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载嫦娥三号火箭残骸坠落湖南砸穿两民房

12月2日1时30分,搭载着嫦娥三号的长三乙运载火箭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火箭飞行8分钟左右后,一级火箭残骸陨落在湖南省绥宁县瓦屋塘乡等乡镇。图片来源:潇湘晨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2月2日1时30分,搭载着嫦娥三号的长三乙运载火箭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火箭飞行8分钟左右后,一级火箭残骸陨落在湖南省绥宁县瓦屋塘乡等乡镇。图为12月2日,绥宁县,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的一级火箭残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2月2日1时30分,搭载着嫦娥三号的长三乙运载火箭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火箭飞行8分钟左右后,一级火箭残骸陨落在湖南省绥宁县瓦屋塘乡等乡镇。图为12月2日,绥宁县,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的一级火箭残骸把一处房屋的房顶砸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2月2日1时30分,搭载着嫦娥三号的长三乙运载火箭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火箭飞行8分钟左右后,一级火箭残骸陨落在湖南省绥宁县瓦屋塘乡等乡镇。

2日凌晨,搭载嫦娥三号的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发射升空,此后一级火箭残骸坠落在我省邵阳市绥宁县。该县两户村民房屋被砸,分别获得相应赔偿。

目前,我国政府主导的很多航天发射活动仍缺乏第三者责任险。专家分析,中国即使通过商业保险给第三方损失带来一定的保障,但仍不足以明确发射造成第三方损失后的一些问题,如赔偿额超过了保险额度,政府是否承担额外的赔偿等疑问始终存在。

12月2日1时30分,搭载嫦娥三号的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发射升空,9分钟左右后,一级火箭残骸坠落在我省邵阳市绥宁县。据了解,残骸砸中了两户村民的房屋,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目前,当地已与受损的村民签订赔偿协议,发动机尾翼等部分火箭残骸也已找到。

疏散凌晨1点,16万余人完成疏散

一级火箭发动机残骸落区涉及11个乡镇700多平方公里的16万余人。12月1日15时前,该县组织和发动了1100多名民兵预备役人员以及乡镇、村组干部将有关通知迅速传达到每个村民,并组织人员进行疏散演练。12月1日23时前,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12月2日0时前组织村民开始进行疏散;1时,疏散工作完成;1时39分,火箭一级残骸在该县上空成功分离。

坠落“声音不知道比雷声响多少”

12月2日1时38分,绥宁县瓦屋塘乡小田村阳家坊六组村民阳卫汉听到一连串的轰隆隆巨响后,一火箭残骸在自家二楼谷仓上空坠落。他立即和66岁的老伴袁秀荣打电筒去查看。袁秀荣道:“巨大的响声吓了我一大跳,那声音不知道比雷声响多少。”

“我和老伴来到谷仓前时,见关闭的门被冲开了。我家的房屋被打断三根瓦梁,一根房屋正梁。谷仓里侧上方砸出一大窟窿。”阳卫汉说。

阳卫汉称,瓦片、木板条、瓦片上的污垢等掉落在裸露在外的稻谷上,弄脏了2000来斤稻谷。另外,堂屋里的三块横匾被震歪或掉在地上破碎,一木板插穿二楼楼板,露出10公分长。

赔偿受损者分别获赔10800元和5200元

阳卫汉说,2日上午和下午,乡、村干部,县人武部等部门人员,对他家房屋损失情况进行了实地查看和价格估算,双方达成理赔协议,理赔10800元,阳卫汉已经签字。

另外,小田村七组54岁村民袁仕发的老宅屋檐也被一长度为1.5米的火箭残骸砸烂,地上碎瓦砾一大片。袁仕发说,他家也与上级有关部门达成了理赔协议,理赔5200元。

[赔偿与隐忧]

很多发射没投第三者责任险

西昌发射卫星,火箭残骸第一大落区在黔东南,位于湖南西南部的绥宁紧随其后。而当地几个村子的农民们早就习惯了“天兵天将”的光临。从1990年代初至今,绥宁县11个乡镇已近20次迎来这些“天外来客”。

对火箭残骸一般这样处理:报告乡政府,请卫星发射中心的军人来回收。

2008年10月30日凌晨,西昌发射委内瑞拉通信卫星,次日就有人到该县黄土圹乡收走了一件大家伙。瓦屋塘乡农民袁再连家,“委星1号”发射火箭的一件连杆洞穿了他的屋顶。据媒体报道,赔付谈判在一间会议室里进行,农民、乡干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贵阳观测站副站长及其同事等,坐满一屋子,赔偿最终敲定为2000元。

在我国,火箭残骸坠落造成的损失,一般由国家和地方赔偿。而2011年俄罗斯“子午线”卫星发射失败的碎片砸中一栋民房,赔偿金则由一家商业保险公司支付,因为卫星发射投了责任险。美国《航天发射法案》也规定必须购买第三者责任险,且超过最高赔偿限额的部分,政府需提供额外的保险担保,上限为15亿美元。此外,美国宇航局明确其经费的一部分用来购买保险。英国、德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亦有相似规定。

但是,中国尚未解决这一法律问题。目前,由我国政府主导的很多航天发射活动仍缺乏第三者责任险。有保险人士介绍,中国一般为气象卫星和通讯卫星投保,而由政府主导的军事和科研性质的卫星多未投保。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教授任自立分析,按照国际惯例和司法判例,发射国应当购买足够的商业保险,并由政府出面担保,以保证可能给第三方造成的财产损失或人员伤害得到充分赔偿。中国目前即使通过商业保险合同给第三方损失带来一定的保障,但仍不足以明确发射造成第三方损失后的一些问题,如赔偿额超过了保险额度,政府是否承担额外的赔偿等疑问始终存在。

综合《财经》杂志报道

[解决方法]

用“可回收”火箭解决残骸问题

中国科学院院士、火箭弹道设计专家、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总体设计部研究员余梦伦曾向媒体介绍,中国的几种火箭均有固定的落区范围,一般选择人口稀少的地区,一般是两省之间,落地的区域宽度一般在30公里,长度为50-70公里。万一发射过程中出现意外,国家和地方需要给当地居民赔偿。

据了解,中国正在海南文昌筹建一个比目前西昌、太原和酒泉三大发射中心功能更高级的火箭发射中心。届时,海南发射场将取代西昌的大部分火箭发射,火箭残骸将直接坠落在南中国海。绥宁山村或不用再等待从天而降的火箭残骸。

余梦伦还表示,我国一直在考虑如何控制火箭的落点,比如“可回收”火箭,这种火箭的推进器分离后可以像飞机一样,飞回指定地点,从根本上解决残骸问题。 本文来源:潇湘晨报

本文内容于 2013/12/3 10:40:50 被中国ufo001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