!

1、可以看出这篇帖子真的是从草根角度来看世界的;

2、这个情节完全就是另一部《高山下的花环》;

3、如果换成不同的角度,这个帖子实在是暴露出了太多太多恐怖的现实问题。


三百块钱和一个银手镯。你忘了?这个手镯还是我俩在步校学习时,你陪我去昆明民族贸易商店买的。本来是想探家时送给你嫂子的。看来,时间不给我机会了——不是不幸言中,实在是战争中什么都有可能出现!每个上战场的军人都作好了牺牲的准备,只不过牺牲和立功的机会不是平均分配的!这文章很感人催人泪下!支持上!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你们血染的风采,向烈士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