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62名干部被提前“离岗” 工资连涨3级

中国ufo001 收藏 2 192
导读:11月15日,河北黄骅市委组织部宣布:全市科级干部超过53岁,副科级干部超过52岁的全部提前离岗休养,同时提高三级工资。 全市共有62名科级干部被列入这一名单,其中还包括两名“正值政法工作黄金年龄的”司法系统干部。 相关被离岗的干部向新京报记者反映,他们是“被提前离岗”,需在“自愿报告”上签字,不签就是违反组织纪律。 一方面,该做法将导致许多干部在编不在岗。有人质疑,在河北省治理“吃空饷”的大背景下,这是在制造新的“吃空饷”。 另一方面,这也反映出在干部年轻化和合理使用各年龄段干部之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1月15日,河北黄骅市委组织部宣布:全市科级干部超过53岁,副科级干部超过52岁的全部提前离岗休养,同时提高三级工资。

全市共有62名科级干部被列入这一名单,其中还包括两名“正值政法工作黄金年龄的”司法系统干部。

相关被离岗的干部向新京报记者反映,他们是“被提前离岗”,需在“自愿报告”上签字,不签就是违反组织纪律。

一方面,该做法将导致许多干部在编不在岗。有人质疑,在河北省治理“吃空饷”的大背景下,这是在制造新的“吃空饷”。

另一方面,这也反映出在干部年轻化和合理使用各年龄段干部之间,如何平衡的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及干部人事制度改革时曾提到,既要掌握一般化原则,又要有解决特殊问题的措施,不搞“一刀切”;在谈及党建工作时提到,要有培养前途的年轻干部,也要合理使用各年龄段干部。

岳勇(化名)的工资要连涨三级了。对他来说,却未必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11月15日,河北黄骅市委常委会划定了科级干部提前离岗的年龄线:正科(大于等于)53岁,副科(大于等于)52岁。

作为黄骅的一名科级干部,当日下午,53岁的岳勇交出了办公室的钥匙。此后他将开始自己的“退休”生活。此时,距离法定退休年龄尚有7年。

岳勇的这种情况被称之为“提前离岗”。在黄骅,还有61名干部和岳勇有类似的遭遇。除了个别人被另行安置了岗位,其他五十多人都离开了原工作单位。

在他们“离岗”的7年里,除涨工资外,还享受与在岗者相同的待遇。

“上午上班下午被赶回家”

“签了字,保留一切待遇,工资连涨三级;不签就是违反组织纪律。”

11月15日,岳勇正常上班。岳勇的工作专业性很强,他从基层就开始做这项工作,至今已经20多年。岳勇说自己每年单位考核都是优秀。

下午两点多,岳勇接到纪委办公室电话,通知他下午4点到市委六楼开会。“通知很奇怪,以往都会告诉会议议题,但这次通知没有讲明会议的议题,只强调必须到场。”岳勇说。

到了市委六楼,岳勇发现人大、法院、检察院、审计局、卫生局、老干部局、公安局、看守所等单位都有人接到通知参会,其中包括许多单位的“一把手”,例如老干部局局长韩金坡、审计局局长刘学文、城投总公司总经理赵恩亭、水产局局长尹凤刚、卫生局局长刘印荣等。

审计局、人大、卫生局、城投公司等都有两名领导参加了会议。

此次调整并没有涉及乡镇干部。

据多名参会干部回忆,会议由市纪委书记主持,市委组织部部长叶永贺宣布了市委的决定:参会的62名正科级和副科级干部不再担任原有职务。最后市委副书记作了动员,要大家支持市委的决定,遵守组织纪律。

市委决定非常简单,并没有给出原因,会议开了大约15分钟就结束了。

“太突然了。”一位参会的干部向记者表达了当天的意外。“上午还上班呢,下午就被赶回家了。”

会议结束后,62人被组织部的工作人员带到市委大楼二楼组织部二科排队签字。

据多名签字的干部回忆,签字的单子是一个制式表格。上面打印着“我自愿辞去现有职务”的内容。下面留着一个签字的空格。

岳勇第一次见到辞职报告是制式的,六十多个人都被“自愿”辞去了职务。

“签了字,保留一切待遇,工资连涨三级;不签就是违反组织纪律。”岳勇回忆称,动员时告诉大家要遵守组织纪律,要与市委保持一致,要求签字后与单位完全脱钩。对于重点人,主要是即将离岗的单位一把手,市委领导还要单独谈话动员。

“谁也不愿意自己担上不遵守组织纪律,不与市委保持一致的罪名。”一位“被离岗”的干部说,大多数人都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辞职。

现场三干部拒签“自愿书”

有多名干部反映,下午开完会,他们回到单位,发现已经有欢送会等着了

“如此大规模的调整干部在黄骅从来没有过。”一位被要求提前离岗的干部说,黄骅市1989年撤县建市,在2003年,黄骅市搞行政体制改革,一些干部也提前离岗,当时也是提三级工资。“那个时候调整的规模也没这么大。”

在这次干部调整前十天,11月6日,黄骅市召开全市领导干部大会宣布,原黄骅市市长潘海瀛改任中共黄骅市委书记,沧州市运河区委副书记、区长朱春燕调任中共黄骅市委副书记。

11月14日,黄骅市开了全市工作务虚会议。会议由市委副书记朱春燕主持,市四大班子领导和乡镇、科局部门“一把手”参加了会议。

会上,市委组织部部长叶永贺汇报了全市干部工作情况,四大班子领导分别就干部的选拔、培养、管理等方面发表了意见、建议。

市委书记潘海瀛在会议上的讲话提到,要实现干部的阶梯化,要出25岁的副科级干部,30岁以下的乡长,35岁以下的书记。

会上潘海瀛让组织部拿方案,方案中要包括:黄骅干部队伍的现状是什么?存在哪些问题?应如何办?然后经市委常委会研究后,按方案调整干部。

一位被离岗的干部称,15日上午,市里开了常委会确定了离岗干部的年龄:正科53岁以上,副科52岁以上。按这个年龄标准,共有62人需离岗。

15日下午,超“年龄线”的62名干部被召集至市委六楼,市委组织部部长宣布了这一决定。

一位干部说,他觉得“心里很不舒服”,“工作了这么多年提前也不说一声,就突然‘被辞职’了。”

此次离岗黄骅市纪委监察系统参会干部最多。据一名当事人回忆,共有黄平寨、马振桥、刘致训、陈玉海、孙家海、秦凤玉、魏学平、张建明等9人。

提前离岗后,市委给每人提三级工资,大约每月多一百六七十元。岳勇称,提工资是有严格的程序的。这样被免去职务又提了三级工资,岳勇觉得这是市委为了避免大家不同意的办法。

但现场仍有三个人坚持没有签自愿辞职的表格。

据了解,当时没有签字的是,卫生局副局长、妇幼保健院院长田桂秀、审计局局长刘学文,市审计局副主任科员吴从海三人。

“其实签不签字是一样的。”一位干部说,2003年行政体制改革时,也有被免去的干部不愿签字,但后来都已经有人代替了他的位置,最后成了一个笑话。

有多名干部反映,下午开完会,他们回到单位,发现已经有欢送会等着了,单位领导说了几句“辛苦”、“兢兢业业”、“高风亮节”之类的客气话,就要求他们将办公室钥匙交出来。

“土政策”并无法律依据

《公务员法》没有“提前离岗”的相关规定。专家称,中央精神是不鼓励提前离岗的

“这就相当于免职啊,像犯了错误一样。”11月15日下午,赵印华(化名)虽然签了字,但还是觉得不满。

赵印华提出,黄骅市此次让领导干部“提前离岗”,不是各地常见的“领导干部退二线”传统措施,而是完全有悖公务员法的做法。而且他认为,这样临时动议任免干部,不符合干部管理制度。

1982年之前,党政机关的领导干部实行职务终身制。1982年,中央作出《关于建立老干部退休制度的决定》,建立了干部离休退休和退居二线(包括当顾问和安排荣誉职务)的制度。在特定的历史时期,退居二线是干部终身制改革中,为老干部保留的一点特殊待遇。北京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副教授王文章介绍,到1992年,过渡阶段就结束了。

公务员“提前离岗”是在国家确定的党政机关机构改革期间的一项特殊人员分流政策。在党政机关机构改革、精简人员、“干部四化”(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和专业化)时常用的做法。

王文章介绍:自上世纪九十年代机构改革以来,许多县一级党委和政府皆遵循一不成文的规则:科级干部满53岁则须让位退居二线,实际上就是回家赋闲,到退休年龄(男60岁,女55岁)时再办正式退休手续,7年白拿工资占编制不干活。这其实就是提前离岗退养。

但王文章指出,“提前离岗”既非退休,也非提前退休,这些政策大都是各地党政命令,没有法律依据。

《公务员法》明确规定了公务员的退休事项和条件,退休年龄为男60岁、女55岁,而并没有“提前离岗”的说法。而在第十三条公务员享有的权利中明确规定:非因法定事由、非经法定程序,不被免职等。

多位在职的年轻干部谈论起此事时提到了干部年轻化、阶梯化问题,“年纪大的干部不让出岗位,年轻人很难有机会晋升。”

“据我知道,这种现象是有相当的普遍性。主要是解决领导干部年轻化问题,基层县、乡镇,53岁正科级52岁副科级就离开。”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汪玉凯认为,这样是片面理解干部年轻化。

王文章认为,“这种提前离职和干部年轻化没有太大关系。实质就是为了腾位置,干部利益的均分。”

王文章说,从明文规定来看,中央精神是不鼓励提前离岗的。“提前离岗的话给下面的人腾出位置来了,更多的人能享受更高的干部待遇”,这是变相的福利。“如果按照正常年龄退的话,会减少很多官员。”

“政法委书记建议未采纳”

由于职业的特殊性,50多岁是法官、检察官的黄金年龄。但此次“提前离岗”的人里,也包括政法系统的干部

55岁黄骅市法院副院长刘宝岗也在提前离岗的名单里。他在电话里与记者说,让退就退吧,至于合不合规定,这要去问组织部门。

经记者了解,黄骅市法院原副院长刘宝岗、黄骅市检察院原党组成员张宝如等在提前离岗的名单内。

在全国一些地方,基层法院普遍存在法官提前离职、离岗现象。由于职业的特殊性,50多岁是法官、检察官的黄金年龄,其理论知识、审判经验十分丰富。很多法官检察官离职使得人员缺乏,但案件越来越多,矛盾凸显。为解决这一问题,2010年5月12日,中共中央组织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下发了《关于切实解决法官、检察官提前离岗、离职问题的通知》。

通知要求严格执行国家关于公务员退休年龄的规定,今后对未达到退休年龄的法官、检察官不得强制提前离岗退养,也不得简单地划分年龄界限使得担任院级或内设机构领导职务的法官、检察官改任非领导职务。

但黄骅市的决定没有顾及这一通知精神。一位纪检干部介绍,单位领导曾向他透露,15日上午在市常委会上,讨论提前离岗退养的年龄线,黄骅市政法委书记曹传勇提出,将检察院和法院的干部也纳入进来不合适。但他的意见没有得到采用。

一位检察院的人士说,河北沧州的一些县也存在类似情况,一些工作得力的检察官身份的领导干部未到退休年龄就强制提前离岗。为此,今年7月沧州市检察院再次印发了落实中组部文件的通知。

沧州市检察院通知要求,不得硬性安排55周岁以下具有检察官身份的领导干部改任非领导职务,涉及具有检察官身份的院领导班子成员调整时,各院党组要向当地党委提出明确意见,同时抄报市院党组,市院党组、市院将按照省委组织部省政法委干预干部协管的规定,配合地方党委做好相关工作。

9-12月河北正清理吃空饷

专家汪玉凯认为,提前离岗造成公务人员的巨大浪费,实际就是“吃空饷”。这是制造不公平待遇,会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不干活,还能提三级工资,有些人认为这是便宜事,但50多岁正是经验丰富、精力充沛的时候,可以在岗位上做很多事情。”赵印华说。

11月14日,市委书记潘海瀛在全市工作务虚会议上的讲话印证了上述说法。潘海瀛表扬了一批先进典型干部。称黄骅市城投公司原总经理赵恩亭“融资能力强”的;用“真‘板生’(当地方言,类似于干活精细的意思,记者注)、档次高”等词语形容黄骅市卫生局原局长刘印荣其人。

和其他提前离岗干部不同,这两人不久就被安排了其他工作,一并被安排的还有水产局局长尹凤刚以及监察局副局长黄平寨。有干部称,是因为几人找市委反映才被安排了工作。

“办公室都没了,谁还去上班呢?而且是明确要求我们不要上班的。”一位干部说,“其实我们在编不在岗,就是一种‘吃空饷。

“这种现象造成公务人员的巨大浪费,实际就是吃空饷。”汪玉凯说,而且这么多人不工作还拿待遇,本身就是不公平。“过早离开队伍以后,对社会会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2013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到河北参加民主生活会,为学习贯彻习近平的讲话精神,河北省将“吃空饷”作为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予以关注。

9月3日河北全省召开“吃空饷”专项治理工作会议,专项治理工作自9月至12月在该省开展。

据一名“提前离岗”的干部介绍,因为河北省最近严查“吃空饷”,黄骅工商局一些多年不到单位上班的人都在这个风头上回来上班了。

该干部透露,黄骅市部分部门曾粗略统计在编不在岗的人数,虽然只是部分部门,但已超过1000人。

比较严重的黄骅环保局、畜牧局等都有超过百名在职不在岗的情况。而在此次河北省“吃空饷”专项治理工作中,黄骅市上报了3个人。

声音

“提前离岗”,本质上是牟取群体利益。提前离岗的人给下面的人腾出位置来了,更多的人能享受干部待遇。但老百姓的公共服务却没有提高,浪费了纳税人的钱。这对纳税人是不公平的。

—北京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副教授王文章

除了浪费纳税人的钱,政府机关很多人才,竞争比较激烈,不给他们职位,也是浪费。现在就是矛盾状态。应该降低干部的社会地位,鼓励社会优秀人才向企业学术创新方面发展。—北京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副教授王文章

一方面要延迟退休,一方面又让大量的人保留待遇提前离岗“吃空饷”。这个矛盾现象如果没有制度来解决,时间长了,给国家造成损失更大。一定要规范提前离岗这种不正常现象。—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汪玉凯 本文来源:新京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