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人院里造出的杂货铺——二战英国费尔雷“梭鱼”俯冲轰炸机(1)

zby199022 收藏 0 254
导读:疯人院里造出的杂货铺——二战英国费尔雷“梭鱼”俯冲轰炸机(1) 英国作为传统的海军强国,在一战中就建造了属于自己的水上飞机母舰,并于1917年6月将正在建造过程中的暴怒号巡洋舰改装为第一艘可以起降固定翼飞机的船只,可以说是最早开始关注海军航空兵的国家之一,它在舰载机的发展上更是曾走在世界的前列。其中在上个世纪30年代末,由英国本土厂商费尔雷公司研制生产的“梭鱼”轰炸机更是在军事航空史中活塞机时代的一个典型飞行多面手。 说起“梭鱼”的俯冲轰炸机身份,很多人都认为应该加上“鱼雷”两个字。



疯人院里造出的杂货铺——二战英国费尔雷“梭鱼”俯冲轰炸机(1)

疯人院里造出的杂货铺——二战英国费尔雷“梭鱼”俯冲轰炸机(1)

英国作为传统的海军强国,在一战中就建造了属于自己的水上飞机母舰,并于1917年6月将正在建造过程中的暴怒号巡洋舰改装为第一艘可以起降固定翼飞机的船只,可以说是最早开始关注海军航空兵的国家之一,它在舰载机的发展上更是曾走在世界的前列。其中在上个世纪30年代末,由英国本土厂商费尔雷公司研制生产的“梭鱼”轰炸机更是在军事航空史中活塞机时代的一个典型飞行多面手。

说起“梭鱼”的俯冲轰炸机身份,很多人都认为应该加上“鱼雷”两个字。但是实际上用鱼雷攻击水面舰艇并不是这种飞机的常态,如果将它能够挂载的作战载荷都摆出来,恐怕需要很大一间仓库才可以。应该说这种英国皇家海军劳苦功高的俯冲轰炸机绝对是一种让人过目难忘的存在。


疯人院里造出的杂货铺——二战英国费尔雷“梭鱼”俯冲轰炸机(1)

对于英国皇家海军在1937年11月9日发起的S. 24/37项目,很多飞机公司都感到多少有些意外,因为就在不到一年之前,皇家海军就发布过一次S. 41/36招标,甄选一种能够替代费尔雷“剑鱼”的新一代鱼雷轰炸机。方案刚刚选定,尚未进入试飞,居然又冒出一个所谓的TSR(即鱼雷观测侦察机)计划来,而即使是名义上将要被取代的“剑鱼”,此时也不过服役刚满一年而已。如此频繁的升级换代,可以说,即使是在军机竞争极为激烈的20世纪30、40年代,也是绝无仅有的。


究竟是出于对“剑鱼”性能的质疑,还是切实感到新方案的不足,人们无法确知。不过,至少到了30年代中后期,双翼机确实在迅速走向衰败,而S. 41/36的中标方案恰恰又是费尔雷的设计,只是在“剑鱼”基础上搞了一点不痛不痒的改良而已,显然最多只能算是个过渡。


然而过了不久,TSR计划又出现了变动,成了鱼雷轰炸侦察机(简称TBR),这就意味着飞机需要有良好的俯冲性能。名称的改变,只是意味着设计重点需要进行一定调整,新飞机依然需要为皇家海军主力舰承担弹着点观测的任务,也依然需要为舰队充当耳目,及时发现潜在威胁。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用于破交作战,袭击敌方的运输船队。总之,飞机各项功能应该尽可能平均,某项功能突出并不是海军追求的目标。


疯人院里造出的杂货铺——二战英国费尔雷“梭鱼”俯冲轰炸机(1)

设计规范中还把罗·罗公司的“艾克赛”发动机作为首选动力。这多少有些不近情理,因为这种24缸高压空冷发动机当时还处于试验阶段,并未经过实战检验。而参加竞争的五家公司居然无一例外地均采用了上单翼布局,实在可看出英雄所见之“雷同”了。由于需要布置第三乘员也就是观测员,这样做的用意就很明显,目的是要让观测员拥有一个良好的下视视野。


首先是布莱克本的B-29,它采用的是固定式机翼起落架,并按照军方要求适配罗·罗的“艾克赛”发动机。第二个竞争者是霍克公司,他们的方案采用可折叠平直机翼,起落架带有“靴套”式护罩,并带有固定短柱支撑起落架,只不过发动机选用的是“金牛座”星型发动机。和霍克公司方案最为接近的是布里斯托尔的方案,动力系统完全一样,不过它为了最大限度节省停放空间,不但机翼能够折叠,连平尾都能收放。


韦斯特兰的设计定名为P. 10/11,其特别之处是采用了封闭式的腹部武器舱。这其实对于英国海军而言也是首次尝试。直到若干年后,即二战临近结束时问世的费尔雷“矛鱼”上才再次出现这样的设计。


疯人院里造出的杂货铺——二战英国费尔雷“梭鱼”俯冲轰炸机(1)

一向领风气之先的超马林这次自然也不会甘于平庸,设计人员推出的322型飞机绝对让人眼前一亮,其简洁利落的整体设计,略呈椭圆的机身截面,带有优美圆弧的高置机翼还融入了最新的电动可变攻角技术,降落的时候无需再像往常一样拉起机头。


与之截然相反的,自然就是以丑拙自守的费尔雷公司的招标方案了。可能是意识到英国皇家海军对于修修补补的设计已经失去了兴趣,所以这次搞了个让人眼前豁然一亮的全新设计,这种叫做“费尔雷”100的飞机和该公司过去的“战斗”之类的飞机毫无瓜葛,主设计师马塞尔·罗贝勒(Marcel Lobelle)和理查德·杨曼(Richard Youngman)为此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别的方案都采用了简单的固定起落架,罗贝勒则花了不少心思,搞了个很特别的可收放起落架,尽管样子难看,但是非常有效。而杨曼设计的特种襟翼更是一大亮点,不但能够提高飞机飞行效率,还能作为着陆襟翼和俯冲减速板使用。


疯人院里造出的杂货铺——二战英国费尔雷“梭鱼”俯冲轰炸机(1)

对于英国皇家海军的要求,费尔雷向来是乖乖照办的,他们也和布莱克本、超马林一样老老实实选择了罗·罗的“北风/艾克赛”(Boreas/Exe)发动机。这种发动机带有一个单机涡轮增压器,在每分钟4200转的工况下,最大功率能够达到1150马力。舆论界对“北风”也确实普遍看好,认为其X型的截面构型使得飞机的正面阻力大大降低。


在1938年3月召开的招标设计代表会上,布莱克本的方案首先遭到淘汰,费尔雷的设计则被一致看好,而其他四家公司的设计虽然没有当场宣布被淘汰,但显然不是海军理想当中的新一代舰载轰炸机,因此只能作为“费尔雷”100一旦失败的备选机而尴尬地存在着。


当年11月,费尔雷的一架编号为K9222的“战斗”式飞机接受了“艾克赛”发动机的换装,开始在罗·罗公司位于胡克诺尔 (Hucknall)的机场进行飞行测试。翌年1月30日,航空部总算和费尔雷签订了购买两架原型机的合同。与此同时,霍克和韦斯特兰也正式退出了竟争,因为他们当时的生产任务也很紧,无暇顾及新飞机的研制;超马林自鸣得意的322型飞机最终也就建造了两架,专用作可变迎角机翼研究机,真的向该机的非正式绰号一样成为了稀有濒危的“小飞象”。

疯人院里造出的杂货铺——二战英国费尔雷“梭鱼”俯冲轰炸机(1)


就这样,停留在图纸上的“费尔雷”100己经一只脚踏上了海军航空兵的大门,剩下的就是对飞机的作战载荷与飞行性能再进行一系列的挖掘了。然而仅仅过了两个月,情况又发生了很大变化。由于战争迫近,罗·罗公司首先要确保诸如“灰背隼”和“兀鹰”之类需求量大得多的发动机的生产,所以还未完成研制的“北风”之类的项目自然就得搁置了,加之“北风”在当时只是供应费尔雷一家需要,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也只能往后排了。


这下费尔雷有点慌了,如果到时候因为发动机耽搁的原因而导致计划泡汤,那可真是让人跌足不已的恨事了。虽然他们手头的军机生产计划几乎已经排满,但公司可不想失去这份眼看就要到手的大单。事不宜迟,得赶快落实发动机,要不等到完成总体设计再发现发动机尺寸不能匹配,那可就晚了。


其实,费尔雷公司自己也有发动机研制能力,他们的P. 24“君主”就是一种很有潜力的2000马力级别的新发动机,不过选择合适的发动机不光是看功率,还要兼顾重量,“君主”发动机显然不合适,而其他的几个,像布里斯托的“金牛座”和怀特的“旋风”,同样也需要重新推翻原先的设计。最后,在和航空部取得磋商一致的情况下,费尔雷敲定了罗·罗公司当时刚刚投产的“灰背隼”30作为替代动力,这种12缸液冷发动机最大功率1260马力,尽管比“北风”略强,但重量也增加了,机身需要特别加强。

疯人院里造出的杂货铺——二战英国费尔雷“梭鱼”俯冲轰炸机(1)


这又是以时间的耽搁为代价的,因为1939年12月“灰背隼”30发动机运到之后,还要先在全尺寸模型上先进行试装。而且“灰背隼”当时是热门货,多种当时己经投产的主力飞机都以它为动力,“费尔雷”100并非海军有限发展的重点机型,只能往后排,继续耐心等待。


整个1940年,“费尔雷”100项目几乎没有多大进展,只是在哈耶斯(Hayes)建造了2架原型机而已,即使在公司内部,费尔雷的重要性也排在“管鼻燕”和前辈“大青花鱼”之后。不过,飞机总算有了英国皇家海军的正式绰号了:梭鱼。这个名字听上去有些凶残、诡秘,但和身材狭长、尖锐古怪的“费尔雷”100倒是正好相配。


这一年的12月7日,在费尔雷的西部大机场,公司试飞员克里斯托弗.斯坦尼兰驾驶着P1767号原型机顺利升空。之后一系列的厂方试验也都一切正常,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它的性能让人振奋,于是军方没有再对它进行接收测试,直接将它送入了海航778中队进行舰载服役试验,这简直就是一种特别优待了。


疯人院里造出的杂货铺——二战英国费尔雷“梭鱼”俯冲轰炸机(1)

从1941年5月开始,778中队在“胜利”号航母上进行着舰训练,詹姆斯.蒂拉德成为了驾驶“梭鱼”第一个在甲板降落的飞行员。根据中队的意见,飞机的尾部在襟翼展开的时候会出现非常强烈的震颤,对着舰产生极大的影响,故而必须对某些地方进行重新设计。


P1767回到费尔雷公司进行了一番改造,装上了新的尾翼,水平尾翼的位置大大地拔高了,差不多处于垂尾顶部往下三分之一,还加上了斜撑支杆。但低速飞行时飞机仍然会产生震颤,设计师只好从机身内部着手,又对尾翼进行了一些修改,算是暂时把问题遮掩过去了。1941年7月,P1767在地面滑行时起落架偶尔出现了自动收缩,飞机需要再次进行修理,发动机也需要更换。所以整整耽误了三个月,该机才最终送到了博斯康比唐的A&AEE中心进行进一步操纵性检测。 (未完待续)


(更多相关敬请浏览:http://tksj.blog.163.com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