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5月,北美崔哥的我费了人类吃奶以后所能使出的劲儿,入了美籍了。从那天起我就天天问自己:到底哥们儿算中国人呢还是美国人,还是哪国都不属于就是一普通的汉奸?

说崔哥我是中国人吧?每次回国都得交上百美刀申请中国签证。要说我是美国人吧?我挑中的所有候选人没一个当上总统的。你象入侵伊拉克,攻打阿富汗这些个大事,白宫没一个孙子和崔哥我商量。一点当家做主的感觉都没有。

最可气的是美国背着我们这些有美籍的人民向中国借钱,你丫到底是穷国还是富国呀?合着我在中国时中国是穷国,好不容易混美国来了,美国又成穷国了,这不是变着法儿地剥夺我作富国公民的权利吗?早知道美国会穷成这样,我移民你丫这儿干嘛呀我?

在美国生活了20多年,唯一提醒自己已经是美国人的地方,一)生的三个儿子没一个讲中文,二)入美国时不用签证了,三)一说自己是美籍,全世界好多长得特一般的女同志都热情地想嫁给我。

可老婆这位子已经让一位特不知足的女同志给占了。再想暗中发展点什么吧,听说挑费还挺大的。我现在天天祈祷,盼着老婆有外遇,好把我这糟糠之夫抛弃了。我跟她说您要是哪天特想红杏出墙,我可以扶梯子。老婆说已经试着出好几次墙了,一看墙外边没人接应,就又尼玛回来了。现在这位女同志对爱情越来越忠真,老威胁我说"咱俩得白头到老"。我都愁死了我。这叫什么日子呀!

入了美籍,崔哥我才真正闹明白原来自己只配作中国人。比如说,在外边不论吃多大的西餐,回家还得来豌热汤面才觉得饱,不论多好喝的咖啡,都觉得不如最便宜的茉莉花茶喝着美。

平时我这英文柔柔儿的,遇到被人打劫了,张嘴一喊,出来一句中文"救命呀“!。美国警察追问我说你丫喊什么呢,我说我喊耶稣呢。美国人乐了,说这就对了。

平时英文里骂人的话我溜着呢,但是骂到最高潮的时候,我骂得最痛快的一句还是那流传几千年的中华国粹:"X你妈!"

有时回头看看太平洋那边的中国,那个当年我费了老劲才爬出来的窝,觉得那边的一切那么亲切,觉得那地沟油炸出来的油条是那么香。有一次我梦里突然梦到小时候常去的陶然亭公园,那个雪山,滑楼梯,醒来一睁眼,发现哥们儿居然把枕头哭湿了。

现在回国,崔哥我必须去的地方,就是到永定门外沙子口我长大的那家公共厕所蹲坑儿,那叫一个亲切悠!感觉那儿的厕所味道比哪儿的都正!

虽然我兜里揣着蓝皮的美国护照,可崔哥我走在北京的大街上比谁都硬气,比哪儿都踏实,觉得北京六九城都是我们家开的。这儿毕竟是哥们我的家,是我的根,是哥们的魂,我死了就埋这儿。

在美国还是那句话,我骂中国行,老外骂中国那是绝对不准许的。有一次,一美国人炫耀说,在美国即便是强奸犯在监狱都不干体力活,说这叫人权。我说人权你妹呀,强奸犯在中国都不蹲监狱,直接就当小学校长。美国人一听立马闭嘴了。关键时刻我老护着咱祖国母亲知道吗。话说回来了,小学校长犯奸案,属于缺德里边最缺德的,让这事发生在中国就等于骂所有中国人缺德!

还有一天,一美国议员跟我侃, 说如果美国人不喜欢政府,就可以推翻它。我说你丫吹什么牛B呀,我们中国人从陈胜吴广那会儿就会推翻政府,都推翻了多少个朝代了,我们好不容易人们当家做了主了(主就是大王小王)。你们丫有气是不是?活该!红色江山万年长,那是必须的。

有个刚从中国旅游归来的美国人,说在北京大马路上一脚登空,掉沟里了。说要是在美国有红旗警告,就不会掉够里。我当即义正言辞;我说中国那么大,危险多了,插红旗插得过来吗?再说,你丫入中国海关时不是看见一面红旗了吗,还是正儿八经五星的,那就等于警告你们,到我们国家来就必须处处加小心,知道吗孙子?

综上所述,北美崔哥的我虽然洋装穿在身,但是我心绝对是原装的中国心。

可什么是我的中国心呢?

我的中国心就是看见谁混得好吧就生气,看见谁混的不如自己吧就嘲笑,看见谁出风头吧就盼着丫倒霉,看见谁不小心真倒霉了而且都快霉死了,就又开始同情人家。

我老婆好像老爱拿这句话夸我:姓崔的,你丫心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