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军旅长骂枪击日军的士兵:咋不提个人头回来

2005年10月,我去辽宁锦州采访了抗战老兵王世江。九十一岁的王世江是卢沟桥事变的亲历者,是我迄今采访的唯一的从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士兵,又到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任职到军分区司令员一级的军人。

王世江曾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牡丹江军分区的司令员。我和老人一见面,第一件事情,就是看那枚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由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颁发给他的纪念章。能够领到抗战胜利六十年纪念章是一种光荣。我采访过亲历“卢沟桥事变”的大部分幸存者,王世江的政治状态和经济状况应该是最好的。他住在辽宁省军区第二干休所,房子是二层的小楼,阳光明媚,有一百多平方米。王世江的儿子也是1949年前参加革命的,因此,连王世江的儿子都光荣“离休”了。王世江单独居住,有个下岗工人帮助他料理家务。听说下岗工人的儿子上了大学,王世江就自觉负担了那个非亲非故孩子的全部学费、生活费。王世江对我说:“我留着钱没有用。帮助了别人,我最愉快。”

29军旅长骂枪击日军的士兵:咋不提个人头回来

王世江这位九十一岁的老人由于疾病,数年前被截去一条腿。他只能坐在床上接受采访。王世江的思维很有条理性,他不紧不慢地从1936年他参加二十九军讲起。重点的地方他讲得很细致,我提问的时候他还把问题区分开慢慢回答。快到吃饭时间了,他早安排在他家服务的女工包好了饺子。连着几天采访,我们之间混熟了,他一会儿操纵录像机,给我们看中央电视台对他的采访录像;一会儿,又坐的床上给我们大家拉一段二胡。这位亲历过卢沟桥事变的老军人始终热情洋溢、精神矍铄地和我们谈话。

王世江的床头码放整齐的全部是京剧的录音磁带,如果我们没去造访的话,他除去看电视新闻就是听京戏的录音了。

我是一直在做着对亲历抗日战争最后一批人的采访记录工作,残酷的现实常常这样摆在我的面前:“往往是我前脚采访,后脚,被采访者就离去了。”毕竟,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距离今天七十五年了;1937年的“卢沟桥事变”距离今天六十九年了。1945年日本投降、抗战胜利距离今天也已经六十一年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国家应该给这些参加过抗日战争中重要战役的人,建立完整的档案,最好成立一个专门的博物馆。在全国范围内加大宣传!

2楼 曾经的科尔沁小兵
国家应该给这些参加过抗日战争中重要战役的人,建立完整的档案,最好成立一个专门的博物馆。在全国范围内加大宣传!

坚决拥护!!!向抗战老兵致敬!!!最好是在卢沟桥建一抗战广场树碑碑上全是抗日英雄的名字不管是国军还是共军的和抗日无名英雄纪念碑!每年77、815、918由国家民政部主持祭奠!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