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谈诗及其它

朱曦 收藏 1 64
导读:语言是思想的外衣。但是在我们的小资情调的妖媚们那里,语言是插在头上装饰以哗众取宠的山茶花;这种华而不实的虚荣心态很可悲而且可怕!为什么呢?因为如果我们放任它长此以往,那它将会成为美妙无比的汉语言的坟墓,人类美妙情感的黑匣子——没有真实情感和约定俗成的语言,我们只能回到仓颉造字以前的社会生活里面去思想与感觉! [/face] 诗是跳动的火焰,是惊涛拍岸,是月光如水;是情人的眼泪,是乞丐渴望食物和水的眼神.....如果诗是火焰,则诗人的心灵原野,必须有柴禾,这才能让现实的电光石将它点燃;诗如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谈诗及其它

朱曦/文

诗歌表现的是深藏于灵魂深处的、真实的思想和情感;我们在世俗的社会人际关系中,基本上是看不到的(其实我们很想看到);只有在诗歌里,我们才能找回我们的本我;因此,对于载道言情的诗歌,我们往往会产生“见诗歌如遇故人”的感觉。——这就是诗歌的力量之所在。语言是思想的外衣。但是在我们的小资情调的妖媚们那里,语言是插在头上装饰以哗众取宠的山茶花;这种华而不实的虚荣心态很可悲而且可怕!为什么呢?因为如果我们放任它长此以往,那它将会成为美妙无比的汉语言的坟墓,人类美妙情感的黑匣子——没有真实情感和约定俗成的语言,我们只能回到仓颉造字以前的社会生活里面去思想与感觉!

中国的每一个汉字,无论你怎么排列,它都能够非常神奇地表达出一种意象或物象,因为每一个字都有其特定的意义,这个意义,其实就是一个意象或者物象。正因为它如此神奇,所以,我们在写诗作文的时候,一定要胸怀虔诚之心,要惜墨如金,不要把做速写的材料拉成短篇小说,也不要把做短篇小说的材料拉成长篇小说;做诗尤其然!

诗是跳动的火焰,是惊涛拍岸,是月光如水;是情人的眼泪,是乞丐渴望食物和水的眼神.....如果诗是火焰,则诗人的心灵原野,必须有柴禾,这才能让现实的电光石将它点燃;诗如果是惊涛拍岸,则诗人的心海必须有恢弘广袤的河床与堤岸,以承载海的喧嚣;如果诗是月光如水,则诗人必须有太阳和月亮的特质,方能发出月光如水的梦呓,如此而已。

秋雨霏霏的时候,我想太阳;烈日炎炎的季节,我向往秋风秋雨愁煞人——这,就是钱钟书写《围城》的动机!

诗是生命的歌。我坐在屏幕前写诗,不是为了哗众取宠,而是为了确认:我的生命是什么样子?

其实,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团那些绝大多数对大汉民族语言一窍不通的评委,其文学水平不可能比高行健、莫言、沈从文、鲁迅等中国作家、评论家高哉,让他们这些人高高乎在上地给我5000年文明古国的大中国作家颁奖,实在没有什么值得庆幸的;第一次看螃蟹而惊诧的朋友们,应该去洗冷水澡!

鲁迅说:“从血管里面流出的都是血”。照此类推,有诗性的人讲出的话,大半是诗。

刘勰说,文以载道;孔子说诗言志;我说,诗发情,这个情,是爱国爱人类之情!如果文不论道,诗不抒情(喜怒哀乐悲恐惊之情),则虽文无亦可,虽诗无亦可!

中国泰斗级的文学理论家刘勰在其《文心雕龙》中谈及诗文繁简的问题时有云:“才核者,善删;善删者,字去而意留。”此言不失为当代诗创作要旨;能够得其髓者,无论写诗作文时遣词用字,皆可以一当百千也!为什么当代诗必须以刘勰这话作为诗创作的要旨呢?因为,在快节奏的当代生活中忙于摸爬滚打、吃喝玩乐的人们,喜欢的大多是精神快餐......

在当今快节奏社会生活的背景之下,文学作品正在步入”快餐式“创作与阅读模式;所以,对当代诗而言,最基本的特点就是“微言大义”,其诗语当以少少许胜多多许。如此,方能适应百忙之中的阅读需求。

写诗是生命存在的一种形式。因此可以说,诗歌是诗人生命价值的一种证明;诗歌的质量,取决于诗人生命的质量......

所有诗人对精神意象的表达,应如风对鲜花、野草、树叶、江河湖海的拂动,不应拘泥于做诗的规律之类有害于人类充分发挥创造性的框框套套;那些站在讲坛上面大谈诗文做法的所谓权威的说教,只不过是混饭吃的一种手段而已,万不可受其思维圈套的囿制,否则,你就不是你而是别人!世界上的所有文学家诗人,都是各自以其不可复制的特性,独立于文坛的!

当你彻头彻尾地背叛了自己以往不知不觉吸收的所有理念的时候,你的一只脚就迈进了自然圣殿的门槛;而且你的灵魂也会随之净化并脱离当代人文的浮躁,从而踏上创造崭新的、独一无二的人类文明的光明之途...... 文人痛彻心扉之苦的根源,其实就是对过去那些杂念的若即若离、欲说还休或欲休还说之类!

以通感笔法写出的诗,其语法模式盛载的语法规则,与常识性的形式逻辑规则格格不入;但是读者完全能够与这种独特的诗语所表现的诗意达成会意,同时还能够强有力地触发和拓宽读者的神奇联想能力;凡为诗者,不可不察! 譬如“阳光,点亮一片绿叶。”之类诗语,就是应用通感笔法取得的妙境!如果把“点亮”换成“照亮”,则雅意必变成俗意。

人类追求绝对自由的本性,与人类文明(尤其是法律、道德规范之类)是水火不容格格不入的;可是文明的发展步伐是不可阻挡的,人本质在这种摧枯拉朽的历史潮流面前要想一成不变地保持自己的人本质尤其是性与爱的渴望、物欲的追逐本能等等,那就是比登天还要难的事情——于是生命的痛苦就来到了!你说,在这种生存状态下,你能幸福吗?不可能!

人类文明以不容拒绝之势,将本我蹂躏成为自我:这就是人生痛苦的根源!

诗的辐射性,是精炼的言辞造就出来的;绝不是无休止的赘言赘语发出的光芒。

从诗字的结构可以看出:诗是禅的壳,禅是诗的蛹。为什么呢?因为诗,是寺旁之言;也就是说,诗是有佛性的人在寺庙旁边的喃喃自语或高声喧哗!

诗是什么?也就是多愁善感的人在寺庙旁边的高歌抑或喃喃自语!

当你用你平生有限之所学去理解博大精深的佛学的时候,你就会走火入魔乃至出丑;当你用生命去感悟佛学的时候,你就会获益匪浅从而大彻大悟,识破人间一切歪理邪说与所有小人行径!

辩证逻辑思维,塑造出多姿多彩的意象;形式逻辑思维描摹出平面的图画;大诗人知道万事万物呈现的是立体物象;小诗人看到万事万物的剪影!

当人类生命的运动频率与宇宙万物的运动频率保持一致的时候,他们就能够生机勃勃快乐无比地进入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里面,这种人体发出的妙不可言的精神意境,即是佛境。

欲望,是主体与客体的互动;没有客体的诱惑,就没有主体的欲望;反之亦然。

庄子的头脑里面由于没有现代科学基础的支撑,所以就注定了他的哲学体系永远只能停留在朴素唯物主义辩证法的有限范畴而不能自我发展。这不是庄子之过,而是时代发展使然。但是,并不能影响庄子作为一代哲人的伟大风貌。

诗人品格与诗的品格:心蕴天籁,其声稀奇;心蕴小溪,其音喘息!

佛家所云“象由心生”犹言“我心即宇宙万物之母”——这是心学的真谛所在!然而,我们的自作聪明的所谓哲学家会跳出来振臂高呼:“这是唯心主义的东西!”可是他们并不知道,“相由心生说”,是对人类精神研究得出的结论,而不是哲学研究得出的结论。自作聪明的人喜欢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我们都有一种体验:许多梦境,并非全部是日间所思!

客观物象,是精神意象的甜酒药!或者说酵母。

站在宏观的角度上说,人生无处不诗意,天地自然无处不诗意。应该可以这样说,诗有两种:一是美好的事物呈现出的美好物象触发善于审美者的心所产生的赞美诗;二是丑恶事物呈现出的丑恶物象触发善于审美者的心所产生的讽喻诗!诗派之分,我认为只能到此为此;如果分得过于琐碎繁杂,那无异于杞人忧天,自讨苦吃。

土沃根荘花叶茂, 天道衍生妊万物。 强求而得无源水, 一时三刻化污物。

人的真实性正如宇宙的真实性。所以,我们对宇宙了解多少,就对人了解多少;这绝对永远成正比,毋庸置疑。在这一认知基点上说:探索人性的内涵,亦如探索宇宙的内涵!

诗人,灵魂流浪者:如风,如雨,如雷,如电......

真诗者,为人性而歌哭;为民生而喜怒哀乐。

与中国作协权威谈关于诗的话:说到底,诗歌表现出来的就是“人情味”,一旦她掺杂了政治之类世俗的东西在里面,那么,她就不是诗歌而是功利生产的畸形儿;诗歌永远是人类精神净界的一朵散发清香的野花,绝不可能是自作聪明的政治“园丁”们精心施肥培育出来的家花;要永远记住:在诗歌的王国里,家花永远没有野花香!此说陶渊明可以作证。

对诗词创作而言,造境的高下完全决定了作品价值的高低;此说可以参阅词学大家王国维先生的《人间词话》;一切玩弄辞藻,堆砌历史典故而又不能创造新颖意境的诗词,是没有前途的:CF之误正在于此。所以他永远只能填出下三流的词,不过得词之皮毛而已。

劳伦斯在评价诗人惠特曼时认为:“艺术的首要作用是载道。但是这道是富有激情、含而不露的道,而不是说教。这道要改造的是你的血性,而不是你的理性。”

诗,由于是情的载体,所以就注定了它是语言的坟墓;因为人类的语言尤其是仓颉所造的5000字,永远装不下人类的情感;而人类的情感,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埋葬人类的语言,尤其是仓颉所造的文字。 所以,我们基本上可以界定:“诗是语言的坟墓,是情感流泻的通道之一种而非全部:因为散文舞蹈之类也可以让我们的情感从我们的胸腔里面流出。

你用语言表现出来的感情,不可能完全是你的感情,因为你已经被仓颉所造的字限制了你的感情的表达程度;所以我要给你揭秘:你的文字所表现的情感,大部分是人类群体的情感的模仿.......

王国维《人间词话》有云:“大家之作,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辞脱口而出,无娇柔状束之态”。

生命的全部奥秘,尚需人类中的高士不断探索,以认识其真谛从而充分发掘人类的未知潜力为人类自己造福;那些把自己不知道的奇异生命现象诸如“特异功能”视为“骗局”的庸人,完全是盲人摸象、自作聪明之辈;这类人,可以说,是人类生命奥秘探索之路上的绊脚石或垃圾!

获奖感言:"五.四”新文学运动结出的一切“文化蔬果”,其根乃根植于最大限度的、鲜活的思想自由沃土上的;是野生的山果,不是人工栽培的大棚蔬菜;是山鸡野生鱼,不是饲料鸡和饲料鱼;所以,它是基本上没有污染的补益后人的绿色精神食品!而现今的中国文学土地上呢?大约是文化科学太发达的缘故吧,栽出来的,大多是够获奖的“大棚文学作品”!

孤单的忧郁与成双成对的欢喜,实质上只不过是人的精神营造出来的一种心境罢了,人类的精神博大精深,无所不能,你想着幸福,你就幸福了;如果你迷恋痛苦,那你就痛苦了。——幸福与痛苦,都是一种感觉,而人,是感觉的主体,不是客体!“幸福痛苦我做主”,这种意念,只有人类才能生发得出来。

我喜欢风:它和我一样流浪在人群中......

“想让理念成为现实”,是人生的伟大理想;认为“想让理念成为现实”是狂妄,那就是人生的悲哀!

其实,人间所有诗词的真谛是用符合天性、人性的、自然而然的语词,创造出哲理的、情感的、美妙的意境,以提高人类的审美能力从而提高人类的创造美的能力;绝不是追求文字的排列整齐,抑或是符合某种音韵学的清规戒律;如果我们现代人的鲜活的思想情感,能够被古诗词的平仄平平仄仄平之类音节、韵律所左右,那么,我们实在没有必要用语言文字表达感觉。

诗以言情,文以载道,画染心迹:此乃古今文人墨客吟诗作文绘画的恒古不变之真谛;因此,但凡吟诗作文绘画者,务必循规蹈矩,孜孜以求诗文书画确切表达审美主体(作者)对审美客体的有价值的美妙感悟,以养世人之心,怡世人之性——一切离此经叛此道的华丽辞藻,皆垃圾耳!

思想感情之于语言文字,并非河与岸的关系;人类思维的经验告诉我们:许多时候,语言文字是不足以表达人类思想感情的,所以在中国的词汇中就出现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文约意丰“之类——也就是说,人类的思想之剑,可以划破时空的脸;人类情感之河,可以决开语言的岸而滔滔横流于四野!

当代诗,是自由之神灵魂的歌声;一切功利主义的吟哦,都是污染自然人文环境的杂音......

歌德所云:“只有进入无意识中,天才才成其为天才!”所以说在文学艺术创作上,一切矫情的、匠心独运的作品,不是天才的“无意识”作品;只能算得上是常人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做出来的东西!具体价值如何,那就不好界定。

光,围猎着影;岸,围猎着河;思想感情,围猎着天地人生——这才是真正的当代诗语!此外,无诗。

垃圾诗,有时候会启发真正的诗人的灵感——这也是垃圾诗人的一种无意识的贡献,让我们以热烈掌声欢迎他们!

文学之梦,必须有哲学思想体系支撑;否则,那是痴人做梦。

用简洁凝练的语言,表现宏大而扑朔迷离的自然意境和社会人文意境——把汉文字还给仓颉!

小说是塑造典型环境中典型人物的艺术,小说中“这一个”人物的命运,是相当一部分人类的命运的缩影;在这个意义上说,小说的情节,就是小说主人翁的命运史;所以,要实现情结结构和作品主题的有机统一,唯一的办法,就是多层次全方位分析清楚并把握好人物命运发展的脉络;否则,写长篇小说是很容易误入歧途而脱离主题的;一旦脱离主题,则全盘皆输。 一切诗评家,都是望文生义胡乱猜;为什么?简单:因为诗评家总喜欢看字揣度,尔后乱说一通;其实他看到的那些组成所谓”诗“的字,不一定是表现写这首诗的人的真实感觉,因为,在应用大汉民族文字表情达意的问题上,言不由衷、词不逮意之类脑筋进水的现象,是经常发生的。可我们的那些自以为是的诗评家是看不到这一点的;因为这一点,是他们的盲点。 诗是真情实感流露出来的文字,所有诗人和爱诗的人首要的任务是关注自己的情与思,而不是文字;情思是诗之树,表现情思的文字是树上的花儿和叶儿;如果诗的文字与诗人的思想感情相互分离,那么,诗是纸花;如果诗的文字与诗人的思想感情融为一体,则诗是滴露的鲜花。 诗是感情的产物;用真情实感说出的话都是诗;没有真情实感、只醉心于在仓颉的背篼里面挑拣文字矫揉造作、无病呻吟、像玩积木一样堆砌起来的所谓“诗”抑或文,都是没有生命力且无端消耗读者生命的东西。 近现代诗,大都是用物象诠释意象;当代诗却是以意象诠释意象。 箫声诗论碎言:“诗之髓,情与思而已也;除此,无诗。” 言简意赅——以最精炼的文字,深度表情,纵横达意!我以为:这就是当代诗的标志。 从表面上看,社会生活规则是人类社会从野蛮走进文明的标志;实质上呢,它是一把双刃剑——既能规范社会人的言行维护社会秩序,同时对人本性又极具杀伤力,是人类痛苦的根源,是扼杀自然人性的罪魁。人类之所以想追求人性的解放和人性的自由,其终极目的,就是想彻底熔化这柄双刃剑。 诗三百,不过情趣诗、理趣诗、物趣诗而已也。 昨夜得一梦,梦造字者仓颉附耳言:"箫声,滥情可以漫山海,表情不可以乱用字。“ 写作微诗的秘诀之一:发散思考,简言收束;换言之:文字如盐,放多太咸! 当文字与情思达成默契的时候,才能营造出鲜活的意境,这种意境,是有生命力的意识形态!——小北的情思与文字已经融为一体,达到了如胶似漆的状态,这就是语言的艺术! 人心之所以叵测,是因为每一颗头颅,都是一个小宇宙,两颗头颅就是两个宇宙;而两个宇宙虽然在某一时刻有可能出现交叉点,但是它们永远不可能重合在一起;所以说,如果谁说“我已经完全彻底了解你。”那简直是痴人说梦。——有一位悟性颇高的女诗人的一首诗所表现出的意境,就是“人脑中存在的黑匣子,任何人都看不透”! 诗是玫瑰花的象征意义不是玫瑰花,是吻的感觉不是吻,是飞龙在天的一鳞一爪不是飞龙,是落花的意不是落花,是流水的情不是流水,是性的趣不是性,是破碎的心意不是破碎的心,是女人的阴柔之美不是女人,是男人的阳刚之气不是男人...... 立意高远、比喻巧妙、富有穿越时空的辐射性且能照见历史现实和未来的诗语所组成的诗歌,是诗人的桂冠、读者的福音...... 荐读:「诸葛亮教子书」"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怠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冶性。年与时驰,意与岁去, 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 诗人写诗的初衷,虽然是想用物象和意象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但是他们绝不会满足于此,而是想用既有的物象和意象,创造出一种全新的物象和意象,以拓宽自己同时也是人类的思想感情空间——这是诗人对开拓人类智慧的一种特殊贡献! 无论什么形式的“文学品格”论,都无法超越司空图的《诗品》;虽然它看似说诗的品味和品格,但是,如果文学创作者能够举一反三地思考《诗品》的内涵和外延,那就不难看出,它谈及的是文品的普遍现象,其说,既适用于评估诗的美学价值,也适用于评估文的美学价值。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文艺理论家谈出过超越这种格调的文艺美学观点。 有一回,小尼姑与和尚私通,被阿Q窥见;阿Q不禁有点心猿意马,他骑在桥上玩的时候,发现小尼姑从桥上过,他就伸脚动手,想摸小尼姑白白的小光光头,被小尼姑拒绝,阿Q情急,就骂小尼姑说:“妈妈的,和尚摸得,老子还摸不得么?” 自此,“妈妈的”,就被月夜箫声命名为“阿Q之骂”了。 《夜月箫声佛学研究心得》之一:佛学,乃高层次生命科学;但是,由于以往的信佛者大都因了认知的有限而使其“信”不可避免地成为“盲目迷信”,从而使佛教在研究天地人方面的科学性,被许多假和尚一再诈传以致玷污了佛这种高层次生命体的清誉;再加上中国历史上政治强权对佛的非礼,导致一部分人对佛的冷漠甚至持排斥的想法与说法;其实,譬如说,佛说的修炼圆满,指的是身心圆满,也就是要求人们通过潜心默察体验自己的生命本质与规律性,将自己的灵与肉之中存在的误差予以修正,使自己的生命体健康发展,同时使自己的灵魂(精神或思想)趋于完美,即没有错误的认识及错误的行动,从而保持与客观外在的高度统一,以实现天人合一的高度和谐状态,从而使天地人的存在与发展实现生机勃勃,历久不衰的好势头——这是对生命科学的一种伟大贡献!遗憾的是,我们的那些所谓的生命科学家们,基本上都没有意识到佛这种不可磨灭的伟大! 卡夫卡所构筑的城堡同时也是一个有关写作的巨大隐喻,藉着孤独,他能够不断地以各种方式接近它,因为它完全来自他个人,也仅属于他个人;他的主人公都不过是他的一个化身,他们或者叫K. ,或者叫卡尔,或者名字的构词方式与卡夫卡相同,都生活在一个粗暴的父亲或类似父亲形象的阴影之下,都"害羞、胆怯、懦弱而善良"。 运动变化,可以改变物性,却丝毫不足以撼动人类的劣根性:这就是人类难于过度到老子描绘的“小国寡民”、康帕内拉描绘的“太阳城”的美好和谐人生状态的根本原因! 蜂蜜是蜜蜂从花姑娘家抢来的赃物,但是由于花姑娘没有控告,所以暂时可以视为蜜蜂的合法财产;在这种意义上说,人类不经蜜蜂的允许而抢劫其蜜糖,而且还一边吃一边恬不知耻地说:“啊哦,这蜜糖,甜!富含维生素ABCDEFG......”真是可恶! 蜜蜂是勤劳而有社会责任感的虫,它盗抢花姑娘的粉脂是用来酿蜜,供自己也供同伴饮食的;蝴蝶是游手好闲而没有社会责任感的虫,它盗抢花姑娘的粉脂,是用来专门为己充饥的;人类是丑陋的,他们明里赞扬蜜蜂的勤劳善良,暗地里却盗抢蜜蜂们辛辛苦苦做出来的蜜糖,占为己有。 如果一个民族的文学不介入现实生活,那么,这个民族的传统美德就会沦丧,这个民族也不可能有健康发展的希望。可是,我看到的大多数文学创作(尤其是诗歌创作领域)现象却是,写字的男女只关爱自己内心的自我感觉,却完完全全地忽视了文学反映社会生活,推动社会健康发展的潜移默化功用——这是文人的悲哀,从而也是社会的悲哀。 客观公正地说,赵本山并不能代表中国文化的主流与发展方向;但是,我们应该冠之以“中国草根文化领域的优秀人物”;我想强调的是:草根文化并不是没有价值的文化,反之——一切正统文化,都是吃草根文化的奶水长大的;因此,我们不能因为某种个人利益关系否定草根文化,要用唯物主义文艺史观,一分为二地看待“赵本山草根文化现象”,这叫“明智”。 我认为,在小说创作中,人物的性格塑造达到什么级别,完全是由作品中人物的言行举止的量变程度决定的,尤其是长篇小说中的人物形象的级别。 阿Q之所以能够成为阿Q,那不阿Q的本事,而是,我们的大师周先生雕出来的——知道了吧:上帝造的是人,作家呢?造的是人之灵。懂得这个道理的文学爱好者,有望成为大家!不懂的,不过玩弄文字哗众取宠也矣 《跳舞》:体态轻若羽,蜜蜂搂蝴蝶。 “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意象叠加之树,结出新奇意象之果,绝味! 如果想反腐败,那就要用毛泽东三反五反镇压反革命的力度,才能够见效;但是遗憾的是——谁来反?当然是手握重权的人来反,可是,他们会自告奋勇地站出来挂帅吗?历史的经验证明:只有贫下中农斗地主,绝没有地主斗地主的事情。知道咯吧,明白了吧? 多米诺思维要说的,就是量变引起质变的道理。在这个世界上,你不可以忽视任何一个微小的事物。往往,一些微小的东西,很可能就是改变大局触发点。生命本来就是一分一秒组成的,关键看你怎么用。量,是决定一切的根源。 动力产生摩擦,摩擦产生火花,火花点燃火把,火把照亮前程。 箫声言论:(1)凡天地人事物,皆在变动中生存、发展和消亡,这是一切事物运动变化的规律性;无论世界怎样变化莫测,最终它不可能离开其基本规律;比如,某女与某男已经生死恋了,但是他们有时候也会与自己恋人之外的男男女女亲密接触,在这种看似背叛的情况下,生死恋的一方如果不懂得爱情辩证法,那么他(她)有可能会痛苦以致失恋。 人性的复杂性,是文化科学乃至整过世界发展的基础;人性复杂是好事不是坏事,因为如果人性不能达到复杂的程度,那么,人类就永远无法理解复杂多变的事物发展规律,从而不能掌握事物发展规律为人类所用。这个话题很庞大,一言以蔽之吧:人的复杂性,是天性的复杂性;换言之,万事万物的复杂性决定了人类的复杂性。 用简单表现复杂,是诗;用复杂表现简单,是文。 网易博客基本上属于文学创作性质的博客;因此,所有圈子的评论,必须是具有文学评论水平的评语;既然是文学评论,其评论水平,必须远比语文老师给五年级学生改作文做平的水平高,必须具备文学评论文章的诸要素;所以,如果圈子的管理、评论员对文学评论的ABC都不知何物,那么,他(或她)的评论或者推荐,到底算是个什么东西呢?游戏?忽悠?困惑极了。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说:“中国如果没有毛泽东就可能不会燃起革命之火;如果没有周恩来,就会烧成灰烬。” 文学是写字的活路;这种活路写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自然、社会、人生的音符;这些音符所表现的都是人间的是与非、善与恶、美与丑。所以,越是走近文字的人,越能够感悟到是非美丑善恶的脉动。不可能有远离自然社会和人生的文学。 思想感情,是文字的主宰;如果你不是书法家,那你的文字就是你灵魂的颤音;灵魂,是真实思想和真实情感的载体,不是垃圾文字的箩筐。 风,搂着雪,跳华尔兹...... 思想感情的真实,是诗和文的生命。一首诗或者一段文,必须或多或少告诉人们一些天地人生的道理,抑或抒发一片美妙的感情。为什么呢?因为,博大精深的国学告诫所有喜欢文字的人们——文以载道,诗以言情。 日本文学理论家小林多喜二说,文学是性苦闷的象征;此说不无道理,试想:一个没有性欲的男人或女人,他们还会有心有肠的写诗作文绘画吗?一般不可能......网易文坛正处在唐宋时期严谨的古诗词写作与当代随笔式诗歌写作的重重包围之中。一些人想以严谨的古诗词写作方式复古;一些人呢,想以随心所欲的随笔式诗歌写作创新。前者是古板的倒退,后者是不讲套路的前进。无论是古板的倒退也好,不讲套路的前进也罢,总之一条,就是要看他们写出的文字是否营造出诗的意境。诗的意境,也就是美妙的感情意境!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诗歌表现形式;唐宋元明清以及民国时期的人处在特定的历史阶段,他们以他们所感知的特定的思维内容创造了适合于表达他们思想感情的诗歌表现形式,我们称之为古诗和近代诗。现代人如果沉迷于古诗和近代诗的模仿写作,那就是缺乏创造性的复古;而诗歌包括一切文学创作,都是创造性的具体表现。这就决定了模仿之作是没有出头之日的。 顾城的诗《一代人》就两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通过“黑夜”、“黑色的眼睛”的意象相互映衬,来表现诗人对人生的深层次思考。黑暗要染黑一个人明亮的眼睛,但它的企图并没有达到,反而创造了它的对立物;黑暗使一代人觉醒,使一代人产生更强烈的寻找和追求光明的愿望;从而,向人们揭示了黑暗吞噬不了光明的真理性! 《雪夜碎思》——如果用雪花这一物象,诠释人生的的过程,实在堪称绝妙:如果说雪花的飞舞,是生的阶段,雪花的融为泥水,则是死的阶段;这种阶段性的变化无常,像不像人生的过程呢?人在高位时风风光光的样子,实在不过雪花飞舞而已,人退位之后老之将至的黯然意境,正如雪花的融化之状。 雪莱在其《诗辩》一文中说“诗是想象的表现”;这个命题不无偏颇——原因是雪莱并没有考虑到一个简单的事实:人类的“想象的表现”,大多数情况下,根本不能称其为诗;只有在有意识的诗歌创作活动中的“想象的表现”,才能达到诗的意境。(《月夜挑刺集》——素材积累) 能够思考“死”这个范畴的人,是天生有佛性和道行的人;但是,如果能够知道“死是生之初,生是死之始”这个大道之理的人,那就是,世外高人,可以得道成仙,抑或成佛。 夏来秋往,风雨几度涤愁肠;恋花花落,瓣瓣渐枯黄;放眼红尘, 雪梅犹芬芳。冷香濡,庭院色殊,但看春草绿。 是月点亮了夜的南湖,还是南湖呈现了月的娇媚? 文学艺术是时代的产儿,是作家和艺术家的精神之花;这种精神,不仅仅是时代的精神,而是整个人类历史的过去、现在和对未来的感觉,沉淀下来的无价之宝——人类意识活动的积累物或曰优秀文化遗产自然而然地炫耀出来的光芒!在这个意义上说,一切把不可避免的政治制度弊端作为“文学艺术标的”的作品,都是鼠目寸光的理念产生出的赝品。


本文内容于 2013/12/6 16:22:16 被wb1951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