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雁生大校口中的“极个别国家”是个什么东东?

2013年12月3日,国防部发言人耿雁生在就我国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发表谈话,针对日本在此问题上对我国的挑衅,口口声声左一个“极个别国家”右一个“极个别国家”,绕了半天就是不敢点小日本的名,真不知“泱泱大国”之堂堂国防部的发言人如何如此忌惮小日本,这个耿大校与1月31日青岛舰率烟台、盐城两舰穿越宫古海峡前往西太平洋训练时,中央电视台记者上舰采访的那个海军大校如出一辙,那个大校在强军训练时面对镜头想的不是怎么练兵怎么作好军事斗争的准备,而是想的是舰队穿越宫古海峡是否有权,是否符合国际法海洋法。两个大校在涉及国家核心利益时都是顾忌小日本的看法,真是滑稽的莫明其妙匪夷所思,要说那南京的刘志伟在河隆之挑衅面前唯唯喏喏倒也罢了,毕竟是地方官员,但两个大校如此熊包,确实难以理解,有辱军威。虽说祖上可能也“站惯了”,但毕竟《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已发表70年了,咱们也站起来64年了,腰板也该硬了,莫非真的象公方彬所说的咱们那样不能“跨越历史羁绊 ”没法“步入大国境界”么。咱们军队近35年未曾识干戈,“和平之师、仁义之师”常挂嘴边,时间长了也就成真了,再加上这些年茅台酒喝多了,长期不拔剑,故剑也生锈了,如何能亮出来,国,连点个名的胆量都没有,更谈不上“能打仗,打胜仗”了。看人家外交部发言人,虽说平时不屑象美国那些“二、三流角色才动辄拔剑”,总喜欢千篇一律的念叨“强烈不满、坚决反对、严正交涉”,但关键时候点出日本的名字的骨气还是有的,特别是秦刚的发言言如其名,刚正不阿掷地有声气势如虹,倒也有真正的“大侠”风范。

八条规定颁布快一年了,此公血液中茅台酒精度还有些超标,还有些犯迷瞪,该清醒了。但愿两个怂大校在人民解放军中也是“极个别军人”。

2013年12月5日

本文内容于 2013/12/9 8:56:24 被四川上校团长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