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hulcv123 收藏 132 116373
导读:早在上世纪80年代,靠近云南南部边境的个旧市便开始受到毒品的侵扰,艾滋病也在90年代中期紧跟而至。资源的枯竭使得大量失去生计的产业工人成为毒品和疾病的主要受虐者。一些难以自拔的女性感染者以出卖身体为手段来换取毒资,致命的艾滋病毒经过她们的身体,悄然扩散开去。 个旧市地处云南省中南部,是世界最大的锡生产基地,因锡矿成就的“工人村”在1953诞生,百余栋建筑曾经辉煌一时。然而,近60年过去,如今的工人村已衰败不堪,毒品、艾滋病笼罩在这片残破的旧工业区。乘坐宝华公园的缆车,可以俯瞰个旧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早在上世纪80年代,靠近云南南部边境的个旧市便开始受到毒品的侵扰,艾滋病也在90年代中期紧跟而至。资源的枯竭使得大量失去生计的产业工人成为毒品和疾病的主要受虐者。一些难以自拔的女性感染者以出卖身体为手段来换取毒资,致命的艾滋病毒经过她们的身体,悄然扩散开去。

个旧市地处云南省中南部,是世界最大的锡生产基地,因锡矿成就的“工人村”在1953诞生,百余栋建筑曾经辉煌一时。然而,近60年过去,如今的工人村已衰败不堪,毒品、艾滋病笼罩在这片残破的旧工业区。乘坐宝华公园的缆车,可以俯瞰个旧市。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个旧工人村90栋、91栋楼房拆迁后成为一片废墟,这里曾是吸毒者的聚集处。上世纪90年代初期,毒品海洛因似瘟疫般席卷个旧。许多年轻人从踏上吸毒之路那天起,就与毒瘾、注射器和艾滋病有了交集。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在工人村斑驳破旧的窗户外,可以看到不远处的现代建筑。衰落的工人村如今看上去已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夜里,个旧“工人村”的狭窄巷道里,性工作者站在路边等待客人。为了获得毒资,她们以10到60元不等的价格出卖自己的身体。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在工人村84栋的楼房过道内,两名瘾君子正在吸毒,当地居民对此已经习以为常。注射吸毒是吸毒者最常用的方法,毒瘾发作时,“毒友”之间共用注射器是常事,这导致艾滋病的传播难以遏制。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个旧工人村一间公共厕所内的墙壁上遗留着大量吸毒者使用过的针筒。吸毒者共用注射器是当地艾滋病传播的重要原因之一。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银波赤是个旧当地最有名的“红灯区”,虽然经过一些媒体报道后这里的性交易逐渐退却到更为隐蔽的地方进行,但还是有一些廉价的KTV继续招揽着生意。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个旧一家KTV内,一名女子正在表演艳舞。地下色情场所成为艾滋病传染的重灾区。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盛小妮有多年的吸毒和性工作经历,身上留下隐隐约约的灰黑色针眼痕迹,手上、胳膊上已经看不到血管了。与丈夫离婚后,她曾在个旧做过几年小姐。2011年又去了红河州建水县,继续从事性工作。她每天早、中、晚都要注射一次毒品,买毒品约要200元,做“生意”的钱基本都用在这上面。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41岁的邓丽有着10多年的吸毒史,虽然每天都喝美沙酮,但有时犯毒瘾实在忍不住时,她也会选择肌注吸毒。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邓丽因为吸毒认识了同样吸毒的男朋友,他们在一起已经相处5年。男友的腿脚有残疾,邓丽每天都要照顾他。上街买菜时,邓丽经过一家服装店,她说:“我已经十年没买过衣服了。”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近20年的吸毒史加上艾滋病毒的侵袭,严重摧残着任小娟的身体,42岁的她看起来像是60多岁、病入膏肓的老人,眼球发黄,眼窝深陷,皮肤呈暗灰色,嘴唇青紫。为了吸毒,她以30块钱的价码长期出售自己的身体。以贩养吸,她还蹲过6年监狱。这些事她的家人一清二楚,但始终无法阻止。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任小娟是个旧市美沙酮维持治疗中心的常客,每天都要来口服一次美沙酮。身高1.6米左右的她体重仅36公斤,走起路来一步一颤,时刻需要借助手中一把长长的雨伞当拐杖。吸毒者服用一次美沙酮需要5-10元。但“毒友”说,就连这几块钱,任小娟也要靠“接客”才能获得。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31岁的杨娟已经吸毒10多年了,2004年被查出感染艾滋病后,她和丈夫离婚了。每天,她从70多岁的母亲手里拿到两块钱坐公车到个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喝美沙酮。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杨娟现在已经进入发病期,双腿无力行走,只能依靠拐杖。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45岁的翟小平有18年的吸毒史,2004年在昆明被检查出患上艾滋病。现在他已经进入发病期,因肺部感染住进个旧市传染病医院。家人已经无力支持他的治疗,而他自己也只凑到住院的1000块钱。因为没人照顾,住院期间翟小平只好吃方便面充饥。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吴刚今年45岁,20年的吸毒史使得他双腿肌肉萎缩到已经无法正常行走。每天,他只能坐着轮椅到个旧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服用美沙酮。然而美沙酮有时也无法缓解他对毒品的依赖,只好肌注吸毒满足一时的毒瘾。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个旧传染病医院内,一位80多岁的老母亲陪伴着30多岁的儿子,他因吸毒而感染艾滋病。由于支付不起10元钱的床位费,两人只能挤在一张病床上。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梅小凤和盛小妮一样都是“双面人”,因感染艾滋病,她与丈夫离婚后,带着儿子住进老母亲的出租房,一住就是10多年。如今毒品和艾滋病把她侵蚀得面容苍老,皱纹满额。坐在母亲身边的小板凳上,梅小凤时而捂住面颊,露出枯树枝一样的双手。为满足毒瘾,她还会时不时地出去接客。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梅小凤家里现在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母亲每月一千多块钱的退休金。为了女儿和外孙,十多年年,每到月底那几天,老母亲总要设法去四处借钱。梅小凤最担心的是自己死后,儿子无人照顾。不少吸毒者已被家庭抛弃,而他们的家人也在承受着别人所不能承受之痛。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母亲从抽屉里摸出一只铁盒打开,像打开尘封的记忆。在那张拍摄日期显示为1995年的照片上,身材高挑的梅小凤一头乌黑长发,朱唇轻启。而如今,因为到了艾滋病发病期,40多岁的梅小凤浑身无力,面庞发黑,说起话来瓮声瓮气,下面的牙都掉光了,耳朵也不怎么好了。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梅小凤现在每天都会去个旧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喝美沙酮。因为已经进入发病期,她浑身无力,走起路来越吃力。


双面女人的毒化人生

周末,梅小凤和母亲带着儿子在外面逛完街后回家,他们什么也没买。女儿得病的情况老母亲心里很清楚,她也知道,女儿可能活不了太久了。“我就是希望我女儿能多活几年,希望我自己能活到80岁,看到孙子自立的那天。”


10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贩毒的一定要严惩,不能枪毙,要凌迟

我对贩毒的那行人渣们的态度就是,无论量大与小,抓住就枪毙!!!!!!

在外玩的小心人家的饮料香烟 ~一定得注意

56楼xxytt

应该把南方边境作为全国军队,武警以及警察特种兵学员的训练基地,所有特种兵学员在训练毕业前每人至少杀死两名毒贩才能毕业,而且每个学员都必须经历跨越边境的侦查和猎杀任务,这样实战训练出来的特种兵和特战队员一定是世界上最棒的,而且要不了20年边境地区作为特种兵训练活靶子的毒贩就不够用了。


12楼 七个三八个四
弄个绳子捆着 强制解毒 以后定期报道。
人之所以成为人 而不叫做野兽 就是人类对精神上的依赖很强烈,虽然没吸过毒,但听说吸毒者在毒品刺激下会产生强烈的、长时间的、性兴奋似的快感,一个人如果不是自身有坚强的意志,你就是用铁笼关起他 他出来后还是会复吸,所以说 戒 关键看自己 如果自己没意志 别说戒毒、就连戒烟也很难。

虽然 此贴上的这些人很可怜 但确实是咎由自取 来生 好好做人 不要害了自己和家人!


1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