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上官秀秀:狙击手之路(十二)————疯狂行军

上官秀秀 收藏 93 18779
导读:这一集的标题是 疯狂行军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要跟大家解释一下什么叫行军。行军是部队成纵队根据事先指定的路线进行有组织的移动,这叫行军。但是。 常行军就是一般的正常行军,不要求速度多快,每小时4~5公里;急行军那就要求加速度了,每小时10公里;强行军一般像在一些不好走的路段,务必要走过去,这叫强行军,一般按日程算,50公里以上,奔袭的速度跟急行军的速度差不多。当你们知道什么叫“兵贵神速”一词时,你们就会明白行军的意义了。这里就简单的跟大家讲解一下这几种行军的不同之处,详细资料大家可以去网上

上官秀秀:狙击手之路(十二)————疯狂行军
这一集的标题是 疯狂行军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要跟大家解释一下什么叫行军。行军是部队成纵队根据事先指定的路线进行有组织的移动,这叫行军。但是行军又分4种:常行军、急行军、强行军、还有就是奔袭

常行军就是一般的正常行军,不要求速度多快,每小时4~5公里;急行军那就要求加速度了,每小时10公里;强行军一般像在一些不好走的路段,务必要走过去,这叫强行军,一般按日程算,50公里以上,奔袭的速度跟急行军的速度差不多。当你们知道什么叫“兵贵神速”一词时,你们就会明白行军的意义了。这里就简单的跟大家讲解一下这几种行军的不同之处,详细资料大家可以去网上搜索看看,应该会有更全面的解析。

不过我们通常习惯性的说成徒步行军,不管是急行军还是强行军,都说成徒步行军,都是用脚嘛。徒步行军,我们部队一般又喜欢说成拉链,因为纵队前行的时候,队伍相当长,很像衣服上的拉链,所以就说成拉链,以下我都会用拉链一词来取而代之。

疯狂行军这个标题,就疯狂在这次行军的路程及艰难程度。拉链其实早在我们新兵连的时候就开始了,每个月都有那么一两次,只不过是那时走的路程不是很远,一般在20公里左右,对于我们入伍前从来没有走过这么远路程的人来说,还是蛮累的,不过哥曾今在读书的时候,我家离读书的地方相隔约30公里左右,当时因为身上只有6块钱中巴车车费,做公交花了一块钱,就在拿一块钱的时候,五块钱掉了,没注意,下车后,一摸身上5块钱没了,卧槽,下了决心不坐车了,走路走到学校,下午2点半,晚上9点多的样子才到学校,走了我6个半小时,虽然速度不快,但是在以前我可是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路的。正因为有了这次的历史,所以新兵连的20公里其实真不算什么。后期的话,路程会慢慢加长。

到了狙击队以后,拉链其实也一直在伴随着我们,月底都会有一次大型的徒步行军,这种训练,其实是练练脚力,练练人的意志力,路程一般在30到40公里的样子,反正是从头到尾就一条大道,一路走到头就是了,没什么难度,走过几次以后,就觉得这种训练就是给我们拿来消遣的。哥每次在徒步行军的时候就喜欢装B,在行军过程中总会要经过一些十字路口的,为了避免车辆影响行军队伍,距离路口还有50米的时候,哥就冲到路口那,手握88狙,右手掌心对着来往的车辆,车子乖乖的就停了,那一刻才感觉原来当解放军叔叔的感觉真的好爽。

6月8日傍晚,在我们做完基础体能训练的时候,教官把我们集合到一块,说道:“明天准备进行大型拉链,路程不远,可能会增加点难度,大家晚上去准备准备,一早带到操场,准时上车,大家都听清楚没。”“听清楚了。” 哥就纳闷了,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呢,其实也没什么要准备的,不就是全副武装嘛,除此之外我真不知道还能准备什么。说到徒步行军,大家最关心的就是身上的两只脚了。说到脚,这里有两个班长还真有意思,我们都偷偷的让人帮我们多带两双软一点的鞋垫,防止走的时间太长,脚容易起泡。他们两个不是买鞋垫,而是买的“**型创可贴”,也就是卫生巾,他们两个用卫生巾当鞋垫,卧槽,亏得他们想的出来,卫生巾的柔软程度,透气程度,吸汗程度,那可是比我们的破鞋垫好多了,真是人才,真不愧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我当时就知道卫生巾绝对比鞋垫好用的多,但是哥怎么跟别人说呢,尤其是让别人帮你带,怎么好意思出口跟人家说带卫生巾呢,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厚脸皮跟勇气。哥向来对卫生巾没什么感觉,但这次真的有感觉了。

除此之外,我们还带了好多饮料跟零食。本来规定水壶里面必须装满水的,我们装的是饮料,背囊里再藏几瓶饮料,虽然负重增加了点,撑死全身上下不过60斤左右,一切准备就绪,准备拉链。

次日一大早,教官集合所有全副武装好的学员前往操场进行蹬车,大家不要感觉奇怪,车先是把我们送到起点位置,然后下车往终点位置走,终点就是我们现在的营区。一路颠簸来颠簸去,终于到了起点位置,我们全部下车集合,教官上来点完名以后,对我们说:“此次拉链不同于往常,适当的增加了点难度,我相信你们能克服,路程嘛,不是很远,大家又不是第一次拉链了,别的我就不多说了,各班班长,带过去准备准备。” 路程不是很远,这是从教官口里说出来的,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不是很远,还真不知道是很远还是不远,要是从我们嘴里说出来的不是很远,那肯定不会很远。

带到起点以后,教官突然让我们卸装,搞得我们一个个的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好好的干嘛卸装。有人其实已经意识到了,就是教官要检查装备。我们这下心虚了,背囊里面好多吃的怎么办,教官一个一个打开我们的背囊检查,拿起一个学员的背囊说:“你们当这是学生时代的春游吗?零食比着装还重,零食带了没关系,你们都不许吃,你们一路给我背着走,是不是觉得这次拉链很轻松啊,好戏还在后头呢,有你们受的,现在把你们鞋子也脱了。”我的妈呀,还要脱鞋子啊,哈哈哈哈哈,我大笑,我就在想那几个垫卫生巾的班长该怎么办。教官检查了我们的鞋子,把多余的鞋垫给抽了出来,当他走到那几个班长面前的时候,抽出的不是鞋垫,而是卫生巾,教官表情惊奇的说:“哟,我们狙击队还有来月经的??你们几个难道跟我们长的不一样??” 我们暗笑,教官接着说:“你们这几位与众不同的班长,当真以为我没见过这些小计俩吗?你们老连队的那套就别在我面前用了,你们还是太嫩了,要么来点新花样,不然就给我老老实实的走,别耍花招,没用的。”说完把卫生巾一丢,我们迅速重新着完装以后,便开始了长达80公里的徒步行军,这个数字是我们走完以后,根据我们的步速初步得出的路程,中途还有奔袭,所以可以肯定最少有80公里的行军路程。

行军开头还算不错,每走完10到15公里,就原地休息五分钟,其实有过这样经历的人都清楚,越是休息,再起来走的话,脚反而越难受。在第一次休息完了以后,教官突然改变路线,让我们朝着一片类似于乡间田坎的路走去,田坎的一头是几座山坡,而且是树木繁杂的山坡,其实就是让我们走山路,我们意识到情况不对了,难怪教官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这次行军的难度有所增加,走山路这也许只是其中一段路程,后面还有什么花招,我们只能做做猜测,就面前的山路而言,高低不平,道路崎岖,走起来确实不太方便,经常被林中的刺给刮伤。平时我们走的都是大马路,走完全程也不是很累,这次走的山路,一上坡一下坡,道路还非常不好走,大家相对来说都很累。

当我们来到山脚下时,教官下令让我们全部把鞋袜全脱了,让我们光脚走山路,哥当时就奔溃了,山路啊,山路的石头凹凸不平,很戳脚的有没有。因为是命令,我们只能服从,我无奈的脱下了鞋袜,对着自己的脚说:“小子啊,今天就看你们的了,走完这段路,回去我好好打点温水给你们泡泡。”整理好着装后,开始向山路进发,本来走的就很艰辛,一阵微风拂过,哥大口的呼吸着林中的新鲜空气,顿时感觉浑身清爽无比,但风中却夹杂着特殊的“香气”,我敢肯定的说,这绝对是前面谁的脚臭味,而且这臭味哥只要稍微一闻就知道是谁的,要恨的话,就只能恨我自己为什么排在他后面,悲催啊,这气味比催泪弹还要催啊,何时才是个尽头啊,哥心中塞满了郁闷。

教官看了看时间,都20几分钟过去了,连第一个山头都还没走过去,就觉得我们动作有点慢,下令让我们强行军,强行军在开头跟大家介绍过了,意思就是不管脚下是什么路,也不管有多难走,务必强行通过。这令不下还好,一下,大多数人的脚不是被刺刺到,就是磨破了脚皮,最后一个个都抠紧了脚底板,虽然大家最后都走出了山路,但是,血迹斑斑的脚该怎么走完接下来的路呢。教官给我们的时间是1个小时走出山路,可我们花了近1个小时40分钟,但是教官并没有说我们慢,他想要看到的是我们能不能坚持走出来,一小时的时间只是给我们精神上施加点压力罢了。

教官见我们互相扶持,最终全员走出艰难的山路,他默默地点了点头,很明显是肯定的动作,随后坐上了他的猛士专车,前往下一个点等候我们,关于走山路也没什么好跟大家细说的,就是看全员的毅力是否坚强,看全员是否团结。

“这教官他喵的脑子有病啊,脚都走成这样了,下面怎么走?”一名学员边穿上鞋袜边说到,心里埋怨着。这也怪不得他,既然当初作出了选择,就应该做好万全的准备,不要等到厄运来的那一天再发牢骚。

休息完了以后,已经走完30公里左右了,收拾好武器装备,又开始了行军。接下来的这段路,走的我是一点痛感都没有啊,其他人也是这样,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这段路算是个半繁华地段,人流量较多,当然美女也很多啦,6月快中旬,天还是有点热的,美女们穿的少,我们这群早就饥渴的狼崽子们,一看到这样的美女,哪还觉得脚疼,巴不得飞奔到美女面前搭讪。这种事只能在脑子里幻想幻想了,既然是在行军,就要拿出点军人的气质,让老百姓看看我们军人的精神面貌,不能表现出苟延残喘的状态,我不得不佩服教官的脑子,知道我们走完山路,状态肯定不佳,所以选这么一段路让我们走,他即使不说,我们也都很自觉的把精神面貌表现好,不但速度没有慢,反而还比前面要快,看来美女对我们的帮助还是很大的。人嘛,总是有点爱表现的心理,自己拿把枪在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中,自然觉得自己很酷,那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在经过一家小店门口的时候,有两个小年轻就在说:“他们身上的是不是真枪,外面怎么是塑料的。” 你们知不知道这句话深深的伤害了一个纯洁小狙击手的心哪,为了达到精准度的要求,我们可是拼了命的在狙击队训练的,怎么会用假枪嘛,实属无语,难道真枪这么难见到吗?还是外面卖的仿真枪太真??

没想到这地带还蛮长的,考虑到大家部分人的脚有刮伤、磨伤的现象,部队下令在路的一旁休整10分钟,大家很有秩序的卸下了着装,路边经过的美女,老百姓看见我们满头大汗,甚是辛苦,有的老人家还时不时的跟我们说:“小伙子,你们辛苦啦,现在向你们这般年龄的小伙子,很少有能吃苦的。”这话说的还是蛮体贴的,我们听了心里也很舒服。

在休息的过程中,小部分学员把鞋袜都脱了,想看看自己的脚怎么样了,在他们脱下袜子的那一刻,可以说是惨不忍睹,袜子跟血肉黏在了一起,久久不曾脱下,路过的老百姓们看到这情况也是一个个表现出了痛苦的表情。要是走的不是山路,区区40公里的路程,最多是起泡,不至于出血,显然这次难度是有了加强。

眼看到了吃饭的时间了,我们在休整10分钟后,又起身往前走了不到5公里,这里有条小溪,溪水深度最深的地方也就到我们胸部,我们就在这溪边岸上进行就餐,当然不是大鱼大肉,就是有,这会我们也吃不下,别忘了我们背囊里可是有零食的,但是可观不可食,这真是馋死人了,卧槽,居然不给吃,吃压缩饼干跟其他的行军干粮,我情愿省点力气走路,也不愿花这力气咬那硬邦邦的饼干,还干的要死,又难咽,水喝多了,还撑的慌,到时候走路不方便。我跟几个班长干脆靠在背包上小眯一会。

15分钟过后,值班员吹了集合哨,全员又开始奔溃了,值班员说:“接下来的行军路线是你们后面的水路,全员着装下水,沿着小溪一路之上,你们先别唾骂我,不是我的主意,老大(教官)的主意。”“卧槽,这小溪蜿蜒曲折,看不到头啊,值班员你有没有搞错。”说这话的班长自己也知道这话其实是句废话。走就走吧,想想这一生中难得有一次着装溪水中行军呢!水路就水路。

“全员下水集合!”破哨子又吹起来了,这帮鸟人刚刚还在埋怨走什么水路,看他们跳水的动作还蛮犀利的嘛,还来个纵身鱼跃,要不要再来个空中翻腾两周半,难度系数三点零。。。。。。。头露出水面时,还甩甩他们的秀发,头发就一厘米长的小平头,秀什么秀,喜欢装逼的人还真是不一样。岸边的水深还不到膝盖这,他们还趴在水里,背上的背囊还在水面上,撮不撮嘛,吃饱了撑着。。。。。。。

列完队后,又开始了艰难的跋涉。我们是逆流而上,行军速度当然快不到哪去,只怕那些脚破的人会更痛苦。下水后我们渐渐的往小溪中央靠拢,这时的水深已经在我们腰间了,行军非常不便,只能靠后面的人推着走,第二个推第一个,第三个推第二个,以此类推。

不过我们当时虽然觉得有点麻烦,不过在那个大热天里,下水未必不是件好事,因为凉快啊,可是有人欢喜有人忧,那些脚痛的人,下水后,脚就像被刺刺了一样,因为脚在水里走的时候,水的浮力使鞋子往上,人走路的时候是向下用力,这样一来,脚上的伤口就容易与鞋子进行摩擦,那可是钻心的疼啊。哥从小在城市才长大,没走过什么长距离的山路,脚伤不比他们好到哪去,我反正一直没有把鞋子脱下来看就是了,事后可以慢慢看,现在看了只怕会影响心情。

终于盼星星盼月亮,我们看见前方有块河坝,值班班长这才吹了上岸的哨音,还好水路不长,前后也就6公里不到。上岸以后,这受伤的脚瞬间就不适应陆地,疼的很是厉害,好多人包括我在内,刚上岸没走两步路,就重重的摔到了地面上,一排长立刻把我扶起来说:“小子,再坚持一会,应该快结束了,先拿块纱布把脚包裹一下吧。”我撕开纱布把脚裹了个严实。起身跟着大部队继续行军,本以为这后面的路不会有什么麻烦了,可以让我们缓解缓解行军压力,万万没想到的是,教官真他喵的禽兽不如啊,下令全员进行奔袭,直奔我们的大本营,知不知道这时候来奔袭,路程足足有20多公里啊,大多学员一听到命令,当场就奔溃了,先不考虑脚伤,光是20多公里的奔袭路程就够受的了,更何况大多人脚还有伤,这跟拼命有啥两样,什么叫挑战极限,这就是挑战极限。

奔袭20多公里,这在当时的情况来说,已经是非常恶劣了,我估计教官也知道以我们当时的情况,奔袭速度肯定会大打折扣,为了让我们既能继续行军,又让我们的脚得到短时间的休整,教官想了个馊主意,让我们大家全部进行低姿匍匐,匍匐前进至前方红绿灯处。

我们当时的所在地,从这个红绿灯爬到那个红绿灯,两灯之间的间隔有800米,1000米不等的距离,因为是偏远的郊区,所以红绿灯间隔比较远。

从军以来,当时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徒步行军中还有低姿匍匐前行的,平时我们都是在营区的训练场上进行低姿匍匐训练的,这次可是真真实实的柏油路啊,然而这些对我们来说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大家啥玩意都没带,比如说护具之类的护腿、护肘、护腕都没带,平时在草地上匍匐,不带护具的话都能把关节部位的皮磨破,更别说是在柏油路上爬,肯定会掉皮掉肉。

刚开始爬的时候,我们几个脚疼的不敢用脚尖内侧送力,一送力脚底就跟皮裂开一样的疼。没办法,我们只好用两小臂内侧慢慢的往前爬。背囊的重量、脚底的疼痛感在我还没爬到300米的时候,就感觉整个人都要虚脱了,教官见我们几个满头大汗,似乎一点力气也没了,对我们说:“医疗车就在边上,有没有想上车清洗下伤口的?”一听这话就像是不怀好意,谁知道上车以后会不会被淘汰出狙击队,就是有这想法,也没人敢上车。教官见我们没人愿意上车,又说到:“行啊你们,现在学精了嘛,看来我也没什么要说的了,好好努力。”说完就从猛士车后面拿起一大片西瓜就啃了起来,看到这一情景,真是诱惑啊,好贱啊有没有,你吃就吃呗,还时不时把西瓜拿到我们面前故意馋我们,居心何在啊,我们只好自我安慰的说那西瓜肯定不甜,才六月份的瓜,肯定甜不到哪去。教官的猛士车又往队伍前面开了一段距离,教官指着车后面的西瓜,跟大家说:“凡是狙击队的学员,其他人我不管,只要不顾一切的挺过今天的拉链,一人一个西瓜,西瓜钱我出,不够吃尽管找我要。”卧槽,难道今天教官良心发现??我很好奇,当然好奇的也不是我一人。

几经周折,虽然爬的有点慢,但也算挪到终点了,几个贴地的关节部位不用看了,肯定是皮肉模糊的,迷彩服都破了好几个窟窿,区区1000米不到,既然花了我们近1个半小时的时间,但是教官并没有说我们什么,他无非就是想看看我们能不能做到,能不能坚持到最后,然而我们做到了他也就一笑而过。

爬完以后,我们也露不出任何笑容,因为还有先前提到的奔袭在等着我们,我们现在浑身是疼痛难忍,这个时候奔袭近20公里的路程,可不是开玩笑啊,这时候好多人开始发牢骚了。“这算什么训练啊,都累成狗了,还要奔袭20公里,严重怀疑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行了行了,我比你们惨多了,卫生巾被拿掉了,现在连基本的鞋垫都没有,你们还有鞋垫,不比我们舒服吗,来来来,给你们看下我的脚底板。”说着鞋子一脱,但是袜子就不好脱了,跟血肉粘在一起,他也懒得脱了。有一个士官班长说到:“脱啊,你怎么不脱了,谁不是一样,搞得好像你脚破了教官就不会让你奔袭一样,你要是不想跑,那连累的可是我们哦,老子跟老李(另一个二期士官)还得拉着你跑。先说好了啊,你要是跑不动,我不但不拉你,我甚至会猛踹你两脚,先出口气再说。”“你们都说够了没,省点力气回去吃西瓜吧!”这话是我说的,一个老班长立马就回了我一句:“哟HO,新兵开始训我们老兵了。。。真是辛苦你了,这新兵说的也对,省点力气回去吃西瓜咯。”说完起身收拾武器装备,准备奔袭。

奔袭的命令很快就下达了,全员立刻展开了最后的奔袭,说来也奇怪,本来我们身上伤口都很疼,跑了2~3公里以后,就不觉得有多疼了,只是脚还有点疼,但是这个疼对奔袭的速度影响不大,老李知道我有点难受,要我抓着他的背囊,他带我跑,我也没拒绝,一手握着88狙,一手抓着他的背囊,就这样跑着。

“大山倒了,快来个人帮忙扶下。”我的背后传来了这一句重复的喊声,大山是张某的外号,平时大家都喊他大山,唯独我喊他大山班长,没办法军衔低啊。他由于体力不支,加上身上一些小伤的折磨,一下子就瘫在了地上,我们立马将他抬上了跟随在我们身旁的医疗车上,不过还好,问题不大,只是有些疲劳,他在拉链的当天凌晨还在站哨,也确实没休息好,教官后来也没去追究什么,因为大山班长他在倒地之前从来都没有要放弃的想法。

奔袭的速度也不是很快,就跟慢跑一样,说实话,教官就是用鞭子在后面抽我们,速度也就那么快了,只要达到每小时10公里左右的路程,理论上是不慢的,一小时10公里对我们来说也不是很难,平时的武装越野10公里也就40分钟左右。跑着跑着,已经快到我们的营区了,不过还有7公里的路程,路上的行人老百姓看着我们这么拼命的跑,让我们的自豪感又被激发了出来,喜欢装逼的人又来了,时不时在跑的时候大吼一声,我们也都跟着大吼。大家可能也见过这样的情况,当兵的在跑步的时候为了表现自己的强悍,总喜欢在跑的时候大吼几嗓子,这很正常。路边的老奶奶听到我们的吼声,吓得直往路的一边躲,感觉我们就像疯子一样,当时我们解放军的形象就被老奶奶误认为是一帮子土匪。

“最后三公里了,大家再努把力,西瓜在终点切好了,加快速度,看谁最后没抢到西瓜。”三排长这句带有激励性的玩笑,还真管用,最后这点路,这帮人跟见了没穿衣服的美女一样,跑的都忘了身上的伤痛。

“哈哈,第一块西瓜在我手上了。”这是三班的一个士官俞某率先达到终点,抢了第一块切好的西瓜,大口就吃了起来,吃完瓜皮一丢,拿起第二块又大啃起来。陆陆续续的所有学员相继到达终点,抢到西瓜就开始啃,有的站着啃,有的坐着啃,有的干脆躺在地上就啃了起来。俞某手拿西瓜,举天长叹:“老天啊,你开什么玩笑,我们搞得这么累,西瓜居然不甜。”早就说过这西瓜不会太甜,谁让你跑那么快。教官下车后看见大家开心的吃着西瓜,突然脸严肃了起来,吼道:“谁让你们把瓜皮丢地上的??拉完链连基本的卫生都忘了是吧。全被给我捡起来带回营区垃圾桶内。”俞某很郁闷,他手上有七八块西瓜皮。。。。。我们吃的少,也没心思吃。

回到营房后,迅速整理好床铺,舒舒服服的往上一躺,真舒服啊。随后医务室的人给我们每人发了一小瓶医用酒精,让我们给伤口消消毒,由各班班长亲自帮班里人消毒。卧槽,那叫一个疼啊。站在营房外的教官,听着整个楼层都是消毒后的叫喊声,他也坐着车离开了营房,意思就是让我们今天好好休息休息,晚上的新闻,体能都取消。这时候大家才敢把先前的零食拿出来吃,那晚我们吃的真爽。

大家觉得这样的行军怎么样,还算疯狂吧。这只是个开始,之后类似于这样的训练还有很多,比如接下来我们将要面临的一场大型训练,这又是一场什么样的训练呢?在这场训练中,又有多少人能够适应呢?

请看下集 上官秀秀:狙击手之路(十三)———— 武装泅渡


本文内容于 2013/12/6 15:45:19 被上官秀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