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星期一引用奥巴马政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安全顾问的话说,中国新近宣布的防空识别区,其重点不在于那些与日本有争议的岛屿,而在于中国的一些人,包括解放军、甚至新领导人在内,他们的一种愿望,即试图“以直到不久前还没有的军事实力,来实实在在地表现自己。”

这位顾问补充说:中国说这是对美国遏制他们做出的反应,“但是,我们的分析是,这是他们在致力于将我们的存在进一步赶到太平洋里去。”时报说,2011年初,前国防部长盖茨最后一次以防长身份访问亚洲时,他本人相信,中国的长远目标是把美国赶到“第二岛链”,赶到离亚洲更远的太平洋中去。

上星期,美国对中国建立防空识别区先后做出了两个相互矛盾的反应,先是派出两架B-52轰炸机,进入中国刚宣布的识别区,宣示美国并不承认中国改变现状的做法;但星期六,白宫又建议美国的民航飞机应该遵从中国识别区的规定,在进入识别区时向中国报告飞行计划。

白宫的这一最新反应,似乎缓解了中国宣布建立识别区后遭到美日韩一致反对的尴尬局面,显示奥巴马政府希望不要因此激化潜在的地区冲突。但与此同时,却增加了美日盟国间在这一问题上的矛盾。因为美国对民航公司做出的这一要求,正是在日本政府明确要求日本民航公司在飞入识别区时不要向中国政府提交飞行计划之后。日本认为美国在关乎日本根本利益的问题上伤害了日本。

星期一抵达日本访问的美国副总统拜登,肩负着向盟国做出解释的任务,之后他还将前往北京和汉城。时报说,奥巴马政府的公开讯息是,各方都需要冷静下来,阻止民族主义言论加剧紧张局势。奥巴马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告诉时报,拜登要传达的讯息是,美国将“寻求建立危机管理机制,并适时建立信任的措施,从而缓解紧张,降低冲突升级或发生误判的风险。”

华尔街日报说,拜登计划于星期二与日本首相安倍会晤,届时安倍将对美国施压,要求美国坚定反对中国单方面在有争议岛屿上空建立识别区。而双方也可能会推动北京一起加入建立一个避免意外冲突或在发生意外冲突时应对措施的紧急机制。而拜登也可能会敦促日本方面修复与韩国的关系。

美国官员私下告诉纽约时报,奥巴马政府非常担心一次小小的事件迅速使局面恶化。奥巴马政府对于突然间海军舰艇和空军巡逻成了美中之间潜在冲突的常用手段,越来越感到担忧,怕这种冲突可能会升级。时报说“和冷战时一样,迫在眉睫的领土争端似乎只是一个影响更为深远问题的借口,即谁能对这片广阔区域施加影响力。”中国越来越坚定地对这些争议岛屿表达其领土主权,与此同时,美国的盟友也在把军力倾入这一区域。

韩国对中国实力的扩张十分顾虑,正建造新的海军基地;而日本表现出自二战以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意愿也更有能力捍卫本国。时报说,“这样一来,一度潜藏的冲突,可能就会升级为太平洋上更为广泛的实力较量。”但纽约时报说,有趣的是,当中国向另一处潜在的冲突地点南海地区派遣航空母舰时,其航线避开了上述争议岛屿。“这个迹象或许表明,中国意识到自己也许有些不自量力了。”

时报说,奥巴马政府正试图弄清楚习近平领导下中国做出的各个新动作。而面对“防空识别区”这个被认为是习近平亲自拍板、经过了最周密思考或许也是最大胆的举动,白宫更为复杂的任务是如何长期应对。

美国的现状令奥巴马政府捉襟见肘。为了兑现其“转向亚洲”的承诺,奥巴马总统必须在军事上、外交上和经济上给予亚洲更多关注,但是眼下却是“五角大楼预算缩减、全民关注国内问题、国家安全机器聚焦伊朗、叙利亚和中东”,美国能否长期应对中国的防空识别区,不能不说是一项新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