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管理学依据理性“经济人”假设,主张用“大棒加胡萝卜”方法进行管理。中国传统文化根据人性可塑的观点,提出“善政不如善教”的管理主张。既深谙中国传统文化精髓,又受到当时西方文明最新成果——马克思主义洗礼的毛泽东,又是如何看待人性、看待管理的呢?

马克思主义历来反对抽象地谈论人性,认为用人性根本无法解释复杂的现实,强调“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马克思主义也反对夸大环境和教育的作用,指出社会环境主要由人组成,教育者首先要接受教育。如果一味强调环境与教育的作用,会陷入“是鸡先生蛋还是蛋先孵化鸡”一类扯不清的官司。

从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出发,毛泽东形成了独特的管理理念:管理主要是管人。而人受思想支配,故管人先要管思想。把人的思想管住了,人自然就管住了,其他事情都好办了。所以,“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上,思想掌握一切,思想改变一切”。“掌握思想教育,是团结全党进行伟大政治斗争的中心环节”。

思想是毛泽东管理理论的核心概念。思想教育是毛泽东治军带兵的重要法宝。早在红军初创时期的古田会议上,毛泽东就明确提出思想建军的主张,系统阐述了思想文化管理的规律、原则和方法。在后来的实践中,无论抓什么工作,毛泽东都强调思想领先,“干部思想的进步是一切工作进步的枢纽”。围绕如何影响和改变人的思想,毛泽东领导下的共产党、解放军形成了一整套方式方法。如果用一句话概括毛泽东的管理之道,那就是:教育群众组织起来为共同利益而斗争。

人的思想是一个复杂系统,信仰为其核心。从某种意义上说,毛泽东的管理是一种基于信仰的管理。毛泽东治军最成功之处,就在于通过长期的思想教育和艰苦的斗争磨练,帮助广大官兵接受了马克思主义信念,形成了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所以,这支长期处于封闭落后的农村环境、以农民为主的队伍,最终被煅造成打不垮、拖不烂的铁军,克服二万五千里长征那样的艰难险阻,战胜无数比自己强大得多的对手,一举夺得中国革命的胜利。

有意思的是,西方管理学一直是“见物不见人”,后来逐渐意识到人力资源重要了,又搞什么行为科学,“见人不见思想”。在分析影响、支配行为的原因时,西方学者用过很多概念,如需要、动机、认知、情感、意志、态度、人格、心理、价值观、潜意识等,可始终没有提及思想。为什么会这样?本身就值得研究。西方管理学中与思想比较靠近的概念是态度。按心理学定义,态度是对具体人具体事的认识、情感和行为倾向。其中,认识和情感较好理解,为什么还要加上行为倾向?因为心理学研究发现,对具体人具体事的认识和情感,有时并不决定一个人如何行动。也就是说,人的行为不是由单一态度决定的,而是态度系统决定的。而人的态度系统,实际上就是毛泽东所说的思想。

毛泽东的管理思想与儒家管理理论比较接近。都主张通过思想教育,提高人的觉悟,来达到管理目的。都强调人的思想为后天形成,是可以改变的。与其被动地适应人、满足他们的需要,不如积极地教育人、影响人、改造人,以至重塑人的认知和需求系统。毛泽东对传统管理思想的超越与发展,集中体现在如何教化方面。他坚决反对儒家代表人物倡导的读圣贤书、师徒相授、闭门静思、修心养性等教育方法,强调要教育引导青年积极投身变革旧世界的伟大实践,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改造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的关系。历史证明,毛泽东的这套方法确实比儒家高明。

( 作者:李凯城-李克农之孙)


本文内容于 2013/12/5 15:56:17 被小编a52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