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只眼”联盟——监听界的神秘组织

北斗奇星 收藏 0 150
导读:这是五只监视全球的“眼睛”,一份报告显示:英国负责欧洲、非洲和俄罗斯西部;美国负责加勒比地区、中国、俄罗斯、中东和非洲;澳大利亚负责南亚和东南亚;新西兰负责西太平洋;至于加拿大,负责监听俄罗斯和中国,兼顾拉丁美洲、北大西洋和北太平洋地区。 一年前,他们还是好伙伴:2012年7 月3 日,时任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在倾听印尼总统苏西洛(左)发言。 澳大利亚惨了,它将面临一个新的外交困局。继美国和加拿大之后,澳大利亚作为又一个参与监听外国政府官员电话的国家被斯诺登


这是五只监视全球的“眼睛”,一份报告显示:英国负责欧洲、非洲和俄罗斯西部;美国负责加勒比地区、中国、俄罗斯、中东和非洲;澳大利亚负责南亚和东南亚;新西兰负责西太平洋;至于加拿大,负责监听俄罗斯和中国,兼顾拉丁美洲、北大西洋和北太平洋地区。

“五只眼”联盟——监听界的神秘组织




陷入泥潭

“五只眼”联盟——监听界的神秘组织


一年前,他们还是好伙伴:2012年7 月3 日,时任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在倾听印尼总统苏西洛(左)发言。

澳大利亚惨了,它将面临一个新的外交困局。继美国和加拿大之后,澳大利亚作为又一个参与监听外国政府官员电话的国家被斯诺登曝光。

2013年11月18日,澳大利亚广播电台和英国《卫报》同时发布了由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斯诺登提供的机密资料,显示澳大利亚曾经监听包括印尼总统在内的印尼政府高级官员的手机通话。当晚,印尼外交部召回其驻澳大利亚大使。

同日,欧盟派出司法专员前往华盛顿,就美国监听欧盟国家一事,向美国国安局寻求解释。

19日,印尼宣布下调与澳大利亚的双边关系等级。

冷战机密

就像1941年美国没能预见日本偷袭珍珠港,2013年,包括美国在内的“五只眼”情报联盟似乎没料到,美国国安局一个前雇员可以带走多少文件,给他们造成多大麻烦。

“五只眼”联盟,源于一份简称UKUSA的英美协议,最早由英美两国二战期间签署,首先催生了英美情报联盟,其中一个成就,是两国情报机关通过紧密合作,成功破译德国和日本的密码,为在大西洋扫除德国潜艇部队威胁以及在太平洋击败日本海军奠定了基础。

在美国这边,负责对接的情报机构是美国国安局(简称NSA)。该局解密文件显示,早在二战初期,英美就存在情报领域的合作;随着战事趋紧,截取和破译敌方密码通讯的需求变得越来越迫切:1940年7月,英国驻美大使洛锡安致信美国总统罗斯福,表示英国希望尽快在英美建立全面情报技术交流。

战后,这一联盟扩大到五个国家,分别是美国、英国以及三个英联邦国家(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称为“五只眼”。 借着五国独到的优势,他们得以应对冷战时期的苏联,成功窃取欧盟重要的政治、军事和商业情报,五国除了合作对其他国家从事监听活动,还承诺互不监听对方。

然而此事高度保密,以至于该联盟的成员国领导人也未必都能及时得知;比如,加拿大一个电视节目最近在谈到加拿大在“五只眼”联盟的作用时提到,澳大利亚总理迟至1973年才得知这一联盟的存在。该联盟也因此被称为冷战时期保存最好的秘密。

“这跟各国自身的优先考虑有关,但准确的分工情况并未公开。”这份报告作者是加拿大一位退役将军,他曾在1998年参与主持北约在欧亚大陆进行的战略军事情报活动。

少数公众最早知道这一联盟存在,一般认为是在2010年6月,当时美国司法部审结一起间谍案,其中八人被控长期为俄罗斯提供情报,其间提及“五只眼”。同年6月25日,英国国家档案馆和美国国安局同时公开有关《英美协议》的解密文件,世人第一次可以从网上很方便地看到这一联盟的来龙去脉。

从这些解密文件可见,1941年,英美在《大西洋宪章》基础上签署《英美协议》,为合作开展情报工作铺平道路。1952年11月,美国总统杜鲁门以秘密的行政命令形式创建美国国家安全局,其主要功能依然是破译密码通讯。

而一份题为《国安局起源》的解密史料显示,在二战开始之后,海军和陆军依然各做各的密码破译工作,效果低下,互不买账。

这种局面随着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得到扭转,托马斯·伯恩斯在《国安局起源》中写道,美国海军和陆军终于在各自的情报机构之间建起一种更加密切的技术合作关系,包括合作破译密码,并最终通过《英美协议》而将合作延伸到了英国。

分工明确,但仍有“内斗”

五国具体分工如下:

美国:负责监听拉美、亚洲、俄罗斯亚洲地区,以及中国北部。主要监听站是西弗吉尼亚州的地面监听站和位于华盛顿州亚基马**型卫星地面监听站。

英国:负责监听欧洲、非洲和俄罗斯欧洲地区。全世界规模最大的窃听中心坐落在英国,它位于伦敦东北的门威斯希尔。英格兰北部约克郡荒漠上的美军通信与监听基地是这个窃听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

澳大利亚:主要负责截获南亚、东南亚及中国南部等地区情报。监听站主要设在“美澳松树峡联合国防卫星基地”。

加拿大:冷战时期,负责监听前苏联,冷战后,负责中南美洲地区,特别是跟踪该地区毒品走向和非结盟准军事部队行踪。设在利特里姆的“加拿大通讯安全部”负责截收拉美上空卫星信号。

新西兰:监听重点在西太平洋。

内斗

美是情报联盟老大想“截”谁就“截”谁

多年来,“五只眼”在分享情报上紧密合作,但内部关系并不一直是和气一团,经常会因利益分歧而发生“摩擦”。然而,一般都因“胳膊拧不过大腿”,美国会以“截断信息流”为手段,逼迫对方屈服。

当“梯队”靠窃听通话,帮助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打败法国和英国公司,竞标夺得沙特大型项目丑闻曝光后,法国和英国开始强烈谴责美国人利用“梯队”为自己谋利的“不够哥儿们”的行为。美国和新西兰的情报工作也一度中断25年。原因是,美国曾要挟新西兰放弃反核政策,不过两国间情报合作已于2009年8月“全面恢复”。

斯诺登推动了“多米诺骨牌”

“五只眼”联盟——监听界的神秘组织


2013年5月,斯诺登陆续将他带出来的秘密文件交给不同的媒体,包括澳大利亚监听印尼总统手机通话的证明,“五只眼”情报联盟成为关注焦点。

根据斯诺登泄露的资料,从欧洲发出的任何信息,包括电子邮件、档案或短信,在被美国处理之前都有可能被一个英国监控系统拷贝和分析,监控的对象包括谷歌和微软等企业的电子邮件以及Skype通讯,还有以美国为目的地或信号经过美国的普通电话通话。

报道说,被拷贝的信息都会保存3天,以供英国情报机构的电脑进行分析,提取通话双方的信息,然后选取某些具体的通信内容无限期保存。余下的信息转入另一个信息存储系统。

“它超越了所有条约”

从目前曝光的资料判断,在“五只眼”联盟的成员国看来,这一联盟有着高于其他一些条约的优先级。

直到11月20日,也就是印尼宣布下调与澳大利亚双边关系等级以后,在澳大利亚外交部官网关于印尼的章节,开篇依然称印尼为澳大利亚最重要的盟友之一:2006年,两国签署《龙目条约》,“为两国合作应对传统及非传统安全挑战提供了条约级别的框架”;2010年,两国缔结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012年9月,两国签署“防务合作安排”协议,加强两国在防务领域的合作。

2013年9月30日,澳大利亚新首相托尼·阿博特第一次出国访问,目的地就选在印尼,而印尼总统苏西洛在其任期内也已多次访问澳大利亚,是印尼历史上访澳次数最多的总统。

然而,斯诺登曝光的文件证实,澳大利亚至少在2009年8月曾经监听印尼总统的手机通话。

文件列出了印尼政府一份十人名单,排在最前面的两位正是印尼总统苏西洛和他的夫人,同时列出的还有这十人所用的手机品牌和型号,全都是3G手机。

可见,至少对澳大利亚而言,“五只眼”高于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其他条约,澳大利亚仍在继续按照“五只眼”的分工,负责监听南亚和东亚,即使是战略合作伙伴印尼也不例外。

2013年10月,美国监听德国政府官员手机通话一事曝光,监听名单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内。11月12日,德国《明镜周刊》报道,德国向美国要求加入“五只眼”的互不监控条约,但美国表示不太可能同意。

德国与美国同为北约成员国。“五只眼”联盟还有两个国家在北约,分别为英国和加拿大。

北约拥有28个成员国,是目前世界上最强大的政治军事集团。

当欧盟派出司法专员于11月18日前往华盛顿,就美国监听欧盟盟友一事向美国国安局寻求解释,北约能从“五只眼”联盟就监听北约其他成员国一事得到怎样的答复,大家也在拭目以待。

不会因斯诺登泄密而瓦解

由于“五只眼”进行的监听活动可能侵犯到个人隐私,因此受到欧洲各国和机构的广泛质疑。然而,“五只眼”的成员国首脑纷纷表态说,情报联盟不会因斯诺登的泄密而瓦解。

几乎在斯诺登公布消息的同一时间,澳大利亚为彰显本国在“五只眼”的对接情报机构“澳大利亚防务信息理事会”的工作,宣布将其更名为“澳大利亚信息理事会”,简称ASD,继续隶属国防部。

新西兰也不甘落后:8月,国会以61票对59票的微弱多数,通过富有争议的法案,正式赋予“新西兰政府通讯安全局”与“五只眼”其他成员国对接机构的同等地位,迫使电信公司允许情报机构获取本国用户的电子邮件、电话和短信。

11月7日,英国国会情报与安全委员会召开听证会,不仅英国三大情报机构(政府通讯总部、军情五处、军情六处)的主管全部到场接受提问,并且通过国会电视进行转播,这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其中有人问到,为什么一个初级雇员用一个优盘就可以拷贝和上传成千上万份机密文件,情报机构如何应对?

军情五处主管回答,尽管对于信息技术领域可能出现的安全问题,公众往往希望看到一个一揽子解决方案,但实际上还是有赖于一整套非常严格的安全措施,英国就是这么做的,结果是到目前为止只有一个雇员曾经试图犯规,而且很快就被发现了,造成的影响很小。

军情五处主管同时表示,他不能评论美国的做法。

有专家分析说,不论全世界对美国的秘密监控能力如何痛恨,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不会放弃该联盟。

“梯队”日截20亿私人通信

五国情报机构最重要的成果莫过于一个代号为“梯队”的监听系统。该系统由五国对应安全情报部门负责运行,为目前世界上最为庞大和复杂的监听网络。

该系统通过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大型地面监听站以及间谍卫星可以对世界上任何一个地区的电子通信信号——无线电、卫星通讯、电话、电报、传真和电子邮件等进行拦截。其设计能力是每天截取20亿件私人电子通信,并进行情报筛选,监控着国际互联网上90%的数据流。“梯队”系统始建于1971年,经过近30年的技术改造,已经具备了相当大的截听能力。欧洲有媒体报道称,美国情报机构还专门邀请语言学家,对被侦察国家的语言进行了全面深入的研究,开发出了一套独特的电子监听系统。“梯队”系统强大的拦截功能使其无孔不入,甚至你用手机给家人报平安的电话,现在可能也被存入了“梯队”的电脑系统接受筛选。

主要战绩

秘密地道内安装窃听器

报道称,前苏联使馆地下的秘密地道内安装了先进的窃听仪器,尽管通道距离地面还有几米的厚度,但是,苏联人大声说话的声音都能够被仪器搜集下来。有的话直接可以从录音器中听到,有的话通过高科技手段的声谱分析,也能够得出说话的内容。

监听戴妃私人电话

“五只眼”联盟——监听界的神秘组织


英国王妃戴安娜生前提倡全球反地雷运动,这与美国政策相抵触,所以她的活动成了美国关注的焦点。时任“梯队”项目总协调官、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的亚历山大给英国蒙威茨山基地下了绝密命令:监听戴安娜王妃的电话!

尽管无人知晓监视行动的结果,但令国际社会感到蹊跷的是,戴安娜王妃那段时间的私人电话以及英国王室其他成员的隐私不时地出现在英国的小报上,对戴安娜王妃的个人形象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窃听安南电话

“五只眼”联盟——监听界的神秘组织


2004年2月,英国前内阁大臣肖特女士爆料称,为了解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伊拉克战争问题上的立场,美国和英国间谍曾在2003年3月伊拉克战争爆发前对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和安南进行窃听。她说,她本人就读过对安南电话窃听记录的副本。

新西兰政府通讯安全局在1985年至1986年的年度报告中透露,“联合国外交”通讯是新西兰一个主要的“截查”目标。

挫败恐怖袭击图谋

“五只眼”联盟——监听界的神秘组织


2010年,英美联合挫败了一场可能是“9·11”袭击以来最惨重的恐怖袭击。基地组织的一名英籍指挥官曾计划仿效伦敦地铁爆炸案,对纽约地铁发动大规模恐怖袭击,但在获得英国情报机构提供的情报后,美国联邦调查局成功地粉碎了这一阴谋。这名英籍恐怖嫌疑犯名叫拉乌夫,曾策划袭击跨大西洋航空公司的客机,煽动3名美国人袭击美国目标。

自2004年以来,美国的无人战斗机在巴基斯坦执行了超过370次攻击,歼灭了2500至3500名“基地”及塔利班分子,其中不乏其高层。这一战斗“成果”,很大一部分是归功于澳大利亚的一处间谍基地提供的情报.

位于澳大利亚中部的松树角间谍基地,参与了包括对“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组织首脑进行“定点清除”等行动,在美国备受争议的无人战斗机打击计划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