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比特币!!!!

比特币一年涨2千倍贵比黄金 行情大起大落似过山车



比特币,目前全球最流行的数字货币。它之所以引人关注,是因为前两天比特币的涨势已经在挑战大家的神经了,一个比特币居然价值1242美元,而同一时间黄金价格为一盎司1241.98美元,也就是说比特币的价格已经超过黄金。虽然比特币仅仅是一种虚拟货币,而且这两天价格有所回落,但这种贵比黄金的虚拟货币还是引发了诸多关注。究竟什么是比特币?比特币能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怎样的改变?这个话题已经不仅仅局限在科技界,有越来越多普通人为之疯狂。 今年五月份,我们曾经关注过一个叫翟文杰的比特币玩家,当时一枚比特币仅仅是800元人民币的价格,现在比特币疯涨,翟文杰又在做些什么呢?

一、一年内比特币涨幅2千倍比特币挖矿机被称“印钞机”销售火爆

比特币玩家翟文杰:他不是有20台吗?你跟他说,让他等一等,晚上给他提走20台。你就让他俩先提走这6台,剩下的你的20台今天一定提走。

从记者见到翟文杰开始,他手上的电话就一刻不停,通话内容几乎都是在催他发货。和一般的商家不同,翟文杰通常卖的不是现货而是期货。

翟文杰:期货14000元,8天以后的,他过来拿现货19000元,我们在门口,就在我门口堵着要(给)30000

不担心货卖不出去,翟文杰担心的是存在支付宝里的钱取不出来,不能赶紧给生产厂商付款加单。

翟文杰:相当着急,着急到我都睡不着觉,只要是凌晨12点钟一过,第二天的额度40万,马上提出来

即便每天第一时间足额提款,但翟文杰的支付宝上仍然有大笔的现金无法提出,而且更多的资金还在不断的涌入。

翟文杰:刚才发了个消息说有单子了,马上有人往银行卡里转钱,都不知道是谁,又多了几十万。

如此的财源滚滚,翟文杰到底做的是什么生意?他卖的到底是什么神奇的东西?在翟文杰的小屋子里,《经济半小时》记者见到了四台马上就要被人取走的机器。在启动的同时,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翟文杰:机器启动的声音和飞机起飞的分贝,差不多。就这么吵,还有人能搂着它睡着觉。

正在发出轰鸣巨响的机器叫做挖矿机,它可以比较高速的产出比特币。

2008 年,一个化名叫中本聪的黑客勾画出了对比特币的构想,即创造一种不需要审批、人人都有权发行的电子货币,可以达到避免通货膨胀的目的。2009 年,根据这个构想,中本聪建立了一个开放源代码项目,正式宣告了比特币,这种互联网货币的诞生。

OKcoin交易平台负责人徐海星:比特币虽然只是一串数字,但是比特币天才的数学设计,确保了这串数字无法被伪造的,也无法将同一串数字发给两个人。

虽然只有一串数字,但是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货币比这个互联网货币的增长轨迹更加刺激。在2011年,曾经有报道说,过去一年涨幅最高的货币是澳元,它兑美元的涨幅是27%;然而同样的一年之内,比特币兑美元,却是从0.5美元,涨到了13美元,涨幅高达2600%。并且比特币丝毫没有放松大涨的势头,就在几天前的11月29日,比特币在热门交易所的交易价格攀上1242美元新高,而同时黄金价格为一盎司1241.98美元,比特币价格已经超过黄金,这也让一批人搭上了这趟财富的过山车,翟文杰就是其中之一。

7个月前,《经济半小时》记者采访翟文杰时,他还只是一个使用挖矿机生产比特币的矿工,正在翘首期盼自己的挖矿机到货。

比特币玩家翟文杰:新机器来了以后会有专门的机架、空调。

《经济半小时》记者:到时候放在普通的屋子里就可以吗?

翟文杰:不会,它很金贵,是几十万、上百万的机器。

短短半年多的时间,翟文杰已经从一个比特币矿工转身成为了国内数一数二的矿机制造商和经销商,而比特币的价格也已经从当时的800元钱一个高涨到现在的7000元。

翟文杰:这就是印钞机。

其实,被翟文杰称之为印钞机的挖矿机,本质而言,就是一台高速并行运算机。根据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的设计,用户可以依照规定的算法,进行大量的运算来得到符合要求的数据,那么就将会获得一定比特币的奖励,这一过程被称为“挖矿”,可以进行这一高速运算的机器就是挖矿机。在很多比特币玩家眼里,这个过程就是一个创造财富的过程。

孙敏杰比特币玩家:挖矿这个理念跟过去淘金是一个道理。

没过多久,记者见到了来取这四台挖矿机的陈志远,这个浙江舟山的小伙子为了这四台机器,专程飞来北京,往返的机票就要2600元,但他说,花这点钱就能拿到挖矿机很值得。

比特币玩家陈志远:之前我去过河南、上海,就为了找到现货。

一天都不能多等,陈志远定了第二天早上的第一班飞机回舟山。对陈志远这样的矿工而言,时间就是金钱。

比特币玩家翟文杰:我们当前的计算力,如果是212G,212G的话,成本价是14000元,每日收益0.175个比特币,人民币收入每天996.13元。

只要挖矿机插上电源和网线,按照陈志远购买的这台机器计算,每天的收益就近千元。根据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的规定,世界上一共会存在2100万个比特币。在最初的四年里,将产生一半的比特币,接下来的四年将产生四分之一的比特币,如此类推。今年已经是比特币问世的第五年了,目前每10分钟内全世界将产生25个比特币。一方面是剩余的比特币越来越少,另一方面则是加入到挖矿队伍里面的人越来越多。挖矿是一个与他人竞争的过程,你的挖矿机计算速度越快,你所能分到的比特币就越多。

比特币玩家陈志远:全网的算力越高,挖矿的效力就越低。

就在7个月前,记者采访翟文杰时,他订购的12台机器加起来是600G的计算力,根据当时的挖矿难度,他每天可以获得24个比特币。而如今,600G的机器挖一天,却只能挖到半个比特币。所以,与时间赛跑,是每个矿工都在做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陈志远宁可每台机器多花5000元钱,也要坐着飞机来北京提现货。

陈志远:因为期货又要等上三四天、四五天,这对我而言,也就是在浪费这个钱,就是一直在浪费下去。

陈志远告诉记者,作为互联网从业者的他在两个月前就开始关注比特币,也用自己的机器在挖矿,但是效率很低。今年11月19日这一天的行情,让他再也坐不住了,他一定要拿到挖矿机。

陈志远:我看7000到8000的涨幅之后,我就发现这个时候肯定要入手,肯定要把现货机器买到手。

11月19日这一天,比特币价格又出现了一轮过山车一样的行情。从最低的3000元直冲到接近8000元又下跌到5000元。这轮行情让一直在比特币周围徘徊的陈志远下定决心进入市场,四处求购挖矿机。然而挖矿并不是获得比特币的唯一途径,还有很多人是在网上的交易平台通过买卖来获取比特币。徐海星和他的团队就运营着一家比特币交易平台。虽然已经运营半年多的时间,也已经成为国内规模较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但回想起11月19日当天的情形,与陈志远的兴奋不同,OKcoin交易平台负责人徐海星现在还有些后怕。

徐海星:第一,惊心动魄。第二,欲哭无泪。

11月19日当天,除了价格经历了过山车一样的走势,最高点触碰到历史高位,交易量也呈现了从未有过的巨量。蜂拥而至的现金提取,将徐海星的服务器几乎挤爆。当时徐海星正在外地出差。

徐海星:我看了,今天这个疯了,意识到我的公司会出问题,紧急把我太太和我父亲都叫过来帮忙。

OKcoin交易平台客服徐文浓:每次点未接入的时候,它后面排队的用户,都是2000人,因为它的上限就是2000人,其实2000人后面还有更多的人,但是他们根本进不来。

虽然家里所有的人都上阵帮忙,公司也连续通宵加班,但是也无法应对如此暴增的业务量。徐海星紧急增加了服务器,优化了软件系统,即便如此,一直持续到11月24日,整整5天之后,取现才完全恢复正常。中国用户对比特币交易的热情已经远远高于国际水平。

徐海星:我们国内的价格比国外会高200元钱,反映到我们国内对比特币的信心还是膨胀的比较厉害。

徐海星还告诉记者,2013年的11月,是国人参与到比特币交易最迅猛的一段时间,仅在他们平台上,注册用户数量就翻了一倍。

徐海星:在11月1日的时候,我们有6万2千个用户,到今天我刚刚查的数字是12万注册用户。

徐海星和同事也对所有注册用户的信息进行了分析,他们发现交易比特币的客户以IT、经济、金融界男性为主。

徐海星:IT、经济、金融为主,以男性为主,大部分女性用户根本对比特币没有兴趣。

比特币中国负责人凌亢:也就是年轻的男性,具有高学历的人对比特币更感兴趣。

凌亢也观察到中国市场对比特币的追捧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

凌亢:比如说今天,我们比特币中国的交易量大概是7万多,今天整个全球的交易量,不完全统计是30几万,可以说这一轮的涨势跟中国有比较大的关系。

凌亢告诉记者,他所在的比特币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交易平台。

不但是我们成为全球最大,中国的比特币的交易量,也一跃成为全世界比特币交易量最大的国家。投资者不仅关注比特币交易本身,就连比特币交易平台也都开始受到资本市场的追捧。

凌亢:比特币中国刚刚宣布了已经进行了A轮的融资,现在有很多的风投和基金都来找我们,希望投资我们公司。我相信我们也听说有其它的比特币相关的公司在国内,甚至在国际上,在国外,都已经有很多的风险投资,都愿意投这类的公司。

11月19日比特币疯狂的过山车行情提示了这个财富游戏的冒险本质,翟文杰改做挖矿机生意也正是担心这个虚拟的财富有一天会一文不值。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网站11月30日报道指出,从技术角度分析,比特币就像一块机械手表,尽管一直滴答作响,但或许有一天会被摔得粉碎。不过也就在前一天,国外一家新生比特币交易网站称已经有超400家零售商希望跟网站合作,可以用比特币进行支付。比特币究竟如何使用?就在我们国内,事实上也有了可以用比特币交易的商品。

二、比特币行情大起大落似过山车或贵比黄金或一文不值

位于北京市海淀图书城附近的一家主题咖啡厅,浓厚的创业氛围、20元咖啡可以坐一天的消费理念吸引了众多的电脑极客和互联网创业者聚集于此。而就在今年四月的一天,咖啡馆员工马凤凤在这里第一次收到了0.012比特币。

咖啡馆员工马凤凤:当时他过来买咖啡,他不付钱,他说可以用其它的货币付吗?

从未收过比特币的马凤凤不敢轻易做主。

马凤凤:我就去问我们老板,我们可不可以收比特币?老板说当然可以。他就是我们第一个用比特币付款的客人。

美国男孩杰克,是北京语言大学的一名留学生,三年前来到中国。就是他在这家咖啡馆里促成了第一笔非网络的比特币交易。

杰克:给你多少?

马凤凤:0.012

《经济半小时》记者:用起来感觉怎么样?

杰克:我认为这是一项特别棒的,有可能改变世界的新技术。

不仅在中国,美国也有一些实体店接受比特币交易。位于纽约曼哈顿的Marwan Salem Meze Grill,也是从今年四月开始接受比特币支付的。

Marwan Salem Meze Grill店主:很多客人来我们店,就是因为他们乐意在我们这里使用比特币消费。

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一路高歌以及拥有者数量激增,越来越多的实体店加入到了比特币支付的行列里面。

雕爷牛腩公关部负责人张春艳:我们雕爷牛腩是从上周四11月21日开始支持比特币支付,第二天就有人慕名而来,要用比特币结账。

在这家餐厅里,《经济半小时》记者也遇到了一个要用比特币结账的顾客。

餐厅顾客:之前一直在自己买,现在想尝试一下支付是怎么用的。

大概用了五分钟的时间,比特币玩家梁静妍完成了交易。梁静妍告诉记者,早在比特币只有几美元的时候她便开始尝试购买,也希望有更多的地方可以接受比特币交易。

梁静妍:我当然是希望越多越好,这样的话,我们也方便很多。

梁静妍喜欢比特币交易的便捷性,但同样是比特币持有者,张含却表示他不会选择比特币作为交易手段。

比特币玩家张含:可能今天我去买一杯咖啡,或者买一份牛腩,可能现在的价值是100多块钱,但是可能过两天因为比特币的价格涨了以后,可能这顿饭就变成五六百,或者上千了,我觉得目前我不会去消费它。

张含是一个刚刚进入比特币市场的投资者,10月底,他以1000多元的价格买入了十几个比特币。

张含:挺后悔的,9月份没买是真的挺后悔的。我那个时候也看了,那时候大概价格可能才六七百块钱,

虽然刚刚经历了11月19日的大幅波动,但张含说,他并不会放弃持有比特币。作为互联网从业者的他,把持有比特币看做一件很酷的事情,而不是投资。

张含:如果有一天它完全崩塌了,崩盘了,它一文不值,我是有这种心理准备的,从风险角度来考虑,我也认为它不是一个稳健的投资的产品。

与张含新入比特币市场不同,多啦是一位资深的比特币炒家,正是看好了比特币的大涨大跌,选择在比特币市场里进行投资。

比特币炒家多啦:这是个波动非常大的市场,我认为投机赚得会更多,所以就转向了。

但是面对如此汹涌的人群进入比特币市场,已经有两年投资经验的多啦,还是觉得投资热情超过了他的想象。

多啦:常说的话就是说杀红眼了,这些人看到了这里的利益非常的浑厚,而且尤其是对于投机者来讲,就好像是斗牛士手里边的红靶子,猛牛看到了之后就会不顾一切地向前冲过去。

虽然11月19日的过山车是从2000元翻了四倍又跌下来,但徐海星告诉记者,在比特币发展的历史上,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为刺激的一次。

OKcoin交易平台负责人徐海星:在今年四月份出现过一次波动,当时是从几十美金增长到266美金,然后又很快跌到50美金。

比特币玩家翟文杰已经在比特币市场里摸爬滚打了2年多,在他看来,这样的大涨大跌已经习以为常。

翟文杰:把2011年的,你放大一下,最高是99美元,最低是2.15美元,我是从那时候过来的。

也许正是因为经过过这样的大起大落,翟文杰从一个矿工转身成了挖矿机的制造者。

翟文杰:像美国淘金热似的。挖矿的也有一部分挣的,但是做挖矿机的是永远不会亏的。

尽管电子支付时代已经来临,但是用虚拟货币在现实生活中进行支付依然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尽管现在国际上存在很多种虚拟货币,但没有一种像比特币这样走得如此之远。现在比特币已经有了自己的实体货币,在加拿大,已经出现了比特币提款机。比特币是否会成为合法货币?又和当今的金融体系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联系?

五年前,当一个化名叫中本聪的神秘人创立了比特币时,默默无闻的比特币只值5美分,到如今贵比黄金,涨幅超过2万倍。比特币的诞生、使用以及价格的飙涨出人意料。当这种虚拟货币开始在现实世界中闯荡的时候,不可避免进入了官方视野。

三、虚拟货币风险大投资需谨慎

默默无闻的比特币,从五年前的5美分突破今天的1000美元,涨幅超过2万倍。今天的比特币不仅成为很多人追捧的对象,它也进入了官方的讨论话题。

2013年8月德国联邦财政部承认“比特币”为“记账单位”。虽然不具备充当法定支付手段的功能,但“比特币”可以作为“私人货币”具有结算功能。11月18日,现任美国联邦储备局主席伯南克表达了自己对比特币的“谨慎祝福”,他认为比特币及其他虚拟货币“可能拥有长远的未来”,但他也同时提到,虚拟货币可能带来“与执法和监管问题”有关的风险。11月20日,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在某论坛上首谈比特币。易纲表示,从人民银行角度,近期不可能承认比特币的合法性。但他同时认为,比特币交易作为一种互联网上的买卖行为,普通民众拥有参与的自由。此外,易纲还指出比特币“很有特点”,具有“启发性”,个人会保持长期关注。虽然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政府承认比特币的货币属性,但是很多人都非常看好比特币,甚至认为它等同于黄金。

比特币资深玩家李笑来:世界上最强劲的一个货币。

比特币玩家田甲:我觉得它就是具有收藏价值的一个虚拟的货币。

比特币玩家翟文杰:你就把它理解为黄金就完全能套上它的概念,这就是全球的硬通货。

有人认为它和黄金一样贵重,但也有人认为它一文不值。

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现在全球的黄金中,有10%用于工业生产,还有50%是用黄金作为首饰的需求,剩下4%才是投资的需求。从这方面来看,比特币我除了看它投资需求之外,我看不到别的其它东西

北京安邦咨询有限公司研究员刘枭:比特币相比黄金而言,它最大的缺陷就是它只是一个二进制的一个文件。

刘枭所在的北京安邦咨询有限公司已经连续两年对比特币进行跟踪研究,刘枭认为比特币的暴涨暴跌已经远远超出了它本身作为一种货币的功能。

刘枭:最重要的是2100万上限这么一个特征,这个特征使得比特币成为了一个具有强烈投机属性的一个工具。

至于为什么比特币会长势迅猛,曾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的李稻葵认为是资金炒作的结果。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与其说它现在很多的投资者对于主权货币,包括人民币产生的不信任,倒不如说主权货币现在发行得太多,就这种情况下,有大量的资金正在寻求投资的对象,正在寻求投资的通道

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也认为,比特币总量过小,很容易被资金炒作进而价格上涨。

张明:你想总量才120亿美元,那现在我们任何一个对冲基金和PE基金,单个基金掌管的规模可能超过上百亿、上千亿,所以它很容易成为一个市场炒作的工具,一家进去之后,很容易把整个比特币的价格抬起来,它一旦低息高抛的时候,那就是其他的投资者接盘的时候。

当前世界上共有大概1200万个比特币,按每个价格1000美元计算,总价也只有120亿美元,仅为2012年苹果公司市值4166亿美元的2.8%,更没有办法同美国10万亿左右的货币量相提并论。虽然体量并不很大,但是换手率十分惊人。在平常的日子里,全球的比特币交易量大概在30万个左右,换手率为2.5%,而像11月19日,仅中国三家交易平台的比特币交易量就超过20万个,全球可能达到100万个。

张明:换手率高也是说明这个产品的交易的投机性比较强,我不停地换手只是因为它的价格变动很大,所以说这也说明了比特币不适宜当作一种存储手段,长期的持有。

当前,比特币的价格节节攀升,即便如此,仍然有人在比特币上栽了跟头。

比特币中国负责人凌亢:在11月19日,在我们的平台上,比特币最高达到了6988元,我们做了一个统计,超过6500元的大概成交量有9500多个比特币,今天的比特币的价格大概是6200多,这些用户其实到现在还都是亏本的。

业内人士和专家都表示,比特币是一个风险很高的投资品种,一定要慎重了解之后做出选择。

OKcoin交易平台负责人徐海星:我非常负责任的说,比特币是一场社会化实验,这场实验非常的伟大,但是任何一场实验都有可能失败,我完全不建议任何人把你过多的财富投入到比特币上来。

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其实比特币还不是一个长期可以作为投资的载体,与股票、房地产、其它的金融产品相比,它背后缺乏真实的价值的支撑,而且没有一个机构可以来做实商,承担这个维持比特币的币值稳定的工作。在这种情况下,长期保值不能选比特币。

半小时观察:

面对过山车式的比特币行情,有人仅仅把比特币看作是一种虚拟的游戏货币,但越来越多的人把它看成是一种冒险投资。有金融专业人士认为,数以亿计的交易量背后存在着不为人知的操控者和庄家。而美国在10月份关闭一家知名比特币交易网站也是因为其涉及非法毒品交易。破壳于虚拟世界的比特币,正在面临着争议。微软主席比尔?盖茨觉得比特币的出现是“技术创新”,但投资大师查理?芒格却认为,比特币是老鼠药。尽管德国已经承认比特币的合法地位,但比特币的规范发展还远远没有走入正轨,其中风险不言而喻。比特币的未来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