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爷”邱会作

缗昏生226 收藏 4 2181


(1914-2002)吴东峰


邱会作将军,年轻时眉目清秀,神态安祥,举止潇洒。晚年喜穿黑色上装,蓝色下裤,高个,精瘦,满脸堆笑。行走双手如鸭摆。(1)

邱会作将军头脑清晰,思路敏捷,记忆力强。将军能言善辩,反映快,语速快,如连珠炮,喜欢教训人,人称"教师爷"。

邱会作之子邱路光言,黄吴李邱中,李作鹏和邱会作脑子好,转得快。但邱脾气不大,而李脾气较大。(2)

"文革"中,周恩来称邱会作将军是"一位年轻有为的干部,是历届后勤部长中最好的后勤部长。"有人揭发邱会作将军不轨于正、不拘小节等问题,林彪为之辩曰:"要注意政治大节,不要纠缠于生活小节",并召邱谈话警示之,曰:"玉不琢,不成器。不要因小失大。" (3)

邱会作将军,江西省兴国县高兴墟长迳乡人,家贫如洗,少时牧牛,十五岁参加红军,曾任红军总供给部机要统计员,第四局三科科长,长征入陕后升任红军总供给部部长。将军善办事,能周旋,会说话,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均呼之"红小鬼"。(4)

邱会作将军作战勇敢机敏。东北解放战争某役,时任八纵副政委的邱会作将军正指挥部队撤退,忽一发山炮弹落于近十米处,幸为臭弹。有人曰,敌人进攻,快撤。邱会作将军持望远镜观察片刻,曰:"敌人要退,快反击!"八纵司令员黄永胜当场拍板:通知部队,立即转入攻击!是役,大捷。(5)

1946年10月6日,东北野战军攻打锦州前夕。八纵二十三师六十八团副团长韩枫率三营奇袭小紫荆山,得手。是夜,国军反击,复失。时任八纵政委的邱会作将军火速赴六十八团,当场宣布:六十八团团长和副团长撤职,守小紫荆山的八连连长枪毙。将军曰:"这次先杀"两条腿的",下次再出事就杀"四条腿的"(指骑马的)。"据云,是时邱会作将军坐阵六十八团督战,待夺回小紫荆山方心安,回纵队。(6)

丁盛将军告余,辽沈战役中,围攻廖耀湘兵团。敌军大乱,我军亦大乱,纵队找不到师,师找不到团,团找不到营,敌我交错,弹丸如雨。邱会作将军持枪与士卒同博敌,了无惧色,冒险冲杀。丁盛将军忆此言:"邱政委拿起枪来直接打敌人哪!不简单哪!"邱会作将军时任四十五军政委。(7)

1957年,周总理拟调邱会作将军任国家经委第一副主任,并告之,先到苏联和捷克 等东欧国家考察。将军暗喜,诺诺而应。考察归来后,将军找总理汇报思想,一脸愁容曰:"我不想脱军装。"周总理哭笑不得,曰:"你这个邱会作,给我耍猾头。"将军"嘻嘻"而退。是时,邱会作将军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8)

1959年庐山会议后,林彪主持中央军委的日常工作,彭德怀及总参谋长黄克诚、总政治部主任谭政、总后勤部长洪学智均撤职。邱会作由此而接任总后勤部部长,达十二年之久。有报道称,邱"把总后搞成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9)

1960年,时任总政治部主任的谭政将军挨批撤职,仍任军委委员,安置总后。邱会作将军体贴入微,关怀备至,待之甚恭。谭政每星期一、四到总后上班。将军安排上午读报、看文件;中午接家中共进午餐并留午休;下午派人陪打麻将半日。某日,将军之子邱路光问:"这位撅着嘴的老头是谁?"将军对曰:"他是你爸上级的上级,就象你爸爸的爸爸。"(10)

邱会作将军既能干事又会办事。将军任总后勤部长职,中央及军委有关领导凡遇困难,均喜找将军帮忙解决。

邱会作将军并非"玩主"。邱路光言,将军不跳舞、不打猎、不下棋打牌,唯以学习和工作为爱好,称之"工作狂"不为过。路光记忆中其父建国后只休假一次,因其母小产于青岛休息一月。将军每晚下班极迟,将军夫人定家规,邱不回家不开饭,故凡将军下班车响,其子便高呼炊事员:"刘叔--开饭!"全家一片欢腾。(12)

邱会作将军任总后勤部长正值国家困难时期,军队经费拮据。将军号召各部队开荒种地,养猪种菜、办家属厂等,遂有城西湖、牛田洋等农场建成。三年困难时期,解放军系统无浮肿、无饿死人情况。其间,总后从农副业生产经费中共上缴国库二十个亿。1966年初,邱会作将军主持起草了《关于进一步搞好部队农副业生产的报告》,以总后勤部署名送林彪,林彪转寄毛泽东。毛泽东阅后大喜,复信林彪,要求全国各行各业都要办成"大学校","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又能从事农副业生产,又能办一些中小工厂,生产自己需要的若干产品和与国家等价交换的产品"等等,是信写于5月7日,史称"五七指示"。肖华闻之与邱会作将军言:"你发财了,既发经济财,又发政治财。"(13)

"文革"期间,邱会作将军任总后勤部长职,除军队事务外,亦负责"外援"事宜,即支援"世界革命"。如以武器、弹药、服装、药品援助阿尔巴尼亚、越南、朝鲜、罗马尼亚、坦桑尼亚等国。将军事必躬亲,案无留牍,条理井然,多次受周总理赞誉。(14)

世人皆知"文革"中所谓"二月逆流"之事,皆知在"二月逆流"中陈毅、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李富春、李先念、谭政林等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大闹怀仁堂之事,而鲜知此事与邱会作将军有关联也。

1967年1月,总后造反派批斗邱会作将军甚烈。为避风头,将军以养病住院名,上西山军委前指藏匿。造反派闻邱失踪,急聚众数千,团团围三座门(军委办公厅),要求邱会作回总后接受批斗。其时,军委文革小组迫于压力,电话指示邱会回总后,参加文化大革命。

邱会作将军下山后,即被第二军医红纵造反派捉拿,关押于总后卫生部三楼。造反派以"车轮战"批斗之,剃阴阳头,坐"喷气式",罚跪请罪,致使肩胛骨骨膜、肌肉断裂,右肋骨断裂并横出,多次昏劂,命在旦夕。1月24日,将军见地上有一烟盒,急取之暗书一求救信,致毛泽东、林彪、叶剑英云,现在我有生命危险,向主席、林副主席、叶帅求救。文化大革命万岁!毛主席万岁!此信由警卫送饭时藏于裤裆,顺利送出。

当晚,林彪怒书手令:"立即放出邱会作!"并命陈伯达共同签名。叶群等持林彪、陈伯达手令分乘两辆小车,直驱总后大院,向造反派示林、陈手令,邱会作将军由此得救也。

当是时,邱会作之子邱路光随行。路光言,叶群走后,(从8点到12点)林彪数次打电话询问情况,汽车发动三次,随时准备出发。家父回西山时已夜半,叶剑英、聂荣臻元帅等均于西山等候。两老帅见家父剃阴阳头,满头血斑、遍体鳞伤,悲愤之极。叶帅亲扶之进屋,曰:"会作啊,你受苦了!"聂帅边走边骂:"法西斯!法西斯!"。次日晨,刘伯承元帅拄杖前来探望,刘帅以手抚摸家父伤处,曰"我眼睛看不见,让我摸摸你啊!"

邱路光告余,家父是"文革"初期军队系统被斗最惨的一位总部领导,血淋淋的教训,对老帅们的情绪影响很大。1967年2月11日,老帅们之所以雷霆震怒,奋力抗争,大闹怀仁堂,家父之遭遇当为重要导火索之一。(15)

以上事实为邱路光与余言之,与正史记载大不同,供读者明鉴也。

"文革"中,邱会作将军难保晚节。据总后保存的档案材料记载,1966年6月至1970年3月,邱会作先后在24次讲话中,40个文件材料中,给总后原政治部主任等17名军职干部和总后司令部参谋宋平等107名师职以下干部群众,强加了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其中108名同志被非法关押、刑讯逼供和揪斗,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总后机关制造出《特务叛国外逃集团》冤案,株连了总后原政委李聚奎等26名军职以上干部和269名师职以下人员。(16)


1971年,邱会作将军因"林彪事件"被拘捕,1973年开除党辑。1981年1月以"林彪反革命集体主犯"罪,判处有期徒刑16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判刑后保外就医于西安。1987年9月,邱会作将军服刑期满,就地安置,每月生活费200元。将军晚年关注国家大事,每日向邻居借报阅读,快借、快读、快还。将军曰:"我举双手赞成改革,改革就是革命。只有改革,中国才能前进。要改革就会有缺点,有错误,怕的就是知错不改。"(17)


魏佑铸将军告余,延安时期,毛泽东曾称邱会作将军为"小马克思"。1981年1月25日,余询此事于邱会作将军之子邱路光,路光取一笔记本示余。

该笔记为将军1999年八十五高龄所记,有记高科技知识者,如"纳米技术是讲长度的,一根头发丝的万分之一叫一纳米";有记历史典故者,如"天杖(打板子)是隋炀帝的儿子杨坚发明的,打死了还要打二百四十板,取名天杖";有记生物常识者,如"文昌鱼是全世界鱼的祖先"。更多的为将军对时政的分析思考,如"知识经济的周期性很短,各领风骚数百年的时代过去了";又如"克林顿炸南斯拉夫我使馆,***搞***,他们是两个最大的反面教员:千万不能忘记阶级斗争";又如"文化革命前是政治造假,改革开放后是商品造假";又如"国家安全已由一般的军事力量,发展到高新技术。军队建设的改革目标是:规模化、现代化、创新化、正规化";又如"每两天有一个厅局长腐败,每几月有一个省级干部腐败,假冒伪劣都与国家干部有关。反腐败必须做到三条:1、教育;2、人事制;3、纪律。";又如"当今平民百姓面临新的三座大山:房子、医疗、子女上学"等等

余读之大惊呀,将军年迈仍好学如此,反省"文革"教训,紧跟变革大势,余等后生辈弗如也。(18)



注释与资料来源

(1)邱会作,曾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总后勤部部长,中将。

(2)邱路光(邱会作长子),2002年10月26日北京采访笔记。

(3)邱路光,2002年10月26日北京采访笔记。老九文《林彪和他的十大干将》,甘肃文化出版社。

(4)谢胜坤,少将,曾任解放军武汉军区副政委。谢胜坤,20002年8月10日河南鸡公山采访笔录。

(5)张正隆文《雪白血红》,解放军出版社,1989年。

(6)老九文《林彪和他的十大干将》,甘肃文化出版社。

(7)丁盛,1997年10月4日广州采访笔记。

(8)邱路光,2003年10月30日北京采访笔记。

(9)老九文《林彪和他的十大干将》,甘肃文化出版社。

(10)邱路光,2003年10月30日北京采访笔记。

(11)邱路光,2003年10月30日北京采访笔记。

(12)邱路光,2003年10月30日北京采访笔记。

(13)邱路光,2003年10月30日北京采访笔记。

(14)邱路光,2003年10月30日北京采访笔记。

(15)邱路光,2002年10月26日北京采访笔记。

(16)老九文《林彪和他的十大干将》,甘肃文化出版社。

(17)老九文《林彪和他的十大干将》,甘肃文化出版社。

(18)邱会作1999年笔记本。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