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当兵时的惊险时刻

开原拖拉机 收藏 11 4576
导读:[align=center] [/align]

当兵时的惊险时刻


1981年3月23日,是我一生中无法忘记的日子。当时我在68军203师炮兵团85炮营营部当计算班长。那天早晨进行手榴弹实弹考核,每人一颗实弹投掷结束后,还剩几颗手榴弹。副营长张宝清对我说:洪波,把剩下的几颗手榴弹都投出去,省得还拿回营房。我拿起手榴弹,把拉环套在小手指 上,挥臂,投弹。可是,我却没有看到弹着点。按照我平时的训练水平,手榴弹投掷的距离也就是35米上下,可今天却怎么找不到弹着点了?正在我向前方寻找弹着点的时候,忽听身后的张宝清副营长大喊:洪波,不好!我于是急忙看脚下:此时,已拉弦的手榴弹正在我的脚下冒着白烟,在吃力地旋转。怎么办?是扑上去?还是捡起?投出?

当时,阵地上共有5个人:张宝清副营长,庞副营长,通信排长,营部通信员,还有我。

来不及多想,急忙弯腰,捡起正在冒烟的手榴弹,抬手,快速送到掩体外沿。同时,我急忙卧倒。只听“轰”的一声,手榴弹在掩体外沿处爆炸了。5人中,只有庞副营长的鼻梁处崩进了一块弹片,其余4人毫发无损。

当时,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惊吓、懊悔、侥幸交织在一起。至今我都不记得是怎么回到营房的。随后,团里的保卫股住进营部,调查此次手榴弹意外事件是否有其他动机。

当时我刚刚服役期满,探家才归队。如果没有这次手榴弹事件,填党表的希望很大(因为提干是不可能了,能入党也算4年没有白干)。可是,随着手榴弹的一声爆炸,我在部队的最后希望也成了泡影。

当时自己的内心非常苦闷,自责自己,为什么关键时刻把握不住自己。更有甚者,有人怀疑我要制造政治事故,要把我处理复原。

在我最最困难的时候,当时的营长齐修元,副营长张宝清等首长保护了我,几位老乡帮助了我,使我度过了在部队生活中最最难过的低谷期。

我咬紧牙关,做最后一拼。自己想,不管怎么干,年底肯定复原。如果自己好好干,还可能有入党的希望。

于是,我调整心态,放下包袱,照常训练,带领全班同志,力争把各项工作做好,以不白白度过在部队的最后时光。

1981年10月8日,宣布退伍的日子终于来到了。在点完名后,营部党支部又发展我为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当时参加支部大会的有:营长齐修元,副营长张宝清,庞副营长,副教导员陈登山,管理员杜继权,通信排长张兴义,营部书记张冲,卫生员张伟平,无线班副卢艳华。

三十几年过去了,手榴弹爆炸的场景,以及手榴弹事件出现后的件件往事,特别是齐营长,张副营长以及几位老乡对我的帮助,我一直铭记在心。但由于复原后天各一方,几十年来一直没有联系。虽然心里一直在想能当面像这些好人表达我的感激之情,但始终没有机会。

无意间在互联网上,发现了我们团的战友群,通过战友的帮助,我找到了齐修元营长,张宝清副营长。我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于今年的4月份特意赶到山东沂水,去看望我的老首长和恩人。遗憾的是,由于疾病的原因,齐修元营长已经不在人世了。当我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在临沂下车后,来不及等班车,立即打车往沂水赶。在出租车上我和宝清副营长通了电话,他告诉我到哪里下车。离预定见面的地点不远了,我四处张望,寻找我三十几年一直期盼的身影。见到了,见到了,车窗外,一身老式服装,一顶老式的单帽,尽管已显得苍老,但往日的音容还依稀可见。我急忙下车,跑步来到副营长面前,立定,敬礼!双手紧握,四目相对,双方都在寻找三十多年前的影子。

在沂水呆了两天,有说不完的话,叙不完 的情。当年的热血青年,已变得两鬓斑白。回想起 在部队的朝朝夕夕,回忆起手榴弹落 落地时宝清副营长那一声大喊,有说不完的感激。虽然 齐修元营长 不在人世了,见到他的家属也感到 十分亲切。

离开了沂水,别离了首长,仿佛数十年的光阴如同昨天和今天。当年的英俊军官,如今已是花甲之年的老翁,当年的少妇,如今已成了老奶奶,我感到了光阴的无情,岁月的沧桑。他们这一代人把自己美好的青春年华献给了部队,正当他们年富力强,大显身手时,却面临着裁军和他们人生中的第二次择业。我对他们为国家所作出的 奉献 而产生由衷的敬佩。

再见了副营长,再见了齐营长的家人。也许以后我们没有机会再见面,但我的感恩的心,对你们的思念之情却会永远永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