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说说咱连队那些事------确山靶场

太行山雪飘 收藏 20 14589
导读:炮兵每年要进军区一级炮兵靶场,进行年度实弹射击考核。当时,武汉军区炮兵靶场在河南确山,也就是当今确山战术训练场的旧址。那时每年六月以后,全区的高炮/地炮部队按计划蜂拥而至,好不热闹。靶场附近的老乡家,村村有部队,户户有军人。住的时间久了就和老乡有了感情,常在一起聊聊天。当中,我最佩服的是以拣炮弹皮为生的一群老乡。 当时,中国农村是人民公社制度,农民以种粮为生,不少的人连饭吃不饱,生活很拮据。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靶场附近的农民不少是靠拣炮弹皮,卖钱后挣些外块贴补家用。 众多拣炮弹皮的大军中

炮兵每年要进军区一级炮兵靶场,进行年度实弹射击考核。当时,武汉军区炮兵靶场在河南确山,也就是当今确山战术训练场的旧址。那时每年六月以后,全区的高炮/地炮部队按计划蜂拥而至,好不热闹。靶场附近的老乡家,村村有部队,户户有军人。住的时间久了就和老乡有了感情,常在一起聊聊天。当中,我最佩服的是以拣炮弹皮为生的一群老乡。

当时,中国农村是人民公社制度,农民以种粮为生,不少的人连饭吃不饱,生活很拮据。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靶场附近的农民不少是靠拣炮弹皮,卖钱后挣些外块贴补家用。

众多拣炮弹皮的大军中,有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可不是等实弹射击结束后,再进入落弹区拣弹皮的。而是在实弹射击进行中,在落弹区拣弹皮的那群人。你要问,实弹射击时落弹区允许有人吗?肯定是不允许的呀。情况是这样的,实弹射击一般是九十点钟开始,有时会更早些。落弹区的哨兵半夜出发进入警戒位置,可那群人比你早的多。偌大的场地,方圆几十公里,沟壑密布,树木繁多。别说十几个人,就是一个连,也能躲藏得严严实实。

这群老乡年纪三十上下,虽普遍体形瘦小,但个个身强力壮,精明强干。经验告诉我,他们是那种反应迅速,动作敏捷的人。干营生时,一般身着色调偏重的衣服,可能是为了隐蔽;小腿裹有绑腿,可能是为了动作灵便;肩背小筐,那是为了装弹皮。那身打扮有点象武打片中的“大侠”。实弹射击前是看不到他们的,看到了就不会开打了。开打了,也不易见到他们。如果让指挥所看到他们也是要停止射击的。必须是在知道的情况下,通过细致耐心观察,偶尔能从大倍望远镜中时隐时现地看到他们。随着一发发炮弹落地,爆炸扬起的灰土把他们的身影响掩盖的严严实实。只有硝烟快散开时,才能看他们闪动的身影。只见他们从这个弹坑跳到那个弹坑。时而跃进,时而卧倒;时而跳起,时而滚进;时而匍匐。动作娇健利落,干净舒展。我敢说,单就是战术动作而言,训练有素的步兵也有所不及。

他们告诉我,他们是众多捡弹皮人群中核心圈里的。他们的这种营生,对外守口如瓶。他们也有自己的“潜规则”。比如,为了公平些,对落弹区做了划分,各自捡各自的。再如,他们是第一波进入落弹区,因此只捡大弹片。尤其特别喜欢火箭炮弹,因为那种炮弹运行部分的弹片不易炸碎。而把那些小的留给后面的人,不能独吞。再有就是实弹射击中,只是把捡到的弹片聚在一起堆起来,谁堆的归谁。看来老乡也有纪律呀。

他们捡弹片,遇到多门炮同时打,就找地躲起来,说那家伙太历害,一来一大片。我问他们怕不怕?他们说,刚开始怕,时间长了,摸到头绪也就不怕了。我又问是谁教的?他们说是自个摸出来的,现在有的还带了徒弟。十分了得的是,什么炮什么时候打,打多少,他们基本上能说清。能从炮弹飞行发出的刺耳啸叫,分辩出炮种和大概的落弹区域;能从炮弹爆炸声中,判断出落弹距他们有多远,弹坑的深浅和大小......每当聊起这些,这些人的脸上总有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自豪。

我问过靶场的参谋,对他们这种极端冒险的行为,也只是听说。虽然接到过不少部队侦察兵的报告,但到了进一步核实时,早没了人影。庆幸的是,从未听说有过任何事故和影响实弹射击的事情发生。双方在一个“度”上合谐相处。

三十多年过去了,我时不时的想到他们。这是一群和平时期,从硝烟中走出来的不穿军装的勇敢者。我由衷的敬佩这些人。部队任职期间,多次蒙生请来讲课的念头,但终没实现,实在是遗憾。

这些年,我忘不了那些人,从他们的身上我看到,当生存发生困境,生命也就不那么值钱了,是生活逼他们铤而走险;炮火枪声最能锻炼军人,战技能只能在勇敢的前提下才能得以发挥,操场只能是练兵的基础,炮火枪声才能铸造军人灵魂。惧怕牺牲,就很难练出优秀的的兵。


本文内容于 2013/12/5 21:47:29 被太行山雪飘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