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方孝孺十族共被杀八百七十三人,都是当着方孝孺的面杀的,每杀一人,监斩官都要问他是否回心转意,方孝孺强忍悲痛,始终不肯屈服。

史上最有骨气文人:873亲人被当面杀死不屈服

本文摘自:《大开眼界:1368-1644明朝性情》,作者:路卫兵,出版:江苏文艺出版社

朱棣起兵前,谋士姚广孝对他说:“朝中有个叫方孝孺的,学问很高,而且很有德操,将来殿下夺取天下,他一定不肯归附,不过殿下千万不要杀他,杀了他,天下读书人的种子就灭绝了。”朱棣颔首答应。朱棣占领南京后,方孝孺果然不肯归附,朱棣于是将其投入狱中。几天后,朱棣准备正式登基,让方孝孺为他拟写登基的文告,方孝孺坚决不从,朱棣派方孝孺的学生廖镛、廖铭二人前去劝说,反遭一顿痛斥。

无奈之下,朱棣只好派人强行押解方孝孺上殿。方孝孺当时穿着一身斩衰(古代的一种丧服,按生者和死者关系,丧服分为五等,斩衰最重),在大殿上嚎啕不已。朱棣命卫士强行撕去方孝孺的丧服,换上朝服,之后强压怒火,亲自劝解方孝孺说:“先生不要难过了!朕本来是要效法周公辅佐成王的。”方孝孺立即反问道:“成王在哪里?”朱棣说:“他自焚死了。”方孝孺又问:“为什么不立成王的儿子即位?”朱棣说:“国家要依赖年长的君主来治理。”方孝孺再问:“那为什么不立成王的弟弟为帝?”朱棣语塞,只好说:“这是朕的家事,先生不必过多操劳。”

朱棣让左右将纸笔递给方孝孺,说:“诏天下草,非先生不可。”方孝孺接过纸笔,挥毫写下“燕贼篡位”四个大字,然后把笔一扔,大声道:“死即死,诏不可草。”朱棣见方孝孺不合作,便以诛九族相威胁,方孝孺愤然道:“便十族又如何!”朱棣大怒,命人将方孝孺的嘴豁开,从嘴角一直割到耳朵。方孝孺满脸是血,仍旧痛骂不绝。朱棣厉声道:“岂能让你如此痛快地死,当灭你十族!”方孝孺十族共被杀八百七十三人,都是当着方孝孺的面杀的,每杀一人,监斩官都要问他是否回心转意,方孝孺强忍悲痛,始终不肯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