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服毒女车主后悔得罪人:不少人都被处罚撤职了

11月14日,河南永城一辆大货车,被当地运政、路政部门相继罚款。必须出示月票(每月给路政3000元)和年票(每年给运政3000元)才放行,当事女车主再三求情无果,当场服剧毒农药自杀,现在仍在医院抢救。而执法部门只留下一句话:你死,你死跟我们没关系!女车主喝下了农药后车主家人赶紧寻求救援。路政执法人员却说,你喝药跟我没关系,有事你找领导去,然后掉头就跑了。

河南服毒女车主后悔得罪人:不少人都被处罚撤职了


图为医护人员抢救女车主。

河南服毒女车主后悔得罪人:不少人都被处罚撤职了



河南服毒女车主后悔得罪人:不少人都被处罚撤职了



原标题:服农药自杀女车主:“早知道弄成这样,当初借钱也要交罚款”(图)

11月14日,河南永城一辆大货车因超载被当地运政、路政部门相继罚款。当事女车主刘温丽因付不起罚款喝剧毒农药自杀,所幸经抢救性命无虞。

时隔半个多月后,这个在家人眼中倔强的女人,却为自己当天的行为很是后悔。大货车的贷款还未还清,尽管“闹翻”了,但她还得继续在这条线路上奔波。而如今,人得罪了一大片,她不知道,她的大货车以后要怎么跑下去。

11月15日,货车司机出身、又因帮货车维权出名的王金伍接到一个陌生男人发来的微信信息。

这个男人叫刘怀洲,是货车车主,这是他第二次给王金伍发信息,信息与第一次内容大致相同,他在抱怨河南永城公路乱收费的现象。

“我们已经交了包月的罚款,为什么还要罚,现在逼得我妹妹喝农药自杀。”这个男人的话,让王金伍为之震惊。

从2005年至今,王金伍利用道路交通的相关法规,以行政复议、投诉、网上发帖等方式,帮大货车司机维权,共向多个省市投诉、复议2000余起。

但王金伍从没有听说过,有人因为罚款,喝农药自杀的事情。十几天后,央视对此事进行了报道,随后,新华社提出了三问:一问:月票究竟存不存在?合不合法?二问:执法车是否置服毒车主不顾,见死不救?三问:一年罚款多少?罚款流向何方?

王金伍凭借多年维权经验认为,这虽是个偶发事件,但其中,又有必然的因素存在。“如果治超部门有足够的人员经费,不以罚款返还的方式填补经费不足的空缺,公路三乱问题依旧很难根本解决。”

河南永城女车主不堪罚款服药自杀事件的悲剧是否会再次上演,王金伍说,他也不敢确定。

她是一个倔脾气的女人

11月14日清晨6时许,河南省永城市陈官庄村南头一户人家厨房内的忙乱声,打破了乡村的宁静。32岁的刘温丽正忙着给上小学四年级的9岁儿子做饭。由于当天刘温丽要和司机到安徽宿州拉石料,儿子没扒拉几口稀饭,她就开始催促着丈夫快去送儿子上学。

刘温丽的丈夫在村里的小学上班。此前,如果学校里的事情太多,刘温丽也会抽空接送一下儿子。

但从今年4月起,因为家里买了货车跑运输,接送儿子上下学的事情,便要她丈夫一人承担。

此前,刘温丽在一家单位打工,月收入1000余元,加上丈夫在学校的收入,全家每月总收入仅有三四千元。

刘温丽说,这个收入,在永城市,一家人可以满足温饱,但稍有点意外,可能连温饱都无法保障。刘温丽想改变这种现状。

永城市地处河南最东部,河南、安徽、江苏、山东四省交界,辖区面积2000多平方公里,是连接四省的交通要道。

刘温丽所在的村里,有人就利用这种交通便利,做起了货运生意。刘温丽看到了希望。她和哥哥刘怀洲商量后,贷款买两辆货车。她买的车是那种前面四个轮后面八个轮的半挂货车。刘温丽说,车到手后,她开始感到了压力。每辆车30多万元,她贷款首付了20多万元,每月需要还贷2万多元,她还雇了一个司机,每月净工资是5000元,每天伙食补助90元,加上其他费用,一个月下来,她必须有3万多元的支出才能保证平稳。

但刘温丽坚信,靠着这两辆车,咬咬牙、使点劲,撑过两年还款期,以后的日子就能好很多。

跑货运是件很累人的事情,除了联系业务,人几乎天天都要生活在车上,有的男的干几年这活儿,都要累出一些“职业病”,更别说,刘温丽这样的女人。但村里人还是相信刘温丽有这个能力。

丈夫王师傅说,刘温丽是个倔脾气,要不,也不可能放着家里轻松日子不过,到外面跑货运。

倔脾气的女人爱生气。王师傅说,原来他俩在家吵架,刘温丽气得把他的碗都摔了,事情过后,刘温丽问他,碗摔了,王师傅向她讲述了经过,她却浑然不知。“就是脾气倔,爱生气,也就是这个毛病,身体也一直不好,结婚这么多年了,体重还只有80多斤。”

对于刘温丽出去跑货运,王师傅也一直担心:她这种倔脾气,能否适应外面生意场上各种状况。

昨日,王师傅说,他怎么也没想到,妻子的脾气上来,能惹出这么大的事情。

她认为,交了钱,对方一定能让她放心

因为此前没有跑过货运,刘温丽说,她一直在学习,学习这一行各种的“明规则”与“潜规则”。

但她没想到,除了日常运输中的油费、路费,各个部门的各类罚款占了很大一块。

刘温丽统计,从4月开始跑运输到现在,各类罚款粗略算下来将近20万元。由于很多罚款的票据已经找不到,很难证明刘温丽的说法。

王金伍认为,这么多罚款不足为奇,你遵守了公路法,违反了交通安全法,你尊重交通安全法,你不一定遵守道路运输条例,你遵守道路运输条例,你不一定遵守城市道路条例,所以只要多个部门管理,货车司机早晚都是违法。

但“新人”刘温丽并不清楚这些,她只知道跑一趟活儿,司机和油费是一定的,因此,多拉一点货就能多挣一点钱,贷款也能早日还清,生活的压力也不会那么大。

有人告诉刘温丽,只要每月向永城当地的运政和路政执法部门事先缴纳一定的超限罚款,在检查的时候,这些部门的人就能给她放行。

这种费用分为年票和月票两种。刘温丽说,年票是向当地运政执法部门缴纳,一年缴一次,每辆车每年交3000元。缴款之后就可以超载行驶,一年之内不用再交罚款;月票是向当地路政执法部门缴纳的费用,每月3000元,也是针对超载的,但有效期只有一个月。

刘温丽的丈夫按照别人的“提醒”,今年10月29日缴纳了这两种钱。

对于年票和月票一事,《华商报》记者先后从4名出租车司机和3名货车司机那里均得到“有这事”的答复。

但河南永城市交通局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否认有月票一说,并表示,国家三令五申规定,禁止给超载车主办理月票。

但刘温丽说,既然她交了钱,上面还盖有公章,她认为,即使超载了,遇上检查,对方一定能让她放心。“有几次就是这样,让我们过去了。”

每吨运费十几块钱如果不超,挣得更少

11月14日下午5时许,刘温丽的货车从宿州路过永城市沱滨路时,被当地运政的一辆检查车强行拦了下来。

“我拿出了票,他们看了一下,就去打了个电话,然后回来说车超载了,让我们把车开到他们站的院子里去。”刘温丽说,她当时就想不通,为什么交了钱还是被拦了。

“也不说罚钱,就让把车往他们院子里开。”刘温丽凭借“经验”猜测,只要车一开进去,就出不来了,不但要罚款,还让把砂石卸下来,卸车要钱,再装车也要钱,还有停车费,“你不给他钱,他就不让你走。”

刘温丽说,她开始拿着自己的“月票”和“年票”和对方理论,但对方拿走了她的车钥匙。对方认为,刘温丽的货车超限了。

刘温丽认为,如果不超载,就没得赚。她粗略计算,假定每天从永城拉砂石到徐州,来回油费1300元,来回高速路费共计540元,司机工钱257元,一趟下来,不包括吃饭,刘温丽要支付2097元。

通常,永城到徐州运砂石一吨运费是44元,如果遵守《公路法》,刘温丽的6轴货车最多可拉55吨,但这却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47吨上限。如果遵守了《道路交通安全法》,刘温丽一趟可以得到2068元运费,但这笔钱,根本无法支付司机的工钱、高速路费以及油费。

即使按照55拉吨,她一趟下来也只能盈利323元,还不包括吃饭、喝水的钱。

业务相对多一些的货车司机,一般去徐州的时候会运一些货,回来时再运一些货。而对于“新人”刘温丽来说,很少有机会能联系上来回都有活儿的机会,只能硬着头皮来,“不干赔得更多。”

刘温丽说,11月14日这趟从宿州拉到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的石子,每吨运费也就十几块钱,还要空车回来,一天下来,即使超限也就能挣600多元,如果不超,挣得就更少。

“我确实超限了。”昨日,刘温丽回忆。“我当时身上300块钱都不到,给他们说,放过一次吧,他们也不相信,我当时确实没有钱了。”于是双方开始对峙。

7小时“对峙”后她喝下了农药

直至次日凌晨零时许,对峙已经持续7个小时。刘温丽说,当时她看见几辆货车从身旁经过,比自己的货车超载还要严重,便质问运政工作人员,“为什么不罚他们?”刘温丽的司机都听说,现在每月只交3000元月票已经不行了,还得另外拿钱打点。这种说法,事后遭到路政部门的否认。

刘温丽说,当时她觉得对方在欺负人,非常生气,便拦了一辆出租车,“气的是,才把月钱交了十几天,现在又查我们。”

“我当时就一个想法,你们逼得我活不了了,弄这事,没挣多少钱,走哪儿哪儿还都要罚钱,我不想活了。”刘温丽说,她在附近的一家店里买了一瓶农药,再次回到现场。

“你要不让我过,我就死给你看。”刘温丽说,当时路政和运政的人群中,有人说了句“那你死,你死跟我们没关系。”刘温丽已经记不清是不是这句话点燃了她的怒火。但她的家人说,刘温丽打开了瓶子,喝下了农药。刘温丽说,农药下肚后,她头晕眼花,感觉腹部、肺部火辣辣的疼,周围人都乱了。王师傅说,刘温丽喝药后,路政和运政的人都跑了,他们赶紧拨打120,将她送往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便对刘温丽下了病危通知书,由于农药进入肺部,随时都有肺部衰竭的可能。

据新华社报道,刘温丽的哥哥刘怀洲说,当天刘温丽喝药后路政部门在场的几位负责人立刻开车走了,执法车也拒绝送人去医院。永城公路局路政大队大队长高永福此前称,不知车主喝药。

而刘温丽的车始终停在事发现场,从11月14日到11月25日,路过沱滨路附近的司机都能看到,那里停着一辆半挂货车,前后各停着一辆运政面包车,车上多名身穿运政制服的工作人员守在那里。

她现在也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

经过抢救,刘温丽的命保住了。11月27日,她决定出院,“还有那么多贷款没还呢,治不起。”如今,刘温丽每天要到村里的卫生所挂几瓶吊瓶,“能省点是点吧。”

出院前,永城市公路局给刘温丽拿了3万元医药费,被扣的车也放了。时至今日,刘温丽还很好地保留着医院开具的“诊断证明”,医生用钢笔在上面写着“有机磷中毒”。她说,当时路政和运政的人都说她没有喝农药,她就是想拿着这个证明,告诉他们,她当时真的喝了,真的被逼得没办法了。

12月1日,永城市委外宣办对此事进行通报称:此事发生后,永城市委、市政府立即召开会议采取果断措施,提出明确要求:一成立联合调查组,迅速查明事情经过,拿出严肃处理意见;二责成市交通局党委、公路局党组写出深刻检查,对有关责任人严肃处理;三及时向社会发布调查处理情况;四及时做好已出院当事人的善后关爱工作;五加强对交通、公路系统及执法部门执法情况的监督和整顿工作,杜绝类似情况的发生。

目前,河南省交通厅已介入调查,路政和运政相关负责人已被停职或免职,交通局分管领导也受到处理,但截至昨日记者发稿前,对于月票究竟存不存在?合不合法?执法车是否置服毒车主不顾,见死不救?一年罚款多少?罚款流向何方?等详细调查细节,永城尚未对外发布。

王师傅说,他没想到,事情能闹这么大。刘温丽说,央视报道后,儿子看到了这则新闻,他告诉刘温丽,“妈妈上电视了。”但儿子觉得,妈妈做错了什么事情。

刘温丽也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她说,早知道事情是这样,当时就是借钱,也应该把罚款交了,不该因为自己的“倔脾气”,去喝农药,弄得自己的身体也不好了,还让全家人担心。更重要的是,事情发生了,把那些部门的人都处罚了、撤职了,得罪了不少人。自己的货车以后还要在这条路上跑,还有还那么多贷款。

“我当初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弄这个货车干啥,在家待着多好。”刘温丽躺在床上,抱着被角哭了起来。

治理公路“三乱”需推进行政管理体制改革

如今,刘温丽性命无虞,但这起因公路乱收费引发的惨剧却让很多人看到:如不及早理清公路“三乱”现象,类似的悲剧仍有可能重演。王金伍说,涉及治理“三乱”的有关部门就有十几个,包括交警、运政、路政、城管、环境、卫生、林业、盐业、质监、工商等,由于各部门虽都有法可依,但处罚标准、金额多少又不一样,这种情况下,货车司机压力很大。

他以3轴货车举例,交警部门颁发的行驶证上的载重量是21吨,超过这个数就算超载。而交通部门颁发的营运证上虽然也标明载重量是21吨,但养路费则按30吨标准收取,这比21吨的养路费标准每月高出了1000多元。也就是说,车主拉30吨货物,交通部门是认可的,交警部门则认为超载了。

这必然导致一个问题,遵守了《公路法》,却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遵守了《道路交通安全法》,货车车主则没利润甚至赔钱。此外,各地对超载的处罚标准不相同让人困惑。按照交通部的规定,每轴载重10吨,6轴以上载重55吨。但河南、湖北、陕西三省各有各的规定。这就造成了多重标准,让人无所适从。

王金伍说,有些地方,治超部门没有足够的人员经费保障工资支付,他们只能以罚款返还的方式,填补经费不足的问题,如果保障不了经费,公路“三乱”问题依旧很难根本解决。“法律要有统一的标准,才能足够令人信服,解决交叉、多头执法问题,才能建立权责统一、权威高效的行政执法体制。”

日前,新华网发表评论称,在物流业迅猛发展的背景下,超载成为不少车主逐利的一种选择。而肩负管理职能的部分地方公路执法部门以“养鱼执法”进行变相权力寻租,以至于“月票”“年票”层出不穷,治超陷入“越治越超”的恶性循环。

如何治理,该评论文章称:如何治理公路“三乱”之所以愈演愈烈,也不乏监督机制不完善、问责机制不健全、追责机制不到位的漏洞;而“三乱”之所以久治不愈,更有部门利益的强力阻挠。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整治公路“三乱”,不仅要对恶例施以铁腕重拳,更要大刀阔斧推进行政管理体制改革。

昨日中午,刘温丽躺在自家的一间小屋内。胃疼,让她不能大声说话,在这间仅有8个平方米的小屋内,没有任何供暖设备,她只能穿着睡衣,躺在棉被里。

她说,回到家后,除了亲戚,也没有什么人来看过她,几乎天天胃疼得让她钻心,难受。(来源:华商报 记者贾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