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上官秀秀:狙击手之路(十一)————最终抉择

上官秀秀 收藏 18 5538
导读:在汶川地震的战备状态解除后,狙击队失去了两名优秀的学员,他们是因为自己原本美好的家庭被地震给夺走了,失去了亲人,不得不做出退出选拔的艰难抉择。那么教官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对我们进行考核呢?那是因为教官看到了大家把私人感情看的太重,要想把私人感情彻底的放开,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可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所以要想做到这一点,就必须突破自己的心理障碍,然而狙击教官的考核决定,就是对我们大家进行心理障碍的一次考核。 在第四集《狙击选拔》中,我曾跟大家提到过心理障碍是所有掌握杀人技巧的士兵们的一个巨大

上官秀秀:狙击手之路(十一)————最终抉择
在汶川地震的战备状态解除后,狙击队失去了两名优秀的学员,他们是因为自己原本美好的家庭被地震给夺走了,失去了亲人,不得不做出退出选拔的艰难抉择。那么教官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对我们进行考核呢?那是因为教官看到了大家把私人感情看的太重,要想把私人感情彻底的放开,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可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所以要想做到这一点,就必须突破自己的心理障碍,然而狙击教官的考核决定,就是对我们大家进行心理障碍的一次考核。

在第四集《狙击选拔》中,我曾跟大家提到过心理障碍是所有掌握杀人技巧的士兵们的一个巨大阻碍,要想突破这个心理阻碍,并非一件容易的事,这就要通过一系列的考核最终决定你是否突破了这个阻碍。也曾经有人在我的帖子里回复说“楼主有没有杀过人?”看似很简短的一个提问,却反映出了大家对狙击手克服心理障碍的训练并不是很了解,杀人这可能是大家对狙击手冷血无情的一面最为直接的理解了。我在这里郑重的告诉大家:并不是所有参与选拔的人一定要杀了人才能做狙击手,杀人只是狙击手们心理的一种障碍,克服这种障碍的方法有很多,不一定非要去杀人,再说也没有人可以让你杀,就是有人杀也未必轮到我们去杀,你们以为杀一个人很简单啊,试问大家有几个敢对养育自己多年的父母或者至亲的脸上打上个三五拳的,或者说打得鼻血直流的有没有,你们没有吧,我有,这也不是说我打了亲人就在你们面前炫耀,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跟大家说明一个情况而已。如果你们对养育自己多年的父母都敢动手的话,你们就会觉得杀一个你并不认识的人其实并不是一件难事。保护自己的家人而去杀别人的人,在电视里见怪不怪了,现实里当然也是有的,请大家试想一下,如果有人威胁了你家人的安全,逼急了你会怎么做?

战备状态解除不久后,教官带领大家回到之前的训练状态中,但是大家的心情还没有完全在地震中解脱出来,教官当然也知道这个情况,为了让大家尽快走出这个状态,有一天晚上,教官在我们睡前,进行查房,在这次查房的时候,也顺便问了我们一些情况,对我们说:“你们来这也有2个月了,你们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通过这次的地震事件,可以看出大家对队里的战友也是十分关注的,关于陈某跟刘某的退出,你们是不希望发生的,当然我也不愿意看着他们俩离去的背影,他们的离去可能会给你们大家带来一个不好的念头,就是在以后遇到类似这样的情况,你们是不是都会选择退出呢?他们的遭遇确实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同情,但是同情不等于通融,因为这里是部队,这里的纪律比你们之前部队的纪律还要严格,你们现在都是战士,战士要做的就是绝对服从,战备命令一下达,只有执行,没有怀疑,在执行命令期间请假回家,其性质与逃兵差不多,只是理由好听点而已,我希望大家搞清楚状况,在战备期间,人民群众的利益远远大于你们私人的利益,别忘了你们的宗旨是什么,你们既然选择了这条狙击路,你们就要比普通士兵更能放得下这段私人感情,我不希望你们退出,更不希望你们因为私人感情而放弃选拔。他们两个人本可以在战备结束以后获得一个礼拜的假期,出乎我意料的是,他们却因为放不下私人感情而选择了退出选拔,他们的抉择不仅是你们的遗憾,也是我的遗憾,多好的两个兵啊,可惜了。我只希望大家尽早走出这个状态,找到你们自己的方向,不要受他们的影响,大家明白没。”我们不是很爽快的回答:“明白。” 教官接着说:“明白就好,最近考虑大家平时训练比较累,你们将每人获得一次与家人通电话的机会,只有5分钟的时间,记住不该对家人说的不说,另外狙击队为了让大家能全身心的投入训练中,特地将你们在原部队跟你们关系要好的人,请过来看望你们,有什么话,到时候你们可以说个够,早点睡吧,明天起床就简单的跑个10公里轻装越野。然后你们去跟家人通电话。” 教官的一席话算是暂时起到了作用,跟家人通电话不是件稀奇的事,稀奇的是怎么会把跟我们关系非常好的人带来看我们,这是我们比较关心的,说实在话,我们也想回原部队看看,但是我们刚来不久,回去也行不通,把我们原来的班长,或者连长请来看望我们,这让我们感觉狙击队训练虽然不讲情面,但是这个时候还是讲情面的。

两天后,我亲眼看见了我的许班长从东风大卡上下来,当时的感觉就像我们一群坐牢的人遇见了一群来为我们开锁的人,心情贼爽啊。接过班长的背囊,一路随我们来到营房,我给我的班长倒了杯水,班长笑着说:“你小子可以啊,要不是你,我可能这辈子都不知道狙击队是什么样呢!”我说:“班长你不知道啊,狙击队其实环境还没我们连队的好,我们就像一群流落街头的人,能有个住的地方,也就没什么大需求了。”“话也不能这么说,来这里可是你自己决定的。”“班长你跟连长不也干了件好事嘛,两拐的肩章还是你帮我出的馊主意!”班长笑着说:“当时连队看好你,所以就试试看,没想到你小子还真被选上了,选上就选上呗,好好努力。”我又好奇的问班长:“班长,狙击队怎么会把你请来呢?这个反差有点大啊,搞得我一时接受不了。”班长说:“我当时接到消息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还以为你在这犯了什么错,要我过来看看你,后来才知道你们队里有几个在地震时出了点状况,可能影响你们训练,要我们过来安慰下,让你们早点走出不利状态,也就这么个事。”“哦,原来是这样。班长你能来看我,我就很开心了,连长他们还好吧,听说连长这次又没升,是怎么回事?”“估计是连长上面关系不够硬,让四连连长给夺了,不过连长不走,我们倒也过得舒坦,要是换了新连长,日子恐怕又不怎么好过了,新官上任三把火,每天一火躲不过啊。”“说的也是,连长这次蛮可惜的,都7年没升了。”班长接着说:“世态炎凉啊,在关系社会里,你没关系,想升是一件难事,连长这次不升,不知道是不是要转业。连队去年还是先进连队,拿了先进都没有升,连长受的打击也是蛮大的。行了,你在这边别出事情就好了,连队的事,连队去解决。”

晚饭的时候,我们都跟各自的班长一起吃饭,今晚教官同意让我们喝点啤酒,因为大型活动结束后,都会有一次小会餐,我们一直没有会餐,所以这次让我们跟班长们一起会餐。吃饭的时候自然是开怀畅饮,也不能说是畅饮吧,酒规定不能多喝,没办法。会完餐以后,在夜间睡前点名时,教官说:“明天会对大家进行一项考核,你们不用担心,跟你们今晚喝酒没关系,今晚大家好好休息,备足精神。明天的考核,将决定一些人是离开,还是留下,考核的内容,明天大家自然就知道了,所以我希望大家认真对待,大家有没有信心。”全员道:“有。” 一场令人震惊的考核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次日下午2点整,教官集合所有学员,来到了驻训点的一个考核室。考核室内比较空旷,桌椅全被整理到一边,我们当时感觉很奇怪,到底什么考核要这么空旷的地方,也不知道教官想搞什么鬼。教官让我们集体坐在地上等候,大约7、8分钟以后,教官居然把我们原部队的班长,干部带了进来,难不成要我们关系好的班长、干部来考核我们,也不太可能啊,要是真这样的话,班长通融我一下,考核岂不是很容易。被带来的班长、干部们坐在对面,离我们也就不到10米远。

教官这时候出来说话了:“今天的考核内容就是克服一下你们的心理障碍,怎么克服呢,坐在你们对面的班长、干部们,是你们在老部队关系非常好的人,这些人当中,有的是某人的弟弟,有的是某人的叔叔,有的是某人的连长或者指导员。总之我们根据了解他们是你们在部队关系最为密切的人,请他们来合作考核,效果会更为显著,今天的考核就是让你们对自己关系最好的人动手。”此话一出,我们都坐不住了,这他喵的算哪门子的考核,但是我的班长他们却没有任何反应,很安详的坐在那,原来他们早就知道这次来就是为了我们的考核。队里的一个二期士官很愤怒的问教官:“有这样的考核吗?克服心理障碍非得用这样的方法吗?”教官回道:“其他部队我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考核,我只知道我们现在的狙击队有。”这名二期士官姓王,对面就有他的弟弟,他们兄弟两人都是通过他们叔叔的关系一同来到部队的,王某训练出色,才来到狙击队参与选拔,面对这样的考核,他难免有点按耐不住。教官接着又说到:“本来我还想要你们的父母来这一趟,但是考虑到你们的父母是老百姓,与我们的宗旨有冲突,不能强求,所以我们才找了他们过来,但他们都是军人,他们也可以不来,然而他们为什么都来了呢,有的还是从大老远部队过来的,为的是什么?你们现在都很优秀,但不代表你们现在都有资格,如果在不久的将来真的发生战争了,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能够在战场上毫不犹豫的开枪爆敌人的头,如果目标是你们认识的亲戚朋友,你又该怎么做呢?是杀还是放?这点无疑是众多士兵心理上的巨大阻碍,要想突破这个阻碍,就要经过特殊的考核,这也就是为什么其他优秀的兵胜任不了狙击手这一职业的原因所在,原因就是他们突破不了自己的道德底线,这点是狙击手的大忌,狙击手一旦接到狙杀命令,那是不能犹豫的,无论你是否跟狙杀目标认识,或者狙杀目标就是你的亲人,你也不能违令不杀。” 这种考核我们知道迟早是要来的,但是殴打自己的亲人,关系最密切的人,这是我们意料不到的事,跟电视上演的完全不一样,也是电视上很难见到的考核,是去是留决定权在于我们自己。教官为了让我们进入状态,脱下了身上的衣服,我们很清楚的看到,他的身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疤痕,教官当着我们的面说:“看到了吧,这不是炫耀,想知道这些伤痕是怎么来的吗,有的是训练的时候刮到的,有的就是跟我关系最好的战友赐给我的,无疑在他们身上也有我赐给他们的伤痕,你们现在的考核算不上重,要是连这个都做不到,何谈狙击,都趁早打背包回家吧,我要的是那些有胆量的人,不是你们这群驴。” 教官的一席话,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回,跟他比起来我们确实没有过那样的经历,但是这经历正在一步一步的朝我们走来。教官穿上衣服,说:“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赶快说,没有的话,现在开始考核。”

教官给我们68人分了9个组,一组8个人,最后一组4人,我在第三组。在开始对我们自己关系甚好的人动手之前,教官给了我们一个前提,就是“三不准”:不准打关节部位,不准打致命部位,不准打患伤部位。这是给我们班长他们一个基本的安全保障,抗击打就要看他们能不能挺住了。这时候第一组的一个士官班长就问教官:“要打到什么程度,才算过关?”教官说:“问的好,把他们打的出汗为止。”又有人问:“万一打伤了怎么办?”教官反问:“你会打伤他吗?放心打吧,小伤肯定有,青一块紫一块对他们来说,就像试一次跌碰,他们能坚持,在你们情绪激动的时候,就要看你们怎么掌握分寸了,集中注意力打吧。全都准备好了吗,负责人把他们带上去吧。”

9组人被带了上去,对面的班长们也被带了上来,站在我们考核人员的面前,第一组里有个二期士官,站在他对面的是他的小叔叔,年纪比他大4岁,他的叔叔是从其他部队过来的,其实就是我们狙击队先前联系他们连队的主官,经过同意后,才允许来辅助考核的,我虽然不清楚教官他们是怎么找到这些人的,但可以肯定的是,真他妈好贱啊。考核开始后,没有一个人愿意动手,你要是说平时的对打训练,还可以接受,这次的情况,完全是一个人站那让你打,而且还要把对方打出汗才算通过,一个长期在部队训练的人,出汗哪有那么容易,更何况是挨打出汗,等到他们出汗了,估计也伤的不轻。

当我面对我的许班长的时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出手。从新兵连开始,虽然在训练上比较严格,但是在生活中,对我们大家还是相当关照的,尤其是我,班长跟我算是半个老乡,同一个省不同城市罢了。入伍前,我的父母因为生意,总是早出晚归,一有时间那就是睡觉,所以很少会关心我,进了新兵连以后呢,虽然许班长不能跟我的父母比,但是在我的心目中,他就是对我百般照顾的老大哥。所以在面对他的时候,这些过去的往事却历历在目,叫我如何下得了手,一旦下手还真不得了。这是我迟迟不愿出动手的原因,当然原因还不止这一个,动手与不动手,还有几个问题在困惑着我:第一,要是我真的动手了,别人会怎么看待我们,现场的人员是不会说我们的,外面的人会不会说我们是一群忘恩负义的人呢?连跟自己关系非同寻常的人都敢动手,当属不仁不义,他们又会怎么与我们相处呢?要我对自己的恩人动手,实在是太难了;第二,要是我不动手,放弃选拔,那么班长这次前来就毫无意义,他的到来,他的付出,是希望我能够通过选拔,而不是来看我放弃选拔的。我一旦放弃,回到老部队,连长、指导员、班长们、其他战友们又会怎么看待我的选择呢?所以这次是动手还是不动手全在于我一念之间。

班长见我迟迟没有动手,就跟我说:“我知道你做这个决定很难,你换个角度想想,你是愿意继续留下参与选拔给连长他们脸上抹点光呢,还是放弃选拔看连长他们失望的表情呢?不要去在乎别人怎么看你,他们说的话是不负责任的,你要是听了,你就是个蠢货,你要是听了还动手了,你连蠢货都不如,更何况他们现在还不如你,更没资格来说你。你回头想想,自从你离开连队的那一天起,连队有多少人看着你离去的背影,那些人都是你的支持者,对你可是寄满了希望,也许你不知道,连长那时转过身,因为他已经流泪了。”这句话,可以说是我从军以来听到的最具安慰性的话了。听了这话,我的咽喉开始梗塞了起来,班长把手伸到我的面前说:“拿来。”我说:“什么拿来?”“你那一直带在身上的照片啊,就是你女友的照片。”我莫名其妙的问:“要照片干嘛。”“我从新兵连就看你一直把她带在身上,训练也带,我还一直没看过呢,拿来我看看。”我知道班长不怀好意,但是我也没有拒绝,在迷彩服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了照片,递到他手上,他一看说:“还真不错,这是你唯一两张照片吧?”我说:“是的。”班长接着说:“那你一定会很珍惜,这点我看的出来,不过从现在起,你想拿回照片,就得先把我打倒了。为了刺激你一下,别怪班长狡猾了,来吧,否则我会当你面撕了这两张照片。”我承认班长当时确实刺激到我了,我说:“班长,你别这样,你知道我不会动手的,照片还我。”班长按耐不住了,对我吼道:“你他妈就这么点能耐吗?信不信老子真撕了她。”我知道班长是有意的,他无非就是希望我不要放弃选拔,才使出这阴招,不管怎样,班长至始至终都不希望我离开狙击队,横,他辅助我选拔,希望我留下,竖,他拿我照片刺激我,也是希望我留下,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死的时候还保留住照片,于是我做出了最终的抉择——动手。冲着班长吼道:“对不住了。”一记重拳重重的打在了班长的腹部,他笑着说对我说:“好小子,你果然没让我失望,我跟连长有个约定,你打我多少拳,连长就给我多少桶方便面,班里的人晚上站完哨有没有面吃,就看你的了。”我回答说:“我有让你失望过吗?没想到你抗击打能力还蛮强的,一拳下去居然咳都不咳一声,接下来50拳之内有没有问题?”“这可难说,要出汗才行,拳数不清楚,对了,别打脸啊。放心来吧,班长我撑的住。”“接下来我会一直打你腹部,你闭住气,腹部用力,五月底正热着,应该很快会出汗。”在数拳过后,班长似乎有些不对劲了,我扶起班长,冲着教官吼道:“教官,这下可以了吧!”教官说:“你很不错,可是我的要求是出汗,他出汗了吗?”卧槽,这教官是可恶,要是教官站我面前,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一顿猛揍,我估计其他人也会蜂拥而上。可眼下班长一用力,腹部就会非常的胀痛,班长对我说:“听着,打腹部估计很难让我出汗了,你打我脸,脸上的疼痛感,会更容易把汗逼出来。”“不是说不打脸的嘛。”“那是玩笑话,你要想让我少受点罪,就对我脸打上几拳,注意把握好分寸就行。”看到这情况我实在是不愿意在动手了,班长看我停手了,又说:“要是现在不打,过会我又要多挨几拳了,快打啊。”看着班长的眼睛,我真后悔当初的选择,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下场,我欲哭无泪,只好握紧拳头,狠狠的往班长的脸上打去,连续打了四五拳后,我实在下不了手了,一脚踹开了门(两扇门,一内一外),冲出考核室,跑到外面的草地上,双膝跪地,拳头猛地往地面砸去,举手仰天长啸,当时的心情是是常人无法理解的,非常的沉重,非常的痛苦。包括其他考核人员都一样。

一个小时过去以后,教官吹起了暂停哨,10分钟后,宣布了最后退出选拔的人,9名队员一直没有动手,当场就决定放弃选拔了,其他人员全部通过,这个决定让我们部分学员有些意外,因为,教官说了,要打的对方出汗才算过关,我记得我的班长没有出汗,怎么我就过关了呢,教官的解释是:“出汗那是给你们增加的压力,关键是我要看你们能不能打出困扰你们的第一拳,在你们打出第一拳的那一刻起,你们就已经不寻常了,过关的大门在那时就已经为你们打开了,后面打了多少下,已经不再是问题了,你们现在心理上的困扰,基本上是算合格了,不过以后还有其他训练克服心理障碍的其他训练,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准备接受那些惨无人道的训练吧,而这一刻也即将来临。”

放弃选拔的9名队员,在弹壳上留下了名字,收拾完东西,第二天就踏上了回老部队的车,我们没有去送他们,因为在他们看来,我们已经成为了一个不讲感情的人,他们之所以没有留下,就是因为他们太注重感情,但是他们又不想被其他人看不起,所以就抓我们不讲感情这点来掩饰他们的自卑。

许班长他们也要相继的回到老连队去了,走之前,他把照片还给了我,我放回口袋里。他千叮咛万嘱咐我,一定不要再狙击队惹事,教官的来历不小,他有他的带兵方法,所以让我千万不要搞私人感情,我记住了班长的话,虽然现在班长的脸上多了些“颜色”,但是他也算完成了任务吧,我现在担心的是连长会不会兑现诺言,给班长方便面,不要小看这一桶方便面,部队的纪律严格,一个礼拜只能去一次小店,但是又不能买多,怕影响内务环境,所以一桶方便面,在夜间站完哨的时候是非常吃香的东西,不然连长也不会用方便面来跟班长约定,我统计了一下,连长至少要买71桶方便面,够一个连吃的了。。。

班长走后,我们大家留下的人心情又是一阵不爽,既然都过来了,那就继续往下走吧,教官所谓的惨无人道的训练,又给了我们沉重的一击,到底有多惨,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只知道,这一天迟早要去面对的,但是接下来,我们又要面临什么样的新情况呢?那么在这些新情况下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请看下集 上官秀秀:狙击手之路(十二)———— 疯狂行军


本文内容于 2013/12/3 1:05:12 被上官秀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