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5日,广州西湾路街头,一黄色金毛犬一左一右分别驮着两只两个月大的阿拉斯加幼犬,背上挂着一张“卖”字牌,原来它们都是郑伯的爱犬,小狗与大狗亲若母子,可由于养不起,加上腿脚中风,郑伯只好将小狗卖掉。

骨肉分离多心酸  谁忍心“狗狗卖娃”?



骨肉分离多心酸  谁忍心“狗狗卖娃”?



骨肉分离多心酸  谁忍心“狗狗卖娃”?



骨肉分离多心酸  谁忍心“狗狗卖娃”?



骨肉分离多心酸  谁忍心“狗狗卖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