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缅战场三救英军之一“仁安羌大捷” 作者:赵耀进

在上世纪二战的印缅战场上,中国军队曾有三次解救盟军英国军队的重大军事行动,并曾由此产生过一段离奇的故事,兹述略如下。

第一次:1942年4月仁安羌大捷

这是在第一次中国远征军入缅的缅甸保卫战时期,中国军队取得的唯一一次大胜仗。当时新38师(师长孙立人)113团(团长刘放吾)解救被日军围困的7000英军,一举震惊了世界,其具体经过一般熟悉中国抗日历史的人都知道,为了节省篇幅,这里不作细述,只在这里介绍另一桩胜利的故事。

4月19日,仁安羌胜利之日,孙立人师长计划借此大捷余威,集中全师兵力压迫敌33师团于伊江东岸,一鼓作气而全歼之,乃于当日晚急电留驻曼德勒的114团(缺第1营,出国时被派留守腊戍机场)将防务向83团杨励初团长交待后,即乘英军接运汽车,火速开赴仁安羌参加作战。

李鸿团长接命后立即行动,连夜向仁安羌急驰,但因连日来日机连续轰炸和缅缜破坏袭击公路,途中经常要停下来应付袭击和抢修破坏桥梁,到巧克柏当约200余公里路程竟费去20个小时,于20日傍晚才到达仁安羌之北的背耶(克敏),这时英缅第一军团司令部上校察尔斯驱车到背耶向李团长说:

“背耶以东15公里坎特纳火车站被日敌战领,英印17师48旅一个营被围该地,无法突围,军团长斯利姆请贵部即坐原车赶赴那里,救出英军,并已告知在仁安羌的孙立人将军。”

这时李鸿将军考虑如日敌已窜至仁安羌东侧后方,将给我军侧背严重威胁,十分不利,因此即同意先往该处,并于车行中电报孙将军情况,命令各部30分钟内完成作战准备,侦察排即往侦察敌情,召集连以上军官研究夜行军方案和作战方案。

韦尔斯说:“坎特拉市镇约有300户启民,日军至少有一个大队附山炮部队,占领车站和北面高地,英军据守在市镇之内,滨河上的公、铁、桥梁尚未破坏,英军一营(残部)已突围逃至巧克柏当之东,惊魂未定,难于应战,并坦承,英军已无斗志,只有靠贵团长打了。”

李团长根据实情,只能以奇袭取胜,乃留一连推进到滨河北岸,控制大桥及要点,其余乘车至坎纳特火车站西约5公里处下车,徒步接近敌阵地不到一千公尺处隐蔽下来。

这时谍报队送来抓获的一名日俘猪熊重源,是日敌33师团213联队第一大队长延庆少佐率领的两个步兵连、一个机枪连、一个速射炮小队共约四百人的先遣队里的饲马员,因下河汲水被俘。供称日军在车站有一连,其余在四周监视英军。

李团长研究决定:“以一个连由此迂回到市镇附近向南打,两连由西向东打,一个连楔入大桥附近埋伏,阻击逃敌,自率一连机动策应。”

时近午夜,各部秘密接近敌阵只一百公尺时敌仍未发觉,消来了敌哨后便一声令下,从四面突入敌阵,顿时机枪、手榴弹响声雷鸣,睡梦中日军乱作一团,经过大桥时又遭我伏兵猛打。

此役毙敌二百多,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和马匹、大车数辆,救出英军两百多人,成为仁安羌大捷之后的第二次大捷。

这时(4月21日零时30分)孙师长在仁安羌指挥所接到114团捷报,同时又接到英缅第一军团上尉参谋罗伯特送来斯利姆将军急信,通知孙军长“东线我军失利,腊戍危急,取消原定聚歼日敌33师团的计划,立即向巧克柏当以北转进”

孙师长立即转告李团长:占领坎纳特,掩护师主力转进。

21日中午师主力到达巧克柏当后,立即电召114团殿后,全师继续北撤,整个仁安羌战役这才落下帷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3/12/9 12:41:28 被lexie之我闻抗战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