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后门兵的经历:退伍时还不满17岁

cjy_1956 收藏 35 18166
导读:一个后门兵的经历:退伍时还不满17岁

一个后门兵的经历,我是1970年入伍1975年退伍,我入伍时13岁刚上初二我和我的双胞胎弟弟一起走后门入伍。我弟弟退伍时是1973年不满17岁,也就是说退伍时还不到入伍的年龄不信吧?但确是真的。而当时我们当兵的目的就是怕下乡当农民。

之所以能走后门当兵,就是我父亲的老部队正好来北京招兵,我父亲是在文革初期从军队调到北京市公安局来三只两军的军代表,哪三支我记不清了好像是支工支农支左,两军是军管军训。总之是接管公安局。

到了我父亲的老部队后各级首长都很头疼,来了两个娃娃兵放哪里好呢,在我父亲的一再要求下,下连队当个普通兵从严要求不搞特殊,就这样我们两个来到野战第43军128师384团1营3连1班,也就是后来参加中越边境反击战时伤亡最大的一个连,全连伤亡百分之七十,我复员三年后回老连队,全连干部只剩指导员和老司务长了,其它干部都战死了。我听后当时就哭了。

我回老部队也不是特意回的,而是四人帮倒台后被老公安局的人打击报复于1978年把我父亲赶回原部队并把家属孩子一起赶出北京 。我和我的双胞胎弟弟由于工作了幸免于难,可是我的两个小弟弟就惨了他们至今还是外地户口。

话说回来我们当兵时岁数虽小,但是工农兵的活我们全都干了。第一年搞野营拉练每天少则30公里多则50多公里真累。第二年开始种水稻在湖北的一个农场有血吸虫病,当地农民都不下的田让当兵的抹上油打上绑腿下田中稻子,我非常担心得上血吸虫病无奈只好心中默默祈祷,还好有上帝保佑。第三年第四年盖营房,当时部队没营房都是住在村里的农民家浑身上下被臭虫跳蚤咬的都是包。后来为了不打扰农民就自己盖营房。就这样当了五年兵,这就是我当兵的经历。


本文内容于 2013/12/6 12:09:43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16楼lwh258

15楼 空降兵老战士
“把我父亲赶回原部队并把家属孩子一起赶出北京,”文革后期三支两军任务基本完成,大批参加三支两军的干部返回原部队,应该属于正常归队,其家属随支左干部返回原住地也应属正常随迁。从71年开始陆续有参加三支两军的干部返回原部队,他们的家属也随即随迁返回了部队驻地。当年被派到地方企业,参加三支两军的部队干部,大部分还是得到一些实惠的。就我们部队而言当年出发去参加三支两军的干部,随身携带的行李只是背着一个背包,而回来时每家都拉了一汽车。73年我们营部回来了两名副营长两名副教导员和一名管理员。四名副营级干部都是48年参军的。其家属都从农村带到了武汉,有的还在支左的单位安排了工作。只有那位管理员没有把家属解决出来。他们回来时我们营部通信排都被派去卸车了。所以这些都是我亲眼见到的。

15楼 空降兵老战士
“把我父亲赶回原部队并把家属孩子一起赶出北京,”文革后期三支两军任务基本完成,大批参加三支两军的干部返回原部队,应该属于正常归队,其家属随支左干部返回原住地也应属正常随迁。从71年开始陆续有参加三支两军的干部返回原部队,他们的家属也随即随迁返回了部队驻地。当年被派到地方企业,参加三支两军的部队干部,大部分还是得到一些实惠的。就我们部队而言当年出发去参加三支两军的干部,随身携带的行李只是背着一个背包,而回来时每家都拉了一汽车。73年我们营部回来了两名副营长两名副教导员和一名管理员。四名副营级干部都是48年参军的。其家属都从农村带到了武汉,有的还在支左的单位安排了工作。只有那位管理员没有把家属解决出来。他们回来时我们营部通信排都被派去卸车了。所以这些都是我亲眼见到的。

想想一下三支二军的人已经在地方工作了十多年 他们已全在那里成家立业了 回去时有家私难道不正常的吗?我父亲当年也是三支二军的 七六年时他有三个选择 第一回部队 第二回故乡当副县长或还是当回他的劳动局长 但当时这边地委的领导都希望他能留下 加上他在这已工作了那么多年 所以最后他还是选择留在了这边 好像当时地委提出要留下来的人只有他一个呢

一般当时好像营级的家属就能随军了的 记忆中的父亲永远都那么忙 对所有的人都非常好说话 唯独对我这个唯一的男孩从没有过好脸色 也因此和父亲呕了一辈子的气

六七十年代军队子女和地方干部子女,为了躲避上山下乡一般都是采取送去参军的办法。有些领导干部甚至顶替其他人的指标,送自己的孩子走。我妹妹高中毕业那年,入伍体检政审都已经过,绵阳市武装部已经电话口头通知学校,我妹妹与另外一名应征女青年已经被定为应征入伍对象。得到学校口头通知后,我们全家都非常高兴,商量着礼拜天妹妹走之前去照一张全家像。结果就是武装部这个电话通知坏了事,与妹妹同一所学校的一个,我们公司政治部部长的女儿,听说入伍的没有她回家就找她父亲哭闹。下午他父亲就让公司武装部的人,去市武装部征兵办询问。时隔一天入伍通知书送到学校后,却没有我妹妹的了,换成了那个政治部主任的女儿了,害得我妹妹哭了一场。后来的结果就是下乡当了知青。

"我回老部队也不是特意回的,而是四人帮倒台后被老公安局的人打击报复于1978年把我父亲赶回原部队并把家属孩子一起赶出北京 。"你老爸应该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干了不少愣事,你就不要再说什么别人打击报复了!


“把我父亲赶回原部队并把家属孩子一起赶出北京,”文革后期三支两军任务基本完成,大批参加三支两军的干部返回原部队,应该属于正常归队,其家属随支左干部返回原住地也应属正常随迁。从71年开始陆续有参加三支两军的干部返回原部队,他们的家属也随即随迁返回了部队驻地。当年被派到地方企业,参加三支两军的部队干部,大部分还是得到一些实惠的。就我们部队而言当年出发去参加三支两军的干部,随身携带的行李只是背着一个背包,而回来时每家都拉了一汽车。73年我们营部回来了两名副营长两名副教导员和一名管理员。四名副营级干部都是48年参军的。其家属都从农村带到了武汉,有的还在支左的单位安排了工作。只有那位管理员没有把家属解决出来。他们回来时我们营部通信排都被派去卸车了。所以这些都是我亲眼见到的。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