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感谢各位朋友的回帖,我直接回复大部分吧。

小编补图:

锁子甲和鳞甲扎甲的区别

板甲

一、不知道上面那位朋友从哪部小说中得到启发得出了“板甲的制作难度应该小于鳞甲、扎甲”的观点。我告诉你,这个观点是得看时代,放到现在没问题,放到中古就是极端错误的。为什么?因为西欧在15世纪之前没有高炉,没有高炉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只有块炼铁,没有锻造铁,海绵状多孔杂质多的块炼铁是无法打造成板甲的,最多就是制作成扎甲,这就是为什么板甲在15世纪后才出现而在之前或是没有板甲的地方,扎甲都是优质铠甲代名词象征的原因。

锁子甲和鳞甲扎甲的区别

扎甲

举两个例子吧,日本诸侯的大铠和中国的明光铠都是扎甲,这下应该有些概念了吧。

锁子甲和鳞甲扎甲的区别

锁子甲

另外,关于锁子甲和鳞甲扎甲的区别,三种铠甲的历史都很久远,但普及性有区别。鳞甲最早开始普及,从古典时期就风靡各大战场,为什么?因为鳞甲要的铁片小,容易打造和加工,锁子甲如各位朋友所想,原材料制作和加工比较烦,扎甲就更不用说了, 原材料打造大的铁片就是一门技术活。这里熟悉历史的朋友又要问了,是不是阿拉伯人不怕烦,在11世纪后把军队换装了一遍,都成了锁子甲。

锁子甲和鳞甲扎甲的区别

身穿鱗甲的奧斯曼帝國斯帕希騎兵(Sipahy),1530年

这里我得再问个为什么,为什么后来锁子甲突然后来居上取代了鳞甲呢?因为有了拉丝技术,多孔拉丝机的出现使得铁丝这种东西能大量生产,这正是锁子甲的原料,在成本上,这时候打造一件锁子甲的时间大概是鳞甲的一半,扎甲就不用说了。在硬度上锁子甲稍差,但在韧性上远远胜出,所以综合能力更胜的锁子甲胜出,成为标配。

这个时候肯定有朋友要问了,西欧那都是不开化的野蛮人,技术不行,那么我们的老祖宗能早点制作板甲不?答案是很遗憾的,不能。一方面有老天的原因---中国缺乏优质铁矿;另一方面有人的原因---中国人不喜欢锻造里的“锻”,从现在出土的铁剑等来看,中国人只能制作叠锻层数六七层,和西欧中东动不动十几层几十层没法比,含碳量又过高,使得中国产的铁剑过于脆---后面我们将看到这个很致命。

不过中国的老祖宗们很有智慧,他们很早就发明了初级的高炉(尚不能生产锻造铁),发明了“炒钢法”,这么一来中国能生产出比块炼铁强一些的铁,运气好加技术好的可以炼出钢来,这个就算是上古神器了。同时老祖宗还发明了百炼钢的锻造法子。本来这么一来虽说中国古代仍无法制作板甲,但攻击性武器方面近似无敌,应该走上了精良兵器的康庄大道,这个时候问题就出现了,不重视锻使得铁里的碳无法均匀分配,碳含量超高又使得百炼钢炼出来的神兵出人意料的脆,根本的还是儒家文化熏陶的书呆子鄙视技术,铁匠的地位在中国长期不高。问题堆积到北宋,基本上南北朝之后东西交流发展出的中国古代锻造黄金时代就断送了,锻造从理论到实践均出现大倒退,沈括在《梦溪笔谈》中就记载百炼钢反复锻打后有减重,认为是去除杂质,实际上这是钢铁加热会造成的氧化损耗,而沈括记载的另一现象“有的铁锻打消耗殆尽,都不能炼出钢”,事实上是热脆现象,唐朝盛世之后,解决热脆的方法一同入土,导致后世长期不能解决,继承这一技术的日本却出人意料的得利,对刀剑进行锻造、锻合和热处理的技术被发扬光大,唐刀发展出了最有出息的子弟日本刀,这不能不让人感到最遗憾。也所以,宋元明清期间日本刀一直是日本对中国的大宗出口商品,因为中国长期不能解决锻造上的短板,而日本出人意料的神兵又以其美观和锐利大受欢迎。

二、关于上面朋友对重骑兵、重步兵、轻骑兵等的描述,我可以这么说,你的理解是完全错误的,常识可知披甲骑兵排山倒海冲过来时,作为站在前排的重步兵是什么心情---那就是死前最后的荣光了,就算能把骑兵戳下来,巨大的冲击力足以使重步兵丧命。那么,怎么训练才能使得士兵面对必死毫不慌乱?事实上能像岳家军一样做到一命抵一命的寥寥无几。而一旦戳不下来,那骑兵的马力冲击之下,无论是骑枪或是大剑都是杀人利器,枪刺刀砍,任何一样都可以把重步兵杀死。

当然了,长枪之林你要重骑兵硬着头皮往里面冲,无论是人还是马都不是傻子,但就在这种斗心理的过程中,中世纪缺乏训练的步兵大多数时间都是受害者。拜占庭的北欧卫队够重步兵了吧?在诺曼重骑兵的攻击下完全不堪一击,以至于安娜公主心有余悸的表示“一个骑在马上的法兰克人能把巴比伦城墙冲个窟窿”。为了使步兵有能力守住阵线,不列颠和诺曼出色的统帅都使用过下马骑兵的方法,这也是那个时代唯一算的上是训练有素的步兵了。

后面所谓轻骑兵胜过重骑兵重步兵,轻步兵胜过轻骑兵更是无稽之谈。试问一个无甲轻步兵如何胜过一个草原轻骑兵?那真真正正是赢了追不上输了跑不掉的情况好不好?事实上轻骑兵无法与重骑兵对抗,中古时期以轻骑兵战胜重骑兵的都被冠以经典战役的名号。轻步兵战胜重步兵也必须很努力,在十字军东征时期的利凡特战场,有的是重骑兵重步兵全身插满箭像一只豪猪一样却活蹦乱跳,杀人如砍甘蔗的例子。从经济上来讲这很合理,比较如果轻装比重装好使,那没哪个二货国王和贵族会让自己的军队使用昂贵的重装。

至于力和技,不是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是游牧的,坚壁清野本来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套路,试问哪几个国家具备沙俄那样的纵深版图?第一次十字军从安条克到耶路撒冷期间,一路上所有农田均被摧毁,所有水井几乎都下毒,耶路撒冷周围方圆百里的树木几乎被砍光,就这样十字军不照样攻下圣城?而战略要地那更是寸土必争,一旦被攻下全局震动,南宋襄樊防线一跨,迅速崩溃就是这样。正因为如此,古人才得出“攻其所必救守其所必攻”的战争理论。最后说一点,庞培和凯撒恰恰是通过大战决出胜负的。

三、常常有人夸耀老祖宗的同时贬低欧洲的武力,要么就是匈奴被击败到欧洲横行,要么就是阿拉伯如何如何虐拉丁人。事实上,在欧洲的匈人和蒙古高原曾经的匈奴是不是有直接的继承关系,目前史学界尚无定论,而匈人在欧洲最后是被重骑兵集团冲锋的西哥特人击败的,一败之下再无复兴的余力。对于中古时期欧洲的武力,拜占庭毋庸置疑长期处于世界前列,西欧能在阿拉伯狂飙中守住比利牛斯山一线也殊为不易,而能顶住压力收复伊比利亚更是伟大,这也是已知的唯一能在绿化后重新逆转的地区,中国则不能逆转被绿化的新疆。应该这么说,中古时期的中国和拜占庭比较相似,同样传承古文化的光辉,军队有着系统的理论教育,间谍网络、海军和后勤建设都走在前列,但具体到战场上能不能顶得住,这另当别论,拉丁人的一波流拜占庭是吃尽了苦头,西夏的一波流北宋同样叫苦不迭。上面还有朋友说装备了车弩、神臂弓的宋军重步兵(没提步人甲)能轻松击败欧洲重骑兵,这就完全是瞎扯了,宋军的战斗力那是出了名的,被西夏辽国轮着虐,真正的凭着人多命贱顶着,宋朝北境和燕云十六州挨着,距离幽州百余公里路,可以说想打决战辽国随时奉陪,根本没躲的意思,综北宋一朝都没能武力打下幽州,妄谈什么缺乏机动力简直是荒唐。

回到上面的问题,西欧能在黑暗的中世纪始终保持一定的力量,基本上得益于其的武士阶级出色的战斗力,长期作为社会顶层的武士阶级能拥有财富和地位,作为平民能通过当兵打仗改变命运,特别是十字军大潮中不怕死加点运气翻身当老板的例子比比皆是,造就了西方人贵族参军,当兵光荣的理念,同时期的希腊人和中国人在军人屡次威胁皇权的情况下却走上了削弱军人地位的道路,以至于文官腐朽、阉人当权层出不穷,均受到亡国文化断层的悲惨命运。唐朝中叶之后军事贵族作为一个阶级的消亡,对于中华民族整个的民族性都是一种负能量的洗牌,内藤湖南就曾把唐朝中叶作为中国历史上中古与近世的分野,不管怎么说,从“宁做百夫长不为一书生”的潇洒外向型开脱民族到“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的衰败景象,那都是中国乃至中华民族的悲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