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军之杰――陆军第20集团军

mqwusy 收藏 2 3094


公元1994年5月4日,坐镇军委的张震副主席来中原视察时,对驻豫东某部官兵竖起大拇指说:“可以说你们这支部队是百军之杰啊……”这支被张震将军赞之为“百军之杰”的集团军,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略预备队――陆军第20集团军。

张将军曾任华野2纵副司令员,以后又任三野参谋长,对所部的几支劲旅可说是了如指掌,虽然说的是一句褒奖之言,有勉励之意。但在解放战争时期,这支劲旅南征北战,东挡西杀,威风八面,战功赫赫,解放战争中各军歼敌最多,歼敌27万多。百军之杰――对20集团军来说,也决非是浪得虚名。

1军1师驻杭州,主力对主力,团对团,营对营,连对连,2师3师亦对号入座。于是,如果是英雄连队就有一比了,在荣誉室里请出一面面锦旗,而来者亦不示弱,又迎进一面面锦旗。20军英模单位之多,让1军的弟兄们为之瞠目,真不愧为铁军虎贲英雄多。其中某连的一面锦旗上,“气壮山河”四个大字分外引人注目,这就是被授予“人民功臣第一连”荣誉称号的华野第1纵队第1师第1团第1连,也就是以后的58师172团1连。

20集团军的前身,是坚持南方游击战争的红军闽东独立师,长征后留在闽浙地区。抗日战争爆发后,独立师改编为新四军第3支队第6团,后编入江南指挥部、苏北指挥部。1939年5月5日,6团以江南抗日义勇军(简称“江抗”)的番号为掩护,越过沪宁铁路,东进阳澄湖地区,叶飞任团长,刘飞任团政治部主任。

刘飞1905年生于湖北黄安,1926年9月加入汉口码头工会,1929年,刘飞任赤卫军连长,次年1月率全连战士加入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刘飞在鄂豫皖苏区前4次反“围剿”和开辟川陕革命根据地的战斗中,历任班长、排长、连长、营政治委员、团党委书记、师党委书记等职。

1939年,“江抗”队伍在江南日益壮大,国民党十分恐慌。9月22日,“江抗”主力在江阴市顾山南麓遭遇国民党“忠义救国军”的大举进攻。最终,“江抗”击退了敌军,但包括刘飞在内的30多名战士受了伤。伤员们很快被送到后方医院——流动在阳澄湖上的一些小木船上,病床是放在船舱里的门板,药物则只是少量药棉、纱布和碘酒、红汞等。

因为弹头嵌入肺部,刘飞一咳嗽就吐血,是所有人中伤势最重的一位。但他是政治部主任,职务最高,大家都拿他当领导,他就带伤坚持工作。看到群众的积极态度,刘飞提出在阳澄湖重建“江抗”。他的这一提议得到了大家及上级的同意。11月6日,“江抗”东路司令部成立,伤愈的10多名干部、战士组成司令部特务连。“新江抗”也就是著名的“沙家浜部队”。他们并未因敌强我弱、环境险恶却步不前,而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与日伪顽匪势力巧妙周旋,坚持战斗。后来,在陈毅安排下,刘飞被转移到上海疗伤。3个月后,他重返“江抗”,出任政治部组织科长。

1941年1月4日,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爆发。20日,中共中央下令重建新四军军部,新“江抗”改编为新四军第6师18旅,刘飞任18旅53团团长兼政委。10月,18旅北上进入苏中地区,归第1师管辖。

1944年4月,刘飞被任命为18旅旅长兼新四军苏中军区第1军分区司令员。1945年春,刘飞在扬州高邮组织指挥三垛河伏击战,毙俘日、伪军1800余人,获新四军军部通令嘉奖。在抗日战争的后期,带有战略性质的行动,有王震一路,359旅南下湘粤,损兵折将,最后返回陕北。而粟裕一路南下后,在浙西北的天目山地区与蒋军大开杀戒,这本是国民党的第三战区,正是该部直接制造了“皖南事变”,叶飞的苏浙军区第4纵队,参加了痛歼52师的天目山战役,算是出了一口恶气。抗战胜利后,国共在重庆重开和谈,共产党作出让步,从战略上来看,实在是毛泽东的明智之举。“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既然早晚保不住,毛泽东大手一挥,这八块根据地不要了。

抗日战争胜利后,根据国共“重庆谈判”协议,1945年11月10日,从苏浙皖边北撤的新四军苏浙军区第2、第4纵队和苏中军区教导旅,在江苏省组成新四军第1纵队。叶飞任司令员,赖传珠任政治委员,谭启龙任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贺敏学任参谋长。苏浙地区新四军于1945年11月北撤山东,1947年1月改为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叶飞任司令员,刘飞任副司令员。有3个旅组成,1旅为苏浙军区的4纵队,也就是新四军1师1旅的老底子,当年就是新四军中的甲等师(新四军旅即师),1纵的绝对主力。20军的58师,早在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就是全军的战备值班师,其中172团是新四军成立时的三支队6团,叶飞起家的老团队,该团团史的序言就是老将军所写,也是20军唯一的红军团。2旅为苏中军区教导旅,原新四军6师18旅,新四军曾编有7个师,王必成带主力组建新的16旅,名声很大,就是今天的北卫警3师。说实在18旅名气也不小,但多少借了点《沙家浜》的光。不过,在1纵排行“老二”还是没问题的。3旅前身是苏浙军区的2纵队,刚刚从浙东游击纵队升级而来,这“老三”是1941年以后发展起来,基本上可以说是在浙东四明山土生土长。说是“游击队”,但可不是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好歹是一个“山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北撤时,加上地方干部超过万人。浙东纵队很有些人才,政委潭启龙在解放初期的五十年代就是山东的省委书记了。

抗战胜利不久,山东组建了山东野战军,2纵是新四军2师和4师一部分,7师就是原新四军的7师。山东的部队走6万,还有20万,新四军第1纵队初来乍到,就成了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主力的地位是无疑的。尤其是1旅有闽东红军的老底子。奏起《东进序曲》,苏中七战七捷、黄桥大战顽军、车桥痛歼日寇……。让1纵又真正能亮一手的是在宿北战役。是时陈粟集中山野1纵、2纵、7师、8师全部兵力再加上华中9纵,在华中野战军的配合下,在宿迁对蒋军的整编11师,整编69师等进犯之敌展开了围歼。虽然最后攻进人和圩,把整26师师长戴之奇逼得“成仁”的是2纵。但此役最耀眼的还数1纵和8师,8师一夜激战夺取峰山,为战役最终胜利奠定基础;1纵像一把尖刀向蒋军纵深猛插,把整编26师与整编11师割裂出来,3旅有两个团差不多都摸到了胡琏的师部,杀得一时人仰马翻。这一仗把老蒋整编69师吃个精光,宿北战役对华东战场产生了重大影响,以后一路凯歌。(总体上来说)。宿北战役对20集团军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从此1纵善野战在华野有口皆碑。以后在华东战场上,这样的角色往往是非1纵莫属,那就是奔袭、迂回、穿插,就像在《沙这浜》中唱的――像尖刀直插进敌人心脏。

一纵野战在行,攻坚也不能含糊。在鲁南战役的第二阶段,陈毅下达战令:右纵队(8师、9师、10师、滨海警备旅加4师一部共12个团,)拿下峄城;左纵队(有华中1师,山野1纵共15个团,)攻取枣庄。扫清外围后,8师白天攻城,傍晚就突破南门,第二天凌晨,整编26师师长马励武就成了俘虏,三下五除二,仗打得干净利索。但左纵队麻烦大了,华中1师主攻枣庄,1纵攻打外围的齐村,齐村有整编51师133旅的旅部及一个团,约2500人,也是个不大不小的攻坚战。1纵上去的是主力1旅,这一仗1旅打得非常顺利,不到两天,就拿了下来,才伤亡百余人。朝鲜战场闻名全军的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因爆破有功,在这时已经出了名了。华中1师第一次在山东攻城,和当初的1纵一样,打的非常艰苦,听说陶勇一度提出“罢手”了,1师师长陶勇是全军公认的战将,可不是轻易服输的人,这让粟裕吃惊不小。这时叶飞主动请缨说:我还有两个旅没动呢,攻城,不就是爆破吗?粟裕闻之大喜,那就派一纵助一臂之力。叶飞让1旅2团,2旅4团上阵,4团要推算就是原59师175团,就是以后的“沙家浜”团。粟裕还放心不下,又让善攻的8师又上去一个团。陶勇本来就憋了一口气,眼下又有了生力军,于是1师士气大振。19晚,开始总攻枣庄大围。2团一鼓作气,连续爆破,首先突入大围,既然开了口子,各路人马纷纷涌入,连8师23团也是从这里跟进的。整编51师,这支为蒋家卖命的东北军在苦苦支撑9天9夜后,终于土崩瓦解,中将师长周毓英落得个像峄城马励武同样下场。虽然以后1纵参加城市攻坚的仗打得也不多,但拔这样一类的据点已经不在话下了。

华东我军在宿北、鲁南两战两捷,1纵队野战、攻坚都非常出色,然而在接下来的莱芜战役中,这支已经“锋芒毕露”的劲旅将会担当什么重任呢?著名的莱芜战役。在鲁南战役后不久,华东野战军就正式宣告成立,在1947年2月的莱芜战役中,华野的九个主力纵队悉数上阵,这一仗华野歼敌又创新记录,共七万余人,粟裕大喜过望的同时,亦不忘战役总结,其中一番话亦可作为对各军的评点。这位华野的实际领军者,毫不犹豫的把头功封给了第1纵队,他是这样说的:“在各纵队的配合上,第一纵队最吃力,虽然缴获不多,但在整个战役中起了决定作用,应算第一功。”

“决定作用”,换句话说,也就此役胜败关键所在。在莱芜大战中,由于情况变化,兄弟纵队未能到位,而李仙洲已准备突围,1纵苦战3日,终于拖住莱芜城的4万敌军。是役,蒋73军一个团向小洼进攻,坚守阵地的1团1连,在十倍以上兵力的轮番进攻下,阵地巍然不动,为这个老红军连队的历史上又写下了气壮山河的篇章。

1纵在莱芜战役中表现突出,在接下来的围歼整编74师中,更是大显身手。都说这一仗是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要取“首级”,首先要割开“百万军”。当时华野5个纵队围着74师,而蒋军10个整编师又围着华野的5个纵队。外围又有我华野5个纵队在阻援,这样的态势都是围着一个“磨心”做文章,那就是老蒋期待中心开花的张灵甫。发誓要报涟水之仇的6纵,6纵飞兵垛庄,断敌退路,功不可没,但1纵在此役中也是名垂青史。5月13日黄昏,我主攻部队开始出击,据战史记载:“当晚第1纵队第3师攻克凤凰山、曹庄一线,构成了阻击整编第65师的坚强阵地……第1纵队主力则从该师与整编第74师结合部向南猛插。并于14日午前抢占了天马山、蛤蟆崮、界碑等要点,割裂了整编第74师与整编第25师的联系;”这是一个十分艰险的任务,杀进去将是腹背受敌,两面夹击。当时,叶飞到野司接受任务,副政委潭震林开门见山就说:你们1纵队这个“梅兰芳”不上台,这个戏不好开场啊!这在外围的10个整编师中,黄百韬的整编25师最为积极,可见当时1纵压力之大,最紧急关头,1纵已无兵可调,幸好6纵有一个营路过,立刻被顶了上去,围歼74师是一步险棋,真是一点不假。在后来争夺主峰的战斗中,4团1连因战功卓著,被授予“孟良崮战役大功连”称号。多少年后,战场的亲历者也忘不了这一段历史,张震来20集团军视察时,亦重提往事,以激励新一代官兵。

3、8纵队攻下开封后,粟裕又在豫东大平原上杀了一场地地道道野战,那就是睢杞战役,也就是豫东战役的第二阶段。由1、4、6纵队组成的突击集团在叶飞统一指挥下,向区寿年兵团展开了围攻。穿插本是1纵的拿手好戏,1师一夜打下16个村落,在75师和72师间割开了一条十几里路长的口子。常郭屯是围歼区兵团的关键,1师在常郭屯打得非常激烈,最后叶飞把纵队警卫营都用上了。此役,4团4连的5班长,三级人民英雄马思进在丘屯战斗中光荣牺牲,被追授“一级人民英雄”称号。

进军豫皖苏边区,攻克尉氏、鄢陵、逍遥镇等城镇。10月,北上定陶地区休整。11月,参加陇海路破击战,破击砀山至黄口段铁路,在肠山城歼国民党军1个旅。12月,挥师西向,解放永城、涡阳、亳县、柘城等地。12月底,独立师改归晋冀鲁豫军区建制。1948年2月,在豫北濮阳进行新式整军运动,并抽调部分领导干部参加先遣一支队,准备进军江南。1纵队没赶上“中秋夺城夜”,济南城头杀声如潮,担负打援的1纵队,却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在淮海大战中,1纵队很快接到了一部重头戏。窑湾一仗,广东63军彻底玩完,让这支劲旅自豪的是,这台戏是1纵队独家唱的。战前,粟裕还不放心,打电话来问有把握吗?当时叶飞因病不在任上,副司令张翼翔一口回答没问题。战斗打响后,主力1师一马当先,由东门突入窑湾,为全歼63军立下大功,窑湾全歼国民党军第63军,2团4连被授予“窑湾战斗第一大功连”,而2团5连也获得了“窑湾战斗第二大功连”的荣誉称号。继而参加阻援,保障兄弟部队围歼国民党军黄维兵团,后又参加围歼杜聿明集团的作战。

淮海战役是一场血战,1纵伤亡7000余人,但歼敌超过40000,在华野排名第三。

1949年1月,华野第1纵队整编为三野第20军。自“百万雄师过大江”后,三野的两仗对比非常鲜明,郎广战役是在国军一路溃败中完成的,淞沪战役却仍然是一块难啃的骨头。上海的攻坚战,要保护好城市又要消灭顽固坚守的蒋军,是解放战争中最大的城市攻坚战,很少城市攻坚的20军也投入了这场战火之中取得骄人战绩。

20军一出国门,就赶上第二次战役,对手就是美军中最有盛名的海军陆战1师。20军1950年11月入朝到1952年9月回国,时间不算最长,但却是朝鲜战场最艰苦的两年。可以说在20集团军的战史上,这是一段极其可歌可泣的历程。据《志愿军人物录》中的记载,志愿军一级英模20军占8人,各军之首(全志愿军 50名一级英雄),至少在一个层面上反映了20军在朝鲜战场的英勇表现,20军的杨根思和15军的黄继光是朝鲜战场上最为“经典”的英雄。不用说,当初毛泽东是打算吃掉美军的这个王牌师,如果有制空权,如果多几门大口径火炮,如果有抵御严寒的冬装……虽然历史不能假设,但长津湖之战永远成了美陆战1师的恶梦,美陆战1师遭重大伤亡,无法参加第三次战役。这是强者与强者的较量,当美国士兵最后爬上1081高地的时候,也不无敬意地说:“这个阵地的中国第60师,忠实地执行了它的任务,顽强战斗到底,无一人生存。”180团2连所有官兵因无食缺衣都冻死在阻击阵地上。第4第5次战役都有出色表现。在第五次战役中,歼灭南朝鲜军第5师和第7师5个营;继而又在华川地区进行防御作战,对保障友军撤退,稳定整个战局起重要作用。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第20军涌现出志愿军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卜广德和于潘宫、车树琴(女)、孙振禄、任玉祥等英模个人及“杨根思连”等英模单位。1952年10月,第20军从朝鲜回国。

说动真格是我军第一次三军联合作战,还数陆军第20集团军。1952年10月,20军从朝鲜回归大本营华东军区,在山东停留一段日子后,驻防浙江。20军的前身苏浙军区的2纵.4纵,在浙江不仅打过仗,更重要的是60师整个是在浙东成长起来部队,的确是有一种回到故土的亲切。60师1955年1月18日,我军出动飞机184架,大小舰艇188艘,陆军的主角就是第60师的4个加强营,即主力团178团、180团2营,目标一江山岛

60师在20军中排名老三,从部队成长资历上来看该是没什么可说的。59师是原新四军6师的18旅,而浙东纵队司令何克希就任过6师的副参谋长。但此时的60师已是今非昔比了,要说60师在20世纪末几轮大裁军中最终“胜出”(保住了番号),在我看来,这也有一江山之战的汗马功劳,一江山之战对军友们来说无人不知,从此60师名垂青史,这话不算为过。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我军一直是以少胜多,以弱胜强著称,这一仗就倒过来了,杀鸡用了牛刀,这是一点也不夸张的。不过需要说明的是,拿下一江山岛只是拉序幕,好戏还在后头。战史上这一仗又称大陈战役,当年在上、下大陈岛上驻有国军两万人马,一江山岛只是大陈岛的门户而已,算来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战役。(是役,对先取一江山还是先取大陈分歧不小,多数人主张先打大陈。但浙东前指司令张爱萍力主先攻一江山,这一作战方案最终得以通过。)1955年1月18日8时整,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首战一江山岛,捷报传来,毛泽东主席高兴地说:“一江山岛登陆作战,打得很好,我军首次登陆作战是成功的。”国军有表现难得一见的“牺牲精神”,一江山之战,毙敌500多,俘敌亦500多,差不多是非死即伤了。一江山守军司令王生明是蒋经国钦点的胡宗南爱将,最后引爆手榴弹,算是真正做到了士为知已者而死。台湾高雄曾有一条以他名字命名的“生明路”。参加一江山之战的20军第60师表现最终决定成败。过去常说“共军”用“人海“战术,这一回让国军长见识的还有“火海”,这一仗60师的喷火兵大发神威。也许是我的少见多怪,当年陆军师一级喷火连的编制恐怕不多吧?

战争年代提起华野一纵(20军),都说该部善野战,有朝气。善野战不再说了,有朝气,从一个意义上说,也就是思想活跃,不甘人后,这也许军中多文化人有关。由于地域的原因,这支部队历来善待文化人,中国许多有名望的作家都在这支部队从过军,鲁迅先生的弟子的老作家黄源、家喻户晓《百合花》的作者茹志娟、还有著名作家邓有梅,当年都随华野1纵转战过。前些年,济南军区政治部有个创作员叫张廷竹,据说是在火车上被20集团军一位“伯乐”相中,特招入伍。张当时可能已近而立之年,对当兵来说是“半路出家”了。

“百军之杰”也在“与时俱进”中,有人说,20集团军是“最轻”的集团军之一,标准的五旅的编制,2万来人与集团军帽子名不符实。1979年的中越战争中,58师领命出征,只是姗姗来迟,赶了个后马梢,58师纵是“高手”,只叹英雄无用武之地。今天,陆军第20集团军虎卧中原,雄视八方,枕戈待旦,重任在肩。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20集团军赴四川抗震救灾,展示了和平时期军人的新内涵。

第20军是著名的新四军老部队,陈粟首长麾下著名的叶、王、陶部队之一,作战经验丰富,执行命令坚决,能打硬仗、恶仗、大仗,常以少胜多,战斗力极强,为国家、人民立下了丰功伟绩,各大战中体现了该军的极强劲英勇、机智战斗精神,擅长野战条件下的攻、防作战,是三野著名的部队核心之一。该部既有粟裕部队的专长,战术灵活,敢打、巧打大仗、常以少胜多大兵团运动战,又有本部队的特点即敢于恶战、苦战,经常在险恶的战局中反败为胜。这与其指挥员我军著名战将叶飞上将有关,叶司令有“小叶挺”的美称。粟裕大将指挥作战,以胆大心细,精于计算,战术灵活,著称;而叶飞上将则胆量更大,攻守兼备,善于穿插,战术灵活。

58师的前身是39年5月由新四军第6团与江南抗日义勇军第3路合编的江南抗日义勇军,同年10月与新四军挺进纵队合编称挺进纵队,40年7月改编为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第1纵队,41年2月改编为新四军第1师1旅,同年4月兼苏中军区第3军分区,45年3月改编为新四军第1师教导旅,同年4月23日调入新四军苏浙军区为第4纵队,11月11日编入新四军第1纵队为1旅,同年12月随纵队编入津浦路前线野战军为第1纵队1旅,46年1月改称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1旅,47年1月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1师,49年2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军58师。该师是有红军基础的新4军老部队,参加过著名的郭村保卫战、黄桥决战、苏中反清乡作战、天目山反顽作战、宿迁战役、鲁南战役、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豫东战役、淮海战役、抗美援朝第2、4、5次战役等。部队机动能力强,尤其善长野战条件下的攻防作战,亦能攻坚。有强大的突击力和贯穿力,曾在豫东战役中激战一夜,将区兵团一分为二,为全歼该兵团发挥了决定性作用。该师战斗力强劲,被新四军军部去定为甲等旅,是三野头等主力师,亦是陈粟首长极喜爱的部队,有百旅之杰的美称。

172团的前身是34年9月由闽东红军地方武装组建的中国工农红军闽东独立师,37年11月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福建抗日游击第2支队,38年1月底改编为新四军第3支队第6团,39年5月改编为江南抗日义勇军第2路,同年10月编入新四军挺进纵队为第1团,40年7月改编为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第1纵队1团,41年2月改编为新四军第1师1旅1团,同年4月改称第1师第1旅兼苏中军区第3军分区1团,45年3月编入新四军第1师教导旅仍为第1团,同年4月23日随旅调入新四军苏浙军区为第4纵队10支队,11月11日随所在纵队编入新四军第1纵队为1旅1团,同年12月随纵队编入津浦路前线野战军为第1纵队1旅1团,46年1月改称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1旅1团,47年1月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1师1团,49年2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军58师172团。该团是三野为数不多的红军团队,在新四军早期的团队中代号为良团。该团作风勇猛顽强,攻防兼备,有较高的技战术水平,在东进开辟苏中根据地的作战中立了头功。在苏中的四个主力团中该团是唯一没有老虎团称号的团队,可在半塔集、郭村、黄桥、车桥、天目山等战役战斗中的卓越表现,是比老虎团还要老虎团。该团战斗力很强,是军师第一主力团,也是三野战斗力最强的主力团队之一。

173团的前身是44年2月以苏中2分区特务营为基础组建的苏中军区特务第2团,45年3月编入新四军第1师教导旅仍为特2团,同年4月23日随旅调入新四军苏浙军区为第4纵队11支队,11月11日随所在纵队编入新四军第1纵队为1旅2团,同年12月随纵队编入津浦路前线野战军为第1纵队1旅2团,46年1月改称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1旅2团,47年1月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1师2团,49年2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军58师173团。该团战斗力较强,是师主力团。

174团的前身是47年2月由胶东地方独立团改编的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1师3团,49年2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军58师174团。

59师的前身是39年11月6日由老6团留下的伤病员与江南地方武装组建的江南抗日义勇军东路司令部,40年4月23日改编为江南抗日救国军东路指挥部,41年2月4日改称新四军第3支队(新3支队),同月18日改编为新四军第6师18旅,同年11月改称新四军第1师18旅,42年3月兼苏中军区第1军分区,45年6月改编为苏中军区教导第2旅,同年8月改称苏中军区教导旅,11月11日编入新四军第1纵队为2旅,同年12月随纵队编入津浦路前线野战军为第1纵队2旅,46年1月改称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2旅,47年1月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2师,49年2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军59师。该师是新四军老部队,部队基础好,战斗力强,是三野主力师。

175团的前身是40年11月6日由江南抗日救国军东路指挥部第1、第5支队合编的江南抗日救国军第1纵队,41年2月4日改称新四军第3支队(新3支队)第1纵队,同月18日改编为新四军第6师18旅52团,同年11月改称新四军第1师18旅52团,42年3月改称第1师18旅兼苏中军区第1军分区52团,45年6月改称苏中军区教导第2旅52团,同年8月改称苏中军区教导旅第1团,11月11日编入新四军第1纵队为2旅4团,同年12月随纵队编入津浦路前线野战军为第1纵队2旅4团,46年1月改称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2旅4团,47年1月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2师4团,49年2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军59师175团。该团是新四军比较老的主力团队,部队作风勇猛,长于野战,是苏中军区的四大主力团之一,江南人民称之为江阴老虎,该团战斗力强,是军、师主力团。

176团的前身是47年2月由胶东地方独立团改编的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2师5团,49年2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军59师176团。

177团的前身是42年底由新四军第1师18旅52团第7、第8两连与江都的曹黄区游击连、麻城区游击连合编的江都独立团,45年6月编入苏中军区教导第2旅仍称江都独立团,同年8月改称苏中军区教导旅第2团,11月11日随所在旅编入新四军第1纵队为2旅5团,同年12月随纵队编入津浦路前线野战军为第1纵队2旅5团,46年1月改称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2旅5团,46年10月29日与本旅第6团(东台独立团,44年冬与苏中2分区部分地方基干武装合编为苏中军区第2分区独立团,45年8月编入苏中军区教导旅为第3团,11月11日编入新四军第1纵队为2旅6团,同年12月随纵队编入津浦路前线野战军为第1纵队2旅6团,46年1月改称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2旅6团)合编为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2旅6团,47年1月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2师6团,49年2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军59师177团。该团基础较好,战斗力较强,是师主力团。

60师的前身是42年8月成立的第3战区凇沪游击队三北游击司令部,43年12月22日改称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45年1月改编为新四军苏浙军区第2纵队,同年11月11日编入新四军第1纵队为3旅,同年12月随纵队编入津浦路前线野战军为第1纵队3旅,46年1月改称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3旅,47年1月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3师,49年2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军60师。该师是新四军较老的游击部队,很好的坚持了浙东的游击战争。在宿迁战役中该师经过激战,割裂了整11师的防御体系,为扭转战局起到了关键作用。该师还是全军唯一的参加过三军联合登陆作战(一江山岛登陆作战)的部队。

178团的前身是45年11月11日由苏浙军区第2纵队5支队与凇沪游击支队合编的新四军第1纵队3旅7团,同年12月随纵队编入津浦路前线野战军为第1纵队3旅7团,46年1月改称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3旅7团,47年1月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3师7团,49年2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军60师178团。该团战斗力较强,是师主力团。

179团的前身是45年11月11日由苏浙军区第2纵队3支队与金(华)萧(山)支队合编的新四军第1纵队3旅8团,同年12月随纵队编入津浦路前线野战军为第1纵队3旅8团,46年1月改称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3旅8团,47年1月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3师8团,49年2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军60师179团。该团战斗力较强,是师主力团。

180团的前身是47年2月由胶东地方独立团改编的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3师9团,49年2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军60师180团。

该集团军所属的荣誉单位有:

杨根思连----原步兵第58师第172团第3连;

沙家浜连、 抗洪抢险英雄连----原步兵第58师第175团第2连;

政纪模范连----原步兵第60师第178团3机连;

朝鲜战争爆发后,第20军于1950年11月在军长兼政委张翼翔率领下入朝参战。在长津湖战斗中,第58师

172团3连连长杨根思率领一个排坚守小高岭阵地,顽强阻击敌军的冲击,最后与敌同归于尽,追授特级战斗英雄称号,并被授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