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为何事怒骂总参“难道志愿军是猪”?


2月24日,根据毛泽东的指示,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和彭德怀一起召集军委各总部负责人在总参开会。

会议开始前,彭德怀首先到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办公室和苏联驻华军事总顾问沙哈诺夫大将会谈。

沙哈诺夫的军衔是大将,见到彭德怀后,他非常恭敬地敬礼、握手,热情拥抱:“我非常高兴地见到了天才的军事家彭将军!”

彭德怀不习惯这种“熊抱”,在寒暄过后,急忙进入正题:“志愿军经过三次连续作战,伤亡较多,兵员无法补充,供应线又长达数百里,粮食、弹药、服装、鞋袜的供应严重困难,而这一切都是大批美军飞机轰炸所致。我说这些,是想让苏联方面了解我们为了这次战争付出的代价。我希望苏联方面尽快派遣两个空军师,驻扎在鸭绿江北岸中国境内,担负掩护三八线以北的交通任务。”

没有得到授权的沙哈诺夫耸耸肩,说:“我很钦佩彭将军,遗憾的是我不能答应彭将军的要求。”

“苏联是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军事强国,拥有大量战机,应该以国际主义精神相互支援,共同对敌。”彭德怀很不痛快,话中带刺地戳了沙哈诺夫,并让他向苏联转达自己的请示。

带着一肚子气,彭德怀来到总参居仁堂会议厅,向与会者介绍了志愿军面临的严重困难,要求国内各方面想办法大力支援前线,特别是要求空军和高射武器应尽快入朝作战,掩护后方运输线。但当会议讨论到具体问题如何落实时,有些人强调国内机构刚刚建立,许多问题难以落实。

彭德怀本来就为前线的供应不继着急不满,现在会议上又出现这种强调困难的情况,十分恼怒。他猛地站起来,把桌子一拍,怒气冲冲地说:“这也困难,那也困难,我看就是你们爱国,难道志愿军战士都是猪!他们不知道爱国!你们去前线看看,战士们吃的什么,穿的什么!现在第一线部队的艰苦程度甚至超过长征时期,伤亡了那么多战士,他们为谁牺牲?为谁流血?现在既没有飞机,高射火炮又很少,后方供应运输条件根本没保障,武器、弹药、吃的、穿的,经常在途中被炸毁,战士们死的、伤的、饿死的、冻死的,这些都是年轻可爱的娃娃呀,难道国内就不能克服困难吗?”

彭德怀忽然翻脸,使居仁堂的气氛骤然紧张。

“彭老总不要着急嘛,这些困难我们一定能解决的。”主持会议的周恩来尽量维持会场秩序,呼吁大家冷静下来,商量解决问题的办法,但会议当场并未解决任何实质问题。

会议不欢而散。事后周恩来连续主持召开几次军委会议,才使许多问题得到逐步解决。比如规定,凡是国内的部队,都要轮番到朝鲜作战;将刚改装的空军和高射炮部队调到朝鲜北部掩护后方交通线;再向苏联购买几十个师的装备,整个朝鲜战争期间中国欠苏联军火款高达30亿人民币,60年代才全部还清。这些措施,对减少志愿军的困难,增强战斗力,发挥了重大作用。

彭德怀在北京停留的一周内,日夜奔跑,十分紧张,本来已很消瘦的身体更显疲劳。毛泽东见状要他在北京多休息几天,但因前线紧张,彭德怀于3月1日匆忙离京,重返朝鲜战场。就在彭德怀离京的这一天,毛泽东致电斯大林,要求苏联方面尽快派空军掩护中朝军队后方运输线。3月5日,斯大林复电同意派1个驱逐机师和3个高炮师参战,并同意给中国增供6000辆汽车的合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