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在沈阳早开座谈会ZT

1950年10月24日,中央批准粟裕和夫人楚青去苏联治病。同行的还有林彪的兩个孩子,6岁的林豆豆和5岁的老虎。他们是坐专列去的,由林办工作人員刘桂莲帶著,林彪秘书夏桐把他们送到满洲里。

1951年1月1日上午,毛泽东給林彪:你病如何,望好养护。

4月22日,为了打破“联合国军”从我侧翼登陆的企图,彭德怀率領志愿军发起第五次战役。从5月中旬开始,朝鮮战场的局势恶化。林办工作人员于保之回忆:粟裕夫妇9月回国。粟裕的严重头疼基本治愈,毛泽东提议他出任副总参谋长。10月,林彪也乘火車回国。于保之回忆:我們到满洲里去接他们,那里已经结冰了,很冷。途中林彪在满洲里停了几天,又在沈阳三经路一号休息了几天。

谭云鹤回忆:我在沈阳的一场舞会上见到林彪,感觉他瘦了。我问,这次你到苏联休养一段,效果还好吧?林彪说,效果倒是有一点,但也不太明显。我又问,你过去从不跳舞,什麼时候跳起舞来了?林彪笑了,到苏联以后,一帮苏联女同志非要拉我跳舞,我说不会,她们就死拉著非教我不可。盛情难却嘛,不过我还是跳不好,也不怎么喜欢跳。确实林彪跳得不太好,没跳几场,林彪和叶群就向高岗告辞走了[1]。

林彪的病没怎么好转,但基于对抗美援朝的总体考虑,毛泽东还是把林彪作为备用的战略统帅,所以林彪在沈阳召开了一个座谈会。

参加座谈的有正在沈阳军区总医院住院的42军124师政委汤从列,38军112师长杨大易,39军117师师长汪洋,38军114师政治部主任武拭鸿,以及40军、50军的两位师领导,一共六、七人,都是第一批出国作战的四野13兵团的师级干部。1949年四野离开北京前召开南下会议,大家见过林彪,也不知道他现在身体怎麼样了?所有的人都提前来到会场。

汤从列回忆:林彪秘书接待,说今天是林总请大家来开个座谈会,请你们稍候。9点林彪来了,我们都站起来鼓掌,齐声说林总好!林彪没有穿黄军装,而是穿著浅灰色中山装。样子还是老样子,浓眉长脸,但此时看上去清瘦枯黄。虽然他刚从苏联疗养回来,但显得不十分健康。秘书递给每人一张铅印的名单,印著在座每一个人的姓名和职务,也给了林彪一张。

林彪首先说:我从苏联养病回来,路过沈阳,休息几天。乘此机会,找些从前线回来的同志座谈一下,瞭解一点前线的情况。林彪示意大家坐下,接著说:请你们来,主要是座谈两个问题,一是最先出国的你们几个军是怎样和美国军队打的?从38军开始到42军,一个一个的谈,可以谈细一点,上午谈不完,下午继续谈。二是美军现在是世界上装备最现代化最疯狂的敌人,你们和这样一个敌人作战快两年了,是如何打败这个敌人的?你们都有些什麼经验教训和体会?当然不限于此,你们有什麼都可以说。

按编制序列,先由38军112师师长杨大易说。他重点汇报二次战役与42军并肩从德川、宁远配合,从美第8集团军侧后歼灭北进之敌,以及四次战役汉江南北岸艰苦防御战。以后几个师干部的汇报,也都是各自参加一至五次战役及正面攻防的情况,讲我军如何英勇壮烈,但对现代化敌人给我军造成的严重困难讲得不多,或根本没有提到。汤从列最后一个发言,他想林彪是中央军委重要的领导人,我们作为参战的基层指挥员,有责任反映我们的困难。汤从列谈到过去国内战争我们靠缴获敌人,这次抗美援朝虽有缴获,但重武器很难得到。42军在二、三、四次战役中,都缴获了不少坦克、榴弹炮,很快被敌机炸毁。结论是在现代化的朝鲜战争中,国家没有强大的军事工业,军队十分困难。

林彪不插话,听得很认真,有时还往小本子上记几笔。

座谈会开了四个小时,大家想说的话都说完了,林彪说:第一,美军是当今世界上最现代化的军队,军事科学、技术装备很强,第二次世界大战没有受到很大损失,而且还发了洋财。我军必须要认真来考虑对待这个敌人。你们各军经过几次战役,锻炼了部队,取得胜利是极为不易的,要好好总结这段经验。第二,朝鲜这场战争是和我军过去的任何战争完全不同的战争,要打败这个敌人,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但是最为重要的是要加速工业建设,特别是加强国防工业的现代化建设。没有现代化的国防工业,要建立强大的现代化军队是不可能的。1960年林彪在军委扩大会议上提出"两弹为主,导弹第一"的方针,同时制定组织编制和装备发展的八年规划,明确提出要在建立完整的现代国防工业的基础上,大力发展空军、海军和特种兵,适当减少步兵的数量,大搞民兵,培养储备干部和技术力量。

林彪说:我很想到前线部队去看看,先入朝参战的各军,现在的位置在哪里?如何去?大家在会议厅前的军用地图上指出各部队的驻防位置,都说军委首长去前线视察,这会给部队极大鼓舞,但是在我军还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不宜亲自到一线部队。座谈会一直开到中午1点,林彪热情地说:给你们准备了午饭,你们都在我这里吃午饭[2]。东北解放战争时期,因为战事紧张,林彪有一条规定,下边的同志到总部来办事,一律不留饭。不过这次座谈会他是东道主,而且也说明,林彪的人情味比过去多了一些。



[1] 谭云鹤《我的回忆?辽沈、平津战役中的林彪》,香港文化中国出版社2006年4月版,115-116

[2] 苏克之、汤从列《八千里路云和月》,解放军出版社2001年1月版,491-498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