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7岁男童莫名发胖76公斤 坐着睡觉两年

122师广播员 收藏 0 552
导读:7岁胖儿孙麒宇如此睡觉已经两年了。 母亲张绍丽扒开胖儿衣服看,孩子胖得皮肤都有道道红色印记。 身高1.20米、体重76公斤、腰围3.42尺,所穿衣服都是特殊定制,上学和上厕所根本离不开人;两年来700余个夜晚,他一直都是坐着睡觉。 这是葫芦岛市一个7岁胖儿给单亲低保妈妈带来的烦恼。孩子越来越胖的现状更让她发愁,甚至有些恐惧。 爸爸突然去世 男孩莫名胖不停 孙麒宇2006年3月1日出生,7岁的小男孩因为肥胖得厉害如今成了远近闻名的“名人”。 孙麒宇家住葫芦岛市龙港区西山坡,出生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瞧:7岁男童莫名发胖76公斤 坐着睡觉两年

7岁胖儿孙麒宇如此睡觉已经两年了。

瞧:7岁男童莫名发胖76公斤 坐着睡觉两年

母亲张绍丽扒开胖儿衣服看,孩子胖得皮肤都有道道红色印记。

身高1.20米、体重76公斤、腰围3.42尺,所穿衣服都是特殊定制,上学和上厕所根本离不开人;两年来700余个夜晚,他一直都是坐着睡觉。

这是葫芦岛市一个7岁胖儿给单亲低保妈妈带来的烦恼。孩子越来越胖的现状更让她发愁,甚至有些恐惧。

爸爸突然去世 男孩莫名胖不停

孙麒宇2006年3月1日出生,7岁的小男孩因为肥胖得厉害如今成了远近闻名的“名人”。

孙麒宇家住葫芦岛市龙港区西山坡,出生时6斤挺正常,一岁半时不会说话,一岁半时才会走路,可说话含糊不清。等孩子逐渐长大,送去幼儿园时,不料幼儿园老师因听不懂孩子说的话,张绍丽只能放弃打工,自己带着儿子。

3年前,孙麒宇的爸爸因脑出血病突然去世,小家伙也莫名地开始发胖,从一个微胖的男孩变成了150余斤的胖小子。“他爸突然走了对孩子打击挺大,每当看到墙上的爸爸照片,孩子就喊爸爸快回来!我听着心酸,只好把照片取下来。”孩子妈妈张绍丽说。

从此,孙麒宇的饭量增加,每餐的饭量比大人还能吃,体重也突然开始了异常增长,如今早已是同龄孩子体重的3倍还多。

母亲特意带他去医院检查,验血验尿,又做了彩超和CT,诊断结果为肥胖和脂肪肝,医生建议控制饮食,适当运动,减轻体重。

妈妈无奈限制饭量 他摔坏5个碗

两年前,妈妈无奈只好限制他每餐的饭量,每顿饭都是一碗饭。担心儿子看自己多吃受不了,每顿她也只吃一碗饭。“最初限量的那一天,一碗饭他很快就吃完了,然后马上把碗递过来让给盛饭,我给他讲道理,他根本不听,特生气,哭喊着要吃饭。看我真不给急眼了,说我是破妈妈,然后就把碗给摔了。如今我家的10个瓷饭碗已被摔坏了5个,后来没有办法我就买了不怕摔的不锈钢碗。”张绍丽说。

每天清晨5时许,张绍丽就早早起床做饭,母子俩早饭都是一碗高粱米饭,吃些小咸菜;中午一般是薄薄的纸杯般大小的2小块玉米面大饼子,或者是1个馒头,如果是大馒头就要掰开一半,外加白菜和酸菜汤;晚上是一碗高粱米粥,外加萝卜和土豆等家常蔬菜,咸菜几乎每顿都有。

由于天天都吃不饱,如今饥饿每天都充斥着孙麒宇的生活,吃不饱的时候,小家伙的情绪就变得很急躁。一天听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妈妈,我饿!”每每听到这句话,张绍丽的眼泪都围着眼圈儿转。

衣服特殊定制 无法独立上厕所

目前孙麒宇身上所穿的衣服都必须是买布特殊定制。张绍丽指着儿子身上的毛裤说,这是用大人的2件毛衣拆了后给织成的,鞋也是**加肥的。

尽管没少去医院给孩子检查,可孩子肥胖厉害,到底是啥原因造成的,附近几家大医院都无法确诊,建议到北京等地大医院看看。然而仅靠350元低保生活的母子俩去大医院检查的希望变得渺茫。

近年来随着身体日益发胖,行动不便、走路经常摔倒、呼吸困难、语言表达不清等困难日夜缠绕着孙麒宇。尤其是上厕所大小便更费事儿。“因为太胖,起初撒尿把裤子都给弄湿了,后来没办法,撒尿必须蹲着。坐在坐便上,屁股几乎就全占满了,后来无论大小便,必须得把衣服全脱了,防止裤子上弄得哪儿都是。另外他自己擦屁股根本也够不到,上趟厕所,我们娘俩两个人忙活一身汗!”张绍丽说。

如今妈妈成了儿子全天候的贴身“保镖”,几乎寸步不离,根本没办法工作。如果赶上了孩子患病,还得请74岁的孩子姥姥过来帮忙。

1公里路要走半小时 一堂课得站起来走几圈

今年7月,张绍丽把儿子送到了葫芦岛市特殊教育学校,因为这里读书吃饭都免费。由于家中距离学校很远,娘俩必须要先后倒两次公交车才能到学校。因为自家距离公交站点大约1公里,为了避免上学迟到,母子每天清晨6时许就要从家里出来。1公里的道路,儿子至少需要半小时,走到站点孩子浑身都湿透了。尤其是遇到上坡,孩子喘着粗气行走更艰难,可小家伙坚持着不放弃。

另外一天来回车费就要4元,每月母子光车费就要100多元,这对靠低保活着的张绍丽来说是个不小的开销。“每走几分钟,孩子浑身上下都是汗水,尤其是额头都把帽子差不多弄湿了,1个毛巾擦汗水弄得湿漉漉的,无奈只好每天准备两个毛巾轮换着给孩子擦汗。另外上下车也特吃力,倒完两趟车到了学校,我也是一身汗。”张绍丽说。“起初上学时因太饿,多次曾经偷吃其他孩子的小食品。学校提出要家长陪同,在学校上厕所,他只能和我一起去女厕所,有时给别的女孩子吓一跳,给我弄得也不好意思。因为长时间坐着,儿子不一会儿腿就会发麻。没办法只好和老师请假,站起身来走几圈。”

“躺着睡觉就直蹬腿,上不来气”

由于越来越胖,两年来睡觉不能正常躺着成了胖墩儿的烦恼,也成了母亲心中的最大负担。“孩子睡觉时候都是坐着的姿势,先把行李卷好 ,然后在行李上面放2个枕头,再让孩子斜靠着坐着睡觉,现在这样睡觉习惯了。如果是躺着睡觉就直蹬腿,上不来气!难受得根本睡不着觉! ”

张绍丽告诉记者,她和丈夫都没有这种肥胖家族史,身高体重都正常。目前最大的困惑和心愿就是想知道儿子的肥胖到底是啥病?恳请好心人帮助!

来源:新民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