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04 12:09 来源:大同思想网 作者:龙红梅

核心提示:“一般都认为人类起源于非洲,且最早的人类文明是6000年前的苏美尔文明。其实不然,苏美尔人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中华才是人类的起源地,长江流域为中华乃至人类不二的文明发祥之地,这已铁板钉钉、无可争辩。”12月2日,由大同思想网、道林书院联合举办的“人类到底是起源于非洲,还是起源于中华?”的第三期大同学术会讲暨道林文化论坛上,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的开创者流波如是说。


“一般都认为人类起源于非洲,且最早的人类文明是6000年前的苏美尔文明。其实不然,苏美尔人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中华才是人类的起源地,长江流域为中华乃至人类不二的文明发祥之地,这已铁板钉钉、无可争辩。”12月2日,由大同思想网、道林书院联合举办的“人类到底是起源于非洲,还是起源于中华?”的第三期大同学术会讲暨道林文化论坛上,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的开创者流波如是说。湖南省法律顾问、湖南大学法学院院长杜钢建与他同台进行了会讲。

人类并非起源于非洲,而是在中华

现被考古界炒的沸沸扬扬的“人类起源于非洲”的观点,其佐证来源于在埃塞俄比亚东北部发现350万年前的古人类化石“露西”,其后又在这一地域发现发掘出大量200万到300万年前的古人类化石以及400多万年前的类人猿化石这一考古事实,而这些确实都比“北京猿人”更久远;。

但是,西方人基于现代科学的DNA研究技术,通过对现代人胎盘线粒体DNA的研究分析各大洲人,发现黑人变异最多,于是一些科学家就提出假说:人类于20万年前起源于非洲,于13万年前走出非洲,并完全取代了原先各地的人类。

但人类真的就起源于非洲吗?学者流波认为,人类起源一般从两个方面讲,一是讲灵长类,二是讲DNA,诸多的证据能直接推翻现行的“人类起源于非洲”的观点,尤其是最近几十年的中国考古发现。

“谈灵长类、谈人类化石,就必须谈猿下到树下来的地理变化。”流波就此从地质学角度论述了猿进化为人的客观条件。猿进化为人就必须要有客观的地理环境的变化促使其不得不从树上到树下来生活,而这样的地理大变化产生的地方不可能在非洲、欧洲、美洲、澳洲,唯一的可能就是四五千万年前,印度板块冲击欧亚大板块,地带隆起,也即喜马拉雅造山运动。这形成南面高不可攀的喜马拉雅山、西面高寒冷峻的葱岭(帕米尔高原)、西北沙漠荒丘的地理格局。

由于这种地理巨变,使得古猿生活区域的主体森林逐步减少,猿从树上到了地下,开始了前后肢——“手”与“脚”的分工。随着地理、气候条件的进一步恶化,迫使古猿逐步向长江、黄河流域的云贵高原、黄土高原和东南亚、印巴次大陆并东北非一带转移。

“故这一片集中了上千万年前到几百万年前的古猿化石,且非洲的南猿化石比较成系列。而在长江流域的云贵高原到长江三峡一带,则形成从上千万年前到几百万年前的古猿,到180万年前的元谋人及以后的各种人类化石,这组成完整的人类进化链,是当之无愧的人类起源之所在。”流波在分析地质条件改变引起猿进化为人的观点时,感叹道:“说人类起源于欧洲、非洲,其实都割裂了历史上的地质运动的客观事实,喜马拉雅‘隆起’才是真正的‘上帝’造人的那只‘手’,是猿进化为人的第一推动力”。

而近年来在中国发现的一些高等灵长类动物,如在湖南衡东县发现了5500万年前的亚洲德氏猴,在江苏溧阳上黄发现了4500万年前的中华曙猿,又正面推翻了人类起源于非洲的灵长类假设。

而DNA研究得出的人类起源于非洲,流波认为这完全是强行弄假成真,研究乱七八糟。遗传学家们对各自研究成果的展示时间上自相矛盾,比如研究认为,人类的第一个女性祖先于14.3万年前在非洲,而第一位男性祖生于5.9万年前,比女性晚8万年,这岂非天方夜谭?

他认为,通过DNA研究得出结论的谬误在于首先就肯定了“人类起源于非洲”的前提假设,再来证明中国人、其他地方的人与非洲人的基因相似,这就犯了严重的逻辑错误。一个人类种群的DNA的复杂,只能说明这个种群有过复杂的人群杂交,却跟这个种群古不古老无必然趋势。

“要将DNA研究和考古等其它综合起来研究,才能得出相对正确的结论。”流波强调,“无论从灵长类还是DNA再结合考古等综合研究,都表明了人类起源在中华”。

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不是两河流域,而是中华的长江流域

“苏美尔人是地地道道的中华人。”流波说。《全球通史——1500年前的世界》这样认为,“最早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伟大创建者——苏美尔人,似乎既不是印欧人的一支,也不是闪米特人的一支,这一点很奇怪,他们的语言与汉语相似,这说明他们的原籍可能是东方某地”,而这在《旧约全书》里得到了论证,苏美尔可译为“苏那尔”或者“西那尔”,也就是“粳糯”、“China”、“支那”,或“示拿“、“希腊”等,苏美尔人就是地道的长江流域的水稻农耕粳糯人。

流波在“新文明文化史观”中提出甄别人类文明发祥的三铁律:一是具备文明肇端的地理生存环境;二是所发现文明遗存相对年代为最早;三是文明从年代(时间)序列上具有连续性从地域(空间)上向周边具有扩散性。历史上四大文明古国都具备文明肇端的地理生存环境,并且都有相当充足的古遗址发现,但把三者结合起来综合研究,唯独中华文明同时具备三大条件。

那么,为何单认为长江流域才是文明的发祥地呢?目前为止发现的人类最早的农耕文明遗址就在湖南道县——玉蟾岩遗址,以玉蟾岩农耕稻作文明为起点向四周延续扩散:向东向南产生江西万年仙人洞和吊桶环、广东英德牛栏洞、浙江浦江上山等上万年的水稻农耕文明,长江流域农耕文明是中华文明的源头。

长江流域一带水稻农耕文明星罗棋布,如距今9000年之间的湖南澧县彭头山遗址、距今8000年的浙江萧山跨湖桥遗址、距今7500年左右的浙江河姆渡遗址、距今6000年的江苏高邮龙虬庄遗址等等,这个文明向印度半岛延续扩散发展,有距今7000年的阿萨姆邦水稻文明;向东亚、东南亚延续扩散,形成距今几千年的农耕文明更是比比皆是。

但又为什么古代农业的源头种植的是水稻,而不是其它相对更容易种植的旱作物呢?流波结合古气象学、地质学等进行了解释:因为在距今几千年到万年间,正是地球大理冰期过后,大地普遍雨水、阳光充足,流波举例说明近来清华等大学研究的距今八、九千年的河南贾湖人种的是水稻、吃的是大米,完全印证了古代几千年的时段里包括黄河等流域多以种植水稻为主的史实。

在此,流波诠释了“新文明文化史观”,是对近代以来“西方中心论”主导下的文明文化史观进行反思、结合中华并人类越来越多的考古发现再进行综合研究得出了一系列正本清源的结论:“中华文明上万年”、“中华文明是人类文明的源头”、“中华文明引领人类直到近代”、“中华人种是人类的祖种祖族”、“长江流域古糯语(人类最早文明发祥者——种植古糯稻的糯民说的语言暨古汉语的前身)为上中古全球通用语”、“中华文明博大精深,海纳百川,引领人类上万年,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源动力”等。

针对台下出现的“研究人类起源于哪里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当下政治经济文明的先进性”的论调,流波说,“人类起源于中华、人类文明也起源于中华”观念的确定,对于拨乱反正近代西方中心论和由此产生的中华民族近代自卑的情绪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要让中华文明是人类文明的源头,‘中华文明引领人类上万年直到近代、落后一百五十年、今又崛起成为家喻户晓的理念’,中华重回世界第一是中华复兴的必然的历史的必然”,流波强调。

Tags:人类起源 文明发祥

责任编辑:admin


返回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