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军尖刀飞行员开颅后仍驾战机

claire37 收藏 57 35442
导读:北海舰队航空兵部队战机升空   初冬,一场复杂电磁环境下的实兵对抗演习在黄渤海某空域展开。担负蓝方掩护兵力的北海舰队航空兵某团特级飞行员沈文杰,受命紧急升空截击红方突击机群,成功对其实施电磁干扰,为蓝方突击兵力争取了最佳作战时机。   然而,有谁能想到,这名技战术精湛的尖刀飞行员,是个接受过开颅手术的肿瘤病人!   2010年3月,沈文杰被确诊患脑膜瘤并接受了开颅手术。在随后不到一年时间里,他闯过一道道复飞难关,驾驶战机重上蓝天。     “和同批飞行员相比,老沈的悟性和禀赋不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北海舰队航空兵部队战机升空

初冬,一场复杂电磁环境下的实兵对抗演习在黄渤海某空域展开。担负蓝方掩护兵力的北海舰队航空兵某团特级飞行员沈文杰,受命紧急升空截击红方突击机群,成功对其实施电磁干扰,为蓝方突击兵力争取了最佳作战时机。

然而,有谁能想到,这名技战术精湛的尖刀飞行员,是个接受过开颅手术的肿瘤病人!

2010年3月,沈文杰被确诊患脑膜瘤并接受了开颅手术。在随后不到一年时间里,他闯过一道道复飞难关,驾驶战机重上蓝天。 涅槃重生

“和同批飞行员相比,老沈的悟性和禀赋不是最拔尖的,但他对飞行事业的追求和执着无人能及。”师长王天林如是评价“徒弟”沈文杰。 正是凭着这股劲儿,在同期毕业的飞行员中,沈文杰第一批放单飞、第一批打实弹、第一批完成实战化训练,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

2010年3月的一天凌晨,沈文杰突然全身抽搐。经医院检查,确诊为脑膜瘤。得知这一情况,时任师政委徐立谦心急火燎,亲自送他到海军总医院,及时实施开颅手术。手术非常成功,肿瘤被顺利取出。

“我还能再飞吗?”出院前一天,沈文杰问医生。大夫告诉他,如果身体恢复得好,以后可能会继续飞行。在旁人看来这更像是一句安慰的话,但却好似一针兴奋剂,让沈文杰坚定了重返蓝天的信念。

返回部队,沈文杰投入到刻苦的复飞“备战”中。从短距离运动到长距离运动,从慢走到快跑,从简单活动到器械训练,他制定了周密的康复计划。

半年后,医院专门为他组织了多次联合会诊,反复确认其身体完全符合飞行要求后,为他出具了“飞行合格”的复飞证明。这对沈文杰来说,无异于涅槃重生。

苦练精飞

2011年3月8日,这是沈文杰永生难忘的日子。“准备完毕,请求起飞。”上午10时,坐在战机驾驶舱内,沈文杰沉着冷静地向指挥员报告。

“加力起飞。”随着指挥员的口令响起,沈文杰稳推油门杆,一段加速滑行之后,战机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风驰电掣般直刺云霄。

复飞后的沈文杰依旧是“领头雁”。团政委王丕虎说:“每逢战斗巡逻,老沈总是要求延长战位时间;新员改装,他主动请缨,将自己所学所会倾囊相授。”

2011年9月的一个夜晚,沈文杰第一个驾机升空,撕破夜幕向“敌”港口实施突击,这是他复飞以后首次参加下半夜飞行训练。 下半夜飞行一直都是航空兵部队的重头戏,参训人员要克服作息时间的倒差,同时,夜间空域参照物少,领航难度大,飞行员容易产生疲劳、错觉等情况,对飞行员生理和心理都是极限挑战。

“沈文杰能行吗?”战友们心里直打鼓。“不但要飞,还要高标准地飞!”沈文杰的态度让团党委坚定了决心。

凌晨,沈文杰驾驶战机轰鸣着稳稳降落在跑道上,塔台指挥室里响起热烈的掌声。“老沈,真是雄风不减当年啊!”指挥员赵斌紧盯着跑道,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这次夜航,沈文杰飞满全部3个批次,飞行时间超过该场次训练的人均飞行时间。

2013年,团里组织实战化背景下远程奔袭演练,飞行难度系数很大,安全压力骤增。出征前,沈文杰与战友共同制订协同程序和起落方案,并开展了夜航特情和陌生机场降落的模拟演练。

当夜,他驾机升空,按照预定的航线,在茫茫夜空中辗转奔袭。次日凌晨,沈文杰驾机跟随编队长途奔袭2300多公里后,在本场安全着陆。

叱咤海天

2011年,沈文杰受命参加复飞后第一次重大演习任务。演习中,他要驾驶战机实射某型空舰导弹,从几百公里外精确命中海上小型靶船。

执行任务前,沈文杰和战友反复论证目标反射强度及特征,练就了在各种杂波干扰下快速识别海上小型靶船的“火眼金睛”。任务当天,导弹首发即命中目标

。 “本领是练出来的,胜利是拼出来的。”这是沈文杰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师政委浦照东说,训练中的沈文杰,是一个标准的“拼命三郎”。

沈文杰所在团队是海军航空兵赫赫有名的“低空霸王团”。那一年,团里组织实施夜间超低空深海突防训练。这个课目风险极高,被飞行员称为“浪尖舞剑”。

“尤其是深海超低空飞行,需要飞行员在漆黑的海面上,仅靠仪表导航完成贴海飞驰,飞行员就像蒙着眼睛急速奔跑。”团长赵斌说。

滑跑,起飞!沈文杰驾机飞抵预定海域,茫茫夜空,海天一色,只能依靠仪表进行空中领航。在这样的条件下长时间飞行,很容易产生视觉疲劳,这对飞行员的心理、体能和技术都是严峻考验。

沈文杰注意力高度集中,严格按照标定航线前进,成功到达深海目标点。

2012年,沈文杰所在团参加上级组织的红蓝双方协同对抗演练。当天团长赵斌与沈文杰主僚搭配驾驶战机呼啸升空,代表红方攻击蓝方战机。升空后,配合默契的红方双机迅速组网建链。

突然,长机雷达显示屏上出现一个光点,赵斌团长迅速截获目标位置信息,通过数据链传送给僚机。

“01号迂回机动,03号快速接敌!”听到指挥员下达口令,赵斌驾机与“敌”机展开机动对抗,而蓝方战机凭借优越的机动性能逐渐取得空中优势。 正在此时,沈文杰以出其不意的航线接敌,锁定目标,迅速按下导弹发射按钮,将“敌”机打得“凌空开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3/12/6 9:25:51 被claire37编辑

4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3楼 wang_haoqi
平常选飞行员时有个刀疤的都选不上,做过开颅手术还能飞,这是为什么?
4楼 帝国鹰隼
难道飞行员但凡受伤的就都得退役?谁家的道理?还有装假肢开飞机的呢。

选当然要挑好的选。难道放着那么多好皮肤的不要,非得挑几个有疤痕的?那你这张嘴更得问“为什么了”。

你就不明白了,飞行员经常要承受高G和大压力。如果身上有伤口就很容易会爆开,哪怕伤口已经恢复。主人翁还做了开颅手术,头是最经常受高低G的压力的,而且血液经常从头到脚上下充。所以挑人一般挑没疤痕的。主人翁是个资深的飞行员,国家对他的培养投入了大量的金钱和时间,所以如果他坚持,身体又恢复正常,那就网开一面。一方面他资历老懂得分寸,加之他开的是飞豹,没有战机那么大的机动,我想这些是主人翁能重回蓝天的多个原因吧。不过最主要的还是他的毅力和坚持,还有责任。

3楼 wang_haoqi
平常选飞行员时有个刀疤的都选不上,做过开颅手术还能飞,这是为什么?
4楼 帝国鹰隼
难道飞行员但凡受伤的就都得退役?谁家的道理?还有装假肢开飞机的呢。

选当然要挑好的选。难道放着那么多好皮肤的不要,非得挑几个有疤痕的?那你这张嘴更得问“为什么了”。

什么飞行员身上不能有伤疤? 有人说飞行员不能有伤疤只是一种淘汰人的手段,就像高考也是淘汰一些学生的手段一样,因为很多人在学习飞行的过程中骨折或出现伤疤,这都对开飞机没影响,是不是这样呢? 其实,因为在高空的自然气压很低,如果大气压力低于人身内部压力,人体内的压力就会往外有一定量的膨胀,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身上有伤疤,疤痕部位有可能撕裂。但是现代飞机机舱都是密封的,舱内气压一般相当于海拔2000米左右的气压,这个高度很适合人生存,同时其他各种条件也几乎和地面无异,当然不会造成伤疤的破裂。 而对飞行员而言,在初学飞行的时候,飞机没有座舱加压装置,一般只飞到一万英尺高度,这个高度的压力已经比地面小很多了,对与普通的、不是太大的疤痕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主要的安全隐患是在民航客机上。 而3-4万英尺的高度是民航客机常用的巡航高度,它的气压只有地面的1/4,飞机上都有加压装置,事故中一旦出现座舱失压,飞行员将会迅速戴上氧气面罩并降低飞行高度。不过飞机在短时间内是降不到安全压力高度的,大的伤疤就极容易破裂。 对于旅客来说,伤疤破裂一般不会有生命危险,如果说乘客会遇到机舱失压,首先这种情况几率实在太小;同时只要飞行员迅速降低高度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对飞行员就不一样了,所以这项要求是很严格的。飞行员之所以要求没有伤疤是因为他可能面对各种紧急情况——包括机舱突然失压,要能够在这种情况下最大限度保持头脑清醒、身体状况良好,这样才能挽救飞机、挽回生命。 而战斗机飞行时都是高空高速,还要做各种战术动作,所以空军招飞行员体检比民航的会更加严格。

5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